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

(修法)

 

元音老人著

 

(一)座上修行

 

1.修心中心法,加座時低於兩小時行嗎?

2.天冷打坐時要不要將頭蓋起來?眼睛可不可睜?

3.心情不好能不能上座?

4.打坐兩小時,能不能換腿?

5.初修心法時,能不能一天坐兩座?

6.子時能不能打坐?

7.我修法後覺得胸口會發悶,如何避免?

8.我們這個法要修到大徹大悟,一千座也只是方便說,是嗎?

9.打坐應朝什麼方向?

10.有時出差,不能點香,沒有黃布,不能修法,怎麼辦?

11.以前修百座時覺得心較亂,不如法,現在要不要從頭修起?

12.天熱打坐,腿上不蓋東西行嗎?

13.在空調房間堨揮丰i以嗎?

14.我在家堨揮丑A坐三個小時就坐不下去了,到寺院堮伅‘i坐得長些?

15.我們工作很忙,不可能一天修8個小時,怎麼辦?

16.坐的時候是單盤還是雙盤?

17.我們灌頂後是否一定每天要堅持修法?

18.修心中心的人,還要大禮拜、誦金剛薩垛心咒、百字明咒以懺除業障嗎?……

19.願我早日成就,能為師父分擔一點利益眾生的責任!

20.夏日天氣炎熱,有同修光著膀子,只穿一條內褲在佛堂打坐,是否如法?……

21.單盤時,哪一條腿在上面較好?

22.為何打座前最好不喝水?

23.打坐近兩小時,頌咒千遍,還想繼續坐下去,可以不再持咒嗎?

24.早晨與夜間修法有區別嗎?

25.修法最要緊的是不間斷,如遇特殊情況停修一、二天影響大嗎?

26.修六印時,手有時不由自主地靠在一起了,此為何因?

27.今冬我決定打四個七,請師開示打七的具體安排。

28.一般飯後一小時上座。若有意少吃些,可以提前嗎?

29.腰背酸脹,影響打坐,反反覆覆,該怎麼辦?

30.打坐漸覺平淡,觀照綿密些了。只習染很重,仍有走失的時候,是否需加功打坐?

31.最近睡眠較好,就和丈夫一起每天坐兩座,快十天了,感覺太累。我可以一直加座嗎?

32.修法入座約40分鐘後,右背痛,連續打嗝,影響持咒。

33.修二印後拉肚子五天,十餘次,是否正常?

34.自學佛後,一直喜看經書,若不看則有無所適從之感。請問師父如何對治?

35.在什麼地方修行好?

36.有同修知我加座,來勸說不要執法,並指責我認為有法可修,有道可成。

37.大乘佛法都講:上求、下化、普度眾生,而我現在感到越來越淡,那種發心越加不切。

38.碰到逆緣是避開還是一試?

39.密勒日巴尊者在歌中反復強調的是厭離心和山居禪觀,這是否是現代年輕人……

40.弟子已修法一年多了,……請問師父,若不親證,是否遇境不動心的力量會很差?……

41.有了是非,是解釋還是不理會?

42.有時我坐在那堙A不動的東西在動是怎麼回事?

43.平時可持咒嗎?

44.為什麼一定要打坐證得三昧?

45.我打坐時,沒有念頭,是不是沒有慧力?

46.心中心法與蓮花印有何區別?

47.弟子現在每日修六字大明咒,謹拜乞上師慈座賜示:……

48.修六字大明咒可否持「慈氏咒」?

49.臨終念「大隨求陀羅尼」好不好?

50.我從前念往生廣咒,現在想改念慈氏咒可否?

51.我每天堅持做早晚課念佛,平時在行住坐臥中訓練自己努力提起佛號,想起就默念。

52.我一直是修「持名念佛」法,現雖授了心中心法,但仍不願捨棄念佛法門……

53.念佛時,畢竟還是妄想多於持名,故知即使老實念佛亦非易事。

54.往生廣咒與往生咒有什麼差別?

55.修心中心法的人可以幫朋友治病,但我現在還沒有修,我的朋友在醫院媔}刀……

56.咒語是佛菩薩的心法,誠心念最重要,發音是次要的。我念一個咒已念慣了……

57.坐過一座之後,還有時間,但不足兩小時,有什麼方便修法嗎?

58.一位居士持準提咒一百萬遍後,該如何修法?

59.現在念四皈依、祈禱文及持咒時,皆模仿上師之發音。今忽發覺,似有著相之感。

60.密宗重師承,恭敬於上師,持咒儘量模仿上師之音韻、神調,便無形中能得上師……

61.《王驤陸全集》講:「持咒以音準為第一義,凡求一咒,念之半熟時……

62.楞嚴咒在任何時間持誦都可以嗎?

63.修隨心陀羅尼易入定,而修心中心時感種子翻得厲害。

64.修隨心陀羅尼時幾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渾身像被大石頭壓著,而且壓力……

65.超度亡靈念什麼咒好?

66.剛睡下來是持咒好,還是觀照好?

67.觀心與持咒有無差別?

68.只在山上修行不好,是嗎?

69.由於工作關係,我每天只能打一座?

70.我覺得自己修行總在原地上打轉,上不去。

71.《證體啟用百則》沒修過心中心法的人能看嗎?

72.《成就勝道寶曼集》談到:不要一意捨棄欲望,因為欲樂能灌溉和增益證悟……

73.修心密至一千座不可再坐,還是繼續?

74.一千座還沒打開,怎麼辦?

75.我與一些喇嘛有緣,拜了幾位上師,他們傳了些法給我,我都在修,這是否太雜……

76.弟子認為密法一脈相承,不能混修,混修好比兩個人各自跑得都很快,但卻……

77.雖說水到成渠,但歲月不待人。請師開示在今後有限的歲月埵p何用功?

78.我丈夫與兒子一塊兒閉關可以嗎?

79.打九座是否非要在打七之後?

80.在打七的第五天,座上出現了一片白色的虛空,什麼也沒有,我自己也沒有……

81.打七回來後,心境覺平淡了好多,只不過有些事仍粘著,其力未充,難於頓斷。

82.有時默念佛號時,會出現好像堶惘陪茤嬰翽驉A自動念,揮之不去……

83.念佛念到「外斷內不斷」指的是什麼?

84.靜坐參話頭時,念「念佛是誰?」念到後來,迷迷糊糊的,只聽一聲「是我」……

85.禪定就是打坐嗎?

86.修心密已有兩年多,其中收穫頗多。以前許多所懼所愛,往往在驀然間……

87.我認為修「心密」,一則有佛力加被,二則是按要求修法,勿急勿怠,一切放下……

88.密宗媮羲漱W師相應法,心密埵p何做到相應、相續?

89.自從去年授心法後,手紋起著變化,何故?

90.做功夫一般分哪幾個階段?

91.請師父開示修行用功上的知與行。

92.法相宗是如何指示修行用功的幾個階段的?

 

(二)座中反應與境界

 

93.在座上結的手印突然一下子拉開了,是怎麼回事?

94.打坐時,似有大風吹得我要飛起來。

95.能見到六道景像,是不是未空所致,對修法有影響否?

96.弟子深感業重,天天修二印。有時1個半小時後疼痛難忍,腿上全是汗……

97.目前修二印時,出現氣憋、氣促現象,感覺氣全部直向整個頭部衝,剎那之間……

98.昨日修二印時,數次出現氣憋、氣悶,似感氣直向上提,猶如這口氣要斷了似的……

100.請您開示我修二、三、四、五、六印的功效,及應如何安排?……

101.心魔重時修五印,何謂心魔重呢?

102.到人我皆空,印咒也沒有時,這時的印咒是否還有作用?印咒是否也屬虛妄?

103.有時早晨四、五點鍾準備上座時,出現恐怖現象,其實什麼也沒有,就是害怕……

104.淩晨五點鍾,似醒非醒中,時常出現光明、星空、高山,寂靜天空中有太陽……

105.在打七中,總是坐不定,妄念多。座上功夫很差,這使我信心不足……

106.打座過程中,會不由自主地講出很多聽不懂的語言或念許多經文……

107.有時在座上,所念之咒不覺而斷,手仍結印,覺知了了,無有妄念……

108.有次座中,忽然悲從中來,淚如泉湧,繼之口中唱念經文。不知何故?

109.弟子修法已一年半,從未間斷。在百座的睡夢中,夢到我一隻手握一爆竹……

110.有位師兄在修法時,覺得掉入一個很深很黑的地方去。他怕了,就停止了。

111.打坐時,過了十幾分鐘咒就提不起來了,手印也沒散,這是怎?回事?

112.入定後自己是不知道的,知道入定就不是真定,對嗎?

113.修心中心法至今九個月整,從未間斷。目前在座上,後半個小時腿較痛……

114.夜12點上坐到淩晨5點,沒一點昏沈跡象。

115.我打坐時會有一段時間什麼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116.我坐一個小時後,不知道了,腿也不痛了。

117.近來在坐中,幾次出現所念之咒已斷,內無身心,外無世界而了了分明……

118.昏沈、昏定與正定的區別?

119.入定了出不來怎麼辦?

120.弟子修法已過四百座,入冬來,晨坐昏沈相鋪天蓋地而來,十座中也只有三座清醒。

121.我上座已6個多月了,座上妄念還很多,應如何對治?

122.近周來,一上座就自然進入較暫短無念狀態,身心亦舒暢,唯智慧不開,這是為何?

123.近來時常體會到生理對心理的反作用。心空之後,色身會轉變,是嗎?

124.打坐的覺受感極不穩定,如白天打坐與晚上打坐不同。是否到了克服障礙的時候?

125.修法中如何防止禪病一事?

126.修法打座時,有時一意念佛菩薩或師尊,周身就有一陣絲絲麻麻的舒鬆清涼感……

127.打開後於座下有似流淚非流淚之感覺,這是何因?

128.打坐一開始,把念頭放在持咒上。坐一段時間後,這個持咒的念頭有時像在耳邊……

129.打坐時,忽然出現一片白光,白光中有明點,這是什麼?

130.打坐念咒時,感覺到有兩層東西,上層是流動的念頭,下層是念咒的聲音……

131.我打坐時,看到一些粘著的事情,髒髒的東西,知道要改,但碰到具體的事情……

132.修行中出現的境界,是不是不要對人講?

133.有時修法後,耳朵媟|嗡嗡響?

134.座上心亂不能得定,如何對治?

135.有一次打坐後睡覺,身體開始變大,非常大,我想趕快脫開,結果一動念……

136.前幾日,在床上躺下,突然虛空粉碎,一下打失身心,且打開的力量十分大……

137.百座內頻頻出現「一切化空,只是有個靈知」的境界,百座後也常有……

138.晚上睡覺作不了主,怎麼辦?

139.夢中覺自己的身體沒有了,隨即知道提醒自己「此時了了分明的是誰?……

140.睡覺前我念咒,念著念著就睡著了,感到一個小人出去了。心堻ㄙ器D……

141.夫妻生活不斷除的話,修座是否難打開本來?

142.最近淫欲心動得厲害,盼師父指示如何能將此心迅速斷除?

143.關於斷除淫欲心一事,平時下座觀照或持「楞嚴咒心」都沒問題……

144.弟子在今年陰曆七月十五日,發生了性行為,當時不知是戒日,後來才發現……

145.弟子淫心熾盛,經恩師開示,以兩種方法對治,一為不淨觀,二為疏引……

146.弟子知道淫心不斷不能成佛,現在淫心非常淡薄。

147.打坐精進,精氣充足時,心中之欲念也愈強。

148.從上海回來之後,修四印時,於坐中出現微細的情愛種子翻動,現在沒有了。……

149.您所授固精之法,做完一個月後是否應繼續修下去?30次做多長時間為宜?

150.打坐感輕安無念,覺身心化空。有時但覺時間過得很快,有很輕微的了了分明……

151.我有胃病,打坐時覺得胃堮藒,難受。

152.打坐時,頭上發脹,好不好?

153.我打坐時有氣脈上的障礙。

154.座中在咒念不出來時,心很清淨,前面突然亮了一下,一會兒又沒有了……

155.有時打坐有極強的樂感,時間長了會引起淫欲心。該如何處理?

156.有時打坐會感到有像花一樣的東西,多得不得了。

157.有一天打坐時,突然氣向上沖。有時早晨睡覺醒後頭會發出響聲,像氣球爆炸一樣。

158.于座中極度清靜之時,突然有一片光閃出,分身兩個人,一個在持咒……

159.有次打座近兩小時的時候,整個人如消融化解了似的。

160.打坐時極想把身體化空,卻每每做不到。

161.于座中極度清靜之時,突然有一片光閃出,不是十分明亮,此時我均心念耳聞……

162.有次晨修四印,當時心中十分清淨,在兩眉之中的上方,有一乒乓球大小……

163.有次修二印時,突然感到有人手拿淨瓶,瓶中水從我頭頂而下,有流遍全身之感……

164.上次打七,師尊開示,我心堣Q分明白。別人見光見境,我什麼都沒有……

165.入定時,自己像鏡子一樣放光,什麼都沒有了,這是不是著相了?

166.在入定時見一高大似佛菩薩的人,粗大的雙腿盤坐著。座下一個光著身子的嬰兒……

167.入定時外界的聲音聽得到嗎?

168.上座以後,有時就提不起咒來,一提起咒就好像氣力不足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169.有時我覺得念咒很累,念不出來,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念嗎?

170.修行用功有境界是怎麼回事?

171.沒幹活時還能看見念頭,但在幹活時心念像野馬一樣控制不住了,該怎麼辦?

172.現在有時不像從前那樣有個觀照的心,是怎麼回事?

173.有時打坐觀照時,有事要做,但就有股力量不讓動,還是坐在那堙C

174.座下感十分輕安,不覺有身,眼睛視力也提高了,頭頂百會處有氣向上沖頂之感。

 

(三)種子翻騰與座下觀照、見性與保任

 

175.修心中心法當種子翻騰猛厲,忍無可忍時,怎麼辦?

176.座上有時種子翻騰劇烈;有時一座卻十分空淨;有時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悶、難受……

177.一直修第四印,是否可以把種子翻光?

178.修法至一階段後,反復出現心似刀割,心情煩燥,著急之狀況,該如何對治?

179.我在修行中時常因身虛心煩而進進退退,是不是應堅持加坐?

180.每次月經前幾天明顯感到心力不夠,不像平時能觀照住,想往外面跑……

181.打坐後覺得睡眠不太好,還會做夢。

182.種子翻騰如何調伏?

183.至今修法已有6個月,有些問題祈請師父開示:打坐一段時間就出現煩躁情緒……

184.雖然加坐,煩惱似乎並未因此減少多少,而且經常心頭發悶,厭人恨己……

185.近來碰到點逆緣,一直子氣得我妄念紛飛,膩透了,想儘快搬家去淨土……

186.有次因一點小事和人家頂撞起來,當時我自知不好,但按捺不住……

187.除習氣是否不能太著急,著急本身也是習氣。

188.只要時時心空淨,做到「念起不隨」就行了,其實也沒有什麼「習氣」,是嗎?

189.證悟本來後,最難的就是除習氣,我一直以為自己能放下名利……

190.有時忍不住發怒怎麼辦?

191.弟子修法已有百座左右,因自己業習深重,定力仍然很差。但我感覺還是有進步……

192.若精誠修法,待智慧開啟,是否業障即除?然修法以發心為首,不得不為之慮……

193.愚現在修法,以穩妥前進為原則,下座後注意飲食及休息充足,以為助力……

194.我這星期覺得障重,天天在修第二印,準備修一至二星期,可以嗎?

195.如何保護?

196.上座安心修法,下座綿密觀照,時時讓自性現前,如此用功下去,……

197.心中心法後半部如何修?

198.關於「心念耳聞」,我感覺若注意「耳聞」,又注意「心念」,心易亂……

199.修法是為了明心見性,見性後就能明瞭諸法實相,不會迷惑顛倒,造業受報了……

200.「念起不隨」是否屬壓念?

201.剛見上師時,覺得自己本來是佛,因此於一擊掌之剎那,便明瞭自性本空……

202.我在起念時,不知不覺就去壓它,對嗎?

203.請師父開示「念起不隨」與「毫無分別」?

204.弟子在下座觀照時,有時沒有一念,但一會兒就忘記,一忘就隨妄想而去。

205.平時知道不要著相,可碰到事情又忘了。

206.請師父談談「時時觀照。」

207.「安住保護」是不將此無念而知覺了然的靈明寂寂光景,常常在人事逢緣之境……

208.若在聞聲時,僅聞「聞聲者誰?」有時似乎近似無念而空然,但有知覺的光景……

209.常於妄念流動時,回光返照「前念已斷,後念未起」之中間空明。這樣做好嗎?

210.因工作忙,有時觀照力不足,便採用了大圓滿中「斷」念法,一天數十次……

211.座下「斷」念法,即於事忙或心念外馳散亂之際喊一聲「斷?」。

212.座下很少忘記保任,幹活休息也一樣。有時一想觀音聖號或彌陀聖號……

213.有時在念頭上沒覺察,念尾巴上才知道。

214.《般若正觀法門》中講觀的問題,要求從心窩處起觀,不取捨之……

215.下座觀照,應了了覺知。我起了什麼念,應該清楚,是嗎?

216.如何觀心?

217.「觀自在」就是對事事物物不粘著,也不偏廢,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

218.對下座的觀照功夫,其下手處,仍未明白。今觀照似有三種下手法,請師開示。……

219.弟子採用上面的第三種方法,這樣是否符合上師要求?

220.有人說:念念不停留也是修行中的過程。但按師父的開示,念念不停留……

221.「照而常寂,寂而常照」,究竟起念不起念?

222.我們平時保的就是這個靈知嗎?

223.我們做事時也要了了分明嗎?

224.《六祖壇經》說:「善知識!又有人教坐,看心觀靜,不動不起,從此置功……

225.平時用功無非是息妄顯真,但《圓覺經》說:「善男子,但諸菩薩及末世眾生……

226.下座後,對境生心,為境界所轉,當如何用功?

227.有人認為心中心法下座後的觀照,沒講清楚,而臺灣禪師來傳的觀照有下手處……

228.有人在一些地方說某某人開悟了,他的說法對不對?

229.能時時在觀照之中,粗的妄念沒有。細的妄念生起時,是不是不隨之流轉……

230.打坐念咒,身體不要化空,只要體認這了了分明的覺性,即是見性。

231.光靠理解,認定這能聽能寫的算不算見性?

232.我認為行者在疑團未破之前,或攝心歸一,遇大手眼,見機直示心源……

233.修法念咒至能所雙亡,虛空粉碎,身心化空,了了分明,生滅滅己,寂滅現前……

234.理上明白緣起性空,色空不二,而心境沒有消融,是否見性?

235.不知以哪一種見性為準?

236.當一個人見性時,是否要完全根塵脫落,都要爆炸嗎?

237.脫開時,外界的聲音聽得到嗎?

238.是否每個人都要爆炸?爆炸是否有聲?

 

(四)其他

 

239.弟子93年修「蓮花印」,94年和兒子共同打坐中(兒子當時8歲,他5歲時……

240.至今修法整一個月,座上有了輕安的感覺。有時坐至沒有腿,沒有手,沒有身體……

241.我一般後半夜上座,坐完,念隨心咒入睡。有時睡下剛一念咒,一陣恍惚就感覺……

242.還有一次打過坐剛躺下,就聽到頭腦埵雩覬麊瑭n音,好像在頭腦娷鈰……

243.在上師的關心下,通過修「心法」和讀經典,我覺得突然明白了。其實開悟的人……

244.弟子修法以來,承蒙上師的教誨、加持和自己的努力,自覺比過去進步很多……

245.每思及上師,強大的加持力灌注全身,身心安穩。今得遇明師,涕零悲泣……

246.我深覺與上師有很深的因緣。因得悟前去上海,坐地鐵半小時,不知何故,悲從……

247.我學佛十年左右,以前雖得過禪定,但走過許多彎路。如不遇恩師修學心中心法……

248.我修第一印第一座時,止息幾分鐘,繼而全身像著火一樣,熱得不得了,……

249.昨天修四印時,咒提不起,止息,室外的景物現前,馬路、房子歷歷分明……

250.修法到第八天時,咒提不起,身心皆空,感覺有一股微細的力量使心出定……

251.上座時,咒很少提得起來。念也很少起,念起即覺,一覺即空。前半月修二印時……

252.夜堥熆I左右,正在睡覺,突然覺得面上刮起了很大的風,呼呼作響,心驚……

253.有一次打座,見本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伸手給我摩頂,頓感全身愉悅……

254.最近打坐常常在一片光明之中,照如白晝,身心安怡。這是光明定嗎?……

255.有幾次上座後,四皈依咒沒念完就已入定。睜眼時,一個多小時已過去……

256.問:打坐時身心空寂,但有時在一剎那間感覺有無數個非常微細的念頭……

257.幾乎整座都在光明無念之中。下座後活動時,感覺文佛與上師實在太慈悲了……

258.現在保的程度比以前有進展,睡覺有時也能明明了了,騎摩托車也能保住……

259.座下沒敢大意,保得很好。從上海回來到現在,吃飯、幹活沒丟過,偶爾一次……

260.我在禪定中發下誓願,願文如下:……

261.在對別人講法時,我和他們一樣得到無上的快樂。而且說法時,對世法及出世法……

262.收到師父的來信。又有幾天徹夜不眠,歷歷分明的時候。發心依願而行……

263.有時能知別人的心行、修行狀況及粗略地知道一點前因後果;有時還能提前知道……

264.從上海回來修法快一個月了,定力非同日而語,此法力量和速度非別法可比……

265.古人為法忘軀,我願效仿,修妥噶法時間多長?至於閉關,是否還得和上師在一起?

266.問:我將來還是想修妥噶法,不惜任何代價。師父,你將來是否傳我此法?……

267.在走路時,想起幾句話,請師父指正;佛法一切的無相功德,來自於大悲心中……

268.有時我這樣觀想:上師,本尊和我一體。

269.正月靜修的情況很好,收益很大,有幾個問題請師解答。

270.座下清清淡淡,而在此中只有一個了了分明的靈知。對人與物自感起了變化……

271.自古曆二月初八,突然感到心中清淨無比,不起貪戀之念。白天所經歷的……

272.觀照已能成片,有時進入寂照的境界。行住坐臥,基本上不走著,整天都在……

273.我小時候經常出現現量境界,就是不知何物。今被師指正印可,未敢絲毫大意……

274.平常觀照基本上不走著,有時不用觀照,就在觀照之中了。因深知一切……

275.現在膽量大了,以前怕遇事,現在不怕事;人生在世,不可能沒事。

276.座上大部分時間都在無念、無咒、無身、無心的狀態中。有時細念升起時,……

277.座下比前些日子穩定多了,能保得住,有時就沒有了保的念頭。但在惡環境下……

278.保的階段是去習氣的過程。什麼時候轉入任的階段呢?

279.座下保的情況,偶爾有走著的時候,半月前我的孩子把臉燒傷了……

280.我妻子從您那兒回來,很精進。她前幾天晚上修完四印後,入定念咒,……

281.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上師:我從上海回來一個星期後,妻子丟了六百元錢……

282.我有一6歲男孩,可能受我們影響的緣故,帶肉的食物一點也不吃。我們打坐……

283.我們一家三口很好,但有時生起出家的念頭,感到整天為生活而忙碌……

 

二、修法

 

(一)座上修行

 

1.問:修心中心法,加座時低於兩小時行嗎?

 

答:加座很需要,但不可少於兩小時。

 

2.問:天冷打坐時要不要將頭蓋起來?眼睛可不可睜?

 

答:頭不能蓋,天冷了可以蓋到後腦勺那兒,身體都要蓋起來。眼睛可以開一線,下垂,開不住就閉起來。

 

3.問:心情不好能不能上座?

 

答:心情不好不能上座,壓下來要生肝病。可先出去散散步,將不好的心情消了,心平氣和了再上座。

 

4.問:打坐兩小時,能不能換腿?

 

答:最好不要換腿,動來動去會影響入定,本來將要入定,一換腿就出定了。但如果痛得很厲害,影響入定,心定不下來,這時可以換腿。不管單盤、雙盤、自由盤,怎麼舒服就怎麼做。腿痛是一關,過了這一關就好了。有的人用石頭壓腿,都是吃過苦的,痛過了就好了。

 

5.問:初修心法時,能不能一天坐兩座?

 

答:以坐一座為好。往往兩座覺得太痛了,就可能怕修或不修了。修行要有長遠心、精進心。

 

6.問:子時能不能打坐?

 

答:只要睡好了,有精神,就可以打坐。精神不足,等睡好了再打坐。子時是好的,正是心神相交之時,打坐也是心神相交。我們打七就是子時上坐的。

 

7.問:我修法後覺得胸口會發悶,如何避免?

 

答:要注意三點:1、手印舉起靠近胸口,手臂不能靠胸口。2、要呃氣讓它呃,泄下氣就讓它泄,打哈欠就讓它打,不能屏住,呼吸要自然。3、身體往下彎會很疲勞。先睡好覺再打坐。

 

8.問:我們這個法要修到大徹大悟,一千座也只是方便說,是嗎?

 

答:一千座就有人徹悟了。也有人雖在座上,嘴念咒,但心不念咒,不如法,有什麼用?再三告訴大家,要心念耳聞,下座要觀照,要看著念頭起處。做功夫要靠自己,「師父引進門,修行靠個人」啊。

 

9.問:打坐應朝什麼方向?

 

答:什麼方向都可以,不要著相。

 

10.問:有時出差,不能點香,沒有黃布,不能修法,怎麼辦?

 

答:不點香不要緊,但手印要結,沒有黃布就用乾淨的手帕或毛巾亦可。修法不能中斷,功夫才能接得上。

 

11.問:以前修百座時覺得心較亂,不如法,現在要不要從頭修起?

 

答:不要,只要現在如法就行了,一定要心念耳聞。妄想來,不取不捨,不去理它。

 

12.問:天熱打坐,腿上不蓋東西行嗎?

 

答:不行,膝蓋關節不能進風,進了風會得關節炎。

 

13.問:在空調房間堨揮丰i以嗎?

 

答:天熱時,在空調房堨揮丰i以。但溫度不要調得太低,空調的風不要直接吹在身上。夏天打坐在清晨最好。

 

14.問:我在家堨揮丑A坐三個小時就坐不下去了,到寺院堮伅‘i坐得長些?

 

答:坐不下去的地方更要坐,要鍛煉。坐不下去是心動了,不要貪戀安靜的地方,要鍛煉在哪兒都能坐下去,沒有地方差別。

 

15.問:我們工作很忙,不可能一天修8個小時,怎麼辦?

 

答:保證每天2小時。有空的話,如星期六、星期天可以一天修8小時。

 

16.問:坐的時候是單盤還是雙盤?

 

答:都可以。自由盤也可以,自由盤時臀部要墊高一點,避免身體往後仰。女同志還是單盤好。不能坐在椅子上,挂腳坐不好。

 

17.問:我們灌頂後是否一定每天要堅持修法?

 

答:是的。我們這灌頂不是結緣灌頂,而是傳法灌頂。所以自己衡量一下,如果沒有時間修法,那就不要接受灌頂。

 

18.問:修心中心的人,還要大禮拜、誦金剛薩垛心咒、百字明咒以懺除業障嗎?還要求受大圓滿法嗎?

 

答:修心密可以不磕大頭,也不須念百字明,因第二印已可消一切業障。心密即是大圓滿。

 

19.問:願我早日成就,能為師父分擔一點利益眾生的責任!

 

答:有此願望,護法菩薩自會時時保護你。

 

20.問:夏日天氣炎熱,有同修光著膀子,只穿一條內褲在佛堂打坐,是否如法?穿背心可以嗎?

 

答:不如法,應穿短袖汗衫,膝蓋全部蓋好。

 

21.問:單盤時,哪一條腿在上面較好?

 

答:都一樣。一般說來,右腿在上為降魔座,左腿在上為吉祥座。

 

22.問:為何打座前最好不喝水?

 

答:恐坐不到兩小時要小便。

 

23.問:打坐近兩小時,頌咒千遍,還想繼續坐下去,可以不再持咒嗎?

 

答:坐下去即須持咒,持咒是消妄念的法寶。須等你妄念不動,妄心不行時,才能自然不念。

 

24.問:早晨與夜間修法有區別嗎?

 

答:沒有區別。不過夜間修法,因一天工作疲勞,易於昏睡。早晨打座,因一夜休息後精神抖擻,不會昏睡而易入定。

 

25.問:修法最要緊的是不間斷,如遇特殊情況停修一、二天影響大嗎?

 

答:最好不要間斷。修法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故停修一日,即可能倒退三日之功。

 

26.問:修六印時,手有時不由自主地靠在一起了,此為何因?

 

答:一是因手腕未靠緊,上面的手指即合攏了。二是警惕性不高,有些昏沈了。

 

27.問:今冬我決定打四個七,請師開示打七的具體安排。

 

答:前二座修四印,後一座修二印,每座四小時,一天三座,共12小時。第七日全部修四印,每座六小時,共18小時。時間安排如下:

 

前六日12小時24:00─04:0006:00─10:0012:00─16:00

 

第七日18小時24:00─06:0008:00─14:0016:00─20:00

 

28.問:一般飯後一小時上座。若有意少吃些,可以提前嗎?

 

答:一小時時間不長,不然易生胃病。

 

29.問:腰背酸脹,影響打坐,反反覆覆,該怎麼辦?

 

答:要有耐心,坐到氣脈通。

 

30.問:打坐漸覺平淡,觀照綿密些了。只習染很重,仍有走失的時候,是否需加功打坐?

 

答:打坐增加定力,確是不為境遷的要著。

 

31.問:最近睡眠較好,就和丈夫一起每天坐兩座,快十天了,感覺太累。我可以一直加座嗎?

 

答:身體不累可以坐兩座。坐得要定,只有好,不會失眠。另外,能入定一小時,等於睡七小時,精神非常充沛。

 

32.問:修法入座約40分鐘後,右背痛,連續打嗝,影響持咒。

 

答:右背痛,是氣脈不通,過後即愈。打嗝是排除廢氣,使身體內部清淨。這是好事,不用醫治。

 

33.問:修二印後拉肚子五天,十餘次,是否正常?

 

答:正常,是排去一切污染。

 

34.問:自學佛後,一直喜看經書,若不看則有無所適從之感。請問師父如何對治?

 

答:可持咒、念佛,可怡養心性。無所事事即是真心顯現,一有枯寂感即是妄情。持咒念佛皆是遊如來寂滅海,不作持咒念佛想。隨你持什麼咒,念什麼佛皆無不可。

 

35.問:在什麼地方修行好?

 

答:人都喜歡跑來跑去,這媔]跑那媔]跑,這堣ㄕn到那堙A那堣ㄕn到這堙A亂七八糟的。其實,處處都好,就是你的心不好。你心真清淨了,處處都好。

 

36.問:有同修知我加座,來勸說不要執法,並指責我認為有法可修,有道可成。

 

答:這都是廢話,叫他們捫心自問,是否已到無修無證的地步了。假如對境還動心,說什麼執法!船未到彼岸,離開船就要淹死!這都是混帳人說胡話,未得謂得,未證謂證,說大話,吹牛皮,誤人慧命,不下地獄才怪!其實修道是長遠的大事,何能僅僅修過幾座,即可歇手不修?!

 

37.問:大乘佛法都講:上求、下化、普度眾生,而我現在感到越來越淡,那種發心越加不切。

 

答:沒有大願,怎麼能成大事?!你發心不切,所以修法不力,應趕快改過!

 

38.問:碰到逆緣是避開還是一試?

 

答:避開,即不是好手,應隨力應付。從前我師驤陸公說:「欲修最上乘,塵勞為資糧,冤家一齊到,莊嚴此道場。」

 

39.問:密勒日巴尊者在歌中反復強調的是厭離心和山居禪觀,這是否是現代年輕人雖然學佛但一直未具備的,所以總有隔靴搔癢,蜻蜒點水之態?

 

答:現代人心多浮躁,確實應多打坐,加強定力,在任何境上皆不動搖,方有少分相應。切不可誇誇其談,說得做不得,以至誤人誤己。

 

40.問:弟子已修法一年多了,雖然從理上明白了一些,但至今尚未親證身心脫落之境。請問師父,若不親證,是否遇境不動心的力量會很差?親證是否不太容易?若欲親證是否主要靠打坐修法?

 

答:修行不只是打坐修法,更須在事上磨煉,不隨境轉,這樣修行才能得力。但如在事上磨煉的定力不夠,還須多打坐以增加定力,此法易親證本來。

 

41.問:有了是非,是解釋還是不理會?

 

答:用功人無有是非。

 

42.問:有時我坐在那堙A不動的東西在動是怎麼回事?

 

答:是你的心動。

 

43.問:平時可持咒嗎?

 

答:可以。走路可以持,睡覺也可以,持到睡著了,持熟了,睡夢中都在持咒,乃至於大小便也可以持,但不要出聲。

 

44.問:為什麼一定要打坐證得三昧?

 

答:因為告訴你、指點你,你不相信、不明白,即使明白道理,定力也不夠,境界來了還是跟著跑,所以要打坐證得三昧。月霞禪師在參禪開悟後,覺得心還在動,他師父冶開老和尚讓他閉關三年,三年後出來才行。印光大師也閉關好幾次;虛雲老和尚在高旻寺打坐開悟後,也到終南山閉關;來果老和尚在金山寺打坐,開悟後也是去終南山閉關的。現代的幾個大師都是這樣用功的。

 

45.問:我打坐時,沒有念頭,是不是沒有慧力?

 

答:你能知道自己沒有念頭,就是慧力。沒有念頭很好,這是定力。如果沒有念頭時你不知道,糊塗那就沒有慧力。定中要了了分明。

 

46.問:心中心法與蓮花印有何區別?

 

答:一心修蓮花印也能成道,心中心法比蓮花印要快些,因為它坐的時間長,有六個手印。我們的臟腑與手都有密切的關係,手印一結,就把五臟六腑安置好了;咒輪一吹,氣脈就容易打通;氣脈打通了,就容易把身心化空而見性。

 

47.問:弟子現在每日修六字大明咒,謹拜乞上師慈座賜示:

 

答:虔修六字大明咒,很好。只要能一切放下,死心塌地,一門深入,修任何法門都能成就。否則偷心不死或朝三暮四地此法修修,彼法修修,雖到彌勒佛下生,亦無成功之日。

 

48.問:修六字大明咒可否持「慈氏咒」?

 

答:可以。也可以持「往生廣咒」。

 

49.問:臨終念「大隨求陀羅尼」好不好?

 

答:大隨求陀羅尼字數少,方便,想生什麼淨土就可以去。

 

50.問:我從前念往生廣咒,現在想改念慈氏咒可否?

 

答:可以。龍華三會願跟彌勒佛下來度眾生的,那就念慈氏咒。各隨各願,毫不勉強。

 

51.問:我每天堅持做早晚課念佛,平時在行住坐臥中訓練自己努力提起佛號,想起就默念。

 

答:這種念佛方法很好,妄念確能一時消盡。只要不斷地與之鬥爭下去,慢慢地即能由多而少,由少而忽然斷息,與阿彌陀佛打成一片了。

 

52.問:我一直是修「持名念佛」法,現雖授了心中心法,但仍不願捨棄念佛法門。如若於念佛外每天再加一座「心中心」法作為念佛的助行,是否成了雜修?

 

答:一心修淨土法門,可以不修其他宗法。但於念佛外,最好加念往生廣咒。

 

53.問:念佛時,畢竟還是妄想多於持名,故知即使老實念佛亦非易事。

 

答:要注意,念來不要怕它,也不壓它,只不睬它,提起佛念,妄念即自行化去了。

 

54.問:往生廣咒與往生咒有什麼差別?

 

答:兩個咒都可以,關於往生廣咒,看一看《淨土十要》第八要,那堶掄膨o很清楚。

 

55.問:修心中心法的人可以幫朋友治病,但我現在還沒有修,我的朋友在醫院媔}刀,我該怎麼來幫助他?

 

答:你可以持藥師佛的心咒對他加持,《藥師經》埵釵鼎G。讓你朋友自己念更好,求藥師佛加被。

 

56.問:咒語是佛菩薩的心法,誠心念最重要,發音是次要的。我念一個咒已念慣了,但發音不準,是否要改一下。

 

答:不要改,念慣就好了。

 

57.問:坐過一座之後,還有時間,但不足兩小時,有什麼方便修法嗎?

 

答:可修方便定印。右手放在左手上,大指捏中指,還是念這個咒。念幾十遍後,就可不念了,看住念頭就行,但不能拿這個方法代替打一座。

 

58.問:一位居士持準提咒一百萬遍後,該如何修法?

 

答:持準提咒的大多皆是有所希求。這位居士求些什麼?現在應驗沒有?若應驗了,即應以咒印心,將心空盡,不再有妄想,以證入如來地,從而達到準提菩薩「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之本懷。不結印功效不大,應加結手印。平時在座下於行住坐臥中,也須綿密金剛持咒。

 

59.問:現在念四皈依、祈禱文及持咒時,皆模仿上師之發音。今忽發覺,似有著相之感。

 

答:不要生此妄念,須知一切法皆是有為法,即有住著。但要無住無為,須先將妄心制於一處,而後才能將所住、所為化去。

 

60.問:密宗重師承,恭敬於上師,持咒儘量模仿上師之音韻、神調,便無形中能得上師之加持力,以速消業障,令身心安定。心密屬無相密乘,是否對此有要求呢?

 

答:可以如此,總之,須專心致志地修持才能相應。持咒音準,感應力大而神速。

 

61.問:《王驤陸全集》講:「持咒以音準為第一義,凡求一咒,念之半熟時,再請灌頂師校正音韻,字句中有重輕、段落、連斷等法,必須一一參究,不獨音似,並得神似,熟則成自然矣。」這「不獨音似,並得神似。」是不是要求儘量持誦得如傳法上師的音聲、調、韻呢?

 

答:神似者,心空無住,自然而發之意境也。

 

62.問:楞嚴咒在任何時間持誦都可以嗎?

 

答:任何時間都可以。

 

63.問:修隨心陀羅尼易入定,而修心中心時感種子翻得厲害。

 

答:修隨心陀羅尼容易定是因修心中心之故。因你修心中心時間長而想入定故不定,修大隨求時間短而無求,身心放下,故易入定。

 

64.問:修隨心陀羅尼時幾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渾身像被大石頭壓著,而且壓力也隨著持咒而變化。

 

答:念咒能消障,所以「石頭」就起變化。總之,一切不顧,要心空,才能成道。

 

65.問:超度亡靈念什麼咒好?

 

答:可念「聽聞解脫咒」、「本覺大密咒」、「六道金剛咒」、「地藏菩薩真言」、「大光明咒」,最重要的是這幾個咒。中陰階段念這幾個咒非常重要,要多念,這些咒作用很大。可製作「金剛沙」,方法是:一盒沙,洗淨、曬乾,用一根針穿一條紅絲線,將針插在沙堶情A紅絲線頭捏在左手無名指根部,結金剛拳印,右手照著沙,念十萬八千遍,這個沙就能救度一切亡靈。即使死了很多年的亡靈,已落入三惡道,只要在他的屍體上或骨灰上,從腳往頭上灑上去,就可以超生天界。其他的咒就可以不要念了。

 

66.問:剛睡下來是持咒好,還是觀照好?

 

答:持咒好。念念咒就睡著了,觀念頭觀得緊了反而不易入睡了。

 

67.問:觀心與持咒有無差別?

 

答:觀心等於持咒。觀心是自力,持咒是他力。

 

68.問:只在山上修行不好,是嗎?

 

答:在山上修並不是不好,在山上練一段時間是可以的,完全依靠住山是不行的,還要到都市來練。只在山上修,到都市一看心又亂了。在大都市裡隱,才是真隱。道家也說: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羅漢有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之別。初果羅漢在山林堨i以一點不動心,但到了都市就動心了。二果羅漢到都市,前念才動,後念即覺。在山林也有好處,先練空,再到都市來練。

 

69.問:由於工作關係,我每天只能打一座?

 

答:下座觀照就好。不好好觀照,打兩座也沒有用。能觀照就一定能成就。

 

70.問:我覺得自己修行總在原地上打轉,上不去。

 

答:不要急,一急就壞了。沒有什麼上去下去,佛性本來不動。要放,但問耕耘,莫問收穫。有個要求就壞了,要上去反而上不去了。

 

71.問:《證體啟用百則》沒修過心中心法的人能看嗎?

 

答:做心地法門功夫的人,乃至於一心想了生死,出輪回的人都可以看。

 

72.問:《成就勝道寶曼集》談到:不要一意捨棄欲望,因為欲樂能灌溉和增益證悟及覺受。欲樂怎麼能有這種作用?

 

答:這是讓你生起歡喜心,感受良好,而更勇猛精進故。但如執著不捨,又將入魔或不得出欲界矣。

 

73.問:修心密至一千座不可再坐,還是繼續?

 

答:這個問題說過多次,坐與不坐,要看你是否成道!未到對境不惑,都要好好修下去。如果能在修時,做到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時,一眼認透本來面目,那末不坐也可,主要功夫是事上磨練即所謂悟後起修也。

 

74.問:一千座還沒打開,怎麼辦?

 

答:果真做到上座時心念耳聞,下座時綿密觀照。三百到五百座一定會打開。有許多人一百座就打開來了,這個法的力量是很大的。一千座還沒打開,這就不好了,怎麼辦?從頭再來!上座依法修定,下座觀照修慧。

 

75.問:我與一些喇嘛有緣,拜了幾位上師,他們傳了些法給我,我都在修,這是否太雜。請問大德我該怎麼辦?

 

答:是太雜了,你要專心修一種法,選一個你最喜歡的法,一門深入。法是藥,生病要吃藥,什麼藥都吃,病不易好。對症下藥,一味藥就好了。又如挖井,在這個地方挖二三尺沒水,又換個地方挖,挖來挖去還是挖不到水。應該選一個與自己相應的法修才是。

 

76.問:弟子認為密法一脈相承,不能混修,混修好比兩個人各自跑得都很快,但卻綁在一起跑,這就被束縛了。

 

答:對!你有這清楚的認識,就不會再上當了。

 

77.問:雖說水到成渠,但歲月不待人。請師開示在今後有限的歲月埵p何用功?

 

答:在境上鍛煉,一切無住,順逆無拘,縱橫自在,即能自由來去,變化自在,了分段生死了。再不然,多持慈氏咒或往生廣咒即能往生淨土。何憂之有!?

 

78.問:我丈夫與兒子一塊兒閉關可以嗎?

 

答:閉關,第一要真能閉得住,心真定。第二要有人護關。不要將小孩子弄壞了,硬壓要出毛病的。

 

79.問:打九座是否非要在打七之後?

 

答:不一定,大月十五這天可以打九座,十八小時,結第四印。

 

80.問:在打七的第五天,座上出現了一片白色的虛空,什麼也沒有,我自己也沒有,但我心堳亄M楚。我反問自己這是什麼?難道真是自性顯現?我還把頭動動,但我覺得太平淡了。一起疑念,未能認識它,抓住它。

 

答:這是你自性的光明。在什麼也沒有中,認識這知道沒有的是誰,則大事畢矣。這不是自性是什麼?別錯過良機!頭動動即被他影子惑矣!這本來是極平常的事,但也是驚天動地的事,你認識不足乃可惜許!說抓不住它,知無可知,又抓個什麼?

 

81.問:打七回來後,心境覺平淡了好多,只不過有些事仍粘著,其力未充,難於頓斷。

 

答:人生如夢,一切皆空花水月,何有粘染?

 

82.問:有時默念佛號時,會出現好像堶惘陪茤嬰翽驉A自動念,揮之不去,提起佛號又不行,不提也不行。但我既不喜它,也不厭它。該怎麼辦?

 

答:你不可聽它,只管自己念。再不然,你可出聲念。總之堶悸漸籉髂n音皆不可聽,要自己老實念佛,否則就會走火入魔!你如果能夠既不喜也不厭,當沒這回事,也無礙。

 

83.問:念佛念到「外斷內不斷」指的是什麼?

 

答:外面的聲音斷了,而心堣揭b念。

 

84.問:靜坐參話頭時,念「念佛是誰?」念到後來,迷迷糊糊的,只聽一聲「是我」,接著腦子堙u嗡」的一聲,就再也念不下去了。

 

答:不是念,而是「靜慮」這念佛的是誰?這是參究!「是我」這是六識的反映,是妄想,不是真智,所以你身心不能化空。

 

85.問:禪定就是打坐嗎?

 

答:禪定不一定是打坐。我們對境不迷惑就是禪定,不是坐在那兒不動。坐在那堣ㄟ坌O枯木禪。行、住、坐、臥都是禪。《圓覺經》說得很好:「知幻即離,不假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一切菩薩及末世眾生,依此修行,如是乃能永離諸幻。」知道一切都是假相,不可得,就不執著了。如水中月,我們不會去撈它,離幻就是大禪定。「不假方便」是也。

 

86.問:修心密已有兩年多,其中收穫頗多。以前許多所懼所愛,往往在驀然間已不成問題,令我有喜出望外之感。因此對上師和心密生起了很大的信心。

 

答:這的確是大收穫。我們修法為的是了生死出輪回。生死之所以不了,是因對境生心,執著不放。今能無所懼,無所愛,則當下一念,生死無立腳處矣。

 

87.問:我認為修「心密」,一則有佛力加被,二則是按要求修法,勿急勿怠,一切放下,心念耳聞,自然得三密加持,不會有偏差。

 

答:是呀,修法須勿急勿緩,依法修持穩步前進。但到相當時,須加工打坐,不可總是老樣子,疲疲遝遝地修而不奮力精進。所以修法百座後,如時間精力充沛,即須打七或坐九座,以資圓成正果。

 

88.問:密宗媮羲漱W師相應法,心密埵p何做到相應、相續?

 

答:我們修的是無相密。一切不住,無相可得,最相應。二六時中,行住坐臥,時時處處莫不如是,即為相續。更進一步這相續的狀態亦不可得,相續可見亦不可得,才是真相續。

 

89.問:自從去年授心法後,手紋起著變化,何故?

 

答:這些小變化,不算什麼。要從量變到質變,起大變化才對!

 

90.問:做功夫一般分哪幾個階段?

 

答:做功夫一定要注意,第一步,身心世界一切化空,定慧具足,才能親見本性。沒有這第一步,後面的功夫就做不到,第二步,要保護這個佛性,保護它不要沾粘境界,不跟境界跑。保熟了,就不要保,須忘記保。第三步,放任。就好比孩子長大了,不要大人管著他了,他可以自立了。最後連「任」也沒有了。佛性本來如此,功夫是一層層做上去的。我們開悟見性了就到家了嗎?沒有,不要糊塗,那只是初步。六祖大師聽人念《金剛經》就能悟道,這麼好的根基,他在五祖處悟道後,還要到獵人隊中隱藏十五年,在境上磨練自己。就是說我們雖然見性了,但是多生歷劫的習氣還在,執著習氣還有,還會動心。所以,要悟後起修,一定要把這個思惑,…對境生心的迷惑、貪嗔癡等打掉,這樣才行,才能了生死。難道我們一悟道就行嘛?不行。趙州大師根基也非常好,但他悟道之後還要四十年的保護。他說得很清爽,老僧四十年,除二時粥飯無雜用心。所以禪宗說三關,不是假設的,真有這功夫。見到本性這是初關,即破本參。進一步到第二關…重關,就是要做保護的功夫。保護到連「保」也沒有了,就出重關。這時對好的境界不喜,不好的境界也不煩惱,順逆無拘,很自在消遙,那就是出重關。出了重關還要向上,還有末後牢關。就是做功夫做到完全無為的地步,發大神通,大光明,朗照十方世界都無所住。儘管大神通完全齊現,也不作神通想,一切都不可得。所以說,路途就是家舍,家舍就是路途,能入佛亦能入魔真正到家時,末等於初。開始時,什麼都不知道,最後是大智若愚,也等於不知道一樣。它沒有什麼知道,沒有什麼神通妙用,不執著一點點。真空淨了,六道輪回就是了生死,了生死就是六道輪回。地獄天宮一樣,再沒有分別心了。畜生道媥那犐哄A無所謂,它是很自然的,不帶一點勉強。如果不能去,還是發心生西方極樂世界吧!功夫做到末後牢關,那才是法界究竟,什麼地方都可以去。好好做功夫吧,不是一下子就能了的。

 

91.問:請師父開示修行用功上的知與行。

 

答:知而不行,等於不知;行而不知,豈非盲目。所以實際上是即知即行,知行不二。你不知道,但你去做,做到後來,一下子貫通了,你就明白了,就真正的知道了。知而不行,這個知就淺得很。沒有實踐,只是理解的知識,不是真知。你去實踐才能達到真知。老實人不懂多少道理,但他能死心塌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心念耳聞,功夫到時,前後際斷,忽然貫通,一下子心都空淨了,他就明白了。所以說,淨土宗人越愚笨越好。古人說「唯上智與下愚不移」最愚笨的人他肯做,他能死死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所以他就能得定。聰明人不肯做,懂了一點點道理就自以為是了,不肯死心塌地地念,這樣不好。你不做,就到不了這個地步,你就不能真正地明白。就像吃東西一樣,你吃過這個東西,這味道你就自然知道。你沒有吃過,整天想也不能知道這個食味。所以說,你不知道這個真理也不要緊,只要一心做下去,就能到這個程度,自然就通了。一切思想念頭都是從這個心生出來的,「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念佛或念咒,心念耳聞,死心塌地,到一切都沒有的時候,有個了了分明在,此時,回首豁然明白,噢!這才是我們的真心妙用,這才是真知。光懂了點道理而不去做,沒有實證,碰到事情就不行,事情來了就亂了,不曉得這個事情是假的空的,把它當作是實在的了。

 

92.問:法相宗是如何指示修行用功的幾個階段的?

 

答:法相宗說得很清爽,初悟得者只到法界初境歡喜地,是登初地菩薩位,後面還有十地呢!所以要在境上磨練,好好保護用功,不得放逸。有人以為開悟了,就什麼都不在乎了,喝酒、抽煙、吃肉都來了,放任自流。真到了這個地步嗎?沒有,那是胡來。離最後究竟還差得遠呢!我們一定要注意,真正開悟了,面對一切境界,都如如不動。如果還在動,那就不行。是否真的開悟了,要問問自己「境界來了還動心嗎?在事上透得過去嗎?」境界來了還動心,跟境界跑,那就沒開悟。你真悟道了,就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相,不可得。你能不動心,一切無住,才是真正的開悟。所以說,到了法界初境歡喜地,俱生的我執法執還在,要把這些除掉。不到八地菩薩,不用功都會退下來。現在有很多人就糊婼k塗,今天坐坐,明天停停;今天用用功,明天出去玩玩,到處跑跑。這怎麼行呢?不行啊!所以要不忘用功,一絲毫不要放逸,真正用功到無功可用時,才能放手。到八地菩薩才能將俱生我執除掉,到十地菩薩才能除去俱生法執。法相宗就說得這樣清爽。「觀察圓明照大千」,到了十地菩薩之後,圓照一切,十方世界在你心中。好好用功,不是一步就能到家的,做功夫要有耐琱腄B長遠心。

 

(二)座中反應與境界

 

93.問:在座上結的手印突然一下子拉開了,是怎麼回事?

 

答:那是氣的震動。你的身體還沒有化空,不要緊,再結起來,氣足了是會有這種感覺的。頭都要爆的,不要怕,不要去抱頭,不會死的。我們的佛性永遠不死。但一動念,它就不爆了,就退回來了。所以變化的時候,看到什麼惡境界,如兇猛的護法神或佛的憤怒身、金剛神、兇猛的野獸也不要怕。看到善的境界,如佛菩薩現身,也都不睬。有時候,我們坐得好,佛會來加持我們,但是不可求啊。比如說,佛來了,送一個寶貝給你,你一去接,當下爆炸,一炸。把你的身心世界都炸空了。當下認知,這就是佛的加持。

 

94.問:打坐時,似有大風吹得我要飛起來。

 

答:那就飛吧,一切隨緣,沒關係,不要怕,跌不下來,跌不死。因為你的身體不飄,是你的意識在飄,身體還在。

 

95.問:能見到六道景像,是不是未空所致,對修法有影響否?

 

答:不住於相即無礙。

 

96.問:弟子深感業重,天天修二印。有時1個半小時後疼痛難忍,腿上全是汗;有時渾身很熱,尤其手掌心溫度很高。

 

答:痛即是消障,障消即不痛了。出汗、身熱是法力,都是好事,不要疑惑。努力前進,即輕安自在了。

 

97.問:目前修二印時,出現氣憋、氣促現象,感覺氣全部直向整個頭部衝,剎那之間感到整個頭腦輕利、靈敏。

 

答:這是清氣上升,打通頭部氣脈的感受。座中一切現象均不管,只一心持咒,任其自然,決不會出偏差。最忌著相、驚恐。

 

98.問:昨日修二印時,數次出現氣憋、氣悶,似感氣直向上提,猶如這口氣要斷了似的。

 

答:真入定時,呼吸是要斷的,不要害怕。

 

99.問:據說心中心第二印可修成拙火定,如何修呢?

 

答:拙火定即是觀想自己的真火升起,是觀想法。你修心密,深入禪定,真火焉有不生起之理。

 

100.問:請您開示我修二、三、四、五、六印的功效,及應如何安排?是否可以不拘何時都可結印打坐而不限制準時上座?

 

答:平時多修二、四印;心緒不安時,可加修第三印;治病是修第二印;為別人治病而自己不能去,可以修第三印,請護法神代治。魔障重時修五印;須通各類語言時修六印。時間可以不拘,但須修滿兩小時。多坐坐,加深定力,對境方能無染。

 

101.問:心魔重時修五印,何謂心魔重呢?

 

答:你搞錯了!修五印不是破心魔,而是破外魔。心魔指心動,即淫念妄動,須念「楞嚴咒心」對治。

 

102.問:到人我皆空,印咒也沒有時,這時的印咒是否還有作用?印咒是否也屬虛妄?

 

答:印咒猶如渡河的船,你到了彼岸,不上岸,還在船上作什麼?所以說它是虛妄的。因它很有作用,故又說它是真實的。到彼岸即須放棄,不可住執。所以佛法是非空非有,無可住執的中道。

 

103.問:有時早晨四、五點鍾準備上座時,出現恐怖現象,其實什麼也沒有,就是害怕。好像身邊有什麼怪面的或齜牙咧嘴的東西嘲笑我一樣。有時剛睡下,半睡半醒,什麼都沒有,就是害怕。睡時也有此現象,但座上沒有。

 

答:恐怖是你貪生怕死的劣習。須知色身是幻相,假有生死。法身佛性亙古亙今常存,不生不滅,無有生死。你真徹悟此理,還有什麼怕呢?

 

104.問:淩晨五點鍾,似醒非醒中,時常出現光明、星空、高山,寂靜天空中有太陽。後來可能是住相所至,夜間睡不安,見窗前有鬼影,十分恐怖。時有黑暗無明壓向頭而被嚇醒,並感覺睡中有人打我嘴巴而跳起,驚恐萬分,於是揮手胡打一氣。

 

答:這是你修有相法,執相所致。現在你一切觀空,不要住相,則一切幻影消亡。虔修心密,則外魔不侵,安然入睡,圓證大覺矣。

 

105.問:在打七中,總是坐不定,妄念多。座上功夫很差,這使我信心不足,總感到比別人進步慢。

 

答:百忙中不忘用功,還抽時間打七,這就是上上好根器。只要努力上進,定能成道果。能坐四小時,這就是定,不然是坐不下來的。至於妄念多,那是串習,只要不斷地同它鬥下去,最後勝利必歸於你。

 

106.問:打座過程中,會不由自主地講出很多聽不懂的語言或念許多經文,並伴有各種手勢、手印,且不斷地自動變換。下座後感到十分輕爽,精神特別好。

 

答:一切定中現象,不管好壞,均不可理睬。因為這些都是第六識的幻影,不是真實的東西。千萬不能執著,否則易入魔道。

 

107.問:有時在座上,所念之咒不覺而斷,手仍結印,覺知了了,無有妄念。這種情況是否就不持咒了,繼續坐下去而不著時間相了?

 

答:知手仍結印。可見身未化空,妄知未斷。此時如真斷念即前念已斷,後念未起,身心世界皆不得,哪裡還有手印與咒?當然不須再念咒了。如未化空,仍須念咒。如實在提不起,也可不念,但要觀照即看著這不起念的正念,時機成熟時,自然化空,此時還有什麼時間相呢?

 

108.問:有次座中,忽然悲從中來,淚如泉湧,繼之口中唱念經文。不知何故?

 

答:唱念經文,悲從中來,是法力深達八識田中,感得宿業善根發現所致。這一切過去即了,不要執著不捨。

 

109.問:弟子修法已一年半,從未間斷。在百座的睡夢中,夢到我一隻手握一爆竹,爆竹爆炸後一切都沒有了。弟子不識,只知念佛,又從中回來了,辜負了佛菩薩加被的深恩。

 

答:這是最好的消息,正是佛力加持。大爆炸後,一切皆空而靈知了了。這靈知即是你的本來面目,即是叫你見自本性啊!

 

110.問:有位師兄在修法時,覺得掉入一個很深很黑的地方去。他怕了,就停止了。

 

答:這是無始無明,他不應該怕。讓他繼續堅持修法就好了。

 

111.問:打坐時,過了十幾分鐘咒就提不起來了,手印也沒散,這是怎?回事?

 

答:你坐在定上了。坐在定堶n緊嗎?初初的不要緊,感到很舒服。但多坐了會執著,那就不要坐,出定。咒念不出來,妄念沒有時,反問自己:「這是什??」觸動靈機,那就見性了。

 

112.問:入定後自己是不知道的,知道入定就不是真定,對嗎?

 

答:對。

 

113.問:修心中心法至今九個月整,從未間斷。目前在座上,後半個小時腿較痛,但不要緊,我體會可能是時間相的問題。經常感覺持咒才幾分鐘,但清醒過來常常是半小時甚至一個多小時。我也不知是一直念咒呢,還是沒念,手印一直沒散,坐得也很端正。有時座上座下背部發燒,近來小腹、胃部也開始發燒。請上師指示我今後應怎樣做?

 

答:這證明你已入定,故時間一幌即幾小時過去,咒脫而手印不散。身上發燒是內氣薰發所致。不要注意它,多吃些清火的菜和水果。

 

114.問:夜12點上坐到淩晨5點,沒一點昏沈跡象。

 

答:這很好,是深入禪定的好現象。

 

115.問:我打坐時會有一段時間什麼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答:有兩種情況:1、是昏沈,2、是無記。像死掉一樣,什麼都不知道。昏沈時,要提起精神,出聲念咒將睡魔驅散。無記時,要提起:這是誰?!要靈知了了。

 

116.問:我坐一個小時後,不知道了,腿也不痛了。

 

答:如果知道沒有,這就是靈知(尚帶點昏定)。如果連沒有也不知道了,那就落入了無記,那就要提起咒來。

 

117.問:近來在坐中,幾次出現所念之咒已斷,內無身心,外無世界而了了分明,一念不生之境。當即承擔:親證本來面貌了。

 

答:很好。

 

118.問:昏沈、昏定與正定的區別?

 

答:昏沈是睡著了,手倒下,手印散了。昏定頭有點低,手不倒,手印不散,如昏如寐,但有知覺,有迷糊的感覺。而正定沒有迷糊的感覺,清清楚楚,沒有念頭。正入定時,什麼聲音都聽不到。定深了就要發神通了,連螞蟻爬的聲音都能聽到。由昏定到正定有個過程,慢慢會明瞭,昏久了有時會轉為正定。

 

119.問:入定了出不來怎麼辦?

 

答:不會的,一時不會到滅受想定,到滅受想定就要一坐坐幾天。要出定也很方便,用引磬在耳邊敲一敲就出定了,沒有引磬可用金屬的器皿,因為金屬聲尖利。這種定是禍害,是用功時硬壓念不起造成的。有個居士,平時用功是用壓念的方法,有一天在廟堣J定了,人家以為他死了,就將他埋了。要定,但不能死定,對境不動心才是真定。

 

120.問:弟子修法已過四百座,入冬來,晨坐昏沈相鋪天蓋地而來,十座中也只有三座清醒。

 

答:對治昏沈之法至?簡易:1、睡眠充足。2、清晨打坐勿飲食。3、多進行體育鍛煉。4、有睡意時急將雙目睜開,出聲持咒。但須注意,如系入定,即不須如此。5、日間不要太疲勞,這樣就不至昏沈了。

 

121.問:我上座已6個多月了,座上妄念還很多,應如何對治?

 

答:打坐時應死心塌地,一切不想,念來不理,任其自生自滅,只專心持咒,凝神傾聽心持咒之音聲,妄念自然停息。

 

122.問:近周來,一上座就自然進入較暫短無念狀態,身心亦舒暢,唯智慧不開,這是?何?

 

答:你要開什?智慧?是知道他的心行,知道過去、未來的資訊嗎?那就錯了,開智慧是指認識本性,不跟境界轉,一切無住而瀟灑自在也。

 

123.問:近來時常體會到生理對心理的反作用。心空之後,色身會轉變,是嗎?

 

答:是的,隨心理的轉變,生理也會變化。

 

124.問:打坐的覺受感極不穩定,如白天打坐與晚上打坐不同。是否到了克服這一障礙的時候?

 

答:這是習慣問題。習慣早上打坐的人,一旦改?晚上坐或反之,皆感覺不好。不是時間有什麼好壞的分別,經常轉換著坐,即平衡無別了。另外,對於順逆境的考驗,確須用一種平常心來應付,不可順之則欣喜,逆之則驚惱,這是用功人應注意的地方。

 

125.問:修法中如何防止禪病一事?

 

答:有什麼禪病?只要見一切勝境、惡境均不理睬,只顧持咒,將其化空,即無妨礙。於一切境,不取不舍是除粘去妄的最好辦法。亦要求入定、開悟,更不求發神通,自無禪病。其他一切生理、心理變化均順其自然,勿自作主張用意引發或壓制生理、心理的變化。

 

126.問:修法打座時,有時一意念佛菩薩或師尊,周身就有一陣絲絲麻麻的舒鬆清涼感,有時皮膚像起了雞皮疙瘩似的。

 

答:這是心念的感應。不要執著,只當沒有這回事。

 

127.問:打開後於座下有似流淚非流淚之感覺,這是何因?

 

答:這是你於打開本來後,有如喪考妣之感。你能專心用功得此成績,於末法惡世中,實非易事。望你切勿得少為足,勇猛精進,勤除舊習,則圓證佛果有望焉!

 

128.問:打坐一開始,把念頭放在持咒上。坐一段時間後,這個持咒的念頭有時像在耳邊,有時像在腹下丹田,有時又像在鼻翼。這些都是不知覺來的,而心中持咒仍不停。

 

答:一心聽自己心念咒的無聲之聲,不管它在哪里?一切隨其自然。念到心空,能念之心與所持之咒一時脫落,身心世界一齊化空,真性即現前矣。

 

129.問:打坐時,忽然出現一片白光,白光中有明點,這是什麼?

 

答:不要管它。我們修法就是不許見光見佛,是恐你著相。在密宗說來,那個白光就是我們的自性光明,明點就是第八識。第八識還是識,要把這個識打開來見性。不去管它,不要沾沾自喜,以為我有白光、有明點了。如若自喜,那就著相了。

 

130.問:打坐念咒時,感覺到有兩層東西,上層是流動的念頭,下層是念咒的聲音。如果提起念咒,則上層為念咒,下層為黑色濃霧,一會兒,雜念又來了,念咒又變成了下層。

 

答:黑色濃霧是無明,要提起咒來,打破無明。

 

131.問:我打坐時,看到一些粘著的事情,髒髒的東西,知道要改,但碰到具體的事情,每每還要粘上去。怎麼用功才能不粘上去呢?

 

答:照啊!看到又粘上去了,須趕快放掉。要覺得快,覺得慢不行。照就能看見髒髒的東西。粘著事相,就是沒有放掉,力量不夠。能照見,但不能放,那就要痛斥自己,趕快放掉或趕快持咒,用咒來化掉。所以要時時刻刻培養力量,力量不夠要多打坐,多打坐可以培養定力。有了定力一覺就化空。一切都是假的,心死透了就不動了。心不死透,仍拔不出來,陷在堶情C

 

132.問:修行中出現的境界,是不是不要對人講?

 

答:不能講的原因是恐怕引起人家的執著,追求這種境界。心中會想為什麼我沒有這種境界啊?心亂了,不能入定了。另外,根本沒有什麼東西,不住相,什麼都不可得。境界是有的,就像我們坐火車,從上海到鎮江,一路上看到的景色,但不住相,也就過去了。

 

133.問:有時修法後,耳朵媟|嗡嗡響?

 

答:響得好,這是要爆炸的前奏,不要睬它,是在打通氣脈。

 

134.問:座上心亂不能得定,如何對治?

 

答:現在用功存在的問題大致都是一樣的,都是心亂,妄念多,多得坐不住,要想下座,這種現象很普遍。原因是由於心亂不定,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假相,戀著這個世界不肯放,所以弄得心很亂。要曉得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可得,都是夢幻泡影,是得不到的。這妄心就不大動了,就可以死心塌地上座了,最起碼粗妄念不動。不要在心寎萰菕A計算家堛漕き﹛A社會上的工作,什麼事情都不再執著,上座時它自然就安安穩穩平平靜靜。那時,內娷膝X來的念頭還來,念頭來時你不睬它,任其自生自滅。只專心持咒,凝神傾聽心持咒之聲音,一定要聽得清清爽爽的,這樣妄念自然就不會多。妄念不動了,就很安穩,很舒服,很快樂。其實打坐到後面是很舒服,很快樂的。有些人追求這個快樂—快樂趕快來啊!好啦,你一追求就更壞了,妄心這麼重,怎麼能定?所以不能追求,一切放下來,安心打坐,心念耳聞,才能入定。到了這個安樂境,也不能執著這個安樂,執著這個安樂又壞了,就有所住,住在堶惜]脫不開。因為有樂可得嘛,才有所動,必然落在巢臼堶情C

 

135.問:有一次打坐後睡覺,身體開始變大,非常大,我想趕快脫開,結果一動念,就什麼也沒有了。

 

答:哈哈,不要睬它就爆了。不要想問題,有時大大……大得不得了,有時小小……小得不得了,都好。不動念就脫開了,妄念一起就不行了。所以叫你們打過坐後不要馬上下來,休息一下,靠在床上,好消息就可能來了。因為打坐時還求快入定啊,快點開悟啊,而下坐後什麼都不求了,那好消息就來了。但是,可不能等著好消息啊!

 

136.問:前幾日,在床上躺下,突然虛空粉碎,一下打失身心,且打開的力量十分大。有時聽錄音也有此境界出現,但我均沒有執著。平時於回光返照之中,一有念起,即用「呸!」字斬斷念頭。

 

答:如此用功,將來定能圓滿成就。

 

137.問:百座內頻頻出現「一切化空,只是有個靈知」的境界,百座後也常有。雜修後的心情繁亂。

 

答:你坐不多時,即得這好境界,真是有福。雜修是做功夫的大忌,千萬不可再犯。

 

138.問:晚上睡覺作不了主,怎麼辦?

 

答:你白天做功夫,到一定程度,晚上也會做功夫。念佛人睡著了也會念「阿彌陀佛」,持咒人睡著了也會持咒。要夢塈@得了主,首先白天作得了主。做夢是半昏迷,到死的時候是全昏迷,因此做功夫要痛切。

 

139.問:夢中覺自己的身體沒有了,隨即知道提醒自己「此時了了分明的是誰?」然而終不見好消息到來,只是聽到從頭到腳的一種雜響聲,直至醒來。

 

答:有此一念即是好消息,放下這一念更是到家。

 

140.問:睡覺前我念咒,念著念著就睡著了,感到一個小人出去了。心堻ㄙ器D,也有喜歡心。就說「回來!」小人就回來了,又念咒了。一會兒「哄!」一下又出去了。我想老出去不行,「回來!」小人很聽話就回來了。請師父指示。

 

答:那不是真正的意生身,是六識的幻影。縱然能出意生身,並不表示開悟。因為他沒有明瞭本性,還著相,我們做功夫時會有這種情況。從前破山祖師在寧波天童寺用功,他很年輕,喜歡玩。在坐禪時,意生身出去偷人家的鴨子,被發現後,密雲悟禪師說:「你遊戲神通有了,但佛法還未夢見。」破山祖師原以為自己成道了呢,此時便跪下來請師父開示。密雲悟禪師讓他參「父母未生前是誰?」後來他開悟了。相是緣起的,因緣合成的。沒有佛性不能顯相,明瞭本性的人一點不住著。如果執著神通,顯神通,那就成魔有份了。良山祖師說:「神通不能求,求也不能得,得了也不能用。」所以要韜光養晦。

 

141.問:夫妻生活不斷除的話,修座是否難打開本來?

 

答:這怎麼說呢?夫妻淫欲不斷,怎麼打開本來?但如能應付而不動心,則又當別論了。

 

142.問:最近淫欲心動得厲害,盼師父指示如何能將此心迅速斷除?

 

答:不要緊,這是翻種子,這深藏八識田中的淫欲種子不經過多次的反復是消不盡的。過去的大祖師沒一個不翻種子,所以他們都秘密加持「楞嚴咒心」。

 

143.問:關於斷除淫欲心一事,平時下座觀照或持「楞嚴咒心」都沒問題,可近日夢中總是夢見這些事。

 

答:這是因為下座觀照與上座修法般若火內薰之故,種子翻騰,故睡夢中有這些現象發生。還要多用功,白天一點不動這男女之心,夜奡N自然清醒,沒有這些夢像了。

 

144.問:弟子在今年陰曆七月十五日,發生了性行為,當時不知是戒日,後來才發現,心埵n慚愧,愧對上師、諸佛菩薩對我的慈力加被護持,愧對眾生,又自愧沒放下一切幻化,失去良機。

 

答:唉!我的好孩子!淫心人人都有,尤其在用功深入時,淫欲種子翻騰起來,人即覺難受。你對我說實話,當教你消亡之法。

 

145.問:弟子淫心熾盛,經恩師開示,以兩種方法對治,一為不淨觀,二為疏引。但在對治過程中時有走著。弟子知道應當懺除,但卻提不起懺悔心來,不知如何是好。請恩師開示。

 

答:淫心熾盛,青年男女俱不能免。但如能清心靜坐,以心理影響生理,即可漸漸清除。如實不能,亦可結婚。學佛隨人而異,不必勉強。

 

146.問:弟子知道淫心不斷不能成佛,現在淫心非常淡薄。

 

答:你知道就很好。你現在多大年紀?淫心真的淡薄了嗎?夜堥p處還勃起嗎?

 

147.問:打坐精進,精氣充足時,心中之欲念也愈強。

 

答:可憐的孩子,在這欲界堙A一切眾生淫欲心都很重,所以生死不了。你才24歲的小夥子,哪能淫心不動呢?但我們學佛修道,須深知這是生死的根本。不斬斷淫欲,決不能成佛。精力充足,淫欲強盛,心不清淨,何能入定?所以在這上面有二種處理:一種是深知淫欲的厲害,畏如蛇蠍,不敢動心。精心打坐,深入禪定,即將淫欲化空;另一種是性欲衝動得實在厲害,不妨先結婚。但是要不斷地精心打坐,增長定力,以心理打消身理的需要,而將淫欲化空。修道人好好打坐用功,夫妻同房一次,淫心即清淡一次,不到三、四十歲淫心即化為烏有了。西藏的白、花、黑教派堛滲狙v們都是這樣做的,但千萬不可縱欲!總而言之,淫欲心人人皆有,就看人怎樣遣除它。假如道心強,用功打坐,以心理的力量將生理的要求化去,淫心就抬不起頭。我就是這樣化解淫心的,希望你也能這樣做。假如不能,望你能于夫婦同房的過程中,將淫心化斷,證入大道。我的好孩子,千萬不要沈溺於淫欲中!!!

 

148.問:從上海回來之後,修四印時,於坐中出現微細的情愛種子翻動,現在沒有了。師批:真沒有了嗎?只是深入禪定後,才偶爾看到過去所接觸的人與事。師批:不可縈繞於懷。我感到用功上去之後,偶爾有一絲情欲之感覺。師批:功夫上去了,還有情欲嗎?但這時我知道,馬上將其化掉。師批:能化掉是真上去了。有時也沒有做夢,於睡眠中也沒有動情欲心,而不自知地遺精了大約一月左右時間。

 

答:漏丹是做工夫的大忌。你年紀還輕,情欲未淨,免不了要遺精。現教你一法,以固精關。每日早晚各做一次。先將胸腹中濁氣從口中呼出,然後閉口,提肛、以鼻吸氣,吸足氣後,停息不呼不吸,然後呼氣松肛。閉氣的長短隨其自然,不可勉強。動作要慢,越慢越好,這樣做30次。做時不可有欲念,否則亦不易收效。做時如覺胸悶,可做4-5次,放下休息、散步,數分鐘後再繼續做。

 

149.問:您所授固精之法,做完一個月後是否應繼續修下去?30次做多長時間為宜?

 

答:最好修下去,因你心不固。時間長短須看自己的肺活量和閉氣的時間而定,不可人人一樣。也不可拼命閉氣,但須緩緩進行,越慢越好。

 

150.問:打坐感輕安無念,覺身心化空。有時但覺時間過得很快,有很輕微的了了分明,但不能朗照,好像入睡前一瞬。這是否是沈空斷滅?自覺舒服是否落窠臼?

 

答:身心化空了,不是不知,而是有輕微的了了分明,這不是沈空斷滅;自覺舒服而不住,也不是落窠臼。如安住在舒服上而樂此不疲,才是落窠臼。

 

151.問:我有胃病,打坐時覺得胃堮藒,難受。

 

答:在兩種原因,一是坐姿不正確,腰彎下來壓在那兒。第二是咒盯得太緊。念咒要似有似無,這樣氣就不脹了。你有胃病還不宜多坐,要多念大悲神咒。有病時可以靠在沙發上修或少坐些時間,等病好了再修。結的手印與身體構成45°,放鬆,不要倒下去。養病時不要修心中心法,因為心中心法一定要做兩個小時。養病還是念六字大明咒,時間可以少一些,比較方便。

 

152.問:打坐時,頭上發脹,好不好?

 

答:好,那是氣在走,但還沒有通,通了之後,就不脹了。脹後會痛,痛過就通了。有時頭會咯咯響,那都是氣在走。

 

153.問:我打坐時有氣脈上的障礙。

 

答:你從前是做氣功的吧,做氣功很多人都有此障礙。要忘記氣,氣生起來不要睬它。佛法與氣功不同,佛法修心地,氣功著身體。要空淨,氣是副產品。血液是靠氣輸送的,氣不動,血脈就不走了。念咒時只管聽咒,不管氣。你管氣就要出偏差了。讓它自己跑,它要怎麼跑就怎麼跑,不要用意識控制它,引導它。

 

154.問:座中在咒念不出來時,心很清淨,前面突然亮了一下,一會兒又沒有了,好像太陽在雲中露了一下。有時像電閃一樣,渾身感到像被東西捆住了。

 

答:剎那的亮是你心開了一線,就象蓮花稍稍開了一點,放了點光,這是你的本性光明。感到有東西捆住,說明你過去世是修法的,但沒有見性,如果見了性就不會這樣了。有的人是在鑽黑洞,鑽不出去,這也是過去世修行沒有打開而有的感覺。

 

155.問:有時打坐有極強的樂感,時間長了會引起淫欲心。該如何處理?

 

答:不要住在那個樂上,禪定中會有空、樂、明三種情況,都不能住。如住樂的話,就不能出欲界。把樂感放掉,不睬它。空是無色界,樂是欲界;明是色界。一有所住,三界都不能出。

 

156.問:有時打坐會感到有像花一樣的東西,多得不得了。

 

答:那些花是你的性光,是六識的變化。好與壞都不睬它,你不能著相,否則附體就要上身了。

 

157.問:有一天打坐時,突然氣向上沖。有時早晨睡覺醒後頭會發出響聲,像氣球爆炸一樣。

 

答:不要緊,打坐時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是在打通氣脈,身體自會起變化。但不能住在這個氣上,不要睬它,這樣就不會脹在那兒。想腳底心,可將氣引下去。

 

158.問:于座中極度清靜之時,突然有一片光閃出,分身兩個人,一個在持咒,一個出外應酬,我知是幻,便一覺,外出者便與持咒者相合。

 

答:知幻即離,不致出偏。假如執真,將入魔矣。

 

159.問:有次打座近兩小時的時候,整個人如消融化解了似的。

 

答:修法入定即有化空感,因一切事物皆是假相,全靠身心維持,不可認妄為真有。因此一旦妄心消融,假相即不存在了。

 

160.問:打坐時極想把身體化空,卻每每做不到。

 

答:有此想即是著相,不應粘著於此。

 

161.問:于座中極度清靜之時,突然有一片光閃出,不是十分明亮,此時我均心念耳聞地持咒,並不執著於此。

 

答:好好用功前進,尤其于下座時,勤於觀照,一切境界俱不沾粘。六根清淨後,即能大放光明,朗照十方了。

 

162.問:有次晨修四印,當時心中十分清淨,在兩眉之中的上方,有一乒乓球大小的光球照耀著,此時的感覺難以用語言表達。

 

答:「心靜光生」,這正是你的自性光明,因心清淨故,豁開一線,發生了些微光明。不要著相、欣喜,要更好地精進用功。

 

163.問:有次修二印時,突然感到有人手拿淨瓶,瓶中水從我頭頂而下,有流遍全身之感,剎那之間入定。

 

答:大悲菩薩來為你灌頂,但莫著相,著相則入魔。

 

164.問:上次打七,師尊開示,我心堣Q分明白。別人見光見境,我什麼都沒有,師尊說這最好。但我以為是鼓勵我,我還是未達到師尊說的:「什麼都沒有,才是最好的境界」的程度。

 

答:如你明白一念清淨心光是法身佛,即是大智慧人。沒有見光、見境,的確是最好,不是鼓勵。因為法身無相,只有離念的靈知,所以什麼都沒有是最好的。

 

165.問:入定時,自己像鏡子一樣放光,什麼都沒有了,這是不是著相了?

 

答:這是你自己的性光,不是著相。因為我們的佛性就像鏡子一樣放光,我們之所以看不見,是因為執著、煩惱遮蓋了光明。你心定了,本性自然放光了。我們本性的光明和阿彌陀佛的光明是一樣的,可以朗照大千世界。

 

166.問:在入定時見一高大似佛菩薩的人,粗大的雙腿盤坐著。座下一個光著身子的嬰兒雙手攀著大腿,艱難而又重復地往上爬,同時感覺很累。

 

答:這個大的就是你自己。艱難重復地往上爬,反映除習氣的艱難歷程。

 

167.問:入定時外界的聲音聽得到嗎?

 

答:真正入定時,外界的聲音是聽不到的,還能聽到聲音,是沒有入定。真正入定,無見無聞,但不是沒有知覺。了了覺知,不著見聞。見到東西或聽到聲音是沒入定或部分入定。在定中,即使你走在大街上,也聽不到車的聲音,但照樣走路,這樣的功夫就要發神通了。很小的聲音都能聽到,能聽到螞蟻爬的聲音,他方世界下雨聲你也聽得見。啟用時都聽見了。所以六祖大師說:「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儘管用,心一點也不執著。

 

168.問:上座以後,有時就提不起咒來,一提起咒就好像氣力不足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答:關於念咒的問題,現在有人講,念咒是多了一個事情,麻煩,還是把咒放掉不念吧。這是個大錯誤。做功夫應該是:上坐要死心塌地,下坐要綿密觀照,一定要這樣!要知道咒是工具,是用來掃蕩我們妄念的。你不想念咒,討厭它,這就是妄念。就是你心亂啊。你不念咒就念貪嗔癡,叫你不動念你做不到。心媔簸吽A不是這個就是那個,亂得不得了。所以宗下祖師就講,驢事未去,馬事又來,事情多得不得了。你不用咒這個工具去化妄念,妄念怎麼能歇得下來呢?假如真的沒有妄念了,身心世界都空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你現在還沒有空,身心還在,世界還在,境界還在,就是有妄念在。嫌念咒麻煩,真是糊塗!這樣下去你以後永遠脫不開。要好好做功夫,把咒提起來,提到不能再提了,那才是化掉了。要在不知不覺中把這個咒脫掉,那才是真正的不念,有心不念不行。咒自然地脫掉,還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睡著了脫掉。迷迷糊糊睡著了。當然不念了,這不行。另一種是入定了。妄心就不動了,這個念咒的心就沒有了。即能念之心,所念之咒一時脫落,就見到本性了。假如是睡著了,昏沈了,有什麼用啊?有個檢驗昏沈的方法,即看我們的手印是不是倒下去了,是不是散掉了。手印倒下去,散掉了,念不出來,即是睡覺了,沒用。真入定,手印不倒不散;身體化空了,手印還是不倒不散。那才是入定。假如是嫌麻煩不念的,趕快要提起來念。假如是昏沈,趕快把手印結起來,把眼睛睜開,出聲持咒,把睡魔消除。驅散睡魔之後再輕輕念咒。

 

169.問:有時我覺得念咒很累,念不出來,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念嗎?

 

答:這種情況還要念,不要太緊,要放鬆一點。很累,念不出來,不是心清淨。入定後不累,很輕鬆,身體像要飛起來一樣。

 

170.問:修行用功有境界是怎麼回事?

 

答:師父反問:你有什麼境界?××無語。(師父一語問斷)××良久,進而答道:我沒有什麼境界。有玄妙心在,有取捨心在,師父啟發曰:穿衣吃飯,工作學習,妻子兒女,山河大地,這些不都是你的境界嗎?!××當下有省。

 

171.問:沒幹活時還能看見念頭,但在幹活時心念像野馬一樣控制不住了,該怎麼辦?

 

答:幹活時,心亂了就喊「斷!」一分鐘的功夫,以後再做事。在忘記照時,就喊「斷!」斷一下不妨礙工作,每日最好能喊「斷」數十次,觀照用熟了就可以了。

 

172.問:現在有時不像從前那樣有個觀照的心,是怎麼回事?

 

答:從前觀得生一點,用心提,現在觀得熟一點,不用心提了。如果時常忘記,還是要用心提一些,要善調節。像我們念咒一樣,生的時候用心念咒,要念得清楚;熟了,如不用心就油了,嘴堜嚏A心堣ㄘ壑F。油了就不容易入定,身體化不空,咒與念頭分開了,念頭就流了。所以念咒時要聽得清楚,攝住念頭,慢一點沒關係,到時自然脫掉。不要有個「要化空」的妄念,那就自然入定了。

 

173.問:有時打坐觀照時,有事要做,但就有股力量不讓動,還是坐在那堙C

 

答:這是觀照有了一定的定力。但事情來了還是要做,要活潑,不能死定在那堙A動一下就出定了。人情味少了好,但事情還是要做的。

 

174.問:座下感十分輕安,不覺有身,眼睛視力也提高了,頭頂百會處有氣向上沖頂之感。

 

答:一切變化,均不要管它,隨其自然,即無偏頗。修法時色身自有變化,但不可追求。

 

(三)種子翻騰與座下觀照、見性與保任

 

175.問:修心中心法當種子翻騰猛厲,忍無可忍時,怎麼辦?

 

答:不要怕,只須出聲持咒,即能化去種子。經過千百次的翻騰上下,便可證入不動。

 

176.問:座上有時種子翻騰劇烈;有時一座卻十分空淨;有時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悶、難受。這是為何?

 

答:種子不是一下子即能消光的,要不斷在事境中鍛煉,所以不可大意、驕傲。功夫沒有到落堂的地步,總不免有反復,所以你要努力上進,不可懈怠呀!

 

177.問:一直修第四印,是否可以把種子翻光?

 

答:不可以,還須在事上磨煉。不過打坐修法可以幫助你在事上透過去。打坐是修定,事上磨煉是修慧,要定慧雙修才好。

 

178.問:修法至一階段後,反復出現心似刀割,心情煩燥,著急之狀況,該如何對治?

 

答:八識種子在翻動,故有此感受。修行不是一帆風順的,只要耐心闖過這波濤起伏的難關,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又,難過時,出聲持咒,容易度過難關。

 

179.問:我在修行中時常因身虛心煩而進進退退,是不是應堅持加坐?

 

答:免不了的。功夫未到不動地,總是要發生進進退退的煩惱現像,因八識田種子被般若火薰起,翻騰而使然。種子翻騰起來很難受,覺得退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睡也不是。此時要頂得住,不被嚇倒,要透得過,其實這是進步。可加修第三印,出聲念咒。但如實在感到身體不支,也須稍放鬆,減少打坐的時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要抓緊用功啊!

 

180.問:每次月經前幾天明顯感到心力不夠,不像平時能觀照住,想往外面跑。這次竟然想說是非,明明覺得不該這樣,可控制不住自己,反被外境所轉。實在慚愧,有負師父的教誨。

 

答:這是生理的反映,不要緊,就到外面走走,散散心好了。女人到了更年期,生理反映特別強。尤其用功人種子翻騰厲害,就更不能作主了,過了這一階段就不妨事了。觀照要鬆緊適度,不可過緊。

 

181.問:打坐後覺得睡眠不太好,還會做夢。

 

答:覺不要睡得很死,做夢是在翻種子,是好事。

 

182.問:種子翻騰如何調伏?

 

答:修學佛法不是一帆風順的,功夫沒有到徹底的時候,會有反復,就是這樣一浪一浪的。要督促自己不要跟種子翻動的妄念跑。所以過去的大禪師都念楞嚴咒心,用楞嚴咒心來調伏這個種子。最壞的種子是淫欲心,這是最深的生死根本,這個根子斷了就好了。如種子翻騰得厲害,不打坐,只念咒,也可出去散散心,過去了就再來打坐。我們八識田中的種子太多了,所以明心見性後還不能了生死。很多明心見性的人還要犯錯誤,因為種子埋伏在堶情A碰到緣就起現行,翻出來了。因此要明白這個道理,要在事上磨煉,將種子磨光才行。

 

183.問:至今修法已有6個月,有些問題祈請師父開示:打坐一段時間就出現煩躁情緒。心煩意亂,愛發脾氣,不由自主,但過後自己又很後悔。煩躁出現過好幾次,導致停坐兩次,共五天,好像這個臺階總是越不過去。近一兩座,座上也有些煩躁。該如何對治?

 

答:這是你心神不穩,種子翻騰所致。此時可出聲持咒,度過此關,千萬不可停坐不修。

 

184.問:雖然加坐,煩惱似乎並未因此減少多少,而且經常心頭發悶,厭人恨己,是否由於坐得太久了?

 

答:打坐應該是一種享受,無半點煩惱,你倒煩悶欲絕,走到反面去了。似應調劑一下,去外面遊山玩水,再來打坐吧。多和知友談談,交心也不失為一種調劑的好辦法。應病與藥,法無定法。總之打坐用功,應該是心態平靜,安穩、舒適,而無煩惱。縱然種子翻騰,有進退失據之感,只要出聲持咒一番,即能安然無恙。「厭人恨己」是你心量小的舊習翻出來之故,趕快呵斥自己,放下這一切不應有的惡習。

 

185.問:近來碰到點逆緣,一直子氣得我妄念紛飛,膩透了,想儘快搬家去淨土。雖明白諸法皆幻,卻仍有所希懼。

 

答:唉!要成佛,不是圖舒服快樂,而是不怕吃苦。因為佛是入世度眾生的,不是厭世逃避的。佛是二足尊,你不吃苦,福德從何積聚?!沒有福德你怎麼成佛,更如何出離六道?!所以要出苦就要不怕吃苦。在苦難中鍛煉,才能將執著消光,而恢復本性光明。

 

186.問:有次因一點小事和人家頂撞起來,當時我自知不好,但按捺不住。這都是我心量小,愛面子的結果。這又是修法的大忌,該怎麼辦?

 

答:這是觀照不得力之故。人人都有愛面子的習氣,其實這是最愚蠢的,就是為這莫須有的面子,把自己拉到生死之中去。要問怎麼辦?就是趕快放下。

 

187.問:除習氣是否不能太著急,著急本身也是習氣。

 

答:對!不能著急,你心空了,還有不好的行為嗎?講對治就落下乘了。當心動時,只「呸!」一聲就完了。

 

188.問:只要時時心空淨,做到「念起不隨」就行了,其實也沒有什麼「習氣」,是嗎?

 

答:習氣就是著境,隨境轉。能不隨境轉,則習氣自除矣。

 

189.問:證悟本來後,最難的就是除習氣,我一直以為自己能放下名利,可一聽說可免費考讀研究生,心就動了。好幾天一上座就被「去,還是不去?」的念頭困擾著。

 

答:這叫做「當斷不斷,反遭其亂。」也。一切境界皆如空花水月,不可得。我們只遊戲其間,不執不廢。不做亦得,有什麼放不下的?學佛就要瀟灑自在,要坐就坐,要行就行,毫無拘束,方無礙也。

 

190.問:有時忍不住發怒怎麼辦?

 

答:發怒時持咒,念起不住,念起不執。

 

191.問:弟子修法已有百座左右,因自己業習深重,定力仍然很差。但我感覺還是有進步,內心比以前安穩多了,平靜了。

 

答:那也不錯呀,用功功不唐捐,不會白費的。何況是修這樣的,怎麼會一點沒進步呢?做功夫不能性急,須耐心堅持下去,始有成就。因我們多生歷劫的習氣深重,不是短期內就可以消除而親證佛道的。努力用功吧!

 

192.問:若精誠修法,待智慧開啟,是否業障即除?然修法以發心為首,不得不為之慮,敬乞賜教。

 

答:果然精誠修法,化空妄念,心且不有,又何有障?!所謂障者皆妄心作祟也。你如真發心學佛,即能精誠修法,切忌空談,貢高我慢。

 

193.問:愚現在修法,以穩妥前進為原則,下座後注意飲食及休息充足,以為助力。此是否屬身執?

 

答:修法本應注意保養色身,所謂借假修真,何有身執之嫌?

 

194.問:我這星期覺得障重,天天在修第二印,準備修一至二星期,可以嗎?

 

答:可以。更重要的是要明白什麼叫障重?「障」沒有個東西,你把它拿出來看看。所以說障是虛幻的,還是心啊,是心著相了。還是心沒死透,心死透了就有力量了。所以,月藏問文殊菩薩:「明知生死本空,為什麼我偏偏受生死流轉呢?」文殊菩薩說:「其力未充。」力量從何而來?關鍵在於心必須死透。如果真知道這世界上一切都是假的、空的,那自然就有力量。但是如心不清淨,沒死透,沒有真正知道這本性是不垢不淨、不生不滅的,則不行。所以還是理性認識不夠。禪宗講:大死之後才能大活。你死得不透,或半死半活,不行啊!所以我們一定不能著相啊!

 

195.問:如何保護?

 

答:開悟並不難,但要保護它卻不易。不保護它就會跟著念頭跑,雜念紛飛,亂七八糟的事全了。所以必須綿密保護,才能將妄習消光。但護念不可死,更不可執著。只一覺,拉回來即可。這就是念起不隨。外面的事情都是空花水月。《圓覺經》說:「知是空花,即無輪轉」。緣起性空,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不跟妄念跑。一切隨緣,因緣是這樣,我們就這樣做。儘管做事,一點不動心,為了眾生做一切事而心不粘著。能時時這樣做,不須幾年,即「皮膚脫落盡,唯露一真實」,就能大放光明,神通顯現了,但也不能執著神通。識得本來後,還沒有歸宗,跟念頭跑時,要像牧牛一樣,用鞭子打它。哪個祖師不是這樣做功夫的?我們修心中心法,打開了,見到本性,與一念不生了了分明時也沒兩樣。但要親證一回。噢!原來什麼都沒有,而了了分明。開悟是方便的,但要綿密保護,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夾山和尚在船子和尚那兒開悟後,趕快到山上去保護十八年。識得本性後打坐與沒有識得打坐是兩樣的,識得後打坐就是保護它了。念頭來了不睬它,行住坐臥中,時刻保護,保護自己不要著相。

 

196.問:上座安心修法,下座綿密觀照,時時讓自性現前,如此用功下去,時節因緣到來,就不愁不開悟了。以上知見正確嗎?

 

答:知見不錯。

 

197.問:心中心法後半部如何修?

 

答:觀念頭起處,不跟念轉,差別境當前也不為之心動。這就是禪宗保護本性的修法,這樣修下去,也能了生死。

 

198.問:關於「心念耳聞」,我感覺若注意「耳聞」,又注意「心念」,心易亂,究竟如何是好?

 

答:耳聞是能聞之性,而不是注意耳朵。所以耳聞心念咒之聲,則妄念不起矣。

 

199.問:修法是為了明心見性,見性後就能明瞭諸法實相,從而不會迷惑顛倒,造業受報了。修法的訣竅在心念耳聞,不管身體上的任何感受。只將咒分分明明地念下去,最後將咒也化去,就孤靈靈地剩下靈知覺性了,但也不可著。對嗎?

 

答:是的。妄念化空,咒即念不出來了,當下忽然根塵脫落,世界化空,真性即現前矣。

 

200.問:「念起不隨」是否屬壓念?

 

答:不是。

 

201.問:剛見上師時,覺得自己本來是佛,因此於一擊掌之剎那,便明瞭自性本空。但時間一長,煩惱又起來了。

 

答:可憐,出聲持咒以轉換吧。

 

202.問:我在起念時,不知不覺就去壓它,對嗎?

 

答:不能壓念,儘管啟用,但不跟它轉,不睬它,這叫做「青山本不動,白雲任去來。」壞不是壞在起念上,而是壞在跟念跑。不是壓住不起念,而是念念不停留,這才是無念。六祖所謂「無念者於念而離念。」比量而現量,比量是知道,有分別,而現量不動。這與鏡子照物還有些區別。鏡子照物不管好壞,沒有區別,而我們知道好壞、美醜,但心不動。功夫做到這奡N行了。但非要見性不可,不見性做不到。所以說,活活潑潑地做很難啊。

 

203.問:請師父開示「念起不隨」與「毫無分別」?

 

答:「念起不隨」不是叫你做個呆子,連好壞、是非也不知道,而是了知,但不住著,這是第一步功夫。第二步功夫為「毫無分別」,是指善於分別客觀萬法,於第一義而不動。即知道是非、長短、得失,但心中不動,不被任何事物所影響與染汙。

 

204.問:弟子在下座觀照時,有時沒有一念,但一會兒就忘記,一忘就隨妄想而去。

 

答:正觀時一念不生,知道這一念不生的靈知即是本性。一會兒就忘了,就趕緊拉回來,不要隨念轉。

 

205.問:平時知道不要著相,可碰到事情又忘了。

 

答:這有什麼用?!這是你僅懂一點道理而未真實修煉的緣故。應該趕快改正,精勤修習,多多打坐,綿密觀照才是。

 

206.問:請師父談談「時時觀照。」

 

答:我們的念頭多得不得了,剎那的念頭很多。因為我們八識田堛犖堣l太多,好的、壞的都藏在堶情C比如我們看香蕉,只用眼識,不用意識,香蕉就是香蕉。眼睛就好比是照像機。如果用意識,看到香蕉就想:「這是香蕉,很好吃。這個大,那個小。」所以一用意識就產生分別心了。耳根也如此。意識跟著跑,六識的消息就交給了第七識,七識就傳給第八識,就有種子了。所以要時時觀照,觀照就是:念頭一動就知道,不睬它,要觀照念頭的起處。

 

207.問:「安住保護」是不將此無念而知覺了然的靈明寂寂光景,常常在人事逢緣之境中相應相印,守之護之?或者才有念起,即迅速回光轉而空之,與這空性相應呢?

 

答:對!在應緣接物時,只有當事的一念,無有第二念。做後毫不留念,如未做過一樣。這是無住無著功夫。

 

208.問:若在聞聲時,僅聞「聞聲者誰?」有時似乎近似無念而空然,但有知覺的光景,可轉而又失。是否要承當第一?如何承當?

 

答:問「聞聲者是誰?」是在未悟時用。如已悟這能聞聲者即自己主人公,則不須問。但保護它不住聲即得,更不須起念承當,起念承當則是頭上安頭了。

 

209.問:常於妄念流動時,回光返照「前念已斷,後念未起」之中間空明。這樣做好嗎?

 

答:不對,妄念斷處即自性空明,不須再起念觀照。

 

210.問:因工作忙,有時觀照力不足,便採用了大圓滿中「斷」念法,一天數十次,這樣於顛倒中似較前有些把持力。

 

答:這種簡易禪法於事忙人最適用。你能每天做數十次,日久功深,自然於不知不覺中打成一片,而歸家穩坐矣。

 

211.問:座下「斷」念法,即於事忙或心念外馳散亂之際喊一聲「斷?」。

 

答:不一定喊「斷」,一覺即行。

 

212.問:座下很少忘記保任,幹活休息也一樣。有時一想觀音聖號或彌陀聖號,耳邊自動響起念佛聲,甚至流行歌曲也是一樣。怎麼辦?

 

答:這耳邊的一切音聲,均不可睬它,任它自生自滅。

 

213.問:有時在念頭上沒覺察,念尾巴上才知道。

 

答:這是覺遲了,力量不夠。要看話頭,念頭一來就化空它。如念頭轉了個圈才看見,那是看的話尾巴。所以禪家說:「不怕念起,只怕覺遲。」觀照的好處就是,念頭來了就知道,境界來了,有的覺照在前有的覺照在後。順境不易察覺,而惡境界卻易覺察。

 

214.問:《般若正觀法門》中講觀的問題,要求從心窩處起觀,不取捨之,而避免某些學人因過於集中頭部引發高血壓之類病症。對嗎?

 

答:觀心是觀心念起處,不隨之流浪。即念起即覺,一覺即空。既不著在心窩、頭部,也不著在丹田或腳下。持咒也只是「心念耳聞」,不著處所,鬆緊須隨時調整,不可過緊或過鬆。

 

215.問:下座觀照,應了了覺知。我起了什麼念,應該清楚,是嗎?

 

答:起念要知道,但不能跟它跑。不能記住這個念,念起即覺,一覺即空,像水上畫圖一樣。

 

216.問:如何觀心?

 

答:心者即念頭,念頭來了就化掉它,不跟它跑。起初是通過持咒化掉妄念,看見念頭,念頭就沒有了。定力增強到一定程度時,念頭來了不用化,自己就化了,直到寂而常照,而常寂。了了分明即照,不動就是寂。起妙用時,應緣接物時就起念,不應緣時就沒有念,這是最好的禪法。觀心是佛法的根本法門。

 

217.問:「觀自在」就是對事事物物不粘著,也不偏廢,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如雁過長空,不留痕跡,就這樣老老實實地隨緣度日就行了。這種理解對嗎?另外,我與丈夫將在元月27日開始打七。

 

答:你的體會非常正確!就這樣老老實實地隨緣度日是了。所謂「隨緣消舊業,更莫造新殃!」也就是「饑來吃飯,困來眠。」的一種絕學無為閑道人的平常心是也。你們夫婦真是好樣的!既能於理上醒悟,更不廢事修。於此苦寒時節,不忘打七用功,將來定能證成大道,圓滿菩提。

 

218.問:對下座的觀照功夫,其下手處,仍未明白。今觀照似有三種下手法,請師開示。1、直下觀照妄念,不取不捨照之。2、觀照心念起處,念起即覺,不隨之攀緣流浪。3、觀一切事物皆如夢幻泡影,皆屬無常幻化之物,應遠離貪著。

 

答:前兩種看起來似兩種,其實是一種。因能念起即覺,即直下觀照妄念,不然不能念起即覺。不隨念轉即是不取,念來只是不隨之轉,而不是壓它不起,也不是討厭它而捨離。故二種是一法也。第三種很好,除對妄念調治外,對事境須如此觀照。

 

219.問:弟子採用上面的第三種方法,這樣是否符合上師要求?

 

答:只觀境,不觀心念,會隨念流轉。因為妄念在不對境時,還是流動不息,所謂「家賊難防」,不是不對境就一念不生了。仍是無用,必須雙照才行。

 

220.問:有人說:念念不停留也是修行中的過程。但按師父的開示,念念不停留是本性的大機大用,請師父再為指點。

 

答:「念念不停留」,如還有個念念不停留在,就不究竟,仍要化去。我說的「念念不停留」是用,「當下即是空」,不需用心去化。

 

221.問:「照而常寂,寂而常照」,究竟起念不起念?

 

答:照即是用,即是念念不停留。無念之可念,無起之可起,法爾顯現,自然應緣。

 

222.問:我們平時保的就是這個靈知嗎?

 

答:對,就是保這個靈知,而不是保空,不是守住那個空境。念頭來了不睬,不睬就是靈知。

 

223.問:我們做事時也要了了分明嗎?

 

答:對啊!我們念咒時聽得清清楚楚,也是了了分明,咒不清楚就不是了。不是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個了了分明。到一定的時候,「啪!」一脫,脫的時候還是了了分明,什麼都沒有,唯一真性現前。

 

224.問:《六祖壇經》說:「善知識!又有人教坐,看心觀靜,不動不起,從此置功。迷人不會,便執成顛,如此者眾。如是相教,故知大錯。」這兩點怎麼矛盾了?

 

答:「看心觀靜,不動不起」,這是壓念不起,故大錯。現在叫你觀照,是叫你看著妄念的起處,不跟它跑,而不是壓念不起,故不相同,沒有矛盾。

 

225.問:平時用功無非是息妄顯真,但《圓覺經》說:「善男子,但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這似讓人無法把持。所以弟子在平時觀照和靜坐觀心時,總覺得左右不是,不能確定具體方法,又怕念起,又怕犯壓念的毛病。

 

答:讓你觀心,不隨念去,就是不起妄念。平時不故意起念頭,不向外攀緣,而當妄念起時也不執著妄念。念起即覺,不隨逐、不壓制。只是了了覺知,不起分別。這就是「於諸妄心亦不息滅」的用功方法。

 

226.問:下座後,對境生心,為境界所轉,當如何用功?

 

答:下座要時時觀照。這個更難,因為人都是跟著境界跑。剛剛下座時還有個定境,知道看著自己不要亂動。可是,在事情上一做一滾,就忘記觀照了,跟著境界跑了,與平時沒打坐時一樣的亂七八糟,這就不好。所以,我們上座的時候要死心塌地地心念耳聞,下座的時候要綿密觀照,不要忘記。但是我們在境上也容易忘記,和幾個朋位一談心,什麼事情一做,馬上就亂了。念頭來了,要趕快拉回來,觀住自己。一定要做這個功夫,否則就不能上路。功夫到後面,觀熟了,就不要觀了,再觀就多事了。所以,先下手要「觀」,做到後面就不要「觀」了,把這個「觀」字忘掉才能進步,功夫才能上上升進。再更進一步,連「忘記」也沒有了,那功夫就由有為進入到無為了。功夫就是要由有為漸漸地進入無為。無為一下子是做不到的,開始一定要有為地觀,就是有心地做功夫。到了後來,無心做功夫,什麼功夫都沒有了,就更進一步了。

 

227.問:有人認為心中心法下座後的觀照,沒講清楚,而臺灣禪師來傳的觀照有下手處。他認為觀照即是法法平等,不起分別。做任何事,均要清楚,每個細節都不忽略。在觀照中,當下即了,要念念不停留,如有停留即有不清楚處,即是妄心。

 

答:真沒講清楚嗎?如果初觀心的人對樣樣事都清楚,這是觀境而不是觀心。觀心者知境本虛而不將心循境;知心本空而不住心,心境兩空,當下無念。正無念時也不執著於無念,而當念起時也不落於有念,有無皆消,當下靈覺。而此靈覺之性,非心非境,全體是空。正於空時,卻又了了分明,全體是假。空假不二,更無分別取捨,正於此時,正觀歷然矣!這不是如實觀照嗎?難道要如此人所說,將吃東西的味道留在心中或將同房的淫樂長期藏貯在心腦中,才是觀照嗎?假如這是觀照,只是魔王的觀照,是下地獄的觀照。再說,講這個觀照已是多餘,已是鈍置了行人。本來大家都是佛,只要醒悟,這一念不生,了了分明的就是當人的佛性。起念就是妙用,用不著照空,才是真正的禪法。此人叫大家每個細節都不忽略,這是「不起分別」嗎?這不是著相嗎?細品食味與淫樂,還要將食品經過咽、喉、腸、胃的情形體會出來,這是「當下即了」嗎?既要念念不停留,又叫人將淫欲念發展擴大到身體各部和一切生活中去,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嗎?魔王說法,就是這樣矛盾百出。

 

228.問:有人在一些地方說某某人開悟了,他的說法對不對?

 

答:理解不是開悟,懂點道理就說他開悟了,不要用功了,那是大錯特錯。理悟,遇到事情還是透不過去,沒用。如蒼蠅見血,馬上叮上去了,見境就動心了。如是這樣的話,臨濟祖師只要說一句就好了,為什麼還要說三句?禪宗也說法身邊事、法身正位、法身向上。從前古人根基厚,一點就知道了,繼而又綿密保護不肯放鬆。現代人保護不住,跟境界跑。他的錯誤在後邊,叫人不要用功了,不要打坐了。應該綿密保護,功夫要上上升進,覺受增長。認識本性是第一步,綿密保護是第二步,離開保護是第三步。因為保護也是執著,忘記保護不容易。要把忘記都忘記,這是第四步。我早就對他說,不要得少為足,要小心謹慎,好好做功夫。我問了他好幾個問題,他都答不出來。永明延壽禪師的《宗鏡錄》上說,證明開悟有十條,第一條就是所有的語錄、經文,能一目了然,一看就懂,他做不到。

 

229.問:能時時在觀照之中,粗的妄念沒有。細的妄念生起時,是不是不隨之流轉,而看得清清楚楚?

 

答:觀照還是多此一舉,講到做功夫當然可以。但到最後,是無功夫可做的。

 

230.問:打坐念咒,身體不要化空,只要體認這了了分明的覺性,即是見性。

 

答:這只是理解,不是親證。

 

231.問:光靠理解,認定這能聽能寫的算不算見性?

 

答:這都是理解,不算親證本來。

 

232.問:我認為行者在疑團未破之前,或攝心歸一,遇大手眼,見機直示心源,「噢」的一聲,根塵脫落,入現量境,這是真見性?

 

答:果真根塵脫落,了了不昧,當然是真見性。

 

233.問:修法念咒至能所雙亡,虛空粉碎,身心化空,了了分明,生滅滅己,寂滅現前,有此境界,才是見性,才知如何保護!

 

答:對!

 

234.問:理上明白緣起性空,色空不二,而心境沒有消融,是否見性?

 

答:沒有見性。

 

235.問:不知以哪一種見性為準?

 

答:當然是親證本來為對。

 

236.問:當一個人見性時,是否要完全根塵脫落,都要爆炸嗎?

 

答:心中心法做到一定時候,就會根塵脫落。但每個人並不完全一樣,有的人不是爆炸。其實我們一念斷處就是那個境界,只是力量不同,而悟到的本性是一樣的。無念時,身心世界都沒有了,但有知覺在,這靈知就是本性。功夫到了,自然就到那個地方。

 

237.問:脫開時,外界的聲音聽得到嗎?

 

答:入定與脫開時沒有區別。這時沒有聲音、時間,一切都沒有,只有一個絕對的真性。我們有了這功夫,反過來就是神通發現,如天耳通,他方世界下雨的聲音都能聽到。

 

238.問:是否每個人都要爆炸?爆炸是否有聲?

 

答:各人體質、根基、習性不同,不是千篇一律的。爆炸不可求,更不可等。有的人爆炸是有聲的,有的則不然,只要能所脫落即是。

 

(四)其他

 

239.問:弟子93年修「蓮花印」,94年和兒子共同打坐中(兒子當時8歲,他5歲時出現過透視、遙視功能),他偶然看見我身上罩著一層黃光,頭頂上有佛首,佛首上有黃色光圈。後幾天眉毛上方額頭上出現一橫道綠色光,上坐三尊佛。幾天後佛像消失,身上光圈發生變化,開始是黃光和紫光,最後變成一層紅火苗罩在身上。隨著時間的推移,火苗顏色越來越紅,光越來越長,到三寸的樣子就穩定下來。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請師父賜教。

 

答:身上與頭頂所現光、佛皆是自性顯現,不要驚奇執著,自然上上升進。稍有執著,將有著魔之虞,慎之!慎之!

 

240.問:至今修法整一個月,座上有了輕安的感覺。有時坐至沒有腿,沒有手,沒有身體,好像在虛空堙A只有一個咒音自然地流出。這時沒有一點雜念,只是靜靜地看著咒。有時座上恍恍惚惚,咒好像停停念念,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基本上每座都能入定。

 

答:整個身體沒有,這最好。真無念時,咒也脫落沒有了。真是好樣的!還須更進一步,坐到身心世界連同虛空一起消失,而靈知不昧,才是見性。

 

241.問:我一般後半夜上座,坐完,念隨心咒入睡。有時睡下剛一念咒,一陣恍惚就感覺身體升到空中,到處遊動。過去能看到藍天、星星,最近能看見地上的村莊。有一次我專門看了一下表,從升空到清醒過來,大約15分鐘。像這樣的現象一般十天半月就一次。這是不是出陰身?

 

答:這是出神遊太虛,但不能執著,太執著了要著魔的。

 

242.問:還有一次打過坐剛躺下,就聽到頭腦埵雩覬麊瑭n音,好像在頭腦娷鈰憿A大約有六七秒鐘。這是不是氣脈通了?

 

答:對!此時不要動,任他響,忽然一聲爆炸,整個身心世界都消殞了,天真佛性就現前了。

 

243.問:在上師的關心下,通過修「心法」和讀經典,我覺得突然明白了。其實開悟的人每時每刻都是了了分明的。師批:很對!只有這樣修行才有方向,才不迷。《楞嚴經》上講:「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言語道斷,心行處滅」說出來的都不是。其實「本來」就是未動念之前的那個東西。師批:對!你明白了,就是見性。但遇事還不能了,切不可得少為足,以為見性了,沒事了,不須用功了,那就錯了。須要加緊,努力用功,在事境上磨練,將自己多生歷劫的執著妄習除盡。遇好事不喜,遇壞事不惱,還要將微細流注消光,才算究竟。望你好好努力。那個了了分明,本具萬法,既是真空又是妙有。現在座上座下都覺得我已經悟得本來了,師批:對!很好!但我又怕犯了未得謂得的錯誤,為害自己。請上師給予印證,指點迷津。

 

答:見信後不謬,欣喜歡慰!你用功僅15個月,即能證到如是境界,足見你根基好,肯精進努力,一心向上才有如是成效。同時也證明了心密功法深厚、高超,得佛力加持的力量特別大,才會收效如此迅速。

 

244.問:弟子修法以來,承蒙上師的教誨、加持和自己的努力,自覺比過去進步很多,心堳頇O感激上師和在修行上給予我幫助的師兄弟們。修法以來,我基本上是後半夜上座,下座後睡下就持隨心咒平時一般是持咒,經常夜夢飛空。最近有一次下座,剛躺下,一陣恍惚,感覺自己赤裸著身體在一條清水河邊走好像是戲水,腳下踩了一個圖釘,一驚。再向前一走,又碰到牆壁的圖釘上,又是一驚。這一驚之下,身心世界、河流、牆壁等均沒有了,只有一點靈知了了。這是我本性現前!我當下承當了。動念之後接著出現了一片藍,又不像是藍天。這時其他東西都沒有了,只有藍。後來才找到我的身子,又在空中飛翔起來。上師,我是下了決心今生一定要修成就的,不管在修行道路上多麼艱難困苦,我都能克服它。請上師嚴格要求我,便於弟子修行。

 

答:你修得很好。一切皆空,只有靈知,這就是你的本來面目。你能見到它,這確是多生修法積累的福根厚果,是很不容易的。好好地保護它,還要進一步用功,在事上磨練,把所有的財、色、名、食、睡五欲煩惱統統消光,才算到底。千萬不要得少為足,認為見性悟道可以了手了,那將自誤前程,不能成佛。要知大事已明,還有一個「如喪考妣」在。

 

245.問:每思及上師,強大的加持力灌注全身,身心安穩。今得遇明師,涕零悲泣,深感今生得遇恩師,甚為有幸,師之恩德,終生難報!

 

答:這是你的福報,非關我事!

 

246.問:我深覺與上師有很深的因緣。因得悟前去上海,坐地鐵半小時,不知何故,悲從中來,淚流滿面,下車才止,猶如去見多年未見的親人一樣。不知前生是何因緣,才有這樣的感應?

 

答:你能開悟是你的福報,但不可得少為足,須好好保護用功,真正微細流注除盡,方可息手。我與你有無上勝緣,在釋迦佛所曾共同承事文佛,故有此感應。

 

247.問:我學佛十年左右,以前雖得過禪定,但走過許多彎路。如不遇恩師修學心中心法,真不知走向何處,將來定以弘法來回報師之大恩。

 

答:合當如是。

 

248.問:我修第一印第一座時,止息幾分鐘,繼而全身像著火一樣,熱得不得了,全身出汗。這是密法說的拙火定嗎?

 

答:對呀!你亦任其自然,不要在意,即能上上升進而無過患。

 

249.問:昨天修四印時,咒提不起,止息,室外的景物現前,馬路、房子歷歷分明。後心動出定。這時該怎麼辦?

 

答:任其現前,不要管他,這是色陰境界,並不是神通。

 

250.問:修法到第八天時,咒提不起,身心皆空,感覺有一股微細的力量使心出定。這是微細流注,還是五蘊之行蘊呢?

 

答:這是行蘊。

 

251.問:上座時,咒很少提得起來。念也很少起,念起即覺,一覺即空。前半月修二印時,看到好多護法善神天王、密法堛漱ㄟ囥王、金剛密跡等,還有韋陀菩薩。修三印時,止息後,突然有股力量好像撞破頭頂梵穴要飛起一樣,心驚出定。如果再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衝出去怎麼辦?

 

答:不要心驚,這是氣血的變化。衝出去,是氣打開梵穴,不是出神。出神時會發生大光明,後腦要響聲大振。出了神也不要怕,初出神,不要走遠,在房媞C步,隨即可與身合。

 

252.問:夜堥熆I左右,正在睡覺,突然覺得面上刮起了很大的風,呼呼作響,心驚,身子好像被一個無形的東西捆住一般,動轉不能。稍時,睜眼,眉間突突地亂跳。起身思維:身體是虛幻的,什麼也阻礙不了我修行。這一夜,躺下後,整夜處於禪定中,了了分明。白天照常幹活,不失保任。如是連著三天三夜,沒有睡覺,一點兒也不困。後來間斷出現此現象,共十來天。請問上師,晚上出現的是否天魔擾亂?現在未出現整夜的明明了了,是否吃飯過多或別的原因?

 

答:不要胡思亂想,哪有什麼天魔擾亂,都是你心驚引起的錯覺。這何嘗不是護法神驚醒你的昏睡,讓你惺惺入定呢?做功夫頂好惺惺不寐。現在不能再現,是你心漸漸著境亂了。趕快放下身心,當可再現淨境,但不可住著此境。

 

253.問:有一次打座,見本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伸手給我摩頂,頓感全身愉悅。有很多的天花落下來,我見本尊之相和平常的相不一樣,全身好像穿的金甲。

 

答:千萬不要著相,當心著魔。

 

254.問:最近打坐常常在一片光明之中,照如白晝,身心安怡。這是光明定嗎?這時還須提起咒來否?

 

答:深入此定,身心俱不可得,還念什麼咒呢?

 

255.問:有幾次上座後,四皈依咒沒念完就已入定。睜眼時,一個多小時已過去,後再結印持咒。這樣是否如法?

 

答:可以,也可以加長後面的持咒時間。

 

256.問:打坐時身心空寂,但有時在一剎那間感覺有無數個非常微細的念頭,好像和血液的流動及心臟的跳動有關。是否心臟停止跳動才能消除這些微細的念頭?

 

答:這就是「識」蘊現前。念極微細而流動很快,平時不易覺察,須深入禪定才能覺知。做功夫即須把這微細流識斬斷才行。

 

257.問:幾乎整座都在光明無念之中。下座後活動時,感覺文佛與上師實在太慈悲了。準提、觀音、數息、念佛、持咒、幻觀、觀心、白骨、大悲等無量三昧都是相通的,所有修學的法門都是前方便,最後都得彙入圓覺大海之中,一法不立,而又不捨一法,三藏十二部亦是方便。文佛、上師及諸佛菩薩實在太慈悲我們這些迷路的孩子了。

 

答:說得不錯!你這孩子真是修法的道種。好好修下去,千萬不要得少為足,將來定能圓成聖果。

 

258.問:現在保的程度比以前有進展,睡覺有時也能明明了了,騎摩托車也能保住,座上座下一樣。有時不保而自保,偶爾丟失一下,旋又覺起。今天轉入第二輪的第一座,定力不可同日而言,第一座止息幾分鐘。前幾天修六印有兩座身心皆空,止息有一個多鐘頭。

 

答:很好,再努力用功,不可怠忽。等你遇事無染,念起不隨,微細流注化去,即到家矣。

 

259.問:座下沒敢大意,保得很好。從上海回來到現在,吃飯、幹活沒丟過,偶爾一次丟失,很快回來。有時不保也在保中。有時我體驗到耳朵能代替眼睛,眼睛也能代替耳朵。對嗎?

 

答:對呀!但是不能執著。

 

260.問:我在禪定中發下誓願,願文如下:1、眾生苦,我之苦。眾生難,我之難。2、凡障礙我修行入正定的魔王及魔眾,人與非人,我成佛後,先度之。3、凡和我有怨、有恨、害我、惱我、妒我、殺我之人與非人,我皆度之。4、凡所有眾生,濕生、卵生、化生、胎生,人與非人、天人、阿修羅,都成佛後,我再成佛。如一眾生未成佛,誓不取正覺。5、我成佛後,所建世界,美妙絕倫,隨意變化自在,壽命無量,具足一切無量無邊功德。所居之人,皆為解脫之人。師父,我這樣發願是否輕率了一些,但我是在禪定堨肭_的大悲心中發出來這樣的願望,沒有一絲情見。

 

答:有此深心大願,但能兢兢業業地履行,將來必定成佛。

 

261.問:在對別人講法時,我和他們一樣得到無上的快樂。而且說法時,對世法及出世法之因因果果看得清清楚楚。隨便一件事,都能與佛法相應;因一切都是佛法。有時身心快樂得看到所有的人都想給這些未來佛頂禮。修心中心法快一年了。覺受增長,吃得很少,體重增加二十斤,氣色較前紅潤,光澤了,等師父見我時,恐不認識我了。

 

答:有子如斯,曷勝欣慰!

 

262.問:收到師父的來信。又有幾天徹夜不眠,歷歷分明的時候。發心依願而行,只有利他才能真正的利己。

 

答:對!

 

263.問:有時能知別人的心行、修行狀況及粗略地知道一點前因後果;有時還能提前知道要來的事情。怎麼辦?揚棄還是發展?

 

答:這些情況任其自然發展,但不可沾沾自喜,更不可執以為有神通而炫耀他人。

 

264.問:從上海回來修法快一個月了,定力非同日而語,此法力量和速度非別法可比。另外我有一請求,他日上師能否傳妥噶法與我?

 

答:修妥噶法須脫產閉關精修,你能辦到嗎?還須有清淨的山水、樹林,你那兒有這好地方嗎?

 

265.問:古人為法忘軀,我願效仿,修妥噶法時間多長?至於閉關,是否還得和上師在一起?

 

答:閉關修妥噶法,時間長短,更無一定,看你用功精勤與否而定。總之要修到肉身完全化成虹光,才算成就,這無需與師同修。

 

266.問:我將來還是想修妥噶法,不惜任何代價。師父,你將來是否傳我此法?修到什麼程度才可以修妥噶法?

 

答:我現在色體四大不調,不能傳法。你真正證到禪宗第三關,妥噶法自在其中矣。

 

267.問:在走路時,想起幾句話,請師父指正;佛法一切的無相功德,來自於大悲心中。同體大悲才能無我無法,才能解脫自在,才能真正的利益別人。大悲心來自於自他不二,不二才能同體。

 

答:對!

 

268.問:有時我這樣觀想:上師,本尊和我一體。

 

答:不要住相。

 

269.問:正月靜修的情況很好,收益很大,有幾個問題請師解答。

 

1、問:第一天,每天十二小時打坐,入空定,氣頂、散亂細念。後注意減食和懺悔,入光明無念,身心雙亡,達兩小時。這一天大部分處在暖法之中,身體很熱。

 

答:此不空過,很好!

 

2、問:第二天,還是處於暖法、空明之中,悲心生起。三座時,入空明之中,很遠的景物現前,有熟識的同修,達兩小時左右。

 

答:當心,不可著相!

 

3、問:第三天,千手千眼觀音現前幻像,所見景物如:文佛講法、帝王、宮殿、僧侶、人群、高山。所有景物都跟電視一樣,自然而顯現。這天早晨四至六點休息時,由於吃完飯昏睡,失去覺照,入了夢境。夢中見一非常矮小的女子,拔弄生殖器,心稍動,遺精。後起來打坐,昏沈生起,根本原因是貪吃引起。後一座入光明無念一個多小時,幻像叢生。

 

答:你著相的習氣很深,是個大病。

 

4、問:座前發願:六道眾生早日解脫,生死煩惱粉碎無疑。打坐快到兩小時之時,私處勃起達好幾分鐘,後恢復原狀,身心安怡,清淨。

 

答:淫欲種子未淨,入輕昏狀態。

 

5、問:第四、五天注意飲食,每天一食,漸好轉,精力充沛,睡眠兩小時,即能恢復體力,而睡時能明明了了。在睡覺中有一種非遠非近的聲音在說:「求自心,即能成佛。」

 

答:不可理睬。

 

6、問:第六天睡時,明明了了,長時間提觀音聖號,盡虛空都是聖號之聲。後入夢境,認境為真,突然覺全身跟過電一樣,心驚。有無形的力量使身體不能轉動,後無事。以後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答:一切不理睬即是,有過電一樣的感覺是肉體氣化的現象。

 

7、問:第七天。上座,進入實相境界,身心皆空,十方圓明,真是不落方所,無可言說。在一個無邊無際的大光明藏中,達四小時之久。睜眼後來自己的光明寶藏彙入無數無邊的寶藏中,光光相映,彼此照耀無礙。

 

答:大光明藏就是你,你就是大光明藏,不是你在大光明藏中,如有光明藏包裹你,就不是了。這光明藏再大再圓也不可著,須將它化去,絲毫不著才是。

 

8、問:第八天至後來十幾天,大致都在空明之中,有時微細種子翻騰。大光明天天都有,時間不等。最後幾天沒吃飯,只喝水,座上座下無分別,時時都在覺照之中。有時連覺照也空掉了;本來就在覺照之中。在第十五天時,入大光明達幾個小時,沒結印持咒。真是無我無法,不落方所。無法言語。十方圓明,靈光獨耀,迥脫根塵。等出關的時候,什麼事情也左右不了本來的真如。真是:「有情無情皆是廣長舌,有聲無聲皆是天鼓妙音。」請問師父,這是否粗念降伏?

 

答:細念,微細念的種子深藏在八識中,還須在事境上打磨。再進而消除俱生我執和法執,由初地菩薩漸漸升入二、三……八地菩薩,斷除俱生我執,才了分段生死。更進一步除法執,了變易生死,才算究竟降伏大煩惱,斷除極微細無明…「意」才能由第九識的白淨識轉成第十識的無垢識而成佛。

 

9、問:我現在每天一座,大光明幾乎天天有,時間長短不等,有時無觀無照,有時在覺照之中。

 

答:不可執相,光明即是相,不可著,不可失照。須鍛煉純熟,才能進入寂照。

 

270.問:座下清清淡淡,而在此中只有一個了了分明的靈知。對人與物自感起了變化,處理問題較前圓融了。境界來時,亦能夠回光返照自性,隨緣應付。

 

答:很好,但勿住在靈知上。

 

271.問:自古曆二月初八,突然感到心中清淨無比,不起貪戀之念。白天所經歷的事、人、物,在晚修法時,似感記憶不起,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答:不要記憶,隨其清淨,放捨一切,化空身心世界,方能明心見性。

 

272.問:觀照已能成片,有時進入寂照的境界。行住坐臥,基本上不走著,整天都在現量境界之中。在年後的打七以後,出現半月成片的現象,後反復幾次。最近階段比較穩定,上座時還未結印持咒,就已經安然入定了。

 

答:真是功夫成片了嗎?順逆境來還動心嗎?如心還起微注,那還未能成片。

 

273.問:我小時候經常出現現量境界,就是不知何物。今被師指正印可,未敢絲毫大意,怕再失掉。現在行、走、坐、臥,基本上能把持得住。其中有幾種情況相互摻雜,1、牛吃草的現象幾天難見一次。2、大部分的時間牛很老實地跟著。3、有很短一段時間處在這種情況:牛不見了,猶如癡癡呆呆,好像自己不覺得在修行了,淡淡的,沒有味道一樣。這是「任」的現象嗎?

 

答:這很好!修到最後,就是淡然如水,但內堳o了了分明。

 

4、有時沒有一點記憶、有時因因果果歷歷如見、有時對方說話時,已知對方的程度、挂礙之處與補救的辦法。

 

答:不可住在這上面。

 

5、對佛法問題基本上都能解答,但宗下公案有的還不能完全透脫。

 

答:功夫還未到家,再做下去即得。須絲毫無住,不自滿。功夫是無止境的。

 

274.問:平常觀照基本上不走著,有時不用觀照,就在觀照之中了。因深知一切境本來空寂,不用排除,這是不是已進入寂照之過程?

 

答:是的!

 

275.問:現在膽量大了,以前怕遇事,現在不怕事;人生在世,不可能沒事。

 

答:不對!有什麼事?有事就錯了。於心無事,於事無心才對。

 

276.問:座上大部分時間都在無念、無咒、無身、無心的狀態中。有時細念升起時,就用「覺」字斷掉。這樣行嗎?

 

答:行!

 

277.問:座下比前些日子穩定多了,能保得住,有時就沒有了保的念頭。但在惡環境下還有偶爾忘記保的時候。

 

答:做功夫就是這樣,有進有退。等真正純熟了,就不會忘失了。

 

278.問:保的階段是去習氣的過程。什麼時候轉入任的階段呢?

 

答:須待在境上毫無走著,即順逆無拘,縱橫自在。真正做到了,不用轉,自然任運逍遙!

 

279.問:座下保的情況,偶爾有走著的時候,半月前我的孩子把臉燒傷了,這時也沒有把定力失掉,還能好好地照顧他。我覺得越在逆境中越能增長智慧,越是對我不好的人,就越是幫助我修行的人。

 

答:對!一切逆境均是助你上進的增上緣。但不可做逆順想,對人也不可有好壞想,只是隨順而顯。功夫未到究竟地,免不了有走著時,只要能隨起隨覺,不隨之流浪忘返,亦無妨礙。時間久了,功夫增長,即無走著而打成一片矣。

 

280.問:我妻子從您那兒回來,很精進。她前幾天晚上修完四印後,入定念咒,沒有身體。下座保持到上床睡覺,我們各住一室,心堬M清淨淨。感覺身體四周從十方傳來一陣聲音像鞭炮一樣,似要把頭和肚子炸開一樣。心媗摰ㄐA就認為已死了吧。後此聲音持續半小時,入睡。

 

答:這是佛力加持的好境界,讓身心世界全部炸空,當下見性。以後遇到不要驚恐,任其自然,即能從空而見性了。

 

281.問: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上師:我從上海回來一個星期後,妻子丟了六百元錢。我給她講了無常法,要真正看破世間的事情。下午在理髮館的時候,她證見實相,將近半小時,幹活兒也沒失掉。她修蓮花印一個月來,道心增長。每天堅持打坐一個多小時,我們很早就分居兩室,很少有夫妻之實,深感淫欲之苦,決心斷除。她說:「得到的好處,全賴上師的加持。」深感與上師有緣。現在她完全變了一個人,她讓我問一下上師,我們前生是何因緣,得今生之果報?

 

答:你們前生同是修行人,發生戀愛,成了夫妻。今生又相聚,又在一起修行,再不好好用功,了斷生死,就辜負前因了。

 

282.問:我有一6歲男孩,可能受我們影響的緣故,帶肉的食物一點也不吃。我們打坐的時候,有時也跟著坐一會兒,他說他也信佛。我現在什麼經書都不看,一心保任,這樣做對嗎?給別人講法可以嗎?還是專修禪定,不涉事緣?

 

答:你的孩子也是來修行的,要好好撫養。一心保任不礙看經書。給別人講法,勸人學佛是好事,應該多做。對境不惑,即是大禪定。

 

283.問:我們一家三口很好,但有時生起出家的念頭,感到整天為生活而忙碌,還不如把身心奉獻給佛教。

 

答:假使有這個念頭,就是心不空了,怎麼成道?心真空了應該是儘管成天忙碌,也不覺忙碌才對!你們全家在修行,不是已出家了嗎?還有什麼出家?說來說去你還很著相。龐居士全家是怎麼用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