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關全集

(勸修讚頌篇)

 

陳由斌居士編著

 

一、不淨觀五絕頌

二、四覺觀

三、九想觀

四、省庵大師不淨觀頌

五、省庵大師四念處頌

六、如如居士顏丙勸修行文

七、戒淫文

八、黃庭堅戒淫發願文

九、戒之在色賦文

十、戒淫寶訓文

十一、鍾離祖師戒淫歌

十二、紫柏大師龍蛇戒淫歌

十三、趙令衿之戒欲文

十四、戒淫短文

十五、戒淫詩集

 

第三章 勸修讚頌篇

 

一、不淨觀五絕頌

 

此觀成時,頓覺男女精血污穢,

是為對治淫關方便門

 

世間苦惱事,皆從愛欲生;

愛心不能斷,對色已消魂。

水從骨內出,火自眼中騰;

心雄膽已潑,業重障還深。

平時顧禮義,或復愛聲名;

到此霎時間,廉恥安足論?

鬼神且不畏,名教豈能繩?

茫茫一濁世,獄訟漸繁興。

聖賢垂訓戒,紙上亦空存;

幸有如來教,大開甘露門。

示以不淨觀,欲火化為冰;

縱有天仙女,還同癩乞形。

何況凡間婦,本是革囊成;

不用談因果,不用設嚴刑,

見此眾穢具,淫魔不敢爭;

此觀得成就,拔去愛淫根。

我從昔年來,亦復似摩登;

多方用強制,對境還復萌。

作此觀想後,欲念頓然輕;

今日稍覺悟,歸戴大慈尊。

誓於未來世,掃盡魔王軍;

分身無量剎,普利諸有情。

冰庵張夫子,誨我嘗諄諄;

其言修觀法,譬之學庖丁。

庖丁技成後,不見全牛身;

用刀十九載,猶如新發硎。

我此降魔劍,百煉已成金;

斬盡妖容鬼,目內無全人。

西施接膝坐,唯見骨纏筋;

三十六種物,色穢氣羶腥。

坐懷即是亂,不復慕展禽。

爰述為俚句,樸陋不堪吟。

但使文義暢,牧豎亦能聽。

聽後轉相化,永斷愛河津。

法輪時時轉,濁世皎然清。

 

——周安士老居士(節錄自《欲海回狂》頁114—115)

 

附:六不淨觀

 

靜觀一切凡夫,皆從情欲生,是「種子不淨」。

本精血和合,是「受生不淨」。

住腹中生藏之下,熟髒之上,是「居處不淨」。

在胎惟飲母血,是「所食不淨」。

十月滿足,從產門出,「是初生不淨」。

身內膿血,九竅常流,是「舉體不淨」。

 

二、四覺觀

 

此觀成時,深知彼我同具陋質,

是為隨境除貪方便門

 

凡夫淫欲念,世世常遷徙。

宿生為女時,見男便歡喜;

今世得為男,又愛女人體。

隨在覺其汙,愛從何處起?

 

睡起生覺第一

 

默想清晨睡起,兩眼朦朧,未經盥漱,此時滿口粘膩,舌黃堆積,甚是污穢。——當念絕世嬌姿,縱具櫻桃美口,而脂粉未傅之先,其態亦當爾爾。

 

醉後生覺第二

 

默想飲灑過度,五內翻騰,明晨忽然大嘔,盡吐腹中未消之物,餓犬嗅之,搖尾而退。——當念佳人細酌,玉女輕餐,而杯盤狼籍之時,腹內亦當爾爾。

 

病時生覺第三

 

默想臥病以後,面目黧黑,形容枯槁,又或瘡癰腐潰,膿血交流,臭不可近。——當念國色芳容,縱或年華少艾,而疾苦纏身之日,形狀亦當爾爾。

 

見廁生覺第四

 

默想通衢大廁,屎尿停積,白蛆青蠅,處處繚繞。——當念千嬌百媚之姿,任彼香湯浴體,龍麝熏身,而飲食消融之後,所化亦當爾爾。

 

三、九想觀

 

此觀成時,方悟身後無量淒慘,

是為返終絕愛方便門

 

人想死亡日,欲火頓清涼;

愚人若聞此,愁眉歎不祥。

究竟百年後,同入燼毀場;

菩薩九想觀,苦海大津梁。

 

新死想第一

 

靜觀初死之人,正直仰臥,寒氣徹骨,一無所知。——當念我貪財戀色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青瘀想第二

 

靜觀未斂骸屍,一日至七日,黑氣騰溢,轉成青紫,甚可畏懼。——當念我如花美貌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膿血想第三

 

靜觀死人初爛,肉腐成膿,勢將潰下,腸胃消糜。——當念我風流俊雅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絳汁想第四

 

靜觀腐爛之屍,停積既久,黃水流出,臭不可聞。——當念我肌膚香潔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蟲噉想第五

 

靜觀積久腐屍,遍體生蟲,處處鑽齧,骨節之內,皆如蜂窠。——當念我鸞儔鳳侶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筋纏想第六

 

靜觀腐屍,皮肉鑽盡,止有筋連在骨,如繩束薪,得以不散。——當念我偷香竊玉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骨散想第七

 

靜觀死屍,筋已爛壞,骨節縱橫,不在一處。——當念我崇高富貴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燒燃想第八

 

靜觀死屍,被火所燒,焦縮在地,或熟或生,不堪目擊。——當念我文章蓋世之身,將來或亦如是,則淫心淡矣。

 

枯骨想第九

 

靜觀破塚棄骨,日暴雨侵,其色轉白,或復黃朽,人獸踐踏。——當念我韶光易邁之身,將來亦必如是,則淫心淡矣。

 

引經策發第十

 

★ 菩薩修於死想,觀是壽命,常為無量怨讎所繞,念念損滅,無有增長。猶山瀑水,不得停住;亦如朝露,勢不久停。如囚趣市,步步近死;如牽牛羊,詣於屠所。

 

——《涅槃經》

 

★ 佛告比丘:「當觀此身,有諸不淨——肝、膽、腸、胃、心、肺、脾、腎、屎、尿、膿、血──充滿其中,八萬屍蟲,居在其內,發、毛、爪、齒,簿皮覆肉,九孔常流,無一可樂。又復此身,根本始生,由於不淨。此身所可往來之處,皆悉能令不淨流溢,雖復飾以雕綵,熏以名香,譬如寶瓶中藏臭穢。又其死時,膨脹腐爛,節節支解,身中有蟲,而還食之,又為虎、狼、鷙、梟、雕、鷲之所吞噬。世人愚癡,不能正觀,戀著恩愛,保之至死,橫於其中,而生欲;何有智者,而樂此耶!」

 

——《大般涅槃經》

 

★如一美色,淫人見之,以為淨妙,心生染著;不淨觀人視之,種種惡露,無一淨處;等婦見之,妒瞋憎惡,目不欲見,以為不淨。淫人觀之為樂,妒人觀之為苦,淨行人觀之得道,無豫之人觀之,無所適莫,如見土木。若此美色實淨,四種人觀,皆應見淨;若實不淨,四種人觀,皆應不淨。以是故知,好醜在心,外無定也。

 

——《大智度論》

 

四、省庵大師不淨觀頌(淨土宗第十一代祖師)

 

念佛無難事,所難在一心。

一心亦無難,難在斷愛根。

當觀此身體,臭穢難具論。

內外及中間,無一清淨物。

己身既如此,它身亦復然。

深生厭惡心,慎勿生貪著。

當觀極樂國,純是蓮花生。

不假父母胎,壽命原無量。

一念念佛時,蓮花即化生。

若能無間斷,決定生安養。

 

——《卍續藏經》第一○九冊頁604上

 

佛為貪欲眾生說不淨觀,觀之既久,貪欲既除,可以越愛河而超苦海。余閒居閱《大智度論》,因取意而為之頌,以此自警,並以警世云。

 

死想第一

 

(人死時心臟和呼吸均告停止,其狀可畏)

 

有愛皆歸盡,此身寧久長?

替他空墮淚,誰解反思量?

所愛竟長別,淒涼不忍看;

識才離故體,屍已下空棺。

夜火虛堂冷,秋風素幔寒;

勸君身在日,先作死時觀。

 

脹想第二

 

(死後不及一日,屍體內臟,漸變化膨脹)

 

記得穠華態,俄成肚脹軀;

眼前年少者,容貌竟何如?

風大鼓其內,須臾□脹加;

身如盛水袋,腹似斷藤瓜。

垢膩深塗炭,蠅蛆亂聚沙;

曾因薄皮誑,翻悔昔年差。

 

青瘀想第三

 

(死後血液不流,屍體色變,臭氣令人怖畏)

 

紅白分明相,青黃瘀爛身;

請君開眼看,不是兩般人。

風日久吹炙,青黃殊可憐;

皮幹初爛橘,骨朽半枯椽。

耳鼻缺還在,筋骸斷復連;

石人雖不語,對此亦潸然。

 

壞想第四

 

(死後七八日,屍體即腐爛生蛆,屍汁臭穢)

 

皮肉既墮落,五藏於中現;

憑君徹底看,何處堪留戀?

肌膚才脫落,形質便遭傷;

瓜裂半開肉,蛇鑽欲出腸。

枯藤纏亂髮,顯蘚爛衣裳;

寄語嬋娟子,休將畫糞囊。

 

血塗想第五

 

(死後屍壞,血液糊塗,九孔流出,瘀色臭穢)

 

無復朱顏在,空餘殷血塗;

欲尋妍醜相,形質漸模糊。

一片無情血,千秋不起人;

淋漓塗宿草,狼籍汙埃塵。

莫辨妍媸相,安知男女身?

哀哉癡肉眼,錯認假為真。

 

膿爛想第六

 

(死屍停十日以上,即臭爛難聞)

 

腐爛應難睹,腥臊不可聞;

豈知膿潰處,蘭麝昔曾熏。

薄皮糊破紙,爛肉棄陳羹;

膿血從中潰,蠅蛆自外爭。

食豬腸易嘔,洗狗水難清;

不是深憎惡,何由斷妄情?

 

噉想第七

 

(若把死屍棄於林中,鳥獸即爭來噉食)

 

羊犬食人肉,人曾食犬羊;

不知人與畜,誰臭復誰香?

屍骸遭噉食,方寸少完全;

不飽饑烏腹,難幹饞狗涎。

當年空自愛,此日有誰憐?

不若豬羊肉,猶堪值幾錢?

 

散想第八

 

(屍解完盡,節骨分離,頭脊不連,伊人何去?)

 

形骸一已散,手足漸移置;

諦觀娥媚姿,畢竟歸何處?

四體忽分散,一身何所從?

豈唯姿態失,兼亦姓名空?

長短看秋草,穠纖問晚風;

請君高著眼,此事細推窮。

 

骨想第九

 

(死後幾年,血肉既盡,只存白骨狼藉,人見憂愁)

 

本是骷髏骨,曾將誑惑人;

昔時看是假,今日睹方真。

皮肉已銷爍,唯餘骨尚存;

雨添苔蘚色,水浸土沙痕。

牽挽多蟲蟻,收藏少子孫;

風流何處去?愁殺未歸魂!

 

燒想第十

 

(死屍被燒時,體脂助燃焰,轉瞬成灰燼)

 

火勢既猛烈,殘骸忽無有;

試看煙焰中,著得貪心否?

烈焰憑枯骨,須臾方熾然;

紅飛天際火,黑透樹頭煙。

妄念同灰盡,真心並日懸;

欲超生死路,此觀要精研。

 

──以上皆節錄自《卍續藏經》第一○九冊635下-637上

 

五、省庵大師四念處頌(淨土宗第十一代祖師)

 

佛垂涅槃,囑諸比丘依四念處住,如佛無異。今時值末法,正念者少,顧此法門,何人修學?豈惟不思其義,抑亦未識其名,可勝歎耶!余山居無事,讀涅槃遺教品,因取其意,以入聲律,俾歌詠者,正念增長,妄心息滅,置諸座隅,日以自警,並不忘遺誡云。

 

觀身不淨

 

一興顛倒想,遂有幻緣身;

膿血常交湊,腥臊每具陳。

紙粘皮囊肉,藤絆骨纏筋;

毛覆叢叢草,蟲居比比鄰。

內藏惟臭穢,外飾但衣巾;

四大元無實,諸根豈有真?

語言風自響,動轉氣相循;

強號為男女,虛名立主賓。

百年三尺土,萬古一堆塵;

貴賤空回首,賢愚共愴神。

徒生復徒死,誰識本來人?

 

觀受是苦

 

眾苦從何起,深知受者情;

順違才領納,取捨便縱橫。

有盛衰還至,無榮辱不成;

怨從親堨X,哀是樂中生。

王謝家何在,曹劉國已傾;

悲歡幾場夢,勝敗一棋枰。

事與心違背,貧將病合併;

錢神呼不至,窮鬼送難行。

戚戚終何益,悱悱漫不平;

無求卑亦貴,知足欠還盈。

若悟真空理,憂欣何處萌?

 

觀心無常

 

妄心無著處,體相竟如何;

閃閃風中燭,搖搖水上波。

一家門戶別,六個弟兄多;

擾擾各馳競,紛紛總不和。

青黃俄改換,動靜屢遷訛;

臭別香隨到,甜來淡又過。

炎涼易翻覆,好惡每偏頗;

境滅心安寄,情忘智亦孤。

掀翻五欲窟,搗盡六根窩;

劫賊歸王化,飛禽出網羅。

何當悟常住,諸妄盡消磨?

 

註:「一家門戶別」指六根;「六個弟兄多」指六識;「擾擾各馳競」指眼逐色、耳逐聲等;「紛紛總不和」指如眼不與聲和、耳不與色和等;「青黃俄改換」指眼識無常;「動靜屢遷訛」指耳識無常;「臭別香隨到」指鼻識無常;「甜來淡又過」指舌識無常;「炎涼易翻覆」指身識無常;「好惡每偏頗」指意識無常。

 

觀法無我

 

諸法從緣起,初無我主張;

因緣有生滅,念慮遂低昂。

欲得翻城失,求閑反遇忙;

畏寒冬不輟,苦熱夏偏長。

貧憶富時樂,老追年壯強;

有誰憎順適,若個好危亡。

自在方為主,遷流豈是常;

離根念何起,無識境還忘。

內外無些子,中間有底藏;

六窗虛寂寂,一室露堂堂。

但得塵勞盡,居然大覺王。

 

——以上皆節錄自《卍續藏經》第一○九冊頁635下-637上

 

註:「有誰憎順適,若個好危亡」指得失閑忙冷熱等,皆從緣生,不因我有。

 

六、如如居士顏丙勸修行文

 

人人愛此色身,誰信身為苦本?刻刻貪圖快樂,不知樂是苦因。浮生易度,豈是久居?幻質匪堅,總歸磨滅。長年者,偶至八九十而亡;短命者,不過二三旬而夭。更有今日不知來日事,又有上床忽別下床鞋。幾多一息不來,便是千秋永別。歎此身無有是處,奈誰人不被他瞞?筋纏七尺骨頭,皮裹一包肉塊。發毛爪齒,聚若堆塵,涕淚痰涎,汙如行廁。冬寒夏熱,年年向瘧疾堸膝矷F虱咬蚊噆,歲歲從蛆蟲邊混過。此身無可愛樂,諸人當願出離。如何迷昧者尚逞風流?懵懂漢猶生顛倒?或有骷髏頭上,簪花簪草;或有臭皮袋邊,帶麝帶香。羅衣偏罩膿血囊,錦被悉遮屎尿桶。用盡奸心百計,將謂住世萬年。不知頭痛眼昏,閻羅王接人來到,加以鬢斑齒落,無常鬼寄信相尋。個個戀色貪財,儘是失人身之捷徑;日日耽酒嗜肉,無非種地獄之深根。眼前圖快活一時,身後受苦辛萬劫。一旦命根絕處,四大風刀割時,外則腳手牽抽,內則肝腸痛裂。縱使妻孥相惜,無計留君;假饒骨肉滿前,有誰替汝?生者枉自悲啼痛切,死者但覺神識賓士。前途不見光明,舉目全無伴侶。過奈河岸,見之無不悲傷;入鬼門關,到者自然淒慘。棄世方經七日,投冥漸歷諸司。曹官抱案沒人情,獄卒持叉無笑面。平生為善者,送歸天道、仙道、人道;在日造惡者,押入湯途、火途、刀途。當初盡道因果荒唐,此際方知語言不謬。孽鏡堨韞韝孺,夜台中般般苦楚。刀山劍樹,吃不盡萬種煎熬;戴角披毛,填不了多生業債。任汝心雄膽潑,免不得向鬼卒而低頭;憑他謗道毀僧,挨不過對閻君而屈膝。魂魄雖歸陰界,身屍猶臥棺中。或隔三朝五朝,或當六月七月。腐爛則出蟲出血,臭穢則熏地熏天。無錢財者,付之一堆野火;有體面者,埋諸萬里荒山。昔時俏麗紅顏,翻成灰燼;今日荒涼白骨,變作塵埃。從前恩愛,到此成空。自昔英雄,而今何在?青草邊漫留碑石,綠楊內空掛紙錢。想到梢頭結局,誰人能免如斯?若欲跳出輪迴,須是皈心正覺。休向鬼窟塈@活計,要知肉團上有真人。是男是女總堪修,若俗若僧皆有分。急求活路,當思身後之身;切莫依回,仍做夢中之夢。若明日更待明日,看看誤盡青春;使後人復哀後人,累累增高白骨。彌陀好念,勿虛彼國之金台;閻老無情,莫惹他家之鐵棒。捨惡從善,改往修來。對眾為大眾宣揚,歸家為一家解說。使在在齊知覺悟;教人人共免沈淪。佛言不信,何言可信?人道不修,他道難修。各請直下承當,莫使此生空過。

 

——節錄自《西歸直指》頁110

 

七、戒淫文

 

蓋聞業海茫茫,難斷無如色欲;塵寰擾擾,易犯惟有邪淫。拔山蓋世之英雄,坐此亡身喪國;繡口錦心之才士,因茲敗節墮名。今昔同揆,賢愚共轍。況乃囂風日熾,古道淪亡。輕狂小子,固耽紅粉之場;慧業文人,亦效青衫之濕。言窒欲而欲念愈滋,聽戒淫而淫機倍旺。遇嬌姿於道左,目注千翻;逢麗色於閨簾,腸回百折。總是心為形投,識被情牽。殘容俗嫗,偶然簪草簪花,隨作西施之想;陋質村鬟,設或帶香帶麝,頓忘東婦之形,豈知天地難容,神人震怒。或毀他節行,而妻女酬償;或汙彼聲名,而子孫受報。絕嗣之墳墓,無非輕薄狂生;妓女之祖宗,儘是貪花浪子。當富則玉樓削籍,應貴則金榜除名。笞杖徒流大辟,生遭五等之誅;地獄餓鬼畜生,沒受三途之罪。從前恩愛,到此成空,昔日雄心,而今何在?普勸青年烈士,黃卷名流,發覺悟之心,破色魔之障。芙蓉白麵,須知帶肉髓髏;美貌紅妝,不過蒙衣漏廁。縱對如玉如花之貌,皆存若姊若母之心。未犯邪淫者,宜防失足;曾行惡事者,務即回頭。更祈展轉流通,迭相化導。必使在在齊歸覺路,人人共出迷津。

 

——周安士老居士(節錄自《壽康寶鑒》頁5)

 

八、黃庭堅戒淫發願文

 

我從昔來,因癡有愛,飲酒食肉,增長愛渴,入邪見林,不得解脫。今者對佛發大誓:

 

願從今日盡未來世,不復淫欲;願從今日盡未來世,不復飲酒;願從今日盡未來世,不復食肉。

 

設復淫欲,當墮地獄、住火坑、經無量劫。一切眾生為淫亂故,應受苦報,我皆代受。

 

設復飲酒,當墮地獄、飲烊洞汁、經無量劫。一切眾生為酒顛倒故,應受苦報,我皆代受。

 

設復食肉,當墮地獄,吞熱鐵丸、經無量劫。一切眾生為殺生故,應受苦報,我皆代受。

 

願我以此,盡未來際,忍辱誓願,根塵清淨,具足十忍,不由他教,入一切智,隨順如來,於無量眾生界中,現作佛事。

 

——節錄自惟明法師編《禪林珠璣》頁252

 

九、戒之在色賦文

 

蕩蕩情天,昏昏欲界。智慧都迷,癡呆難賣。亦念夫夫婦婦,正家道以無乖;庶幾子子孫孫,肅閨門而勿壞。如何鑽穴,絕無煩蛺蝶之媒;竟至逾牆,償不了鴛鴦之債。萬惡以淫為首,曾榜森羅;百殃悉降於身,非徒夭瘵。削他桂籍,生前則窮巷空悲;斬爾椒條,死後之荒塋孰拜?個個《中庸》記得,九經忘遠色之經;人人《論語》讀完,三戒昧少時之戒。血氣多緣未定,智愚哪得不移。和也者,財先可餌;強乎哉,力莫能支。刑於寡妻,破節而故夫暗泣;摟其處子,含羞而新婦群疑。以傭嫗為易奸,麀而忽聚;以乳娘為可犯,蠱豈堪醫?美婢調來,獅吼之威教遍受;頑童比及,龍陽之醜更難知。帶肉髓髏,偏喜狎顛狂之妓;低眉菩薩,亦怒汙清淨之尼。《傳》曰「男有室,女有家」,毋相瀆也。《禮》云「內外亂,禽獸行」,則必滅之。則有舌上燦花,毫端錯彩。誘人顛墜於邪山,罰爾沈淪於苦海。自詡文人才子,風流之趣語頻翻;遂令怨女曠夫,月下之佳期早待。好談中篝,一言傷天地之和;妄著淫書,萬劫受泥犁之罪。演出橫陳之劇,聲音笑貌;誰則弗思,描來秘戲之圖,袒裼裸裎,焉能不挽?酣歌豔曲,魂已蕩而魄已消;偽造仙方,陽可補而陰可採。是皆導入三途,能不孽添百倍?放鄭聲而有訓,此語應聞;思魯頌以無邪,其言猶在!何勿念淫,轉而好德。無思乃保無為,有物本來有則。想到懸崖撒手,欲火難紅;急從彼岸回頭,狂瀾勿黑。過而能改,福尚可以自求;善更能遷,禍定消於不測。綠衣引去,洪學士之上壽還登;黃紙標來,項秀才之高魁旋得。出乎爾,反乎爾,報應分明;不可逭,猶可違,挽回頃刻。罪不加懺悔之人,夢已入清涼之國。非禮勿動,衾影中浩浩其天;反身而誠,倫紀中賢賢易色。樂爾妻孥,畢其嫁娶。夭桃各詠於歸,少艾焉容外慕。鸞幃夢暢,提頭而人面模糊;鳳管詞新,拔舌而鬼形恐怖。戒得心中如鐵,法網詎罹;色原頭上從刀,殺機已露。生貪有限之歡,沒受無窮之苦。能忍堅忍很忍,便致神欽;視淫意淫語淫,都防天怒。奔還要拒,風清月白之吟;烈更須揚,露峽雪江之句。自己閨房之樂,亦莫常耽;他人床第之言,胡堪輕訴。青樓薄幸,休教縱欲三年;白壁無瑕,只在閑情一賦。

 

——節錄自《壽康寶鑒》頁46

 

註:商子拜亭,越中名士也。一夕夢文昌帝君謂之曰,子有賦才,曷不作戒色賦一篇,為我喚醒世人?醒而為之,下筆似有神助,字字窮形盡相,言言怵目驚心。願天下文人才士,低徊往復之。

 

十、戒淫寶訓文

 

帝君曰:甚矣!淫之為害大而流禍毒也。燕啄皇孫,漢祚因之將盡;龍嫠帝後,夏廷由是寢衰。新台作而穢跡影;牆茨歌而醜聲著。琴挑當爐卓女,空遺萬世譏評;詩寄蕭寺崔鶯,徒作千秋笑柄。貪歡致疾,瘦減荀令之肌;漁色殞身,憔悴潘郎之鬢。夢繞翠帷錦帳,拋卻黃卷青燈;情牽秦首蛾眉,棄彼螢窗雪案。赴佳期於邃室,暗中獨往,宛然穿窬之形;踐密約於空房,奸所雙擒,旋作餐刀之鬼。冥則有鬼神之殛,明則有王法之誅。或徒流、或笞杖、或絞斬,剝膚傷肢,受盡許多現報;或劍樹、或刀山、或油鼎,淒風慘月,難免無限陰刑。昔之臥柳眠花,歡娛有幾?今此呼疼叫痛,解脫何時?豈知流水桃花,腸斷情多劉阮,終成苦趣,行雲送雨,魂迷夢媮舅,總屬愁因。害及當身,累言莫盡;禍貽後代,罄紙難書。女為娼而媳為妓,倚門獻笑,風流債加倍填還;子則絕而孫則滅,荒塚孤眠,姦淫報異常酷烈。夫富貴之輩,身享厚寔崇高,都緣累劫修來,戀此片時之樂,盡墮前功;貧賤之人,日受憂愁困悴,皆是前生造就,圖茲頃刻之歡,愈增後罰。少壯者,前程甚遠,因好色而不齒士林,身敗名滅;遲暮者,光景無多,為貪淫而遄歸死路,骨化形消。何如苦海回頭,奚若愛河登岸?視明眸皓齒,不啻骷髏;睹絃服新妝,一如鴆毒。畏鬼神之殛,對彼姝而不動心;懼王法之誅,處暗室而不興欲念。品行無慚於玉潔;姓名自著於金亟。是則予之所厚望而重期者矣。

 

——節錄自《欲海慈航》頁1

 

十一、鍾離祖師戒淫歌

 

誰家少艾顏如玉,鍾情故意迎人目。

多少賢豪善檢束,到此關頭便失足。

可憐失足欺幽獨,妄謂罪微猶可贖。

豈知天將淫惡錄,載在薄中罰甚酷。

折卻祖宗遺下福,削爾前生修下祿。

損爾悠悠好壽數,斬爾綿綿廣嗣續。

罰之不已令變畜,甚至永使墮水族。

看此慘報我亦哭,歎人何苦迷粉髑。

今懇世人聽忠告,好色來前避欲速。

他女原非爾花燭,他妻原非爾眷屬。

他女勾爾入他室,爾莫從他暗相逐。

他妻誘爾同他宿,爾莫與他私相熟。

爾若魂銷無把握,但想一誤入地獄。

爾若欲火難降伏,但想一犯遭冥戮。

想到此間身觳觫,自覺心灰如槁木。

心如槁木純無欲,鬼神聞之皆敬服。

 

——節錄自《欲海慈航》頁13

 

十二、紫柏大師龍蛇戒淫歌

 

君不見,龍與蛇,本無常!

龍若有欲即為蛇,蛇能無欲鱗蟲王!

世人所欲固雖多,飲食男女為大屙!

若以飲食較男女,男女又為欲之戈!

漢高祖之大度,楚霸王之強悍。

一火咸陽心不悲,虞姬別時情何軟?

淮陰功高尚忍誅,戚姬臨決苦躊躇。

能將欲海輕掀倒,自古人間幾丈夫?

西施不知是何物,傾城傾國無多力。

當時若使留於越,越霸諸侯亦未必!

又不見!

五百仙人善馭雲,去來空際盡超群,

才聽宮女一聲曲,神力俱遭欲火焚!

蘇子卿,持漢節,吞氈啖雪命欲絕,

死生朝夕不可保,胡婦生兒猶所悅!

欲之難斷有若是,難斷能斷須男子!

男子斷欲尚多難,婦人失節何足恥?

言雖反,意甚切,字字分明心吐血,

是男是女能斷欲,誠為世上真豪傑!

扶人倫,整世道,苟非豪傑甯堪造?

饒有周公伊尹才,未能斷欲終顛倒!

大可笑,大可笑,好漢多迷屎尿竅,

臭皮袋上巧莊嚴,相看莫不稱為妙?

殊不知,四大合成身,四蘊攢為心,

若以四四觀身心,何處尋?

煩惱海豈有邊,龍蛇出沒足雲煙,

人欲關頭雷雨深,等閒換骨阿誰先!

 

——紫柏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二七冊頁64下-65上)

 

十三、趙令衿之戒欲文

 

嘗謂世人,無始時來,有大苦惱,惑亂身心,不求出離。所大苦者,淫欲之事也!此苦能昏塞精神,戕賊性命,障道敗德,妨廢修行。每念私心潛散,邪見動搖,不以境緣有無,不分去處淨穢,便起顛倒,恣行觸汙;淨眼觀之,有何快樂!且情塵流轉,欲火燒然,自古迄今,老幼貴賤,無不被其害也!

 

蓋世人廣貪財利,追求爵祿,如意之後,唯是耽著色欲。又有緇素之間,百念灰冷,惟此一事,多為魔惱。至於造妖作竊,傾國亡家,或善和眷屬,因此紛爭,或久遠夫婦,因此乖離,信之壞人根本,累人深重,奸妒欺昧,不可名言。是故佛說,諸業易斷,此苦難除。苟能滅盡,無不成道!

 

大抵男女二根,初無分別,邪妄發生,互起愛染,結習牽纏,遂有:思想驚夢之苦,蠹費破散之苦,冤結離間之苦,遭刑染疾之苦,直到夭亡,終未省悟。明知穢汙,非清淨因,如蛾投火,自受燋然!

 

如來明誨,若不斷淫,欲求聖道,無有是處。當知情愛為災難之端,狐媚乃殺人之賊,起煩惱因,入地獄種。誤人損德,喪身失命。常於一切處,泯絕男女相,究竟真實,誰受欲事。當知革囊,臭穢敗壞,總成白骨。念欲境界,復有何樂?雖在夢中,亦生怖畏!

 

普願一切含靈具識,盡生厭捨,如冤家想,當遠離也;如大火聚,不可近也;如毒蛇來,當急避也。果能一發悔念,俾得此纏縛,自然消釋。變垢濁而獲法身,散淫火而為智慧。互相教化,同行淨道,證安樂行。

 

——趙令衿(節錄自惟明法師編《圓明文集精華篇》頁116-117)

 

十四、戒淫短文

 

斷五欲說

 

世人欲色,本為身樂;曾不念言,油盡燈滅,髓竭人亡,大可怖畏。佛在世時,敕優婆塞,姑戒邪淫;亦為眾生欲愛深積,未能淨盡,特樹大防,令無縱濫。故斷淫者,是了義教;斷邪淫者,不了義教。餘今之年,四十始衰,子壯已娶,子可生孫;及今斷之,已磋遲暮!少生繫戀,不比於人!

 

而況岸然稱大丈夫、圖出世事,求大光明,通天徹地?世間勝事,非全精神,無少滲漏,尚不能辦,何況出世大光明事?聞之於師(宗寶道獨禪師),此於般若,如水與火,如冰與炭,相克相滅,不容並行。要令此心,光明無壅,拔出形骸、立氣之外,七處割截。心無動搖,安可得有須臾欲樂,微繫吾念?自傷福薄,不早斷決,遲延至今,可慚可恨!

 

——明•御史金聲之「斷五欲說」(節錄自惟明法師編《禪林珠璣》第四輯頁161-162)

 

淫戒三了義說

 

經云:「若佛子自淫、教人淫,乃至一切女人,不得故淫。」《天臺疏》言:「五眾(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邪正俱制;二眾(優婆塞、優婆夷)唯制邪淫。」予嘗舉問香山老人。老人主天臺說。惟然師曰:「不然!經言:『菩薩應生孝順心,救度一切眾生,淨法與人。』又曰:『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子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然則盡世間,豈復有可淫之人?與人行淫,淨法安在?」予心韙(音偉,是也)其言。于時始發願求生淨土,顧念此分段身,欲愛所成,不斷其根,而求出生死,如卻(退卻也)行求前,無有是處。第夙習深重,時不自克。

 

已而受菩薩戒,讀《華嚴經》,瞿然深省,以謂菩薩斷淫,實有三義:一者不負己靈,二者不誑諸佛,三者不欺眾生。

 

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晝夜六時,常放光明,無有間歇。忽不自知,隨照立所,起於我愛。由有我愛,殉諸欲染,淪溺日深,光明日減,流浪生死,無有出期,幸及今日,得預戒品。尚復因循,貪嗜垢穢,如蠅集溷,如蟻附羶,云何智人,而不慚恥?欲染一淨,我愛自輕。我愛既除,光明斯復。頓脫苦輪,入泥洹道。是為斷淫,第一了義。

 

復次諸佛法身,悉由無量清淨功德之所莊嚴,具諸相好,成最正覺。以大慈力,廣說經律,度脫我等。我今之不斷欲愛,則念佛不切。念佛不切,則見佛無期。以斯染法與清淨心不相應故。如水與火,如薰(香草,一名蕙草)與蕕(草名,臭氣甚烈),相傾相奪,此強則彼弱,此成則彼壞故。名為佛子,捨父逃逝,自誑誑佛,何以報恩?此為斷淫,第二了義。

 

復次,凡夫地中,常樂染法:菩薩度人,莫先淨戒。雖在天、魔、神、鬼、畜生之女,尚欲方便教化,勸發菩提;何論現前所有眷屬?此諸眷屬,或已發心、或今發心、或當發心,以道眼觀,作佛子想,作法侶想,作蓮胎骨肉想,誘引提攜,成就淨業。何忍一剎那間,起於欲相?而況從事?若或從事,是即魔法。以為斷淫,第三了義。

 

唯此三事,決定不疑,而斷淫之志始堅。故曰:「寧以此身投熾然猛火,火坑刀上,終不毀犯三世經律,與一切女人作不淨行。」如此誠言,甯於在家、出家,顧有區別?——惟然師之言其信。

 

歲在元黓攝提格孟春之月,偶閱經疏,追述此義,與諸在家佛子共之。——清彭紹升之「論梵網經淫戒」

 

——節錄自惟明法師《圓明文集藝文篇》頁312-314

 

淡泊恩愛

 

《涅槃經》云:「無明郎主,恩愛魔王,從生至生,遭其戕害。」故吾人愛網纏結,昧卻本真,一受其毒,沈淪不已!是以修省,欲離火宅。惟此愛根,甚難割截,乃至頭白齒豁,死門在即,尚爾念念不體,作馬牛之自甘,為奴隸之所願。總大智人,十有九昧,況無慧者!經云:「有愛則生,愛盡則滅。」或曰:夫妻子女人倫之綱,為之世紀,何以謂怨仇,恐喻之不亦甚乎?曰:非也!以人倫道中,則君君、臣臣、父子、夫婦;以修道者,固當別論。如忠孝之士,殉身救父、衛國、匡君,立名萬世,人道備矣;若出世之學,辭親割愛,捨己從人,以度諸有,法道全矣。是以出世之學,故能弘通大乘,超脫塵鎖,不同世議。

 

要之,趣進妙道,未見情愛封固,而得有證者!念吾生從朝至暮,從少至老,從生至死,從貴至賤,從貧至富,役使身心,無暫時捨;至睡熟時,夢中尚遭其顛倒,過在誰歟?眼見日喪而日不知,日迷而日不覺,深入骨髓,總經塵劫,牢不可拔,謂之肉刺,謂之軟繩。我佛目不耐看,因於世諦,示現王宮,捨身救度。若是標式,尚爾執迷!是觀愛之為害甚大!乃至入四生異類,改頭換面,逐影隨形,患難不捨,迷倒無已。故云:淡泊恩愛。必於正念反觀,生死臨頭,最親不可少代,則恩愛必冰釋矣。噫,可不畏歟!

 

——清•攖甯智靜大師之「示敏一居士居家修省十法」

 

七世母羊豕

 

呂祖師曰:姦人室女,得絕嗣報。婦人年自十三、四後,情竇已開,姦之尚獲重譴,若未及其時而誘之,心何忍也?世間凶淫之輩,不但喜漁幼女,兼獵幼童。夫兩情相悅,而後成淫,幼童幼女,稚昧無知,何所悅於我,而乃泰然淫之乎?絕嗣不足盡其辜也,其人七世當為母羊母豕,不得解脫。蓋以此二物,生世周月,便能受淫故也。至於倫常之中,或以卑犯尊,或以上亂下,罪大惡極。刑曹斷律,雖按其服之重輕,有立剮立斬立絞之殊。然陽報既彰,陰罰尤重,其人七世當為雞為犬,不得解脫,蓋以此二物,迷卻性真,不知倫常故也。以上所載,乃口不忍言,筆不忍書者。而世人紛紛犯之,此豬羊雞犬之所以日多也。帝君曰:誠哉呂師之言也。漁幼之人,犯倫之輩,當其造業之時,雖非豬羊雞犬之身,而已有豬羊雞犬之事。縱陰律未加,而已知其墮入畜道矣。人何苦以頃刻之歡娛,甘為畜生而不辭哉!

 

——呂祖師(節錄自《欲海慈航》頁3-4)

 

男淫六不可

 

一、淫汙褻狎,顏面有靦,恭敬既喪,羞惡亦殄。一不可也。

二、棄爾結髮,嬖彼少年,乖氣致異,好惡有偏。二不可也。

三、若輩佻達,有何行檢,竊玉偷香,室人是染。三不可也。

四、舉頭三尺,定有神明,瞋怒其穢,降罰非輕。四不可也。

五、律載雞姦,王法班班,姦又近殺,軀命攸關。五不可也。

六、非求爾後,妄泄爾精,愚哉是役,速戕其生。六不可也。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6

 

淫欲三魔說

 

凡人最易失足,只在美豔當前,勃然難制之一刻,此際有三魔:

 

眼光落面,妖態攢心,骨熱神飛,煙騰焰熾,是謂火魔。

欲眼萌動,任督潛開,如堤將崩,如洪欲決,是謂水魔。

水火相烹,形魂互蕩,如輪不息,如環無端,是謂風魔。

 

三魔者,三關也,斬三魔,過三關無他,有慧劍一焉:

 

一曰「忍」而已矣、「堅忍」而已矣、「很忍」而已矣。

 

饑不食虎餐,渴不飲鴆酒,「忍」之說也。

 

兩鬥奪刀,流血不解,敗軍奪路,中箭不回,「堅忍」之說也。

 

蝮蛇螫手,壯士斷腕,毒矢著身,英雄刮骨,「很忍」之說也。

 

此際關頭守得定,忍得過,則感天地、動鬼神,功圓行滿矣。

 

若一念依徊,必至操持不定,彼牆花路柳,粉白黛綠,轉眼成空。而由此奪算,由此減祿,甚或由此殺身。且命該富貴而貧賤矣;數應平安而禍變矣;分應有子者,絕嗣矣;願望貴子賢孫者,偏生下流矣。且有地獄報、來世報、畜生報、妻女淫泆報、子孫困窮報、娼優下賤報。片念略歧,無邊荼毒。嗚乎!敢不忍乎哉?噫嘻!敢不忍乎哉?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3-304

 

淫書姦淫報

 

★三代而下,世多邪說。而邪說之最足以害人心世道者,莫如淫詞小說為甚。蓋聖賢經傳,唯恐不能覺天下之愚迷。而淫詞小說,唯恐不能喪斯民之廉恥。以故小說出而淫風熾,淫詞興而貞德衰。然誰無羞惡之心,豈肯作禽獸之事?但以聰明子弟,靈敏婦女,一睹此書,悉為所惑。初則豔其詞章,以為佳妙,繼則情隨文轉,不能自持。遂致竟以希聖希賢宜家宜國之身,甘作鑽穴逾牆偷香竊玉之事,而絕無顧惜者,皆此等邪書之所蠱惑也。

 

其毒人也,烈於蜜餞砒霜。其陷人也,慘於雪覆坑坎。令人滅理而亂倫,折福而損壽,破家而殺身,辱先而絕後。及其死也,尚使神識墮於地獄,受諸極苦。久經長劫,莫由出離。可不哀哉?凡作此書,及販賣此書者,其罪甚於叛逆之首,亂賊之魁。當為國法所必誅,天律所不赦也。奉勸當權諸名公偉人,及一切有心世道仁人君子。凡見此等人,務必勸令改業。凡見此等書及板,務必盡行焚毀。有力則獨任其資,無力則勸眾共舉。又祈輾轉化導,俾人各景從。必期於世間永無此書,人民各敦□倫而後已。將見佛天雲護,災障冰消。身心安泰,家門迪吉。富壽康寧,現身獲箕疇之五福。勳徽爵位,後裔納伊訓之百祥矣。特將收藏小說四害,並焚毀淫書十法詳列於後。企有心世道者,採取而舉行焉(四害十法,見《格言聯璧》。)(勸毀淫書說)

 

——《印光法師文鈔下冊》頁796-797

 

★今人往往為一「情」字所誤,不知「情」之一字,天與我為忠孝友弟仁民愛物用也。正用之,則為賢聖,邪用之,則為禽獸。可不懼哉?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1

 

★造作淫書,壞人心術,死入無間地獄,直至其書滅盡。因其書而作惡者,罪報皆空,方得脫生。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之《文帝天戒錄》云

 

★姦人妻女,玷人閨門,在地獄中,受苦五百劫,方得脫生,為騾為馬,又五百劫,方復為娼為優。姦宿寡婦尼僧,幾人操履,在地獄受苦八百劫,方得脫生為羊為豕,供人宰殺,又八百劫乃復人身,為瞽為啞、為五官四肢不全,殘廢之人。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2-303之《文帝天戒錄》云

 

★淫人之罪如殺人等,又曰:凡人苦行修行,諸罪俱可消釋,惟曾破處子之身者,後道高行滿,不能開釋,必受過惡報,方可成真。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1-302之《道書》云

 

★殺人者,殺其一身,淫人者,殺其三世,蓋不特破其人之節,使其翁姑、父母、丈夫、子女,恥懸眉額,痛徹心脾,甚致因羞致死,或夫殺其妻,父縊其女,子不認其母,親戚難施面目,良家莫與聯姻,以俄頃偷歡,造彌天罪惡絕嗣之報,尚不足以蔽其辜也。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0

 

★有夫婦然後有父子兄弟,淫人不獨亂人夫婦一倫,並亂人父子兄弟五倫遂亡。其三,甚至彼祖宗有不歆非類之痛,神誅鬼戮,豈能或逭?殺人者,戕其後天,而淫人者,亂其先天,況殺人者,恨之也。若淫人者,何恨於其丈夫翁姑父母?且何恨於娥眉?而必欲汙其身喪其節也。

 

——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0

 

★好犯他婦者,眾惡不可計,今身亦後身,現世為人所見憎嫉。云何現身為人所憎?所以為人所憎者,或為王法所拘,或為夫主所捉,或閉在牢獄,榜笞萬端,拷掠荼毒,其惱無數。身壞命終,生劍樹地獄中。罪人在獄,見劍樹上,有端正婦女,顏貌殊特,像如天女。時諸罪人,見彼女端正無雙,心歡意樂,欲與情通,相率上劍樹枝下垂,刺壞身體毒痛難計,欲至不至。諸端正女忽然在地,罪人遙見諸女在地,復懷歡喜,復緣樹下劍枝逆刺,破碎身體肉盡骨存,高聲喚呼,求死不得。罪苦未畢,復還生肉,皆由貪淫致此苦毒,如此經歷數千億萬歲,受此毒痛,亦不命終。要盡罪貪淫入獄其事如是。

 

若復貪淫之人墮畜生中,或有時節淫起,或無時節淫起,淫有時節眾生輩,雖犯於淫不犯他妻,淫意偏少,不大殷勤淫起。或無時節眾生者,在人間時淫意偏多,犯他婦女,今為畜生,欲意甚多,以是之故,淫無時節,生在畜生,受罪如是。

 

貪淫眾生墮餓鬼中,為淫逸故,共相征伐,乃至阿須倫與諸天共爭,皆由貪淫。犯他妻婦,生餓鬼中,受罪如此。

 

貪淫之人生人中者,己婦妻女,姦淫無度,遊蕩自恣不可禁止,若復強犯,越法淫逸,或尊或卑,不避親疏,雖得為人,亦無男根。或有兩形或無形者,或者一形,亦不成就,如此淫逸之類,皆由犯淫無高下故。

 

貪淫之人若生為天,遭五災疫,瑞應之變,己天王女與他娛樂,天子見已,內懷憂戚,如被火然,我身猶淫玉女離索,心意熾然,生不善念,於彼命終,生地獄中,斯由不福利行,生五道中,隨形受苦,其罪不同。

 

——《出曜經•卷六》《大正藏》第四冊頁640中-下

 

十五、戒淫詩集

 

斷淫偈

 

佛無不喜,惟不喜淫,水中用塵,塵以水洗。塵從水生,水不洗塵,塵豈能清?兩者匪惑,淫火自停。

 

——紫柏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二六冊頁972下)

 

十方三世中,惟我一人淫。

淫機斷不難,淫人處處滿。

淫機卒難斷,時時互相熏。

增長無有已,我斷人不斷。

斷斷熏復深,染淨各有源。

源窮染淨洗,戒根盤虛空。

空外無有物,有淫無地藏。

 

──紫柏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二六冊頁991)

 

西施說法偈

 

世人盡愛西施美,範蠡不愛卻載去,

此意若使吳王知,伍員頭始留得住。

我聞西施美亦愛,愛情如火燒心堙A

無限精神為此枯,千排萬遣無用處。

偶讀圓覺普眼章,西施之醜難掩藏,

三十六物仔細觀,但覺其臭不覺香。

香臭互奪本無地,範蠡滿載明月光,

此光要使照千古,伍員頭斷日中霜。

萬花叢堨h復來,西施翻作說法王,

試觀捧心顰眉時,芙蓉兩岸秋波長。

得漁欸乃聲何奇?耳根一染平空亡。

 

——紫柏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二六冊頁992下993上)

 

示如印觀身歌

 

君不見

如花女子誰不戀?只緣面嫩怕風吹,

幾回躲避桃花畔。

又不見

吳王樓船載西施,蕩漾中流炫顏色,

一朝越兵過行春,等閒笑堜h蘇失。

這肉塊、害殺人,古今無限沒風塵。

老僧有個降魔術,不是英雄不解識,

常將此心觀此身,此身畢竟是何物?

今日觀、明日察,內外搜求沒搭殺。

皮裹肉、肉包骨,橫筋豎絡互相織,

三焦五臟細復推,蟯蛔以為極樂國。

膿為漿、糞為食,終日醺醺自為得,

一朝報盡幻軀燒,總隨煙焰風飄失。

能觀者、是我心,所觀者、是我身。

能所何曾有疏親?譬如吳越各江山,

癡人無智認為一。

觀之久

觀力漸熟成抖擻,一道神光照廁坑,

蛆蟲滾滾希延壽,臭穢中、不堪處,

爭名奪利誰思止?萬兩黃金買粉頭。

直謂風流長不死,悲哉業鬼與淫妖,

不道東風夜半生,猶謂春光常若此。

 

——紫柏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二七冊頁59下)

 

馬郎婦贊

 

欲火燒靈根,心苗終焦滅,

智者聞此言,悲痛入骨髓。

奈何天下人,如花女為寶,

冀得枕臂眠,即死亦甘爾。

菩薩甚愍之,幻此微妙容,

令眾生見喜,因喜生愛心。

因愛生覺悟,覺悟即慚愧,

遠一切婦人,如菩薩無異。

勿於菩薩身,生此不淨想,

人為萬物靈,豬狗乃不若。

由是淫心生,號跳強制止,

勉然至自然,終登無欲地。

無欲即聖人,常為如來子,

於世作日月,破大夜昏暗。

一人全此德,大千蒙利益,

觀音之化身,身身無窮已。

 

——紫柏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二七冊頁110上)

 

慧劍歌

 

柳為營兮花作寨,絕世佳人稱主帥。

酒兵日夜苦相爭,又有笙歌增氣概。

殺人妙算是風流,斬將奇謀有恩愛。

任他舉鼎拔山雄,但與交鋒無不敗。

力戰筵前氣血衰,洞房疊媾神精憊。

連年累月不解兵,管教性命從茲壞。

勸君修德立城池,不淫不縱守關隘。

一朝修得慧劍成,誅盡酒魔與粉黛。

 

——節錄自《欲海慈航》頁14

 

戒貪花酒歌

 

戒汝休貪酒與花,才貪花酒便亡家。

只因灑引花心動,自是花迷酒後斜。

酒後看花情不厭,花前酌酒興無涯。

酒後花謝黃金盡,花不留人酒不賒。

 

——節錄自《欲海慈航》頁14

 

盡說厭欣為障道,誰知淨業善資成。

厭離未切終難去,欣愛非深豈易生?

何處安居能徙宅,誰人無事肯登程?

鐵圍山外蓮華國,掣斷情韁始放行。

 

——省庵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九冊頁626下)

 

癡人垂老不知休,喚殺朦朧未轉頭。

毒病偏將醫作惡,沈屙翻與藥為讎。

愛繩易縛禽投檻,欲餌能牽魚上鉤。

奉勸世緣宜早悟,蓮池種子尚堪投。

 

——省庵大師(《卍續藏經》第一○九冊頁631下)

 

女人極樂不容生,未了迷流欲斷魂。

一個糞囊花粉堙A相牽佯作美佳身。

 

——來果禪師《千字偈》頁21

 

別離惡世是高人,愛鎖情枷怎脫身?

咬定牙關尋出路,一刀兩斷遠紅塵。

 

——來果禪師《千字偈》頁32

 

婦女從來欲性多,愛河滾滾苦蹉跎。

立志願生清淨土,莫萌一念喜娑婆。

 

——來果禪師《千字偈》頁33

 

姑娘一句動人心,誰知我早是他生?

若明互相為男女,父母兒孫豈戀情?

 

——來果禪師《千字偈》頁34

 

情愛何如慈愛清?等同一愛有攸分。

情念橫生尤自墮,慈心動處利多人。

 

——來果禪師《千字偈》頁37

 

色欲推人下火坑,而今哪個肯留心?

淫念猛翻全不顧,阿鼻好下竟無人。

 

——來果禪師《千字偈》頁59

 

塞斷情河與愛江,滔天大海少汪洋。

源流自此無消息,長空白日照當陽。

 

——來果禪師《千字偈》頁54

 

女色多迷人,人惑總不見,

龍麝暗薰衣,脂粉厚塗面。

人呼為牡丹,佛說是花箭,

射人入骨髓,死而不知怨。

 

——慈受禪師

 

尿屎渠、膿血聚,算來有甚風流趣?世人恣情耽色,動曰因緣,非也。業境相隨,互為流轉,夙生魔障未消,還來虧損其德爾。

 

——達摩祖師之「皮囊歌」

 

淫欲為害,傷身喪志,雖屬夫妻,亦當節制。

若是邪淫,更非所宜,古今志士,無一犯一。

 

——《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四》頁1123

 

此身如白玉,一失腳便碎。

此事如鳩毒,一入口即死。

 

——明高宗憲(節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1)

 

日輪漸漸短,光陰一何促。

身如水上沫,命似當風燭。

常須慎四蛇,持心捨三毒。

相見論修道,更莫著淫欲。

淫欲暫時情,長劫入地獄。

縱令得出來,異形人不識。

或時成四足,或是總無足。

可惜好人身,變作醜頭畜。

今日預報告,行行須努力。

 

——龐蘊居士

 

迷時愛欲心如火,心開悟理火成灰。

灰火本來同一體,當知妄盡即如來。

 

——龐蘊居士

 

世人愛假不愛真,世人憐富卻憎貧。

唯敬三途八不淨,背卻如來妙色身。

 

——龐蘊居士

 

當年恩愛,今作怨家;昔日寇仇,今成骨肉。昔為母而今為婦,舊是翁而新作夫。宿命知之,則可羞可恥;天眼視之,則可笑可憐。

 

——省庵大師《勸發菩提心文》

 

玉堂掛珠簾,中有嬋娟子。

其貌勝神仙,容華若桃李。

東家春霧合,西舍秋風起。

更過三十年,還成甘蔗滓。

 

——寒山大士《禪家寒山詩註》頁24

 

城中蛾眉女,珠佩珂珊珊。

鸚鵡花前弄,琵琶月下彈。

長歌三月響,短舞萬人看。

未必長如此,芙蓉不耐寒。

 

——寒山大士《禪家寒山詩註》頁26

 

儂家暫下山,入到城隍堙A

逢見一群女,端正容貌美。

頭戴蜀樣花,燕脂塗粉膩,

金釧鏤銀朵,羅衣緋紅紫。

朱顏類神仙,香帶氤氳氣,

時人皆顧盼,癡愛染心意。

謂言世無雙,魂影隨他去,

狗咬枯骨頭,虛自舐唇齒。

不解返思量,與畜何曾異?

今成白髮婆,老陋若精魅。

無始由狗心,不超解脫地。

 

——寒山大士《禪家寒山詩註》頁484

 

世有一等愚,茫茫恰似驢。

還解人言語,貪淫狀若豬。

險巇難可測,實語卻成虛。

誰能共伊言,令教莫此居。

 

——寒山大士《禪家寒山詩註》頁132

 

三界人蠢蠢,六道人茫茫。

貪財愛淫欲,心惡若豺狼。

地獄如箭射,極苦若為當。

兀兀過朝夕,都不別賢良。

好惡總不識,猶如豬及羊。

共語如木石,嫉妒似顛狂。

不自見己過,如豬在圈臥。

不知自償債,卻笑牛牽磨。

 

——寒山大士《禪家寒山詩註》頁473

 

明明死路自家尋,浪說情深孽更深。

好借妖魔看美色,休欺神鬼動邪心。

陽臺一夢歡何有?陰律三章慘不禁。

為問淫人妻女者,誰甘妻女被人淫?

 

——王岱東(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3)

 

色膽迷天頃刻中,殘燈暗室兩心同,

雨雲入夢終成幻,神鬼當空不放鬆。

世德百年從此斬,靈光一點自今蒙。

前程有志須回首,莫向情關問路通。

 

——趙石樓(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4)

 

色作船頭氣作艄,中間財酒兩相交。

勸群休在船中坐,四面殺人俱是刀。

 

——闕名(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4)

 

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

雖然不見人頭落,暗媔吨H骨髓枯。

 

——闕名(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4或見《感應篇彙編》頁301之唐呂祖曰)

 

休誇年少趁風流,強走輪迴販骨頭。

不信試臨明鏡看,面皮底下是骷髏。

 

──唐呂祖(錄自《感應篇彙編》頁301)

 

情絲一縷苦纏綿,抵死春蠶暗自憐。

到此方知成泡影,當初錯認是良緣。

 

——毗陵生(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4)

 

美人才子播芬芳,自負情癡樂逞狂。

此日方知皆毒藥,歧途端為慕西廂。

 

——毗陵生(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5)

 

淩雲壯志共誰爭,兩字風流誤此生。

黃口無知留一語,早親正士遠淫朋。

 

——毗陵生(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5)

 

一言尚欲告同心,萬惡淫先禍最深。

祿壽功名今削盡,但留話柄滿詞林。

 

——毗陵生(錄自《醒世千家詩》頁56)

 

我曾為牛馬,見草豆歡喜。

又曾為女人,歡喜見男子。

我若真是我,只合長如此。

若好惡不定,應知為物使。

堂堂大丈夫,莫認物為己。

 

——王安石

 

貪淫狀若豬,無始由狗心。

一念起淫心,剎那墮無間。

 

皮包骨肉並污穢,強作妖嬈誑惑人。

千古英雄多誤此,百年同作一坑塵。

勸君莫借風流債,借得快時還得快。

室中自有代還人,你要賴時他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