大佛頂首楞嚴經卷七譯解

 

唐天竺沙門般剌密帝 譯

烏萇國沙門彌伽釋迦 譯語

菩薩戒弟子前正議大夫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清河房融 筆受

 

卷七

 

正文  阿難!汝問攝心,我今先說,入三摩地,修學妙門。求菩薩道,要先持此四種律儀,皎如冰霜,自不能生一切枝葉。心三口四,生必無因。

 

譯文  阿難!你問我攝心的事,我現在先說入三摩地修學妙門,如求菩薩道,要先持〈註〉這四種律儀,必要使身心都皎潔如冰霜,自然不能生一切枝葉,心三口四〈註一〉,生必然沒有緣因〈註二〉。

 

註一  除開四種律儀以外,還要注意屬於心的貪嗔癡三種業和屬於口的四種業,綺語,惡口,兩舌,妄語等。

 

註二  淫殺盜妄,這四決定屬於根本戒律,根本既枯,枝葉就無從發生。其他身惡業,都無從發生。

 

正文  阿難!如是四事,若不遺失,心尚不緣色、香、味、觸,一切魔事,云何發生?

 

譯文  阿難!如此四件事,假若不遺失〈註一〉心尚不攀緣色香味觸等一切塵境,一切魔事,怎會發生?〈註二〉

 

註一  如對此上四事,稍有不能持守,即為遺失。

 

註二  魔必須托塵才有入體的機會,現在心既然不緣色香味觸等一切塵境,魔怎會有機會入體來作惱亂之事。

 

正文  若有宿習,不能滅除,汝教是人,一心誦我,佛頂光明,摩訶薩怛多,般怛囉無上神咒。

 

譯文  若有因為多生宿習,不能完全滅除淫殺盜妄四種宿業的,你可以教此人,一心念誦我佛頂光明〈註一〉摩訶薩怛多,般怛羅〈註二〉,無上〈註三〉神咒。

 

註一  因此咒是佛頂光明中化佛所說。

 

註二  此言大白傘蓋,摩訶薩怛多即大白之意,摩訶即如來藏性之體,豎窮三際,橫遍十方,至大無外,白即是藏性之相,具琩F妙德,清淨無染。傘蓋即是藏性之用,出生佛法,蔭覆眾生,因為他本生即是藏性,持之即能成佛。

 

註三  因為此咒本身即是如來藏性,持之即能成佛,故稱無上。

 

正文  斯是如來,無見頂相,無為心佛,從頂發輝,坐寶蓮華,所說神咒。且汝宿世,與摩登伽,歷劫因緣,恩愛習氣,非是一生,及與一劫,我一宣揚,愛心永脫,成阿羅漢。

 

譯文  這是如來無見頂相〈註一〉,無為心佛〈註二〉,從頂上發出光輝,坐在寶蓮華中,所說出的心咒〈註三〉。況且你過去與摩登伽多生累劫的因緣,其恩愛習氣,不是一生和一劫的關係,其恩愛習氣之深,生生世世,氣分不忘,所以剛一會還,即淫躬撫摩,將毀戒體。然而一聽我宣揚此咒,即能愛心永脫,而證四果阿羅漢。

 

註一  顯如來為最勝,無見為最妙,頂相為最尊。

 

註二  頂光化佛,是表示此佛為如來無為心中所現。

 

註三  此咒之體即諸佛心印,也就是如來藏性。

 

正文  彼尚淫女,無心修行,神力冥資,速證無學。云何汝等,在會聲聞,求最上乘,決定成佛,譬如以塵,揚於順風,有何艱險?

 

譯文  她還是淫女,並沒心想修行,受了神力暗助,使她很快即證到無學位上〈註〉,為何你們在會的羅漢們,已發大心,求最上乘,決心定要成佛。這樣就如揚塵土於順風中,立刻吹盡,有什麼困難和險阻呢?

 

  有學斷見惑,無學斷思惑。

 

正文  若有末世,欲坐道場,先持比丘,清淨禁戒,要當選擇戒清淨者,第一沙門,以為其師,若其不遇真清淨僧,汝戒律儀必不成就。

 

譯文  假若末法時期,有人想坐道場,首先必須要持比丘的清淨禁戒〈註一〉,必須要選擇戒律清淨的第一沙門〈註二〉,以其為師,假若你不遇見戒律真正清淨的僧人〈註三〉作師,你的戒律儀,就必然不能成就。

 

註一  就是前文中所說的淫殺盜妄四條戒律。

 

註二  此處所說的第一沙門,包括兩重意義,二是菩薩比丘,二是聲聞比丘,大小二乘都包括嚴持禁戒之事。

 

註三  此處包含兩重意義:一是戒律清淨,二是德臘俱高,德是道德,臘是出家的歲月。必須要具備這兩重條件,為眾所推重,才用以為師。這兩種條件缺少任何一件,都不是真清淨的比丘。

 

正文  戒成已後,著新淨衣,然香閒居,誦此心佛所說神咒,一百八遍,然後結界,建立道場。

 

譯文  戒律完成以後,身穿新的淨潔的衣服,點燃香淨處在室內,口念此心咒一百零八遍〈註一〉,然後結界建立道場〈註二〉。

 

註一  因眾生有百零八種煩惱,故念此心咒百零八遍以除此惑習。

 

註二  結界立場,必先誦咒者,有二重意義,一是必要如此方能治習淨根,二依仗咒力神功方能遠一切魔事。

 

正文  求於十方現住國土,無上如來,放大悲光,來灌其頂。

 

譯文  求十方〈註一〉現在國土無上如來,放大悲光〈註二〉來灌他們的頂〈註三〉。

 

註一  四方四隅加上下兩方共為十方。

 

註二  從大悲心中所放出的光。

 

註三  光灌以增其信,大悲以除其障。

 

正文  阿難!如是末世,清淨比丘,若比丘尼,白衣檀越,心滅貪淫,持佛淨戒,於道場中,發菩薩願。出入澡浴,六時行道,如是不寐,經三七日。我自現身,至其人前,摩頂安慰,令其開悟。

 

譯文  阿難!如此末法時期,清淨持禁戒的比丘,或比丘尼,和白衣居士,心中滅除貪淫,奉持佛的淨戒,發菩薩的大願。在壇場出入都要澡浴〈註〉,如此行持夜晚不要睡覺,經過二十一日,我自親身到此人前,摩頂安慰,令他開悟。

 

  怕身體有一點不淨,得不到感應的效果。

 

正文  阿難白佛言:世尊!我蒙如來無上悲誨,心已開悟,自知修證,無學道成。末法修行,建立道場,云何結界,合佛世尊,清淨軌則?

 

譯文  阿難啟白佛說:世尊!我受了如來無上慈悲的教誨,心已得到開悟,自己已知道修證無學道〈註〉已得成就。但末法時期的眾生,要想修行建立道場,要如何結壇界,才合乎佛世尊的清淨明確的教誨法則?注  無學位有兩種,一是小乘的四果,二是大乘的佛位。

 

正文  佛告阿難:若末世人,願立道場,先取雪山,大力白牛,食其山中肥膩香草,此牛唯飲雪山清水,其糞微細,可取其糞,和合栴檀,以泥其地。若非雪山,其牛臭穢,不堪塗地。別于平原,穿去地皮,五尺已下,取其黃土。和上栴檀、沈水、蘇合、薰陸、郁金、白膠、青木、零陵、甘松、及雞舌香,以此十種,細羅為粉,合土成泥,以塗場地, 方圓丈六,為八角壇。

 

譯文  佛告訴阿難,假若末法時期的人,願意建立道場,先應該取雪山大力白牛,食其山中肥膩香草〈註一〉,此牛唯飲雪山清水,其糞微細,可以取其糞,和合旃檀,以泥其地。若不是雪山,那牛就臭穢,不能用以塗地。那就另外在平原上,穿去地皮五尺以下,取出黃土〈註二〉,再和以旃檀,沈水,蘇合,熏陸,郁金,白膠,青木,零陵,甘松,與雞舌香等共是十種香,用細羅將它們為細粉,混合以上黃土成泥,用以塗場地,方圓直徑一丈六尺,為八角形的壇。

 

註一  雪山香草,豐肥而油膩,用以食牛,則其草香而帶膩,以此塗地,不但避臭,而且增加土地的堅實。雪山清水,不濁不染,用以飲牛,那牛的糞就既純且淨以此糞塗地,不但無雜質,而且更增加它的潔淨。

 

註二  地皮浮淺,恐非本來淨土,穿地五尺以下,取其本淨黃土。

 

正文  壇心置一金、銀、銅、木,所造蓮華,華中安砵,砵中先盛八月露水,水中隨安所有華葉。取八圓鏡,各安其方,圍繞華砵。鏡外建立十六蓮華,十六香爐。間華鋪設,莊嚴香爐。純燒沈水,無令見火。

 

譯文  壇心放一個或金或銀或銅或木制蓮華,華中放一個缽,缽中盛放八月的露水〈註〉水中隨放當時令的華葉。另外再取八面圓鏡,安於八方上空,圍繞華缽,鏡外再設十六個蓮華,十六個香爐,間華放一個香爐,香爐內純燒沈水香,用香灰覆蓋好,不讓火外露出來。

 

  因八月秋空無塵,故露水純淨。

 

正文  取白牛乳,置十六器,乳為煎餅,並諸砂糖、油餅、乳糜、蘇合、蜜薑、純酥、純蜜;于蓮華外,各各十六,圍繞華外,以奉諸佛,及大菩薩。每以食時,若在中夜,取蜜半升,用酥三合,壇前別安一小火爐,以兜樓婆香,煎取香水,沐浴其炭,然令猛熾,投是酥蜜,於炎爐內,燒令煙盡,享佛菩薩。

 

譯文  取白牛乳,放在十六個供器內,把牛乳熬成煎餅,另外再加沙糖,油餅,乳糜〈註一〉,蘇合〈註二〉,蜜薑〈註三〉,純酥,純蜜〈註四〉,各放在十六個供器內,共圍繞在華外,以奉獻於諸佛及大菩薩,每在食時〈註五〉,若是在半夜,就用蜜半升,加上酥三合,在壇前另安上一個小火爐,用兜樓婆香〈註六〉煎取香水,將炭洗過,然炭令火猛熾,把蜜和酥投在火內,把煙燒盡,以享用菩薩。

 

註一  用牛乳煮粥。

 

註二  和合眾香,煎汁成膏。

 

註三  用蜜浸薑作供。

 

註四  眾華之蕊,煉之成蜜。

 

註五  就是午時,日供就是供有形之物,夜供唯用酥蜜燒煙而已。

 

註六  即是白茅香。

 

正文  令其四外,遍懸幡華,於壇室中,四壁敷設十方如來,及諸菩薩,所有形像。應于當陽,張盧舍那、釋迦、彌勒、阿式B彌陀,諸大變化,觀音形像,兼金剛藏,安其左右。帝釋、梵王、烏芻瑟摩、並藍地迦、諸軍荼利,與毗俱胝、四天王等,頻那夜迦,張於門側,左右安置。

 

譯文  於壇室中,遍懸幡華。四壁要設十方如來與諸菩薩所有形像,應於當陽面張盧舍那佛釋迦佛彌勒佛阿戌礡A阿彌陀佛〈註一〉諸變化像〈註二〉,觀世音菩薩及金剛藏菩薩像〈註三〉,此外帝釋天王,大梵天王,火首金剛,青面金剛,金剛軍茶利菩薩,毗俱胝菩薩與四大天王各統二部鬼神〈註四〉頻那夜迦俱張於門之兩側。

 

註一  盧舍那佛居中,高出諸佛之上,前為釋迦佛,面南正坐。後為彌勒佛,面北正坐,阿戌穧b左,面東正坐。阿彌陀佛在右,面西正坐。

 

註二  諸大菩薩變化像即明王像。

 

註三  觀世音菩薩為圓通主,故安置在左,金剛藏菩薩為護咒主,故安置在右。

 

註四  門兩側為護法像,帝釋梵王,各安左右,火首金剛,藍地迦(青面金剛)亦各安兩側,軍荼利,毗俱胝,亦各在左右,四天王像亦左右各二,東持國,南增長,西廣目,北多聞;各統二部鬼神。頻那為豬頭。夜迦為象鼻。二使者亦各在左方安置。此等皆為有力護法,故用以守壇護界。

 

正文  又取八鏡覆懸虛空,與壇場中,所安之鏡,方面相對,使其形影,重重相涉。

 

譯文  又取八面圓鏡,覆懸在虛空中,與壇場中所安之鏡,方面相對,使其形影,重重映入。

 

  從前賢首國師為武則天皇后安十面圓鏡於八隅上下,使其相向,中安佛像,然燈照之,使鏡鏡現像,交羅齊映,以表剎海十界,普容無盡之意。現在本經也如此,內壇八鏡,內現毗盧及華缽之影,外現四佛及諸大變化觀音金剛藏華缽香爐之影,涉入外壇鏡中,外壇之鏡,外現十方如來菩薩及閘側護法之影,內現幡華及行者禮拜供養之影,涉入內壇鏡中。又內壇之鏡,涉入外壇鏡中時,其體已帶外壇之影,外壇之鏡,涉入內壇鏡中時,其體亦帶內壇之影。又復內鏡與內鏡鄰次互現,外鏡與外鏡亦如是。重重相涉,使行者不離本處,遍入無量海會中,籠絡萬象,齊歸方寸之內,一香一華,圓證無障礙門,一瞻一禮,頓入不思議鏡界。

 

正文  于初七中,至誠頂禮,十方如來,諸大菩薩,阿羅漢號,琱_六時,誦咒圍壇,至心行道,一時常行,一百八遍。

 

  最初七日,以中陰入胎,每七日一變,如羯羅藍,案部曇等,現菩薩發心行道,為托聖胎,故亦以七日為限。十方如來,即是佛寶。菩薩羅漢,即是僧寶。咒即大白傘蓋,即是法寶。頂禮持誦,為求佛光灌頂。按起信論之說:又有兩重意義,一為仗三寶真慈,增長信心。按起信論發起善根增長方便文中說「勤供養禮拜三寶,讚歎隨喜勸請諸佛,以愛敬三寶,淳原心故,信得增長。」二為假三寶神威,卻除魔障,按起信論修行精進門說「若人雖修信心,以從先世來,多有重罪惡業障故,為邪魔諸鬼之所惱亂,或為世間事務種種牽纏,或為病苦所惱,是故應當勇猛精勤,晝夜六時,禮拜諸佛,誠心懺悔,乃至常不休廢,得免請障。」又禮拜佛僧,必兼口稱,將欲誦咒,亦必先禮,這都是出自本心,三業虔誠,否則不足以表恭敬。又每一時中,誦心咒一百八遍。咒分五會,唯跢侄他以下數句為心咒,或以為先持全咒一遍,其餘則唯持心咒,這樣也可以。但一定要三業相應,始能得益。

 

正文  第二七中,一向專心發菩薩願,心無間斷,我毗奈耶先有願教。

 

譯文  在第二七中,一直專心發菩薩願〈註〉,心媯L有間斷,連續七日,令心純熟。在我律部中,先有關於願的教言。

 

  略則有三願,(斷惡,修善,度生)四願,(學法,度生,斷惱,成道。)廣則有普賢十願,淨行百四十願等。按起信論大願平等方便文上說「所謂發願,盡於未來,化度一切眾生,使無有餘,皆令究竟無餘涅槃。」

 

正文  第三七中,于十二時,一向持佛,般怛羅咒,至第七日,十方如來,一時出現,鏡交光處,承佛摩頂。即于道場,修三摩地。能令如是,末世修學,身心明淨,猶如琉璃。阿難!若此比丘,本受戒師,及同會中,十比丘等,其中有一不清淨者,如是道場,多不成就。

 

譯文  第三七中,晝夜十二時中,一直持念佛的白傘蓋咒。到了第七日(即最後一日,)十方如來〈註一〉,同時現身於鏡交光處,承受佛來為自己摩頂〈註二〉。即於道場中,修三摩地,能使如此未法時期的修學人,身心明淨〈註三〉,猶如琉璃,阿難!假如此比丘的本受戒師,和同會十個比丘中有一人戒根不清淨的,如此的道場,多不能成就。

 

註一  因自他同一法身,佛既現身,十方諸佛亦現。

 

註二  因內鏡外鏡,遞互相照,己身佛身同現於鏡中,摩頂之相,即於鏡交光處出現。

 

註三  根塵識心,應念化成無上知覺,故身心明淨,猶如琉璃。一切諸法,無不影現於其中。

 

正文  從三七後,端坐安居,經一百日,有利根者,不起於座,得須陀洹。縱其身心,聖果未成,決定自知,成佛不謬。

 

譯文  從三七日以後,端坐安居〈註一〉,經過一百天,自然可達到動靜不生的境地,有利根的,頓覺根性現前,動靜不生,永斷分別見惑。根性現前,位相當於小乘的入流〈註二〉,所以不起於座,得須陀洹果,但現前的身心,還未到小乘四果的地步,何況大乘的極果。縱然聖果未成,然而根性已發,已見佛性,故決定自知成佛不謬。

 

註一  端坐即是正身跏趺而坐,寂然不動即是安居。

 

註二  入流就是初見真諦,乍入聖流。

 

正文  汝問道場,建立如是。

 

譯文  你問道場的建立,就是這樣。

 

正文  阿難頂禮佛足,而白佛言:自我出家,恃佛憍愛,求多聞故,未證無為。遭彼梵天,邪術所禁,心雖明瞭,力不自由,賴遇文殊,令我解脫,雖蒙如來,佛頂神咒,冥獲其力,尚未親聞。

 

譯文  阿難頂禮佛足而啟白佛說:自從我出家以來,仗恃佛對我的憍愛,因為喜歡求多聞的緣故,沒有從事真修,所以遭遇了先梵天邪術的禁制,心媮鷁M明白,但力量不能自由,幸好遇著文殊,才使我得到解脫。雖然受了如來的佛頂神咒的加被,暗中得到力量,但還沒親耳聽聞。

 

正文  惟願大慈,重為宣說,悲救此會,諸修行輩,末及當來,在輪迴者,承佛密音,身意解脫。

 

譯文  惟願大慈的世尊,重新為我宣說,兼為悲救在此會的眾修行人,以及將來猶在輪迴的眾生,使他們能承受佛的秘密聲音,身和意都能得到解脫。

 

正文  於時會中一切大眾,普皆作禮,佇聞如來秘密章句。

 

譯文  其時在會中的一切大眾,一齊頂禮。敬聽如來的秘密言句。

 

正文  爾時世尊,從肉髻中,湧百寶光,光中湧出,千葉寶蓮,有化如來,坐寶華中。頂放十道,百寶光明,一一光明,皆遍示現,十琲e沙,金剛密跡,擎山持杵,遍虛空界。大眾仰觀,畏愛兼抱,求佛哀佑。一心聽佛,無見頂相,放光如來,宣說神咒。

 

譯文  其時,世尊從頂上肉髻中,湧出百寶光明,光中湧出千葉寶蓮,有化如來坐寶華中〈註一〉,頂放十道〈註二〉百寶光明,一一光明,都遍示現,十琲e沙,金剛密跡〈註三〉擎山持杵,大眾仰頭觀看,看見如此殊勝瑞相,心中既恐懼又愛慕,兩種心情,交織在一起,求佛哀憐和佑護,專心一志的聽佛,無見頂相,放光如來〈註四〉宣說神咒。

 

註一  此咒為佛無見頂相,無為心佛所說,頭上為最勝,無見為最妙,百寶光明表無善不備,無利不成,有破暗照物之功,破惑明真之用。千葉寶蓮表出生無礙圓因,成就無為妙果。

 

註二  此咒能出生十法界無礙智,具足琩F妙用,故放十道百寶光明。

 

註三  此咒所生十法界智,智各互具,無生不利,且智智各具琩F威德神力,無魔不降,故表以持杵。無外不摧,故表以擎山。內秘菩薩之德,外現金剛之跡,故為金剛密跡。

 

註四  應前文所說「斯是如來無見頂相,無為心佛所說」心咒。

 

正文  南無薩怛他蘇伽多耶阿羅訶帝三藐三菩陀寫 薩怛他佛陀俱胝瑟尼釤 南無薩婆勃陀勃地薩跢鞞弊 南無薩多南三藐三菩陀俱知南 娑舍囉婆迦僧伽喃 南無盧雞阿羅漢跢喃 南無蘇盧多波那喃 南無娑羯唎陀伽彌喃 南無盧雞三藐伽跢喃 三藐伽波囉底波多那喃 南無提婆離瑟赧 南無悉陀耶毗地耶陀囉離瑟赧 舍波奴揭囉訶娑訶娑囉摩他喃 南無跋囉訶摩泥 南無因陀囉耶 南無婆伽婆帝 嚧陀囉耶 烏摩般帝 娑醯夜耶 南無婆伽婆帝 那囉野拏耶 槃遮摩訶三慕陀囉 南無悉羯唎多耶 南無婆伽婆帝 摩訶迦羅耶 地唎般剌那伽囉 毗陀囉 波拏迦囉耶 阿地目帝 尸摩舍那泥婆悉泥 摩怛唎伽拏 南無悉羯唎多耶 南無婆伽婆帝 多他伽跢俱囉耶 南無般頭摩俱囉耶 南無跋闍囉俱囉耶 南無摩尼俱囉耶 南無伽闍俱囉耶 南無婆伽婆帝 帝唎茶輸囉西那 波囉訶囉拏囉闍耶 跢他伽多耶 南無婆伽婆帝南無阿彌、多婆耶 跢他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耶 南無婆伽婆帝 阿芻鞞耶 跢他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耶 南無婆伽婆帝 鞞沙闍耶 俱盧、吠柱唎耶 般囉婆、囉闍耶 跢他伽多耶 南無婆伽婆帝 三補師、毖多 薩憐捺囉剌闍耶 跢他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耶 南無婆伽婆帝 舍雞野、母那曳 跢他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耶 南無婆伽婆帝 剌怛那、雞都、囉闍耶 跢他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耶 帝瓢 南無薩羯唎多 翳曇、婆伽婆多 薩怛他、伽都瑟尼釤 薩怛多、般怛藍 南無 阿婆囉視耽 般囉帝揚歧囉 薩囉婆 部多、揭囉訶 尼羯囉訶 羯迦囉訶尼 跋囉、毖地耶 叱陀你 阿迦囉 密唎柱 般唎 怛囉耶 儜揭唎 薩囉婆 槃陀那 目叉尼 薩囉婆 突瑟吒 突悉乏 般那你 伐囉尼赭都囉 失帝南 羯囉訶 娑訶、薩囉、若闍 毗多崩娑那、羯唎 阿瑟吒冰、舍帝南 那叉、剎怛囉、若闍 波囉、薩陀那、羯唎 阿瑟吒南 摩訶羯囉訶、若闍 毗多崩、薩那羯唎 薩婆、舍都嚧 你婆囉、若闍 呼藍、突悉乏 難遮那舍尼 毖沙舍 悉怛囉 阿吉尼 烏陀迦囉、若闍 阿般囉視多、具囉 摩訶般囉、戰持 摩訶疊多 摩訶帝闍 摩訶稅多、闍婆囉 摩訶跋囉、槃陀囉 婆悉你 阿唎耶、多囉毗唎俱知 誓婆、毗闍耶 跋闍囉、摩禮底 毗舍嚧多 勃騰罔迦 跋闍囉、制喝那、阿遮 摩囉制婆 般囉質多 跋闍囉、擅持 毗舍囉遮 扇多舍 鞞提婆 補視多蘇摩嚧波摩訶稅多 阿唎耶、多囉 摩訶婆囉、阿般囉 跋闍囉、商羯囉、制婆跋闍囉、俱摩唎 俱藍陀唎 跋闍囉、喝薩多遮 毗地耶 乾遮那 摩唎迦 啒蘇母婆羯囉跢那 鞞嚧遮那 俱唎耶 夜囉菟 瑟尼釤 毗折藍婆、摩尼遮 跋闍囉、迦那、迦波囉婆 嚧闍那 跋闍囉、頓稚遮 稅多遮 迦摩囉 剎奢尸 波囉婆 翳帝夷帝 母陀囉 羯拏 娑鞞囉懺 掘梵都 印兔那、麼麼寫

 

古本云誦至此處稱弟子某甲受持,故以此前為第一會。

 

  從前玄奘法師譯經有五種不翻:一、秘密不翻,如諸經咒語。二、含義多不翻,如薄伽梵。三、此方無不翻,如閻浮提等。四、順古不翻,如阿耨,菩提等。五、尊重不翻,加般若等。現在依第一種情況,所以咒語不能譯其意義。又據楞嚴正脈所說「秘咒非但只是梵語,仍是一切賢聖秘密之言。蓋梵語此方不曉,而天竺之人,皆能曉解。至於秘咒。非但天竺常人不知,理應下位聖賢不達上位之咒。大端聖賢弘化,例有顯密二教,如醫療病,率有二途,一者授方,則顯說病源藥性及炮製之法,如佛顯教。一者授藥,則都不顯說,但惟授藥令服,愈病而已。不必求知何藥?何治?如佛密教。故今秘咒,正同授藥,不必求解,若解生則咒喪矣。」

 

第二會

 

正文  烏(合牛)唎瑟、揭拏 般剌、舍悉多 薩怛他 伽都瑟尼釤 虎(合牛)O都嚧雍 瞻婆那 虎O都嚧雍 悉眈婆那 虎O都嚧雍 波囉瑟地耶 三般叉 拏羯囉虎O都嚧雍薩婆藥叉 喝囉剎裟 揭囉訶、若闍 毗騰崩、薩那羯囉 虎O都嚧雍 者都囉 尸底南 揭囉訶 娑訶薩囉南 毗騰崩、薩那囉 虎O都嚧雍 囉叉 婆伽梵 薩怛他 伽都瑟尼釤 波囉點 闍吉唎 摩訶、娑訶薩囉 勃樹、娑訶薩囉 室唎沙 俱知、娑訶薩泥 帝隸、阿弊提視、婆唎多 吒吒甖迦 摩訶、跋闍嚧陀囉 帝唎 菩婆那 曼茶囉 烏(合牛)O 娑悉帝 薄婆都 麼麼 印兔那、麼麼寫

 

古本云至此處准前稱弟子某甲受持回向。故以此前為第二會。

 

第三會

 

正文  囉闍婆夜 主囉跋夜 阿祇尼、婆夜 烏陀迦、婆夜 毗沙、婆夜 舍薩多囉、婆夜婆囉、斫羯囉、婆夜 突瑟叉、婆夜 阿舍你、婆夜 阿迦囉 密唎柱、婆夜 陀囉尼、部彌劍 波伽波陀、婆夜 烏囉迦、婆多、婆夜 剌闍壇茶、婆夜 那伽婆夜毗條怛、婆夜 蘇波囉拏、婆夜 藥叉、揭囉訶 囉叉私、揭囉訶 畢唎多、揭囉訶 毗舍遮、揭囉訶 部多、揭囉訶 鳩槃茶、揭囉訶 補丹那、揭囉訶 迦吒補丹那、揭囉訶 悉乾度、揭囉訶 阿播悉摩囉、揭囉訶 烏檀摩陀、揭囉訶 車夜揭囉訶 醯唎婆帝、揭囉訶 社多、訶唎南 揭婆 訶唎南 嚧地囉、訶唎南 忙娑 訶唎南 謎陀、訶唎南 摩闍、訶唎南 闍多、訶唎女 視比多、訶唎南 毗多、訶唎南 婆多 訶唎南 阿輸遮、訶唎女 質多、訶唎女 帝釤、薩鞞釤 薩婆、揭囉訶南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波唎、跋囉、者迦 訖唎擔 毗陀、夜闍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茶演尼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摩訶般輸、般怛夜嚧陀囉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那囉夜拏 訖唎擔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怛埵伽嚧、茶西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摩訶迦囉 摩怛唎伽拏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迦波唎迦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闍耶羯囉 摩度、羯囉 薩婆、囉他、娑達那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赭咄囉 婆耆你 訖唎擔 毗陀夜闍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毗唎羊、訖唎知 難陀、雞沙囉 伽拏、般帝索醯夜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那揭、那舍囉、婆拏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阿羅漢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毗多囉伽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跋闍囉波你 具醯夜、具醯夜 迦地、般帝 訖唎擔 毗陀夜闍 瞋陀夜彌 雞囉夜彌 囉叉罔 婆伽梵 印兔那、麼麼寫

 

古本云:至此依前稱弟子某甲回向,故以此前為第三會。

 

第四會

正文  婆伽梵 薩怛多、般怛囉 南無粹都帝 阿悉多、那囉剌迦 波囉婆 悉普吒 毗迦、薩怛多、砵帝唎 什佛囉、什佛囉 陀囉陀囉 頻陀囉、頻陀囉 瞋陀瞋陀虎O虎O 泮吒、泮吒、泮吒、泮吒、泮吒 娑訶 醯醯泮 阿牟迦耶泮 阿波囉、提訶多泮 婆囉、波囉陀泮 阿素囉 毗陀囉 波迦泮 薩婆、提鞞、弊泮薩婆、那伽、弊泮 薩婆、藥叉、弊泮 薩婆、乾闥婆、弊泮 薩婆、補丹那、弊泮 迦吒補丹那、弊泮 薩婆、突狼枳帝、弊泮 薩婆、突澀比犁 訖瑟帝、弊泮薩婆、什婆唎、弊泮 薩婆、阿播悉摩犁、弊泮 薩婆、舍囉、婆拏、弊泮 薩婆、地帝雞、弊泮 薩婆、怛摩陀繼、弊泮 薩婆、毗陀耶 囉誓、遮犁、弊泮闍夜羯囉 摩度羯囉 薩婆、囉他娑陀雞、弊泮 毗地夜 遮唎、弊泮 者都囉 縛耆你、弊泮 跋闍囉 俱摩唎 毗陀夜 囉誓、弊泮 摩訶波囉、丁羊 叉耆唎、弊泮 跋闍囉、商羯囉夜 波囉丈耆、囉闍耶泮 摩訶迦囉夜 摩訶、末怛唎迦拏 南無、娑羯唎多、夜泮 毖瑟拏婢、曳泮 勃囉訶、牟尼、曳泮 阿耆尼、曳泮 摩訶羯唎、曳泮 羯囉檀持、曳泮 蔑怛唎、曳泮 嘮怛唎、曳泮 遮文茶、曳泮 羯邏囉怛唎、曳泮迦般唎、曳泮 阿地目、質多 迦尸摩、舍那 婆私你、曳泮 演吉質 薩埵、婆寫麼麼、印兔、那麼麼寫

 

古本云:至此依前稱名回向,故以此前為第四會。

 

第五會

 

正文  突瑟吒、質多 阿末怛唎、質多 烏闍、訶囉 伽婆、訶囉 嚧地囉、訶囉 婆娑、訶囉 摩闍、訶囉闍多、訶囉 視毖多、訶囉 跋略夜、訶囉 乾陀、訶囉 布史波、訶囉 頗囉、訶囉 婆寫、訶囉 般波、質多 突瑟吒、質多 嘮陀囉、質多藥叉、揭囉訶 囉剎娑、揭囉訶 閉隸多、揭囉訶 毗舍遮、揭囉訶 部多、揭囉訶 鳩槃茶、揭囉訶 悉乾陀、揭囉訶 烏怛摩陀、揭囉訶 車夜、揭囉訶 阿播薩摩囉、揭囉訶 宅袪革 茶耆尼、揭囉訶 唎佛帝、揭囉訶 闍彌迦、揭囉訶 舍俱尼、揭囉訶 姥陀囉 難地迦、揭囉訶 阿藍婆、揭囉訶 乾度波尼、揭囉訶 什佛囉 堙迦醯迦 墜帝藥迦 怛隸帝藥迦者突托迦 昵提、什伐囉 毖釤摩、什伐囉薄底迦 鼻底迦 室隸、瑟密迦 娑你、般帝迦 薩婆、什伐囉 室嚧吉帝 末陀、鞞達、嚧制劍 阿綺嚧鉗 目佉嚧鉗 羯唎突嚧鉗 揭囉訶 揭藍、羯拏、輸藍 憚多、輸藍 迄唎夜、輸藍 末麼、輸藍 跋唎室婆、輸藍 毖栗瑟吒、輸藍 烏陀囉、輸藍 羯知輸藍跋悉帝輸藍 鄔嚧輸藍 常伽輸藍 喝悉多輸藍 跋陀輸藍 娑房盎伽 般囉、丈伽、輸藍 部多、毖跢茶 茶耆尼 什婆囉 陀突嚧迦 建咄嚧吉知 婆路多毗 薩般嚧 訶淩伽 輸沙怛囉 娑那羯囉 毗沙喻迦 阿耆尼 烏陀迦 末囉、鞞囉 建跢囉 阿迦囉 密唎咄 怛斂部迦 地栗剌吒 毖唎瑟質迦 薩婆那俱囉肆引伽弊 揭囉唎、藥叉 怛囉芻 末囉視 吠帝釤 娑鞞釤 悉怛多、砵怛囉 摩訶跋闍嚧 瑟尼釤 摩訶般賴、丈耆藍 夜波突陀 舍喻闍那 辮怛隸拏 毗陀耶 槃曇迦嚧彌 帝殊 槃曇迦嚧彌 般囉毗陀 槃曇迦嚧彌

 

下是咒心,故此前為第五會

 

  據灌頂大師註疏說楞嚴五會「第一會名毗盧真法會,第二會名釋尊應化會,第三會名觀音合同會,第四會名剛藏折攝會,第五會名文殊弘傳會。」然說楞嚴經指掌:以為咒既不能詳釋,名又何敢妄定。異說紛歧,反令後人不敢信受。既然稱為秘密,不如不釋為妙。

 

正文  跢侄他 唵 阿那隸 毗舍提 鞞囉 跋闍囉 陀唎 槃陀槃陀你 跋闍囉 謗尼泮 虎O都嚧甕泮 娑婆訶

 

  跢他或作怛侄他,按今西藏密咒之前,每有爹牙塔三字音,意為即說咒曰,如藏文心經揭諦咒之前,無即說咒曰四字,而有爹牙塔三字,據此可知爹牙塔三字,其義即為即說咒曰。可知跢他之前,只是皈命諸佛菩薩與眾賢聖等,至跢他之後,始為咒心。又西藏密咒,多以嗡字冠首,此嗡字即漢語唵字。因漢譯年久失真,故為令唵字。藏音與梵音相近,故為嗡字音。又據楞嚴正脈的說法:秘咒都具備三種力,應當知道,一是理法力,就是一字中具含無邊妙理,故能總一切法,持無量義,而稱為陀羅尼。二是威德力,就是諸佛菩薩,一切聖賢,道德威神之力,不可思議。所以稱名持念,有求皆遂。三是實語力,就是諸佛菩薩,起大悲心,說誠實語,咒願眾生,故其應如響。又咒語結尾,多用娑婆訶三宇,令藏語密咒,多用所哈作結尾,所哈即是娑婆訶之轉音,意為圓滿成就。這正和賢首大師的註疏譯娑婆訶為速成之義相合。

 

正文  難!是佛頂光聚,悉怛多般怛囉,秘密伽陀,微妙章句。出生十方一切諸佛,十方如來,因此咒心,得成無上正遍知覺。

 

譯文  阿難!這個佛頂光明中化佛所說的〈註一〉白傘蓋〈註二〉秘密微妙〈註三〉伽陀章句〈註四〉能出生十方一切諸佛。十方如來因此咒心,得以成就無上正遍知覺〈註五〉。

 

註一  顯最勝無上,最妙無量之義。

 

註二  按起信論一心二門釋此,白為眾色之本,即是心真如門,包含心性不變之義,故名為白。傘蓋為展覆之具,即是心生滅門,指心性有隨緣之義。摩訶為大,起信論說「是心則攝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故名為大。」依本經之義,白是彌滿清淨,中不容他,即指空如來藏。傘蓋籠羅萬有,蔭覆十虛,即是不空如來藏。彌滿清淨,中不容他,並不妨礙籠羅萬有,蔭覆十虛,而籠羅萬有,蔭覆十虛,也不礙彌滿清淨,中不容他,即是空不空如來藏。如此三藏不離一心,故名為大。據此則世間出世間一切諸法,無邊妙義,無量妙門,一咒之中,無不攝盡,所以無惡不摧,無善不成,一切諸佛,依此出生。

 

註三  眾生所不能知,是稱秘密,惟佛與佛,乃能究竟,是以微妙。

 

註四  伽陀即是頌,此處是說咒體有頌,章句是說咒體有章段句逗。

 

註五  此咒為密示如來密因,十方如來,因此咒成正覺是密示修證了義菩薩萬行首楞嚴之義。起信論說「一切諸佛,本所乘故,一併菩薩。皆乘此法,到如來地。」

 

正文  十方如來,執此咒心,降伏諸魔,制諸外道。十方如來,乘此咒心,坐寶蓮華,應微塵國。十方如來,含此咒心,于微塵國,轉大法輪。

 

譯文  十方如來,因為執持此咒,故能降伏一事魔,制伏一切道〈註一〉。十方如來,因為乘此咒心之力,剎那間現盧舍那身〈註二〉遍入華藏世界現身於微塵國中〈註三〉,十方如來,含此咒心〈註四〉於微塵國中,轉大法輪〈註五〉。

 

註一  因為執持此咒,一念不動。又此咒為諸佛心印,故為諸佛之所護念,因為念不動,魔外就沒有機會作擾亂。又因為諸佛護念,魔外即不能近身。

 

註二  盧舍那如來即是報身佛。

 

註三  華藏世界,即是報身佛土,華藏世界中諸剎種,一一剎種,各有二十層數,一一層數,各有如彼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佛剎圍繞。

 

註四  十方如來,依報身欲轉法輪,必於無礙智中,含此咒心,因此咒心,即是無量法門之體,依體轉法,法也無量。

 

註五  因此咒心,為無上根本法輪,一事教法,無不從此出生。又報身佛說法,唯法身大士能聞。諸聲聞等,有眼不能見,有耳不能聞。

 

正文  十方如來,持此咒心,能於十方,摩頂授記。自果未成,亦于十方,蒙佛授記。

 

譯文  十方如來,從本垂跡,故能現應化身持此咒心,加被菩薩,當來成佛,故能於十方世界,摩頂授記。在因地上的菩薩,也可以仗此咒心之力,於十方世界,蒙佛授記。

 

正文  十方如來,依此咒心,能於十方,拔濟群苦。所謂地獄、餓鬼、畜生、盲聾、瘖、啞,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大小諸橫,同時解脫。賊難、兵難、王難、獄難、風、火水難、饑渴、貧窮,應念銷散。

 

譯文  十方如來,依此咒心〈註一〉拔濟眾苦,諸如地獄餓鬼盲聾喑啞怨憎會苦〈註二〉,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註三〉,大小諸橫〈註四〉,可以同時解脫。另外一切災難,諸如賊人劫財傷命,軍中陷陣交鋒,犯了刑法損身致命,身入牢獄,枷鎖繫身,水火風災,與乎貧窮饑餓,種種災禍,都能因此咒力,應念銷散。

 

註一  或教以持誦,或代為咒願。

 

註二  這就是世俗所稱的人間八苦,宥、聾、喑、啞、冤憎會苦,(冤家對頭,聚會在一起,不得分離。)愛別離苦,(所親所愛,總要別離。)求不得苦,(所求不能遂心。)五陰熾盛苦。

 

註三  永遠被生老病死牽纏,不能出離。

 

註四  大橫為與性命有關的橫禍,如夭折天年等。小橫為暫時無關性命的災禍。

 

正文  十方如來,隨此咒心,能於十方,事善知識。四威儀中,供養如意。琩F如來,會中推為,大法王子。

 

譯文  十方如來,因為隨此咒心之力,能於十方,承事有正知正見的善知識。可以在行住坐臥四種威儀中,都能隨心供養應供之物。而且能接近琩F如來,在他們的法會中,協助他們接引初機,宣揚聖道。在會中被推為大法王子〈註〉。

 

  其智慧辨才,同類莫及,故被推為大法王子。

 

正文  十方如來,行此咒心,能於十方,攝受親因,令諸小乘,聞秘密藏,不生驚怖。

 

譯文  十方如來,行持此咒心,能於十方,攝受無始以來的六親眷屬,使他們雖落入小乘中,聽見如來的秘密藏〈註〉,能不驚不怖。

 

  如來最上一乘佛法,為二乘所不能理解,故稱為秘密藏。

 

正文  十方如來,誦此咒心,成無上覺;坐菩提樹,入大涅槃。

 

譯文  十方如來,因為誦習此咒,斷除習氣,轉煩惱為智果,故成無上覺。端坐道場,寂然不動,轉生死為斷果,故入大涅槃。

 

正文  十方如來,傳此咒心,於滅度後,付佛法事,究竟住持。嚴淨戒律,悉得清淨。

 

譯文  十方如來,傳此咒心,可以在佛滅度後,以此咒護持佛法,常住世間。以此咒心,護持戒律,可使戒律清淨,正法長存。

 

正文  若我說是佛頂光聚,般怛囉咒,從旦至暮,音聲相聯,字句中間,亦不重疊,經琩F劫,終不能盡。

 

譯文  若是要我說這個佛頂光聚般怛羅咒的功德和妙用,從早到晚,音聲相聯不斷,字句中間,也不重覆,經過琩F劫,始終不能說完。

 

正文  亦說此咒,名如來頂。汝等有學,未盡輪迴,發心至誠,取阿羅漢,不持此咒,而坐道場,令其身心,遠諸魔事,無有是處。

 

譯文  此咒又名如來頂〈註一〉,你們這些還在有學〈註二〉階段的人,還未曾斷絕輪迴,發了至誠的心,想取得阿羅漢果。不持此咒而想入坐道場,使其身心遠離一切魔事,是不可能的。

 

註一  表示此咒最尊最勝。

 

註二  此處是指阿難等人,雖然已證初果,還沒有證得無生法忍,還需轉輪迴七次,才能得證人空,取阿羅漢果。

 

正文  阿難!若諸世界,隨所國土,所有眾生,隨國所生,樺皮貝葉,紙素白l,書寫此咒,貯於香囊,是人心昏,未能誦憶,或帶身上,或書宅中,當知是人。盡其生年,一切諸毒,所不能害。

 

譯文  阿難!若是任何世界中,任何國土內,所有眾生,隨他們的國中所產的,樺皮也好,貝葉〈註一〉也好,無論白紙,白l〈註二〉,書寫此咒,貯存在香囊中,縱然此人心內昏暗,不能讀誦記憶。或是帶在身上,或是放在家宅中,應當知道此人,盡其一生,一事諸毒,都不能傷害他〈註三〉。

 

註一  印度貝多樹的樹葉,長大寬廣,本地人用來寫字。

 

註二  高昌國所生的一種草,緒的果實如繭,其中有根細的絲,本國人用來織成的細毛布。

 

註三  毒分為內外二種,內毒即是貪嗔癡等,漸漸為神咒威力化除。因神咒威力使蚖蛇蝮蠍等毒蟲遠遁,故諸毒所不能傷害。

 

正文  阿難!我今為汝,更說此咒,救護世間,得大無畏,成就眾生,出世間智。

 

譯文  阿難!我現在為你再說此咒威力,救護世間眾生,得大無畏,成就眾生出世間的智慧〈註〉。

 

  世間眾生內受煩惱之侵,外遭魔鬼之擾,因咒力故,內救眾生免除煩惱之侵,外護眾生,不受魔鬼之擾,故能成就眾生出世間智。

 

正文  若我滅後,末世眾生,有能自誦,若教他誦,當知如是誦持眾生,火不能燒,水不能溺,大毒小毒,所不能害。如是乃至天龍鬼神,精祇魔魅,所有惡咒,皆不能著,心得正受。一切咒詛,厭蠱毒藥,金毒銀毒,草木蟲蛇,萬物毒氣,入此人口,成甘露味。一切惡星,並諸鬼神,磣心毒人,於如是人,不能起惡。

 

譯文  若是將來在我入滅以後,未法時期的眾生,有能自己持誦此咒,若是教他人持誦此咒,應當知道這些誦持此咒的眾生,火不能燒他〈註一〉,水不能溺他,一切大毒〈註二〉小毒不能傷害他。甚而至於一切天龍,鬼神,精祗〈註三〉魔魅〈註四〉所有惡咒,都不能著身。誦咒至心得疋受時〈註五〉,一切咒詛,厭蠱〈註六〉,毒藥,金毒銀毒〈註七〉,草木蟲蛇,萬物毒氣進了此人口中,都成了甘露味。一切惡星,以及一切鬼神,凡是存惡心害人的,在此人面前,都不能起惡心。

 

註一  火有內外種:內火是從心而發,如欲火等,外火是從緣而起,如天火等,內外相感,輕而房舍焚燒,身首焦爛。大而劫火洞然,梵天同壞。都因咒力而得免難。

 

註二  大毒如瘟疫流行,小毒如蟲蛇觸螫,也可賴咒力得兔。

 

註三  得天之靈為精,得地之靈為祗。

 

註四  專力障道為魔,一味迷人為魅。

 

註五  咒力而一心禪定,能所雙忘,不受一事,名為正受。

 

註六  厭為屍毒,漢書說「厭殺四百餘家。」

 

註七  相傳金銀經火瀝水,都能毒人。

 

正文  頻那夜迦諸惡鬼王,並其眷屬,皆領深恩,常加守護。

 

譯文  頻那夜迦所領導的眾惡鬼王,與乎他們所率領的鬼眾,過去曾經蒙佛的教化,都曾領受佛的深恩,對於持誦此咒的人,都常來守護。

 

正文  阿難當知:是咒常有八萬四千那由他,琲e沙俱胝,金剛藏王菩薩種族,一一皆有諸金剛眾,而為眷屬,晝夜隨侍。

 

譯文  阿難!你應當知道,此咒常有八萬四千那由他〈註一〉琲e沙俱胝〈註二〉金剛藏王〈註三〉菩薩種族〈註四〉,而他們一一都有金剛眾作他們的眷屬,晝夜隨侍此咒。

 

註一  印度計數名,那由他為萬億。

 

註二  俱胝意為百億。

 

註三  現忿怒之形,具降魔之力,名為金剛。蘊秘密之德,統金剛之眾,故稱藏王。

 

註四  如許菩薩,都是同一種類,同一族姓,所統護法之眾,都聽其驅使,故為其眷屬。

 

正文  設有眾生,於散亂心,非三摩地,心憶口持,是金剛王,常隨從彼諸善男子,何況決定菩提心者。

 

譯文  若有眾生,在散亂心中,不是處於正確的禪定境界中〈註一〉,只要能心中憶念,口中持誦,這些金剛藏王,都要隨時隨從保護這些善男子〈註二〉,何況決定正確的菩提心的人。

 

註一  如盲修瞎煉,不定和邪定之類。

 

註二  雖然這些人不是正定,但只要他們能心憶口持此咒,即具足善根。故也稱他們為善男子。

 

正文  此諸金剛菩薩藏王,精心陰速,發彼神識。是人應時,心能記憶,八萬四千琲e沙劫。周遍了知,得無疑惑。

 

譯文  這些金剛菩薩藏王,精心〈註一〉在暗中啟發他們的神識,此人即時心中能記憶八萬四千琲e沙劫的事,而且周遍了知〈註二〉,沒有什麼疑惑。

 

註一  精心即是純真之心,此心上與請佛同一慈力,下與眾生同一悲仰,所以能啟發他們的神識通明。

 

註二  因為他們的神識,受了啟發,能記憶過去,對於現在和未來,也同樣周遍了知。

 

正文  從第一劫,乃至後身,生生不生,藥叉羅剎,及富單那,迦吒富單那,鳩槃茶,毗舍遮等,並諸餓鬼,有形無形,有想無想,如是惡處。

 

譯文  從第一劫直到成佛以前最後之身,生生世世不生在藥叉羅剎〈註一〉與及富單那〈註二〉迦吒富單那,鳩槃茶,毗舍遮等〈註三〉,並諸餓鬼有形無形〈註四〉,有想無想〈註五〉,如是惡處。

 

註一  藥叉即夜叉,是捷疾之鬼。羅剎意為可畏,食人之鬼。

 

註二  富單那為臭惡鬼,主人熱病。迦吒富單那為奇臭鬼,主熱病之甚者。

 

註三  鳩槃茶為甕形鬼,毗舍遮為啖精氣鬼。(此上都屬於餓鬼類)。

 

註四  有形即有色類,如後文所言休咎精明之類。無形即無色,如後文所言空散銷沈之類。

 

註五  有想即靈通變怪,如後文所言鬼神精靈之類。無相即凝滯堅頑,如後文所言精神化為金石土木之類。這些種種惡趣,都各有其苦,足以遮障聖道,故都稱為惡處。

 

正文  是善男子,若讀若誦,若書若寫,若帶若藏,諸色供養。劫劫不生,貧窮下賤,不可樂處。此諸眾生,縱其自身,不作福業,十方如來,所有功德,悉與此人。由是得于琲e沙阿僧祇不可說不可說劫,常與諸佛同生一處。無量功德,如惡叉聚。同處熏修,永無分散。

 

譯文  這樣的善男子,或是讀,或是誦,或是書寫,或是帶在身上,或是收藏在家中,種種供善,累生累劫,不生在貧窮下賤,不能安樂相處的家中,這些眾生,縱然自己不造福業,十方如來,會把自己的功德,全部給與他。正因為這樣,可以在琲e沙無量數不可說不可說劫,永遠和諸佛同生一處,無量功德,像惡叉果一樣,聚在一起,永不分散〈註〉,同在一處,熏煉修習,一樣也永不分散。

 

  惡叉果是一蒂三果,永不分散。

 

  因此咒即是佛心,不離此咒,即不離佛心,故諸佛功德,可以全部給與。

 

正文  是故能令破戒之人,戒根清淨,未得戒者,令其得戒;未精進者,令得精進;無智慧者,令得智慧;不清淨者,速得清淨;不持齋戒,自成齋戒。

 

譯文  因此可以使破戒之人,戒根清淨。沒有得戒的人,使他們得戒。不能精進的人,令他們精進。沒有智慧的人,令他們得到智慧。不能清淨的人,使他們狠快得到清淨。不持齋戒的人,自己成就齋戒。

 

  如本經阿難因心清淨故,未被淪溺。摩登伽宿為淫女,今為性比丘尼。阿難宿好多聞,今得殷勤請定。摩登伽成精進林,摩登伽纏綿貪愛,不知為苦,今與羅侯母同悟宿因。又如摩登伽蒙咒後,淫心頓歇,心得清淨。

 

正文  阿難!是善男子,持此咒時,設犯禁戒,于未受時,持咒之後,眾破戒罪,無問輕重,一時銷滅。

 

譯文  阿難!這樣的善男子,持此咒時,若是他在未受持以前曾犯禁戒,現在持咒之後,一事破戒的罪過,無論其輕重,都一齊銷滅。

 

正文  縱經飲酒,食噉五辛,種種不淨,一切諸佛,菩薩金剛,天仙鬼神,不將為過。設著不淨。破弊衣服,一行一住,悉同清淨。縱不作壇,不入道場,亦不行道,誦持此咒,還同入壇,行道功德,無有異也。

 

譯文  縱然曾經飲酒,食啖五辛,以及種種不淨行為,現在持咒以後,一切諸佛菩薩,金剛力士,天仙鬼神,不以為過。縱然穿著不淨的破弊衣服,一行一住,都同於清淨的一樣,縱然不作壇,也不進道場,也不按儀軌行道,誦持此咒,也和按照儀軌入壇行道的功德,沒有差別。

 

  這是為了便利一般沒有條件,無力作壇行道的眾生,而特開的方便法門。如有條件時,仍以依照儀軌如法作壇行道為宜。

 

正文  若造五逆,無間重罪,及諸比丘、比丘尼,四棄八棄,誦此咒已,如是重業,猶如猛風,吹散沙聚,悉皆滅除,更無毫髮。

 

譯文  若是造了五逆無間重罪〈註一〉,與乎比丘四棄〈註二〉和比丘尼八棄〈註三〉罪,誦此咒後,這些重罪,都像猛烈的風,吹散聚起來的沙一樣,全部銷滅,一絲一毫都不存在。

 

註一  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為五逆重罪當墮無間地獄。

 

註二  淫殺盜妄為比丘四棄罪,意為犯此四罪,當永棄佛法。又名四波羅夷,波羅夷即意為棄。

 

註三  比丘尼八棄罪除上述所舉四罪外,再加上觸八覆隨四罪。觸就是與染心男子身相觸。八是與染心男子捉手,捉衣,入屏處共坐,共語,共行,相倚,相期。覆就是覆他重罪。隨就是隨彼被舉大僧供給衣服飲食等。

 

正文  阿難!若有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從前世來,未及懺悔,若能讀誦,書寫此咒,身上帶持,若安住處,莊宅園館,如是積業,猶湯銷雪。不久皆得,悟無生忍。

 

譯文  阿難!假若有些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以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自前世以來,沒有來得及懺侮。若是能夠讀誦書寫此咒,或是帶在身上,或是安放在住處,無論是莊宅或園館,這樣多的罪業,就會像熱湯澆在雪上一般,不久都能得到悟無生忍〈註〉。

 

  按照上文,即是達到俱空不生的境界。

 

正文  復次阿難!若有女人,未生男女,欲求孕者;若能至心憶念斯咒,或能身上帶此悉怛多般怛囉者,便生福德智慧男女。求長命者,即得長命;欲求果報,速圓滿者,速得圓滿;身命色力,亦復如是。命終之後,隨願往生十方國土,必定不生邊地下賤,何況雜形?

 

譯文  再說,阿難!若有女人,沒有生育男女,要想懷孕的,如能誠心憶念此咒,或是身上帶著這白傘蓋咒的,就能生福德智慧的男女。想求長命的,就可以得到長命。想果報〈註一〉能很快圓滿的,果報就會很快得到圓滿。身命和體力,也同樣會得到所求如意。「如大悲經所說「誦持大悲神咒,於現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果遂者,不得為大悲心陀羅尼也。」將來命終之後,可以隨你的願望,任意往生十方國土〈註二〉,一定不會生在邊遠下賤的地方。何況是雜形〈註三〉

 

註一  就是自己作了福德,,希望能早日得到果報。

 

註二  十方國土,有淨有穢,此處是指淨土而言。

 

註三  雜形是指地獄,餓鬼,畜生等異類之形。

 

正文  阿難!若諸國土,州縣聚落,饑荒疫癘。或復刀兵,賊難鬥諍,兼餘一切,厄難之地。寫此神咒,安城四門,並諸支提,或脫闍上。令其國土,所有眾生,奉迎斯咒,禮拜恭敬,一心供養,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或各各安所居宅地,一切災厄,悉皆銷滅。

 

譯文  阿難!若是一些國土,或州縣聚落之地,發生饑荒,疫vg,或是刀兵,賊難之事,鬥諍不息,至而旱澇為災,風雹等災難之地。寫此神咒,安放在四城門上,並放在支提〈註一〉和脫闍〈註二〉上端,令國內所有的眾生,大家一齊來迎請此咒,禮拜恭敬,一心供善,令人民每人身上佩帶,或是每人安放在自己居住的地方。那麼,以上所說的種種災難,盡都會銷滅。

 

註一  支提意為可供養處,據雜心論說:「有舍利名塔,無舍利名支提。」

 

註二  脫闍意為幢,如尊勝幢,陀羅尼幢之類。

 

正文  阿難!在在處處,國土眾生,隨有此咒,天龍歡喜,風雨順時。五穀豐殷,兆庶安樂。亦復能鎮,一切惡星,隨方變怪。災障不起,人無橫夭,杻械枷鎖,不著其身,晝夜安眠,常無惡夢。

 

譯文  阿難!隨在何處,只要有國土眾生,信受供養此咒,就可使天龍歡喜,風雨順時,五穀豐登,萬民安樂。並能鎮伏一切惡星,不作變怪。災難和禍障永不發生。人民不遭橫事殃禍短命之事,鐐銬鎖鏈,也不會著身,晝夜睡眠安穩,永無惡夢。

 

正文  阿難!是娑婆界,有八萬四千,災變惡星,二十八大惡星,而為上首;復有八大惡星,以為其主。作種種形,出現世時,能生眾生種種災異。有此咒地,悉皆銷滅。十二由旬,成結界地,諸惡災祥,永不能入。

 

譯文  阿難!此娑婆世界有八萬四千災變〈註一〉,而以二十八大惡星主其變〈註二〉,另外更有八大惡星作它們的主宰〈註三〉,它們出現在世時,能對眾生產生種種災變,有此咒之處,這些災變,盡都會銷滅。在十二由旬〈註四〉以內,成為結壇之地,眾惡災兆,永不入內。

 

註一  一切災變,都由眾生心所生,眾生有八萬四千塵勞煩惱,故災變亦同此數。

 

註二  二十八大惡星即二十八宿,分佈於四方,佛經所說與中國所說略有不同,依孔雀經之說東方七星為昴畢觜參井鬼柳,而中國則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南方七星依孔雀經為星張翼軫角亢氐,而中國則是井鬼柳星張翼軫。西方七星依孔雀經為房心尾箕斗牛女,而中國則是奎婁胄昂畢參觜。北方七星依孔雀經為虛危室壁奎婁胃,而中國則是鬥牛女虛危室壁,可能孔雀經所說,專指災變而言。中國則就常度而言,天下無故,則四方四七,各住自位。災難將起,則四方星位,遞互交錯。

 

註三  八大惡星為金木水火士羅侯計都和彗星。

 

註四  由旬有三,大由旬八十里,中由旬六十里,小由旬四十里。

 

  依照萬有引力之說,天體一切星球的變動,都會影響地球上人事的變化。如太陽黑子可以影響世界上經濟不景氣,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又史記天官書上說:熒惑捨命國為饑饉刀兵,七宿黃,兵大起一星亡則兵喪。消災經說「或被五星陵逼之時,作諸災難。若大白火星入於南斗,於國於家及分野處作諸障難。」又上文所說二十八宿都是甯P,八大惡星為太陽系內行星。因此在易經即以日月五星為主,因為日月五星距地球最近,對地球的影響最大。

 

正文  是故如來宣示此咒于未來世,保護初學諸修行者,入三摩提,身心泰然,得大安隱。更無一切諸魔鬼神及無始來,冤橫宿殃,舊業陳債,來相惱害。

 

譯文  因此如來宣示此咒於未來世中,保護初學的眾修行人,能夠進入三摩提,身心都泰然平靜,得到大的安穩。更不會有眾魔及鬼神,與乎無始以來的冤家對頭,舊業宿債,來作惱亂。

 

正文  汝及眾中諸有學人,及未來世,諸修行者,依我壇場,如法持戒,所受戒主,逢清淨僧,持此咒心,不生疑悔。是善男子,于此父母,所生之身,不得心通十方如來,便為妄語。

 

譯文  你和這些還在有學階段的人,與及未來的眾修行者,依我所說設立壇場,如法持戒,所受戒主,必然是戒行清淨的僧人,持此咒心時,心內不存在懷疑和後侮,這個善男子〈註一〉,就在這父母所生的身體中,若不能得到心通〈註二〉,那麼,十方如來所說,都當成為妄語〈註三〉。

 

註一  依楞嚴正脈所說:不犯以下四種過失的人,都可稱善子。四種過失為一、壇差。二、戒缺。三、師穢。四、疑悔。

 

註二  據楞嚴正脈認為心通不出三種意義:一是證果。前文所說端坐百日,有利根者,不起於坐,得須陀洹果。二是發解。前文所說:縱其身心,聖果未成,決定自知,成佛不謬。三是宿命。前文所說:是人應時心能記憶八萬四千琲e沙劫,周遍了知,得無疑惑。

 

又楞嚴指掌認為心通即是心地開通。如前所說不犯四過,自然心地開通,設自力未充,亦必蒙佛現助。如前文所說:我自現身,至其人前,摩頂安慰。令其開悟。

 

註三  佛無異說,如我說為妄,諸佛亦應同為妄語。諸佛無妄,故我亦無妄。

 

正文  說是語已。會中無量百千金剛,一時佛前。合掌頂禮,而白佛言:如佛所說,我當誠心,保護如是修菩提者。

 

譯文  說完這番話後,會中無量百千金剛,同時在佛前合掌頂禮而對佛說:正如佛所說,我們應當誠心保護這樣修菩提的人。

 

正文  爾時梵王,並天帝釋,四天大王,亦于佛前,同時頂禮,而白佛言:審有如是,修學善人,我當盡心,至誠保護,令其一生,所作如願。

 

譯文  其時梵王與帝釋四天大王也在佛前同時頂禮而對佛說:果有這樣修學的善人,我們會盡心至誠的保護他,使他能在一生中所行所作,能夠如願成就〈註〉。

 

  即於現身,圓滿菩提。這就是所謂「不歷僧祗獲法身。」

 

正文  復有無量,藥叉大將,諸羅剎王,富單那王,鳩槃茶王,毗舍遮王,頻那夜迦,諸大鬼王,及諸鬼帥,亦於佛前,合掌頂禮,我亦誓願,護持是人,令菩提心,速得圓滿。

 

譯文  又有無量藥叉大將,與眾羅剎王,富單那王,鳩槃茶王,毗舍遮王,頻那夜迦眾大鬼王與眾鬼帥,也在佛前,合掌頁禮而說:我也誓願,護持此人,使他們的菩提心,能儘快得到圓滿。

 

正文  復有無量,日月天子,雨師、雲師、雷師、並電伯等,年歲巡官,諸星眷屬,亦于會中,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亦保護是修行人,安立道場,得無所畏。

 

譯文  又有無量的日月天子,風師雨師;雲師雷師,並電伯等,和值年太歲,以及諸星眷屬等,也在會中,頂禮佛足而告佛說:我們也保護這樣的修行人,使他們能好好的安立道場,無所畏懼。

 

正文  復有無量,山神、海神,一切土地,水、陸、空行,萬物精祇,並風神王,無色界天,於如來前,同時稽首,而白佛言:我亦保護是修行人,得成菩提,永無魔事。

 

譯文  更有無量的山神海神,一事土地水陸空行萬物的精祗,以及風神王和無色界天,在如來前同時頂禮而對佛說:我也保護這樣的修行人,成就菩提,永遠沒有被魔擾亂的事發生。

 

正文  爾時,八萬四千那由他。琲e沙俱胝、金剛藏王菩薩。在大會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如我等輩,所修功業,久成菩提,不取涅槃,常隨此咒。救護末世修三摩地正修行者。

 

譯文  其時,有八萬四千萬億琲e沙俱胝〈註一〉金剛藏王菩薩,在大眾中,從座上起來,頂禮佛足而對佛說:世尊!如像我們,所修功業,很久以前,已成就菩提。但我們都不取涅槃極果,而常隨此咒,救護未法時期修三摩提的正確修行的人〈註二〉。

 

註一  此處是指無量多的大數,不必機械理解它的確數為多少。

 

註二  修習圓通,必先持戒,誦咒,如教而行,即是正確修行的人。

 

正文  世尊!如是修心,求正定人,若在道場,及餘經行,乃至散心,遊戲聚落。我等徒眾,常當隨從,侍衛此人。

 

譯文  世尊!像這樣修心求正定的人,若是在道場中,或在途中經行,甚而至於以散亂心誦咒遊戲於聚落中〈註〉,我們的徒眾,也經常隨從侍衛此人。

 

  修習正定而不知攝心,妄說自己是動中取靜,這是邪定而不是正定。

 

正文  縱令魔王,大自在天,求其方便,終不可得。諸小鬼神,去此善人,十由旬外;除彼發心,樂修禪者。世尊!如是惡魔,若魔眷屬,欲來侵擾,是善人者,我以寶杵,殞碎其首,猶如微塵;琤O此人,所作如願。

 

譯文  縱然是魔王和大自在天〈註〉,想找機會作擾亂,始終得不到機會。其他的小鬼神,都隔離在這個善人的十由旬以外。除了他們也發心想修禪定的。世尊!像這樣的惡魔和魔眷屬,想來侵擾這個善人的,我就用寶杵擊碎他們的頭,像灰塵一樣的粉碎,常令此人,一切所作,都能如願。

 

  魔王即是欲界天頂魔王天的天王,大自在天即是色界天頂摩醛首羅天王。

 

  自阿難喻屋求門以來,至此說法復為一周,名選根示儀周。即是阿難所請之三摩提,按常途三摩提,意為等至。以銷幻為本義。現在阿難喻屋求門,如來開示從根解結,當於結心,給心就是不墮有為,不住無為,平等任持,期至勝定,即是等至之義。六給既解,三空頓明,即是銷幻。圓覺經疏釋為起幻銷塵。現在本經耳門稱為如幻三摩提,即是起幻。始而入流亡所,動靜不生,繼而聞所聞盡,覺所覺空,究極而至於生滅滅已,寂滅現前,即是銷塵之義。楞嚴經正脈認為全取正因佛性,而略兼緣因以為三摩提之體,此處以耳根真聞,即是正因佛性。雖然本自具足,然而開顯還需解結工夫,這就是略兼緣因之義。

 

正文  阿難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輩愚鈍,好為多聞,于諸漏心,未求出離,蒙佛慈誨,得正熏修,身心快然,獲大饒益。

 

譯文  阿難即從座上起來,頂禮佛的雙足而對佛說:我們愚鈍〈註〉,喜愛多聞,於一切漏心,不想求出離,現在接受了佛慈心的教誨,得以明白了正確修持的方法,身心都覺得非常快暢,得到了大的利益。

 

  溺於多聞故為愚,不知盡漏故為鈍。

 

正文  世尊!如是修證,佛三摩提,未到涅槃。云何名為乾慧之地?四十四心,至何漸次,得修行目?詣何方所,名入地中?云何名為等覺菩薩?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大眾一心,佇佛慈音,瞪瞢瞻仰。

 

譯文  世尊!像這樣修證佛的正定,未到涅槃以前,怎樣的境界,才名為乾慧地?〈註一〉四十四心〈註二〉到了什麼位次,才能得到分辨正邪的道眼?到什麼地步,才能名為登地?又怎樣才能名為等覺菩薩?〈註三〉說完這番話後,五體〈註四〉一齊伏在地上,等候著佛的慈心教誨,瞪著雙眼,仰望著佛。

 

註一  就是菩薩的第一個位次。

 

註二  這是修行證到的位次,一是十信,二是十住,三是十行,四是十回向,五是四加行,共是四十四個位次。

 

註三  菩薩證到十地以後的第十一個位次,意為等於佛。

 

註四  五體就是身體和四肢,一齊伏在地上,這是最恭敬的禮節。現在西藏密宗就是這樣頂禮的。

 

正文  爾時世尊,讚阿難言:善哉!善哉!汝等乃能普為大眾及諸末世一切眾生,修三摩地求大乘者,從於凡夫,終大涅槃,懸示無上正修行路。汝今諦聽,當為汝說。

 

譯文  其時,世尊稱讚阿難說:好呀!好呀!你們竟能普遍為了大眾,與及未法時期的一切眾生,想修正定求大乘的人,從凡夫直到成佛為止,預先指明正確修行的道路。你現在仔細聽著,我講一一為你講明。

 

正文  阿難大眾,合掌刳心,默然受教。佛言:阿難,當知,妙性圓明,離諸名相,本來無有世界眾生。因妄有生,因生有滅,生滅名妄。滅妄名真,是稱如來無上菩提及大涅槃二轉依號。

 

譯文  阿難和大眾,合掌刳心〈註一〉,默默的接受佛的教誨。佛說:阿難!眾生本有的妙性圓滿光明,離開一切名相,本來無有世界和眾生,因一念妄動而有眾生,因生而有滅,生滅本來都是虛妄,從乾慧地四十四心,位位斷妄,甚而至於十地等覺,此時滅盡諸妄,到了妙覺位時,才名為真實。因為真實故,所以稱為無上菩提及大涅槃,兩種轉依號〈註二〉。

 

註一  刳心就是刳除心中妄想雜念,虛心聽受佛的慈誨。

 

註二  菩提為智果,轉眾生所依之煩惱而得名。涅槃為斷果,轉眾生所依之生死而得名。故稱為二轉依號。

 

正文  阿難!汝今欲修,真三摩地,直詣如來大涅槃者。先當識此眾生、世界,二顛倒因。顛倒不生,斯則如來真三摩地。

 

譯文  阿難!你現在想要修真正的三摩地,直到如來大涅槃境地。先就要認識眾生和世界兩種顛倒的緣因,顛倒不生,這就是如來真正的三摩地。

 

  眾生和世界,兩種都是顛倒,因本來是無,因妄而有。因一念妄動,於是眾生和世界,因之而生。這就是眾生和世界,因顛倒而生的緣因,能識此顛倒之因,當下離念,顛倒不生,於是眾生和世界,兩者都歸寂滅。此即是真三摩地。

 

正文  阿難!云何名為眾生顛倒?阿難!由性明心,性明圓故,因明發性,性妄見生,從畢竟無,成究竟有。此有所有,非因所因,住所住相,了無根本。本此無住,建立世界,及諸眾生。

 

譯文  阿難!何以說是眾生顛倒?阿難!由性覺妙明之心,本來圓滿無缺。而眾生不知,起念欲明性體,此念即是無明,由此真妄和合,發起業識之性〈註一〉,由於業性妄動,故有妄見發生,因此從畢竟無,成為究竟有,由於妄見發生,於是由業相中,妄現境界,從此見相確立,能所宛然。這當中能有和所有並不是真正的能因和所因〈註二〉。此中能住和所住〈註三〉,兩者都是虛妄,並無根本。就以此無住為本,建立世界和十二類眾生〈註四〉。

 

註一  這就是大乘起信論三細中業識初起之業相,業識妄動,有妄見生,即是轉相,由妄見故,出現境界,即是現相。故從畢竟無成究竟有。

 

註二  轉相為能有,現相為所有,其實轉相並不是能的因,現相也不是所的因,「見分」和「相分」都依「自證分」而起。此中惟有業識,然而業識是住相,無明是生相。

 

註三  無明是生相,似為能住,(能令業相住故)業相即為住相,似為所住〈所依無明住故〉。其實二者都虛妄無實,唯有真心。

 

註四  真心隨緣,本有無住之義,故本此無住,建立世界和眾生。

 

正文  迷本圓明,是生虛妄。妄性無體,非有所依。將欲復真,欲真已非真真如性,非真求復,宛成非相。

 

譯文  迷失了本來圓明的真性,於是產生虛妄。妄性本無實體,並不是有所依止〈註〉。要想求真之念,已不是真的真如本性。以不真的心念,相求回復真實,當然不是真性了。

 

  當下離念,一念不生,即同本覺。

 

正文  非生、非住、非心、非法,展轉發生,生力發明。熏以成業。同業相感,因有感業,相滅相生。

 

譯文  求復之心,既然非真,於是從非生非住,非心,非法之中,展轉發生生相住相,心相,法相,這就是發文所說:從畢竟無,成究竟有〈註一〉。熏習令造種種業〈註二〉,同業相感,因有感業〈註三〉,相滅相生。

 

註一  此中生即是無明,因無明屬於生相。住即是業識,因業識屬於住相。心即是見分,因見分屬於心相。法即是相分,因相分屬於法相。由上展轉發生之力引起六粗中智相,相續相,執取相,計名字相等相續發生。

 

註二  這就是起業相。

 

註三  此即是業繫苦相。同業相感,是以有父母子女,感業牽纏,所以有相滅相生。

 

正文  由是故有,眾生顛倒。

 

譯文  因此之故,在本無眾生之中,而有眾生之相顯現。無中生有,是為顛倒。

 

正文  阿難!云何名為世界顛倒?是有所有,分段妄生,因此界立,非因所因,無住所住,遷流不住,因此世成。

 

譯文  阿難!何以名為世界顛倒?〈註一〉是因為能有的見分〈註二〉,和所有的相分,能和所相對,於是一事相對概念,都因此而生,所以有彼此,方位,和小大之分,故因此而有空間。不是因而妄分為能因和所因〈註三〉,不是住而妄分為能住和所住〈註四〉,遷流變化不停,因此而有時間產生。

 

註一  世是指時間,界是指空間。

 

註二  見分和相分是法相宗所常用術語,見分是指能見的主觀意識,相分是指所見的客觀現象。

 

註三  前文所說三細中的轉相並不是能因,現相也並不是所因。

 

註四  前文所說無明並不是能住,業識也不是所住。只是諸法無常,遷流不住而已。

 

正文  三世四方,和合相涉,變化眾生,成十二類。

 

譯文  以時間而言,分為三世,就空間而論,判為四方。時空相涉〈註一〉,共為十二,所以變化眾生為十二類〈註二〉。

 

註一  離開時間,則空間無所依。離開空間,則時間不可見。兩者都相依妄成,互相關涉。

 

註二  十二類眾生為胎卵濕化,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色,非無色,非有想,非無想。

 

正文  是故世界,因動有聲,因聲有色,因色有香,因香有觸,因觸有味,因味知法。六亂妄想,成業性故,十二區分,由此輪轉。

 

譯文  所以世界上因為動而有聲〈註一〉,因為聲而有色,因為色而有香,因為香而有觸,因為觸而有味,因味而知法塵,這六種混亂的妄想〈註二〉,成為各種業性,共分為十二類,從此輪轉不息。

 

註一  這是那說六塵的起因,因吸收塵境而產生根,根塵相對,而識生其中。

 

註二  根塵相對,識即生其中。其用不定,故為亂。其體不實,故為妄。

 

正文  是故世間。聲、香、味、觸,窮十二變。為一旋復。乘此輪轉,顛倒相故,是有世界,卵生、胎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若非有色、若非無色、若非有想、若非無想。

 

譯文  因此,世間聲香味觸等六塵境界,隨類各生轉變,必要窮盡十二變,方為一次旋復,周而復始,眾生即因此而輪轉於生死中〈註一〉。都由於顛倒相的緣故〈註二〉,於是有世界上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如非有色,非無色。如非有想,如非無想等眾生出現〈註三〉。

 

註一  眾生都依六塵為造業之緣,都依業性為輪轉生死之因。

 

註二  以妄為真,故依塵成業。是為顛倒相。若無顛倒,則輪轉可息,聚生可盡。

 

註三  妄識既興,分別從此而起,生諸煩惱,造種種業,是為成就業性。業性既成,隨業感報,業有遷變,報有循環,故此十二類眾生,輪轉不息。

 

正文  阿難!由因世界,虛妄輪迴,動顛倒故,和合氣成,八萬四千,飛沈亂想。如是故有,卵羯邏藍,流轉國土,魚、鳥、龜、蛇,其類充塞。

 

譯文  阿難!由因世界六塵境相,虛妄懸想,輪迴不息,因動故執妄為真,故為顛倒。感陰陽氣分,現麗雌雄相交,因和合之中,一切煩惱,由此而生,故現為八萬四千飛沈亂想〈註一〉,於是有卵羯邏藍〈註二〉,流轉於國土中,如魚鳥龜蛇,此類眾生,塞世界中。

 

註一  飛沈亂想中,飛者成為鳥,沈者成為魚,二者都兼有成為龜蛇之類。

 

註二  羯邏藍為胎分初七之相,卵成即在此相。

 

  前文所說窮十二變為一旋復,此為第一變。

 

正文  由因世界,雜染輪迴,欲顛倒故,和合滋成,八萬四千,橫豎亂想。如是故有,胎遏蒲曇,流轉國土,人、畜、龍、仙,其類充塞。

 

譯文  對六塵境界,此為第二變。由因為妄情於世界,雜染不清,欲顛倒〈註一〉故,父精母血,和合滋潤而成形,具足煩惱,故由八萬四千橫豎亂想〈註二〉,而有胎遏蒲曇〈註三〉流轉于國土中人畜龍仙之類,充塞於世界中。

 

註一  胎因情有,情生於愛,執妄為真,故為欲顛倒。

 

註二  胎因情有,情心不定,忽橫忽豎,故名橫豎亂想。可橫可豎即為龍仙之類,豎即為人,橫即為畜。

 

註三  遏蒲曇為胎分二七之相,定胎即在此位。

 

正文  由因世界,執著輪迴,趣顛倒故,和合暖成,八萬四千,翻覆亂想。如是故有,濕相蔽尸,流轉國土,含蠢蝡動,其類充塞。

 

譯文  對世界六塵,此為第三變。由因執著六塵新潤之境,近就合,不令捨離,合心不忘,故輪迴不止。合塵名趣,背覺名倒,濕物相比,交相暖發,此本虛妄,由顛倒故,執為真實,附托其中名為和合,具足一切煩惱。合心不定,時仰時覆。故為亂想。以此而成濕生蔽尸〈註一〉,合蠢蠕動〈註二〉,流轉國土,此類充塞世界。

 

註一  蔽尸為濕生初成之相。不由母腹,故無前之二相。

 

註二  其性無知,故說為含蠢,又其性不寧,故稱為蠕動。

 

正文  由因世界,變易輪迴,假顛倒故,和合觸成,八萬四千,新故亂想。如是故有,化相羯南,流轉國土。轉蛻飛行,其類充塞。

 

譯文  六塵具世界相對,這是第四變。由因世界上的變易輪迴〈註一〉,假顛倒〈註二〉的緣故,和合觸成〈註三〉八萬四千新故亂想,因此故有化相羯南〈註四〉流轉於國土中,如轉蛻〈註五〉飛行之類,充塞於世界上。

 

註一  變易意為輕離,即是對於畜所依的六塵境界,輕於捨離,心不固定的緣故。

 

註二  雖離於舊境,然不是真離,故稱為假。執著新境,新境亦是虛妄不實,故為顛倒。

 

註三  觸對舊境,易志新境,由顛倒故,名為和合。

 

註四  羯南即是化生初相,就是新質已成,始脫故殼。

 

註五  轉蛻如蟬脫殼能飛,蛇脫殼能行之類。

 

正文  由因世界,留礙輪迴,障顛倒故,和合著成,八萬四千,精耀亂想。如是故有,色相羯南,流轉國土。休咎精明,其類充塞。

 

譯文  此為六塵境界與世界相對為第五變。由因世界,留礙輪迴〈註一〉,障顛倒〈註二〉的緣故,和合執著而成八萬四千精耀〈註三〉亂想,如此故有色相羯南〈註四〉,流轉於國土中,如休咎精明〈註五〉之類,充塞於世界上。

 

註一  對世界六塵,情愛附合,於已欲留,於他生礙,故稱留礙輪迴。

 

註二  於他生礙即為障,於己欲留即為倒,雖有色可見,然總屬虛妄不實,由顛倒故,執為真實,附合於上,故為和合,而和合之中,具足一切煩惱。

 

註三  涅槃經上說「八十神皆由留礙想元,成此精耀。」因為愛精著耀,心緒不停,故為精耀亂想,執著成形。

 

註四  有色相羯南初生,即此成形,無前蔽尸等相。

 

註五  托他物精明,示現吉凶,如天上星宿之類,世上有報吉凶之神,往往假託靈物之類。

 

正文  由因世界,銷散輪迴,惑顛倒故,和合暗成,八萬四千,陰隱亂想。如是故有,無色羯南,流轉國土,空散銷沈,其類充塞。

 

譯文  世界六塵,對此為第六變。由因為在世界,愛寂厭有,愛寂屬情故欲銷,厭有故欲散,情離不化,無色不休,故為輪迴。惑顛倒故〈註一〉,和合暗成〈註二〉八萬四千陰隱亂想〈註三〉,因此有無色羯南〈註四〉流轉於國土中,空散銷沈之類〈註五〉,充塞在世界上。

 

註一  愛寂厭有名為惑,欲銷欲散名為顛倒。

 

註二  暗為晦昧不明之處,雖晦昧不朗,仍屬虛妄,因顛倒故,妄以為真實,趣逐於上,故名為和合。

 

註三  就陰欲隱,情離紛然,故為陰隱亂想,和合成形,具足煩惱,故稱八萬四千。

 

註四  合暗成形,故稱無色羯南,此雖無明顯之色,而有幽暗之色,故非真無色。但凡眼不能見而已。

 

註五  因陰想故為空,為銷,如主空神之類,以幽暗成形故為滯魄鬼類。

 

正文  由因世界,罔象輪迴,影顛倒故,和合憶成,八萬四千,潛結亂想。如是故有,想相羯南,流轉國土,神鬼精靈,其類充塞。

 

譯文  六塵世界,對有想為第七變。由因世界的罔象〈註一〉輪迴,影顛倒的緣故〈註二〉,和合憶成〈註三〉八萬四千潛結亂相〈註四〉,,如是故有想相羯南〈註五〉,流轉國土,如神鬼精靈之類,充塞於世界上。

 

註一  於六塵世界,懸想欲合,懸想不真故名為罔,欲合似為有故名為象。想合無休,有想無已,想以懸想為因,有以附合成感,故稱為輪迴。

 

註二  不真又似乎有,故為影。懸想欲合故為顛倒。

 

註三  憶為所憶念之境,此憶念也屬於虛妄,因顛倒故,執為真實,神遊於上故為和合。

 

註四  囫因和合故,具足煩惱,故為八萬四千總以潛神勝跡,結氣靈蹤,為憶為念,此所以為潛結亂想。

 

註五  有想初生,皆就勝跡靈蹤,台憶成形,以此故為鬼神,如城隍土地之類,給想故為精靈,如山精,海精,河精,土精之類。以此故無前蔽尸等相。

 

正文  由因世界,愚鈍輪迴,癡顛倒故,和合頑成,八萬四千,枯槁亂想。如是故有,無想羯南,流轉國土,精神化為土、木、金、石,其類充塞。

 

譯文  此與世界六塵相對為第八變。因此變而有愚鈍輪迴〈註一〉,因病顛倒的緣故〈註二〉,和合頑成〈註〉八萬四千枯槁亂想〈註四〉,以此之故,於是有無想羯南,流轉於國土中〈註五〉,如精神化為土木金石之類,充塞於世界上。

 

註一  對於世界六塵,久想固離,久想不化故為愚,固離不回故為鈍。

 

註二  以久想為因,固離成感,故為癡。不化不回故為倒。

 

註三  無知之物為頑,以妄為真故為顛倒,精神凝滯於上,是為和合。

 

註四  於和合之中,即具足煩惱,故名為八萬四千。因久想不得,心灰意冷,此所以為枯槁亂想。

 

註五  無想以合頑而成,初相即甚為堅勁。故也稱為羯南。

 

正文  由因世界,相待輪迴,偽顛倒故,和合染成,八萬四千,因依亂想。如是故有,非有色相,成色羯南,流轉國土。諸水母等,以蝦為目,其類充塞。

 

譯文  此非有色對世界六塵為第九變。因此變而有相待輪迴。對世界六塵,本有情愛,而自不與合,須假他之力,以成己欲,待他諱己,居心詭詐,偽顛倒的緣故,和合染成〈註一〉八萬四千因依亂想〈註二〉,由此故有非有色相成色羯南,流轉於國土中〈註三〉,如水母等〈註四〉以蝦為目,此類充塞於世界上。

 

註一  於六塵境,情愛執著,此境本屬虛妄,而誤以為真實,陽離陰侍,和合染成。故具足煩惱,八萬四千之數。

 

註二  那以因勢說人,待他成事,故稱為因說亂想。

 

註三  如是合染成形,雖非真有,卻能假他成體,待物有用。

 

註四  水母以水沫成體,待物成體以蝦為目,待物有用後文陰魔飛精附人,口說經法。也屬此類。

 

正文  由因世界,相引輪迴,性顛倒故,和合咒成,八萬四千,呼召亂想,由是故有,非無色相,無色羯南,流轉國土,咒詛厭生。其類充塞。

 

譯文  此對世界六塵為第十變。因此變而有相引輪迴。對世界六塵,情雖耽愛,而隨引而合,又隨引而離,故稱為相引,要引之念不除,非無色相不息。故為輪迴。性顛倒的緣故〈註一〉,和合咒成〈註二〉,八萬四千呼召亂想〈註三〉,因此故有非無色相〈註四〉無色羯南〈註五〉,流轉國土如世上書符降仙,沙盤召鬼,都屬於此類。

 

註一  久習成性,忽合忽離,故為顛倒。灌頂大師說:非無色以情合而離成。

 

註二  咒即能引之境,能引之境,本屬虛妄,執以為真,與之同為隱顯,是為和合。

 

註三  和合之後,具足煩惱,故為八萬四千之數,隨呼召為去為來,意念無寧,故為亂想。

 

註四  非無色相,不是實無,以能隨咒去來,惟凡眼不能見,故以無色名之。

 

註五  雖凡眼不能見,而猶有細微之色,故也稱羯南。

 

正文  由因世界,合妄輪迴,罔顛倒故,和合異成,八萬四千,回互亂想。如是故有,非有想相,成想羯南,流轉國土。彼蒲盧等,異質相成,其類充塞。

 

譯文  世界六塵對此為第十一變,因此變而有合妄輪迴〈註一〉,罔顛倒〈註二〉的緣故,合異成形,具足煩惱,故為八萬四千之數,以回互亂想〈註三〉而有非有想相成想羯南,流轉國土中,如蒲盧等〈註四〉,以異質相成,此類充塞於世界上。

 

註一  於世界六塵,懸想而不自奪合,常欲乘虛陰占,故合中帶妄,合妄不休,非有想報不息,故成輪迴。

 

註二  罔即是欺詐,沽名不奪,乘虛而占,故名為罔。陽善陰惡,欺人自欺,此所以為倒。

 

註三  虛境本不是自己所有,因顛倒故,執為真實,陰謀其上;故為和合,因此即具足煩惱,故為八萬四千。望其自避,居心諱言奪取,所以為回互亂想。

 

註四  蒲盧即是蜾蠃,詩經上說「螟蛉有子,蜾蠃負之。」但此事並不正確,今科學上已不承認此事,故不能為例舉出,如起屍鬼等,異質相成,即屬此類。

 

正文  因世界,怨害輪迴,殺顛倒故,和合怪成,八萬四千,食父母想。如是故有,非無想相,無想羯南,流轉國土。如土梟等,附塊為兒,及破獍鳥,以毒樹果,抱為其子。子成父母皆遭其食,其類充塞。

 

譯文  世界六塵對此為第十二變。因此變而有怨害輪迴〈註一〉,殺顛倒〈註二〉的緣故,以此和合〈註三〉,具足煩惱,故為八萬四千,不思深恩,反欲惡離,忤逆居心,故為食父母想,所以有非無想相的無想羯南〈註四〉流轉於國土中。例如上梟,破獍鳥〈註五〉等,以毒樹果實,抱為其子,子長成後,父母都被他食掉,此類眾生,充塞在世界上。

 

註一  始而懸想,繼而附合,終以不符己意而惡離。此所以為怨害,怨害之心不去,非無想報不停,故為輪迴。

 

註二  害能奪命故名為殺,先親後怨故為顛倒。此事本異常情,故名為怪。

 

註三  怪亦是虛妄,因顛倒故,執為真實,依之而生親怨,是為和合。

 

註四  囚如此而有合怪成形,故有非無想相無想羯南。非無想相,不一定是無。本來是想附合。也不一定是有,因為終致惡離故。

 

註五  史記孝武本記「祀黃帝用一梟一獍,孟康注:土梟鳥名,食母。破獍獸名,食父。黃帝欲絕其類,使百祀皆用之。破獍,如豹虎眼。」此處說為鳥,恐為傳譯者之誤。

 

正文  是名眾生十二種類。

 

  眾生與時空相涉,變為十二類,雖分為十二類,但不是業力所招,只是六亂妄想,成為業性的緣故。至此以後述真愈遠,逐妄愈深,流蕩忘返,才成定業。又十二類眾生,不外情想含離,交互變易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