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

(其他)

 

禪偈撮略

為元音老人荼毘法語

一代大德元音老人坐脫立亡

後記

 

禪偈撮略

 

寂滅天真體    從來無得人

須依二空理    當證法王身

 

有心俱是妄    無執乃名真

若悟非非法    逍遙出六尖

 

心隨萬物轉    轉處實能幽

隨緣識得性    無喜亦無憂

見色非幹色    聞聲不是聲

色聲不到處    親到法王城

 

禪河隨浪靜    定水逐波清

澄清生覺性    亡慮滅迷情

 

心境頓消融    分明色與空

欲識本來面    青山白雲中

佛性天真事    誰云別有師

謦劾掉臂處    穿衣吃飯時

不費纖毫力    何曾動所思

眾生皆平等    日用自多疑

 

海底金鳥天上日    眼中瞳子面前人

若人信得家中寶    啼鳥山花一樣春

 

身在海中休覓水    日行山嶺莫尋山

鶯啼燕語皆相似    莫向前三與後三

初悟始到法身邊    勤除舊習把功添

證到無為的的處    順逆無拘神通現

 

有相有求俱是妄    無明無見墮偏枯

堂堂密密何曾間    一道寒光爍太虛

不是眾生不是相    春暖黃鶯啼柳上

說盡山雲海月情    依前不會空惆悵

    空惆悵        萬里無雲天一樣

 

為元音老人荼毘法語

 

本是兜率內院主

卻在人間瀟灑走

臨別分明補處去

腳下兒孫浩浩來

 

恭維心密三祖元音老人

 

內秘菩薩行    外現居士身

 

宏法四十餘年    住世九十有六

 

匡扶正法    傳佛心印

法筵龍象    竟奔華述

稱性直談    德播寰中

人天敬仰    末後一著

真實工夫    談笑之間

坐脫立亡    光明磊落

空華倏沒

 

圓寂在彌勒聖誕    化身於觀音道場

 

即今四大捐棄,直趣涅槃,舉火一句,又怎麼生呢?

 

性火真空妙功德    燒盡人間是非相

 

 

2000年農曆三月初二日  普陀山道生  

 

一代大德元音老人坐脫立亡

 

無相密心中心法三祖元音大阿闍黎於今年二月五日(農曆正月初一)下午八點十五分坐脫立亡,享年九十六歲。

 

阿闍黎圓寂前身體一直很好,生活起居一切如常,每天來請問佛法的人絡繹不絕,阿闍黎總是有問必答,暢談佛法,中氣充沛,聲音宏亮,小年夜即二月三日晚,照常洗淋浴,根本看不出要離世的樣子,二月五日早上,阿闍黎與身邊人講:「我要回老家了。」身邊人講:「師傅您不能走,我們都需要您。」師說:「一切皆幻,我並沒有離開你們,要記住:「來而非來,去也未去,值此來去,亦非來去。」且當日還與來請法者灌頂加持。晚飯照常,根本看不出要圓寂的樣子,飯後照例坐在平時一直坐的椅子上,與身邊人談論佛法,教導應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體現佛法,約講了45分鐘左右,突然雙眼向空中一望,似有所見,立即站起,然後慢慢坐下,一代人天共仰的真善知識安詳捨報,以身示現了修行人往生時的瀟灑自在、生死無礙的景象。捨報後數日,室內一直異香撲鼻,火化後遺體運住普陀山停放了六十天火化,火化當日(四月六日),未經通知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到火化日期的全國及海外許多阿闍黎門下,為緬懷阿闍黎的功德偉業,懷著對阿闍黎的無比敬仰之心,不約而同地會聚在普陀山化身窯前,向阿闍黎遺體作最後的告別,當遺囑執行者宣讀完遺囑時,異象出現,在聚集的眾人頭上出現了一座綠色蓮花,天空中射下三道金光,一道金光直射人群中央,另二道金光分射兩旁,覆蓋了整個在場的人,蓮花上並呈現出紫色光芒來回移動,攝像機當場攝下了這一奇異景象。火化時,在阿闍黎的胸口上還出現了蓮花,在場的許多人皆目睹了這一火中奇境。多日來一直陰雨連綿不斷的天氣,這一天出奇的晴空,萬里無雲,火化後,天空上出現了龍鳳祥雲,在化身窯上空時而久久停住,時而來回移動,此奇境在數小時內有數次出現,每次出現時間皆較長,在萬里無雲的晴空中實是一幅美麗的奇景。第二天,撿舍利時,依然是萬里無雲的晴空中出現了非常廣大的五彩圓光,圓光中間分射出四道金光,整個圓光內不斷出現佈滿整個圓光的紫光、紅光、藍光、紫紅等光,圓光中阿闍黎端坐於蓮花之上,此瑞相持續有四十分鐘之久,攝像機同樣也攝下了這一奇異瑞相,留下了足以使人產生堅強信心和彌足珍貴的資料,如果說火化那天在眾人頭上出現的蓮花及空中射下的三道金光是對在場眾人的加持,而此時廣大的圓光及佈滿圓光的各色彩光和壯嚴的阿闍黎聖像,則預示著阿闍黎一系傅承的法門將更加輝耀騰達,光照大千。當時在場所有撿舍利的人見此瑞相,皆對阿闍黎生起了無比的感恩心,一致發願要更加努力地修行以報師恩,許多局外人士見此景象皆讚歎稱奇,發願修學無上佛道,當日撿得許多舍利及舍利花。

 

阿闍黎早於一九八九年即欲離世,後經眾弟子苦苦哀求而答應繼續住世。五年前,某居士偶而問起阿闍黎何時捨報時,阿闍黎即說:「二○○○年」,去年,阿闍黎即預立遺囑,為避免驚擾眾弟子及出現不必要的麻煩,故僅讓數位親近弟子知曉,以討論善後事宜,親近弟子苦勸阿闍黎住世,阿闍黎云:「有生必有滅,佛尚且如此,吾化緣將畢,但吾不會與大家離開的,師公、師祖也在時時加持著修法弟子。」於圓寂前一日對大家說:「我始終勸大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為大家作一個榜樣,我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說畢,隨即大聲念往生咒,圓寂前數日接待問法弟子時,皆隱說即要離世之意,但身體一直很好,弟子皆未曾體會到,過後回想始悟是如此,有的雖體會到,但不敢問。普陀山某法師來阿闍黎問法,本於初一當天即回去,阿闍黎破例囑其稍待一日,並說:「回去時帶些東西,代向妙善大和尚問好。」後來,阿闍黎於當日圓寂,遺體能停放一段時日(遺囑規定)於普陀山,皆此法師所辦及經妙善大和尚同意,否則,遺體欲停放一段時日而不驚動全國各弟子,是很難辦的,此實是阿闍黎的善巧安排也。(阿闍黎八十年代初曾於普陀山為老和尚們講經,故與妙善大和尚相識。妙老也與當月二十二日圓寂。)

 

遠在山東的的某居士,於臘月廿七打電話給阿闍黎,要求來滬照顧老人,阿闍黎告說:「還有這個必要嗎?」該居士想,以前也有幾次要求照顧阿闍黎,但阿闍黎總是說:「你家堣H也需要你,我還行。」而此次回答及聲調卻不同尋常,二日後即夢見一座墳墓,墳墓上顯現一「元」字,後想想阿闍黎前二天的回答及夢境,覺得蹊蹺,趕到上海,阿闍黎已圓寂了。全國各地受法弟子早於阿闍黎往生前,有許多人皆得到阿闍黎即將離世的夢兆,故常有人突然打電話問候阿闍黎近況,但又不能直言不諱講明夢兆,事後講起,都有不可思議的感覺,此誠阿闍黎殊勝功德力之所加持。

 

阿闍黎年青時即隨天臺宗大德興慈老法師習台教,繼又隨范古農老居士學習唯識,後隨華嚴座主應慈老和尚學華嚴,習法界觀,最後依無相密心中心法第二祖王驤陸阿闍黎修心中心法,徹悟心要得大成就,於一九五八年接任心中心法第三祖位。後隱居滬濱數十年,棄絕名利,融通淨密,隨機施教,默默耕耘,毀譽不動。十年浩劫期間,阿闍黎因傅法授徒遭受種種誹謗而被隔離審查二年有半。浩劫後,恢復了宗教信仰自由,阿闍黎已七十有六,但阿闍黎有感於眾生痛苦,不明宇宙人生的真相,認幻有為實有,執著難捨,由此而輪迴不息無有出期;且許多學佛者也在名相堆埵瘋p而出不來,執指為月,於降伏煩惱無濟於事,有志於實修解脫者,也因不明真理而盲修瞎煉,唐喪光陰,甚至走火入魔,有鑒於此,阿闍黎出而大聲疾呼明心見性之重要,此實乃了生脫死之關鍵,眾生唯有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回復本來,才能出離生死苦海,此實不論何宗何派,皆不能逾於此,即如三根普被之淨土宗,待生到西方後,亦要「花開見佛」才能「悟無生」,所謂「花開見佛」,即心花開而見自性佛也,這豈不是明心見性的異名詞嗎?

 

阿闍黎又感於末法眾生福薄業重,障深慧淺,不要說當生成就,即如往生西方也實在不易,誠如古德常歎:「念佛者滔滔,往生者難有一、二。」究期原因,眾生放不下也,只要娑婆世界還有一點未放下,就不可能往生極樂世界,口上說放下,不是真放下,要心堜韙U才是真放下,而要心堜韙U談何容易,看看自己的執著妄念,這些妄念不降伏,則必將引向生死輪迴,若不達功夫成片,則往生難望,而降伏煩惱非常有力且快速的法門,則心中心法實是當機,此寶是末法眾生當生成就或往生西方的極為殊勝的法門,阿闍黎還指出,此法簡單易修,仗佛力加被,迅速有力的除罪、積福、證體、起用,且能斷絕外魔等障礙。《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經》云:「爾時如來從三昧起告言,諸善男子善哉,善哉,眾生沒盡,汝悉知否?我今諸眾生不解我法,不知我心,被魔(煩惱魔天魔)所持,如何救得,誰有方計護得眾生,誰有方計攝得此毒……於眾會中有一菩薩名曰實德,白佛言:「世尊,如是金剛菩薩天仙,皆悉不能攝持,佛今如何令諸眾生得脫此難」。爾時,如來告寶德菩薩言:「唯有如來心中心,餘不能及,何以故,能令諸魔生大慈故……能令諸佛常不離故,能令菩薩為眷屬故,能令諸金剛施威力故,能令諸天眾常擁護故,能令一切直至菩提無退轉故……」又云:「……欲求生西方者,欲求下方自在生者,欲求十方自在生者,欲求世辨無短缺者,唯當至心思維自念事,日持千遍,七日之間即能得至,一離世界更不往來……」又云:「……臨命終時,十方諸佛臨頂,自迎將己世界……」此法威力無窮,殊勝無比,其理深妙難測。經云:「……一切諸身中,莫過於佛體,所有要妙法,無過心中心,將心示眾生,眾生即佛體,如此大聖力,菩薩不能知,有劫琲e沙,我始一付囑,若能依修者,即同我此身……」。故末法眾生有緣能修此,不知乃多劫所修善根之所感召也。若有人譭謗此法及阻礙正法弘揚,則慘烈果報同樣不可思議,茲不引述。

 

簡言之,此法以般若為體,以密為用,以淨土為歸,是融禪淨密於一體的,阿闍黎親修此法得大成就,故為報佛恩,師恩、眾生恩,雖年近八旬(浩劫後始弘),猶竭力弘揚,並指歸淨土,常有人為求決一二疑,不遠千里萬里而來問法,阿闍黎住處常擠滿了求法問法者,講法無不從自性三昧流出,也從不偏向何宗何派,隨機施教,應病與樂,講法時常感異香遍室,阿闍黎有許多不可思議功德之事,因今人根陋劣,善根鮮少,不信有奇特之事,即或信者也多住著,易入偏差,故阿闍黎從不許知情者講,因此未便公開。

 

近十年來,於阿闍黎處受法人數達數萬,遍及全國各地及美國、德國、法國、加拿大、日本等國,而修有成就者也略有其人,明心見性者為數極多,往生淨土及已經具足往生資格者更是不可勝數,故許多漢人去藏地大活佛處求法,而大活佛皆告以漢地元音老人乃真實成就之大善知識,故藏地回漢的學法者多親近阿闍黎。在此末法濁世,人根極其陋劣的當今,尚能使許多眾生得佛法真實利益,此何其之難哉!阿闍黎猶如是冰雪大地上一根火紅的鋼炭,在融化眾生的執著,又如是沙地上行駛的航船,在艱難地渡人邁向彼岸,此誠不可思議之偉業!相信在未來的歲月堙A必將有阿闍黎門下之有學有修有證的優秀佛子,廣發菩提大願,為拯救眾生於水火,出而弘揚正法,此乃有志於真實修學並重之佛子翹首以盼之美事耳!

 

阿闍黎於閒暇時,著有《略論明心見性》、《悟心銘淺釋》、《碧嚴錄講座》、《禪海微瀾》、《心經抉隱》、《談談往生西方的關鍵問題》待皆彙集在《佛法修證心要》中,另外還有《中有聞教得度釋義》也已出版,《楞嚴經直解》惜已散失,《琲e大手印淺釋》及《佛法修證心要問答集》不久將面世,《問答集》必將給修持而無從請益者帶來極大利益。

 

老人雖已捨報而法身常在,並以種種方便加持著弟子們,此誠許多修法弟子之所默禱者也。

 

悟德  二○○○年三月三十日  

 

後記

 

師尊元音老人,享年九十六歲,終其一生,棄絕名利,精研經藏,融通禪,淨密法,徹悟佛法心要,得大成就。

 

上師鑒於現在眾生的機感與時節因緣懷有菩薩慈悲普濟的大乘弘願,奮起宏揚直指,廣傳無相密乘心中心法。仗佛、菩薩的密咒與手印的慈悲佑護加持之力,方便接引,指示學人當下見性,繼而證體為用,綿密保任除習、歷練躬行,以資圓成佛果。

 

上師在開堂敷示和函箋批注及隨機雜談中,凡有所答,無不從自性三昧中流出、都是應病與藥,對機施教,啟發學人,開佛知見,洞徹源頭,言言見諦。

 

上師曾函示:「對佛法修證之信函與雜談等,進行收集工作,編印成冊,可助後進釋疑而利精進」。是一樁「利益群眾收效甚宏」的事。一九九八年八月間,在師尊的同意與關心下,我們開始了收集整理工作。一年多的時間堙A我們得到各地師兄們的大力支持,集綴整理並編彙成《佛法修心要問答集》一書,鋟梓以傳。

 

上師在住世的最後日子堙A還關注問答集的編纂工作,不辭案牘勞神,對已經完成編集整理而送到的清樣材料,親自審閱,逐條校正勘定了問答集的前一百零六條問答。而這部分由師父親自修訂的文字,則終於成了師父最後的遺筆,彌足珍貴!一百零六條以後部分的最終校勘工作,是悉數經師叔徐琝茼悀H續筆,修正勘定完成的。

 

一瓣心香拜恩師!值此問答集、付梓之際、我們謹當從上師自然流露出來的大智慧,大慈悲,大光明中聞法悟心,斷惑證理,除粘去縛,就路歸家。讓我們謹記上師對我們的良苦用心與諄諄囑咐。

 

諸位!用功吧!努力前進吧!努力用功!努力前進!              

 

編寫者:悟德法師等 

 

普年屆九十又六,畢生精研經藏,徹悟佛法心要。懷菩薩普濟之量,乘願再來,奮志弘法,利生敷物,為善不倦。

 

上師弘揚直指,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常以集禪、淨、密為一宗的無相密乘心中心法,仗佛、菩薩密咒與手印之慈悲佑護加持之力,因機施教,方便接引,指示學人,當下見性,繼而證體為用,歷練躬行,綿密保任除習,圓成佛果。

 

上師或開堂敷示,或函箋批註,凡有所答,皆文義明暢,廣略適中,開佛知見,洞徹源頭,為發般若,言言見諦。

 

得其請益機緣,更承各地師兄們的悉心關注和支援,我們集綴整理並彙編成《佛法修證心要問答》一書,鋟梓以傳。

 

《問答》隨緣為法,盡經微旨,令學人踴躍,群機瞻依。我們謹當從上師自然流露出來的大智慧、大慈悲、大光明中,斷惑證理,聞法悟心,除粘去縛,就路歸家。

 

上師慈懷,給各地覆函甚多,我們雖經再四結集整理,一時終難周全,各地師兄們或在此書付梓出版後,方知此勝,遂請將各自所得信函及時整理後逕寄給我們,以利補綴,結集,增訂再版,庶免遺珠之憾。

 

《問答》所刊內容,皆係上師應機指點,針對性強。慮及因緣殊異,凡涉個人見性、功夫、境界等等別情,礙難盡載。亦免初學追求一些過路風光,粘境著相,而誤入歧途。

 

值此付梓之際,感謝關心支援我們工作的各地師兄們,尤賴魏鴻勳、宋智明、齊志軍等諸位老師,呂燕林、李志良、金慨夫等師兄的悉心指點、支援與幫助。本集初成,我們在工作中難免不足和失當之處,伏祈諸位善知大德不吝賜教,慈悲斧正為感。

 

編寫者:悟德法師、胡慧玲、張麗生、張壽康、夏淑靜、朱文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