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菩薩本願經講義

(觀眾生業緣品第三)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

知定法師著述

 

觀眾生業緣品第三

 

諸分身地藏菩薩聞佛於忉利天宮為母說法,各從無量琩F世界國土來,聚集在忉利天上。分身既集,世尊摩頂慰問累劫以來化度眾生的勤苦,並期望彼在未來世,亦照樣拔濟苦惱眾生,令彼憶念天宮的付囑。地藏菩薩恭聆佛的囑累後,合身受教,護持正法化導群靈,待彌勒佛出世授記而後已。這許多眾生所以在三界往還,六道流轉者,實由惡業苦三法的洄旋,因惑造業,由業招苦。如惡叉聚。然而眾生受苦的地方,正是菩薩攝化的門徑,故下面的業緣,業感,地獄名號三品,為同體大悲的要道,作幽途利物的良緣,所以說利濟眾生,乃是成佛的增上緣。梵語毗婆舍那(Vipasyana),譯為觀,即是用真智去體察一切事物,俾對一切事物,得到正確理地的了解,免去妄加忖度的過失,就叫做觀。梵語薩埵(Sattva)或稱僕呼膳那(Bahujana)新譯有情,舊譯眾生。所言眾生,有多種義理:第一眾人共生的意思。是據最初生者,如阿含云:「劫初光音天,下生世間,無男女尊卑,眾共生世,故言眾生。」第二眾多之法和合而生,是據一期受報而言;如法鼓經謂萬法和合施設;註維摩經謂眾事會合;大乘義章謂依於五蘊和合而生;故名眾生。第三經過眾多之生死,是據業力六道流轉而言;如俱舍光記云:受眾生死,故名眾生。夫生必死,言生可以攝死,故言眾生,死必不生,如入涅槃,故不言眾死。」業者,梵語羯磨(Karma)造作的意思。身之屈伸取捨造作,叫做身業:口之音聲屈曲造作,是為語業,心的種種思惟造作,名叫意業。緣者,互相由藉,而能生起親因者。一切眾生通通都是由業緣而感生,善業為招樂的因緣,惡業係招苦的因緣。善惡殊途,悉由於心,是以因心起業,因業受身;身還造業以受形,形復由心而作業。昇沈由業,苦樂惟心。如影之隨形伸曲,若響之隨聲大小,而無絲毫的差異。然十法界身,皆由心造,故須觀察緣起。若心緣破戒破見等事,即是地獄眾生之身,登刀山劍樹,摧拆色身。緣無慚無愧憍慢恚怒等事,即是畜生眾生之身,魚鱗相咀,挽重牽車。緣諂曲名聞等事,即是餓鬼眾生之身,吞銅噉鐵,飲血食膿。緣嫉妒諍競等事,即是修羅眾生之身,鬥爭不已,互相殘殺。緣五戒防五惡,修治齊家平天下等事,即是人道眾生之身,敦行五常,潔身自愛。緣十善防十惡,習禪定治散亂等事,即是天道眾生之身,驅除魔外,擁護正法。緣無常苦空,空無相無願等事,即是二乘之身,厭惡生死,愛好偏真。緣慈悲喜捨六度萬行等事,即是菩薩之身,自雖已了,猶帶緣情。緣真如實相,性修不二等事,即是佛陀之身,五住究竟,二死永亡,三覺圓具,二足充滿。菩薩以實相慧,興無緣慈,運同體悲,如法諦察,倘眾生遭遇苦難,即往救護。因為眾生有種種差別,業緣亦復各異,是故欲度眾生,則必須觀眾生的業緣。若了緣生之性本空,則不但無生可度,而十界的業緣亦復了不可得。故華嚴經云:「菩薩知諸業,不從四維上下來,而共積集,止住於心。但從顛倒生,無有住處。菩薩如是決定明見,無有疑惑。種種諸業,而實無我,無有我所。六趣果報,十方推求,悉不可得。隨有修集,則受其報。譬如幻師,幻惑人眼。汝等昔在地獄之身,非十方來。但由於顛倒惡業,愚痴纏縛,生地獄身。此無根本,無有來處。既觀一陰,空無所有,則令十方,皆不可得。」此品因為居本經的第三位,故說觀眾生業緣品第三。

 

爾時佛母摩耶夫人,恭敬合掌問地藏菩薩言:「聖者!閻浮眾生,造業差別,所受報應,其事云何?」

 

這裡是聖母慇懃請問地藏菩薩有關於閻浮提罪業眾生受報的狀況。摩耶。梵語具稱摩訶摩耶(Maha-Maya),譯為大幻,大術等。或謂是天指城酥缽羅沒馱王的宮主,淨飯王的夫人,生悉達多(Sarvarthasiddha)太子,七日而歿,生於忉利天上。眾許摩訶帝經略云:「迦毗羅國王,具大福德,資財無量,人民熾盛,國土豐實。去此不遠,有一國土,名天指城,有王名酥缽羅沒馱,其國大富,金銀珍寶,處處盈滿。彼王有妃,名龍弭彌,身色端嚴,諸相具足。忽於後時,妃乃有娠,懷妊九月,誕生一女。顏貌端正,諸相具足。福德智慧,於其世間,最為殊勝。如是眾人睹斯福相,俱言希有,應是毗羯摩天(Visvakarman),譯為種種工巧)所作。又於後時,復生一女,端嚴福相最為其上。初生之時,有大光明,遍照國城,祥瑞非常,因慶賀日,王集諸親大臣眷屬,歌舞作樂,而為立名,摩訶摩耶。此女身相,具有八乳,相師占云:此女生男,具三十二相,為金輪王。」或謂是天臂城善覺長者之女,亦名為意。如佛本行集經略云:一時迦毗羅相去不遠,復有一城,曰天臂。彼天臂城,有一釋種豪貴長者,名為善覺,大富多財,積諸珍寶,資產豐饒,具足威德,稱意自然,無所乏少,舍宅猶如毗沙門王宮無異。彼釋長者,生於八女,一名為意(即摩訶摩耶),二名無比意,三名大意,四名無名邊意,五名髻意,六名黑牛,七名瘦牛,八名摩訶波闍波提。其最大女,初生之時,為諸能相婆羅門,現占其體云,此女嫁後生兒,必得作轉輪聖王,王四天下,七寶自然,千子具足,乃至不用鞭杖治民。若得出家修行,必獲無上正等菩提。」梵語弟脾(Devi),直譯天后,義譯夫人,為印度國王后妃之通稱。梵語阿離野(Arya),譯為聖者。所謂聖,係正的意思,若能息妄歸真,斷惑證理,妙契正道,了生脫死,就叫做聖者。對六凡言,則有四聖。涅槃經云:「以何等故,名佛菩薩為聖人耶?如是等人,有聖法故,常觀諸法性空寂故,以是義故名聖人。有聖戒故名聖人,有聖定慧故,故名聖人。有七聖財,所謂信、戒、慚、愧、多聞、智憩、捨離、故名聖人。有七聖覺故,故名聖人。」聖母因聞眾生種類各各差別,如來分種種身形,而度脫之,然猶有未盡者,是以慇懃付囑地藏菩薩,於未來世,乃至彌勒出世已來,盡行度脫。復聞地藏菩薩安慰世尊言:毋以後世惡業眾生為慮,是以乘機發問閻浮眾生造業差別及受苦報等事,究竟如何?按「閻浮眾生」,應作「十方眾生」,始合本經旨趣。

 

地藏答言:「千萬世界,乃及國土,或有地獄,或無地獄。或有女人,或無女人。或有佛法,或無佛法。乃至聲聞辟支佛,亦復為是。非但地獄罪報一等。」

 

詳此答意,則問辭中的「閻浮眾生」,應是「十方眾生」始合經旨,因為十方世界無邊無際,而在十方世界裡的國土,亦無量無數。在這些國土當中的眾生,微塵琩F難盡其數。眾生既是作業各別,而所受的業果,亦復迥異,故難窮其涯際。所言有地獄,如娑婆世界等。無地獄,如極樂世界等。所言有女人,如娑婆等。無女人如極樂國土,及八陽神咒經,八吉祥經,八佛名經等,各各所載,八佛國土,皆無女人。所言有佛法,則眾生知所修持,能出三界,無佛法,則不知修學永處長夜。智論云:「問:何以貴有佛世界,賤無佛國土?答:佛是莊嚴世界主,若諸佛不出世,則無三乘涅槃之道。若世有佛,眾生得出三界牢獄,眾生知有罪福,受三皈、五戒、八齋,及出家五眾等,種種善法。若無佛之國,乃至天人不能修善。」所言乃至聲聞等,乃係超略之辭,即是說,有些世界純有菩薩,而無聲聞緣覺之名。有些有佛菩薩緣覺聲聞乘,有些無佛菩薩緣覺聲聞乘。有些國土是五濁弊惡,有些世界係清淨微妙。有些卑劣不淨,有些嚴麗妙好。有些壽命無量,有些壽命短促。造種種的業,受種種的報,或成佛成聖的超出三界,或作有漏善因,昇趣天上,受妙快樂;或廣作十惡,受報三途之內。形形式式,林林總總,非但局於地獄一途,故曰非但地獄罪報一等。

 

摩耶夫人重白菩薩:「且願聞於閻浮罪報,所感惡趣。」地藏答言「聖母!唯願聽受。我麤說之。」佛母白言:「願聖者說。」

 

十方世界眾生受苦之事,非不欲聞,但以閻浮眾生:一者苦多,二者較接近大眾,是以且願聞於閻浮眾生,造諸惡業所感惡趣之事。然而閻浮眾生造罪繁多,故所感受的地獄名目叢雜,苦事絲棼,若欲廣明,窮劫不盡。是以只得麤略言之。說者既是誠諦而言,聽者亦復渴望恭聆。菩薩將欲所言,正是佛母願聽之事,故曰願聖者說。摩耶夫人因係大聖釋迦世尊的令堂,故言聖母。

 

爾時地藏菩薩白聖母言:「南閻浮提,罪報名號如是:若有眾生,不孝父母,或至殺害,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這裡以下,是詳答罪報之由。初從爾時地藏下,至名號如是,是總示。次從若有眾生下,至求出無期,是初示不孝雙親。雙親養育之恩,塵劫頂戴,四事供養,毫無怨念,猶不能報鴻恩於萬一,是以對於二親不但不生殷重孝順之心,而反更起惡逆之念,所以應墮地獄。大薩遮尼乾子受記經云:「若有不孝眾生,不念父母生養之恩,捨背父母,與妻子居。所有衣食病瘦湯藥,念給妻子,不與父母。父母衰老,出入無力,曾不生憂,親近扶持。於其妻子,晝夜不離。得一美味不敢自噉,持與妻子。或偷父母所有財寶,私共妻子歡樂食噉。父母善言不肯隨順,妻子惡言信用無捨。或為妻子呵罵父母。或……無慚愧心。如是眾生,攝在何等眾生數中?答言:大王!如是惡人,攝在劫奪眾生數中,上品治罪。何以故?大王!當知父母恩重,至心孝養,猶不能報;何況棄捨,遮逆教命,是名世間最大劫賊。」觀佛三昧海經云:「佛告阿難:若有眾生殺父害母,罵辱六親,作是罪者,命終之時,揮霍之間,譬如壯士,屈伸臂頃,直落阿鼻大地獄中。化閻羅王,大聲告敕:痴人獄種,汝在世時,不孝父母,邪慢無道;汝今生處,名阿鼻獄。作是語已,即滅不現。爾時獄卒,復驅罪人,從於下鬲,乃至上鬲,經歷八萬四千鬲中,捏身而過,至鐵網際。一日一夜,乃爾周遍。阿鼻地獄,一日一夜,比此閻浮提歲月,經六十小劫。如是壽命,盡一大劫。其五逆者,其人受罪,足滿五劫。」合部金光明經云:「是所眾生,所作十惡,五無間業,誹謗三寶,不孝父母,及沙門婆羅門,輕慢尊長,應墮地獄。」閻羅王五天使經亦云:「佛告諸比丘:人生世,不孝父母,不敬沙門,不行仁義,不學經戒,不畏後世者,其人身死,當墮地獄。」餓鬼報應經云:「一鬼問言:我所生子,皆反噉我,何罪所致?答言:汝為人時,不修孝養,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若有眾生,出佛身血,毀謗三寶,不敬尊經,亦當墮於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這裡是第二敘述對於三寶,不但不生恭敬的心,而反更起惡逆不道,是故亦應墮於地獄,於彼經千萬億劫,求出無期。出佛身血,即是對於佛的身體有所損害,或毀壞佛的聖像。如佛在世時,提婆達多,推石壓佛,金剛力士遙以金剛寶杵擋之,碎石傷佛足指,即感火車來迎生入地獄的報應。佛滅度後,若有世人,特意毀壞聖像,罪報與提婆達多推石傷佛足指同。毀謗三寶,即是由於對佛法僧三寶毫無信念的原故,起惡念的心,加意詆誹破壞。地藏十輪經云:「有剎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施荼羅人。隨惡友行,善根微少,諂曲愚癡,懷聰明慢。於三寶所,無淳淨心,不見不畏,後世苦果……。實是愚癡,自謂聰明,於我所說緣覺乘法,及大乘法,毀呰誹謗,不聽眾生受持下至一頌……。如是等人,名為毀謗佛正法者,亦為違逆三世諸佛,破三世佛一切法藏,焚燒斷滅,皆為灰燼,斷壞一切八支聖道,挑壞無量眾生法眼。……當知是人,名不恭敬一切法眼三寶種性。由是因緣,……不久自當支體廢缺,於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大獄。」對於佛說的無上法寶,不生殷重恭敬的心,隨處放置,或污穢毀壞,這就叫做不敬尊經。阿難問事佛吉凶經云:「有人事佛,不值善師。不見經教。受戒而已,示有戒名,憒塞不信,違犯戒律。乍信乍不信,心意猶豫,亦無經像恭恪之心。既不燒香燃燈禮拜,矞h狐疑,瞋恚罵詈,惡口嫉賢,又不六齋,殺生趣手。不敬佛經,持著弊篋衣服不淨之中,或著妻子床上不淨之處,或持掛壁,無有座席恭敬之心,與世間凡書無異。」阿難請戒律論云:「僧尼白衣等,讀經律論,行語,手執翻卷者,依忉利天歲數,犯重突吉羅,傍報二億歲,墮獐鹿中,痝Q摺脊,苦痛難忍。無記戲言捉經律論,亦招前報。或安經像房堂簷前者,依忉利天歲數,八百歲犯突吉羅,傍報二億歲,墮豬狗中。若得人身,一億歲作客棲屑,不得自在。」佛為超出世間的無上導師,能夠度人出離苦海;法乃濟世療痾的良方,依著修行,可以超脫三界,得無上的智慧。僧是住持佛法,紹宏法化的大匠,依之指導,庶令永離迷津,終登覺岸。三寶因為係世間最上的良福田,是以恭敬歸依者,福增無量,忤逆詆誹者,獲罪積若河沙。未曾有因緣經云:「死生之宜,各有其人,有人貪生,有人樂死。何人貪生?其人生世,愚癡幽冥,不知死已,後世更生。違遠佛法,不遭明師,殺盜婬欺,唯惡是從,如是之人,貪生畏死。何人樂死?遭遇明師,奉事三寶,改惡修善,孝養父母,敬事師長,和順妻子奴婢眷屬,謙敬於人,如斯之人,惡生樂死。所以者何?善人死者,福應生天,受五欲樂。惡人死者,應入地獄,受無量苦。善人樂死,如囚出獄。愚人畏死,如囚入獄。」

 

若有眾生,侵損常住,玷污僧尼,或伽藍內,恣行婬欲,或殺或害,如是等輩,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這是第三敘述侵損常住公物,玷污伽藍聖地,亦當墮於無間地獄。常住,即常住物之略,即是人家布施出去的公眾物品,亦即是寺廟的物品。這些公眾物品,人家所以布施出去,目的在於求福,是以侵佔損害這些物品,是會獲得很大的罪報。所謂常住物,亦即是常住僧物,有四種差別:一、常住常住,即是說眾僧的廚庫寺舍眾具果樹林園田僕畜等物。是永遠住在一個地方,絕對不可以分判的,所以為常住物中的常住。二、十方常住,如日日供給眾僧的日常糧食,是取前常住常住,而入當日的常食,這些物質,是屬於十方僧眾的物品,所以稱為十方常住;亦即是十方僧人的常住物。三、現前現前,如各比丘所屬私人的物品,這些物品,係現前僧人的現前物,故言現前現前。四、十方現前,如亡僧所遺的經物,是可以分與十方僧人,為各比丘現前所屬者,所以稱為十方現前,地藏十輪經云:「於未來世佛土中,見有所施四方僧物,謂諸寺舍,或寺舍物,或諸園林或園林物,或諸莊田或莊田物,或所攝受淨人男女,或所攝受畜生種類,或所攝受衣服飲食,或所攝受床座敷具,或所攝受病緣醫藥,或所攝受種種資身應受用物。如是所施四方僧物,具戒富德精進修行學無學行,乃至證得最後極果,清淨苾芻所應受用。彼剎帝利旃荼羅等人,以強勢力侵奪,具戒苾芻不聽受用;回與破戒惡行苾芻,經營在家諸俗業者,令共受用,或獨受用。由是因緣……彼剎帝利旃荼羅等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於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玷污僧尼的玷,與點同,小黑名玷。僧尼是淨修梵行的,毫無瑕疵,貪欲的人,不知罪福,對之強加點污。作這樣的罪咎,即使千佛出世,亦不通懺悔,是故依業受報,應墮地獄。觀佛三昧海經云:「世間自有愚痴眾生,貪惑滋多,染受不淨,犯邪婬行,非處非時行不淨業,設有比丘比丘尼及婆羅門等諸梵行者,若於非時非處犯不淨法,乃至一切犯邪行者,作不淨業,如此罪人命終之後,墮在銅柱地獄。」伽藍,具稱僧伽藍摩(Samgharama),譯為眾園,即是僧眾所居住的園林,亦即是寺院的異稱。在伽藍內,作行婬之處,作殺生之所,均當墮於無間之獄。鬼問目連經云:「一鬼問言:我一生已來,痡w男根瘡爛,痛不可言,何罪所致?目連答言;汝為人時,佛圖精舍清淨之處,行於婬欲,今受華報,果入地獄。」又云:「一鬼問言:我一生已來,有一人持諸利刀常割我肉,盡便持去須臾尋生,而復來割,痛不可言;何罪所致?目連答言:汝為人時,喜屠割眾生,初無慈心,今受花報,果入地獄。」又唐洛州景德比丘尼任五娘,死後,其姊每聽靈座有呻吟聲。因問之,靈曰:我在世時,在房非為,好食肉殺害眾生。又將活魚作鱠,被殺眾生索命,受刀劍地獄,身上有刀七枚,痛入骨髓。望姊將我生前戶資變賣,求淨土寺之寶獻大師,寫金剛經七部,對佛懺悔。姊依囑賣物,寫經一部抽去一刀,經圓刀盡,生靈各出善道,五娘亦離地獄。

 

若有眾生,偽作沙門,心非沙門,破用常住,欺誑白衣,違背戒律,種種造惡,如是等輩,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這是第四偽作沙門,破戒破齋欺誑於人,亦當墮於無間地獄。沙門舊譯,或稱桑門等,新作室摩那拏(Srmana)等,譯勤息,出家修行人,勤修戒定慧等無量法門,息滅貪瞋癡等無盡煩惱,了脫纏縛,超越生死,所以稱出家人,名曰沙門。俱舍論云:「諸無漏道,是沙門性,懷此道者,名曰沙門,以能勤勞息煩惱故。」如契經云:「以能勤勞息除種種惡不善法,廣說乃至故名沙門。」所言沙門,有四種的分別:一勝道沙門,即是秉佛出家,能滅煩惱而證勝道的,如佛世尊。二說道沙門,即是已經斷惑證理,而能宣說正法,使眾生進入佛道的,如菩薩眾。三活道沙門。即是能調伏煩惱,令不復生,勤修諸有善法,能使智慧的命根生長,如聲聞人及真實修行者。四壞道沙門,即是違犯禁戒,毀壞梵行,而受他人的信施者。瑜伽論云:「第一沙門,復有四種:一勝道沙門,二說道沙門,三活道沙門,四壞道沙門。當知諸善逝,名勝道沙門。說諸正法者,名說道沙門。諸修善行者,名活道沙門,諸行邪行者,名壞道沙門。諸善逝者,謂已證得貪瞋癡等,無餘永盡。諸正法者,謂為調伏貪瞋痴等,宣說正法。修善行者,謂為調伏貪瞋癡等,勤修正行。行邪行者,謂犯尸羅,行諸惡行。」白衣,即俗人,因為印度的婆羅門及俗人,多服鮮白的衣著。以是故稱沙門為緇衣或染衣。戒律為佛制,以防止徒眾為非之法,有五戒十善戒,十重四十八輕戒,二百五十具足戒,乃至五百尼戒等。梵語尸羅(Sila),或梵語波羅提木叉(Pratimoksa),譯為戒,有止惡防非的義理。梵語優婆羅叉(Upalaksa)或梵語毗尼(Vinaya),譯為律,即法律,有嚴禁的意思。常住物是十方施主為求福故施捨,供養十方諸修行僧的。倘若是身是沙門,心非沙門,身著緇衣,破壞盜用常住之物,欺騙白衣不知,違背佛制戒律,種種為非,事事造惡,念念作業,宜乎人天路絕,地獄門開的刻刻受形,是故應墮無間,求出無期。所以正法念處經謂:「何者邪行?實非沙門,自謂沙門,起種種之貪欲,作種種之業因,虛貪信施,枉受供養,是人以是惡業因緣,身壞命終,當墮惡處大地獄中,受大苦惱,求出無期。」

 

若有眾生,偷竊常住財物穀米,飲食衣服,乃至一物,不與取者,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這是第五敘述偷盜常住僧物乃至極微一針一草,不與取而取,都屬盜竊,亦當墮於無間,求出無期。明見搶奪,不與而取叫做劫。暗中偷竊,令人不知而取,叫做盜,或者叫做偷竊。為甚麼盜些少常住僧物,會獲這樣重的報呢?因為常住僧物,係十方施主,為欲增長修行人的道業,及求福而施捨出來的,盜取僧物的人,既阻止修行人功德道業的增進,自己又無福俾人求,是以招致墮的果報。正法念處經云:「有人取眾僧物,若穀若衣,隨何物等。處處販賣,賤買貴賣,既得利己,不與眾僧,言不得利,欺誑眾僧,如是之人,貪心妄語,……身壞命終,墮於惡處。」因緣僧護經云:「先世比丘,犯僧物故,墮大地獄。後於未來世中,有諸白衣,取眾僧物者,罪過於前說出家之人,百千萬倍,不可窮盡。」觀佛三昧海經亦云:「世間自有愚痴眾生,偷佛法僧燈明,偷盜父母師長和尚;謗說法者,亦毀世俗論議等,不忌尊卑,不知慚愧,以此罪故,命終之後,墮黑闇地獄。」罪業報應教化地獄經云:「復有眾生,腹大頸細,不能下食,若有所食,變為膿血,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偷盜僧食,或為大會福食,屏處偷噉,吝惜己物,但貪他財,常行惡心,與人毒藥,氣息不通,故獲斯報。」

 

地藏白言:「聖母,若有眾生,作如是罪,當墮五無間地獄,求暫停苦,一念不得。」

 

這裡結述造罪獲報,是一定的道理,而所受的苦楚,畢竟無一念的暫停。意謂:聖母!若有眾生作上面所說的五逆十惡的罪業,當隨業受報,墮落五無間地獄之中,在受極端痛切的時候,想剎那間的暫停苦楚都不可得。所謂五逆,即弒父,弒母弒阿羅漢,破羯磨轉法輪僧,惡心出佛身血。所謂十大惡業,即是身三的殺、盜、婬,口四的惡口、兩舌、妄言、綺語,意三的貪瞋癡。作這五逆十惡,身壞命終。必墮惡趣。故俱舍論云:「言無間業者,謂五無間。其五者何?一者害母,二者害父,三者害阿羅漢,四者破和合僧,五者惡心出佛身血。此無間名,為目何義?約異熟果決定,更無餘業餘生能為間隔。故此唯目無間隔義,或造此業補特伽羅,從此命終,定墮地獄,中無間隔,故名無間。」最勝王經溜州疏云:「五逆,一故思殺父,二者故思殺母,三者故思殺阿羅漢,四者倒見破和合僧,五者惡心出佛身血。以背恩養,壞福田故,故名為逆。執此逆者,身壞命終,必定隨無間地獄。一大劫中,受無間苦,名無間業。」

 

摩耶夫人,重白地藏菩薩言:「云何名為無間地獄?」

 

聖母再復請問無間地獄之名義。因為前文重復提到無間之名,聖母未審其名義云何?故此重複請示於地藏菩薩。

 

地藏白言:「聖母!諸有地獄,在大鐵圍山之內。其大地獄,有一十八所。次有五百,名號各別。次有千百,名字亦別。

 

此下是地藏菩薩答聖母之所問,這是總答。所謂諸有,即是說眾生造作諸業,是會感受將來的果報的,有因必有果,是千古不移的定律,眾生念念作業,念念受報,作業不已,故三界輪迴亦無停息之日。在三界之內,受生不悛,因有生死輪迴果報,所以說諸有。略有三有,乃至廣說二十五有等。三有即欲有色有無色有。二十五有即欲界有十四有(四惡趣、四部洲、六欲天)。色界有七有(四禪天、大梵天、淨居天、無想天)。無色界有四有(四空天。輔行記頌云:「四洲四惡趣,六欲並梵王,四禪四無色,無想五那含。」這二十五處的眾生,所造惡業,隨業受報,均會墮於無間地獄,故說諸有地獄。二十五有眾生,所受報的地獄,通通都是在大鐵圍山內,而這些地獄,大的有十八所,其次有五百,再其次有千百,名號都是互不相同,所受的苦報,亦各各差別。

 

無間獄者,其獄城周匝八萬餘里,其城純鐵,高一萬里。城上火聚,少有空缺。其獄城中,諸獄相連,名號各別。

 

此標地獄所以名為無間者。無間地獄即八熱大地獄之一,梵語阿鼻(Avici),譯為無間,在八大地獄最底的一層,是諸地獄最苦的處所,為極惡的人所感生的牢獄。無間地獄在南贍部洲以下,約八萬里的地方建立,丁方約八萬餘里大。地獄的城牆高壹萬里,係用純鐵所鑄成。在城牆之上,有大火聚,周圍城上,完全沒有空餘的地方。無間之上,是極熱地獄,炎熱地獄,大叫地獄,號叫地獄,眾合地獄,黑繩地獄,等活地獄,次第相連豎立,故說諸獄相連,名號各別。

 

獨有一獄,名曰無間。其獄周匝萬八千里,獄棪炊@千里,悉是鐵為。上火徹下,下火徹上。鐵蛇鐵狗,吐火馳逐。獄暀坐W,東西而走。

 

上節所指,是指無間的總面,故有八萬餘里。此段所指是治罪人的處所,所以只有一萬八千里。所謂火上下徹,是在地獄所受無情的苦境。如長阿含經云:「無間大地獄,有大鐵城,其城四面有大火起,東焰至西,西焰至東,南焰至北,北焰至南,上焰至下,下焰至上,焰熾迥遑,無間空處。罪人在中,東西馳走,燒炙其身,皮血肉燋爛,苦痛辛酸,萬毒並至,餘罪未畢,故使不死。」起世經亦云:「此阿毗至大地獄中,所有眾生,以其不善業果報故,從於東方,有大火聚,忽爾出生,獄燃赤色,極大猛焰,一向炎赫。如是次第,南西北方,四維上下,各各皆有,極大火聚,熾燃出生,光焰炎赫。罪人爾時,以此四方諸大火聚之所圍繞,漸漸逼近,觸其身故,受諸痛苦,乃至受於大嚴切苦,命亦未終。」所謂鐵蛇鐵狗吐火馳走,亦是地獄中的苦刑境界,不過是屬於情的方面。因為蛇狗都是生物,亦因罪人業之所感,故變成鐵蛇狗耳。如觀佛三昧海經云:「阿鼻地獄,縱廣正等八千由旬,七重鐵城,七層鐵網。下十八鬲,周匝七重,皆是劍林。七重城內,復有劍林。下十八鬲,鬲八萬四千重。於其四角有四大銅狗,其身廣長四十由旬。眼如掣電,牙如劍樹,齒如刀山,舌如鐵刺,一切身毛,皆出猛火。…一一鬲間,有八萬四千鐵蟒大蛇,吐毒吐火,身滿城內。其蛇哮吼,如天震雷,雨大鐵丸滿阿鼻城。……獄卒手執一切刀樹,撲殺罪人,未死之間,鐵狗囓心,楚毒百端。」地獄中的城牆刑具,以及鳥獸等,俱是鐵成者,因為鐵的性質是剛而冷的,而惡人的心,亦復是剛冷而殘忍。在世因為剛冷的心性而殘害一切眾生,死後故而墮於鐵城之中,享受鐵城的刑具。

 

獄中有床,遍滿萬里。一人受罪,自見其身,遍臥滿床。千萬人受罪,亦各自見,身滿床上。眾業所感,獲報如是。

 

這裡敘述無間相狀,及結答墮落無間之由。阿鼻地嶽眾生,一人受罪,即見自身遍滿鐵床之上,是五無間中的最後身形無間。墮落無間受諸苦報,雖則說是眾業所感,但是最主要的,還是由於五逆十惡之所招致。如地藏十輪經云:「有五無間大罪惡業,何等為五?一者故思殺父,二者故思殺母,三者故思殺阿羅漢,四者倒見破聲閒僧,五者惡心出佛身血。如是五種,名無間大罪惡業。……復有四種近五無間,大罪惡業根本之罪。何等為四?一者起不善心,殺害獨覺,是殺生命大罪惡業根本之罪。二者婬阿羅漢苾芻尼僧,是欲邪行大罪惡業根本之罪。三者侵損所施三寶財物,是不與取大罪惡業根本之罪。四者倒見破壞和合僧眾,是虛誑語大罪惡業根本之罪。……若人於此五無間業中,及四近無間根本大罪業,隨犯一業,命終當墮無間地獄,及等活等大地獄中,……經劫受苦,不可治療。」

 

又諸罪人,備受眾苦。

 

此下敘述無間罪人的顯報。這些罪人在世為人的時候,造諸惡業,墮落地獄,宜乎備受眾苦。無間罪人,所受的苦報,究竟是怎樣的呢?如長阿含經云:「無間地獄,其中罪人,舉目所見,但見惡色。耳有所聞,但聞惡聲。鼻有所聞,但聞臭惡。身有所觸,但觸苦痛。意有所念,但念惡法。又其罪人彈指之頃,無不苦時。」

 

千百夜叉,及以惡鬼。口牙如劍,眼如電光。手復銅爪,拖拽罪人。復有夜叉,執大鐵戟,中罪人身,或中口鼻,或中腹背。拋空翻接,或置床上。

 

上句總標「又諸罪人備受眾苦」,只是提綱示目,尚未明言現報的狀況,故在此下詳敘。現在所指出的,是夜叉惡鬼的現報苦。在地嶽之中,有很多夜叉鬼,以及很多比夜叉更惡的鬼。這些鬼的牙似利劍,眼像電光,手如銅爪,形狀令人恐懼。常用銅爪來拖拽罪人。或者有些夜叉,手執鐵戟,刺罪人身,或中口鼻,或中腹背。用種種的刑法來治罪人,然後將諸罪人,拋空翻接,安置鐵床之上,受種種的楚毒,痛苦萬端。夜叉,是地獄中的惡鬼。惡鬼,是比夜叉更惡的惡鬼。二皆地獄獄卒,即楞嚴經所指的牛頭獄卒,馬頭羅剎。亦即五苦章句經所謂:獄卒名傍,牛頭人身,兩腳牛蹄,力壯排山,持鋼鐵叉者。智論云:「大地獄中惡羅剎獄卒,作種種形,牛馬豬羊,獐鹿狐狗,虎狼獅子,六駮大象,鵰鷲鶉鳥。作此種種,諸鳥獸頭,而來吞噉咬嚙嚌掣罪人。」口牙如劍等,明惡鬼的相狀。手復銅爪等,明惡鬼的猛力。地嶽中的刀劍,雖似獄卒之所使以治諸罪人,實則業力之所招,應諸罪人自然而至。如修行道地經云:「曾聞罪人,適共相見,則懷瞋恚,欲還相害。手爪鋒利,若如刀刃,自然兵杖,矛戟弓箭瓦石也。當時向時,刀戟之聲,若如破銅,兵杖碎壞,刀矛交錯,若如羅網。……又有稱怨而懷毒恚,欲相害命以此為樂,遂興諍聞,轉相推撲,還相傷害。節節解之,頭頸異處。成刺其身,血流如泉。刀刃在體,痛豈可言。刀瘡之處,火從中出。或身催碎,譬如大風,吹落樹葉,有臥在地,身碎如塵。須臾之間,身復如故。」生前由於事事於人起銜恨的心,生怨懟的念,死後隨業受報,常被拋擲之苦。故楞嚴云:「怨習交嫌,發於銜恨,……如陰毒人,懷抱畜惡,二習相吞,故有投擲擒捉擊射拋撮諸事。」

 

復有鐵鷹,啗罪人目。復有鐵蛇,繳罪人頸。百肢節內,悉下長釘。拔舌耕犁,抽腸剉斬,烊銅灌口,熱鐵纏身。

 

這是鐵鷹鐵蛇釘床拔舌等苦報。鐵鷹係地獄中治罪人刑罰的飛禽,啗罪人目,即是說這種鐵鷹專食罪人的眼目。十王經稱這種鐵鳥叫做拔目鳥。泥犁經云:「泥犁中有鳥,喙如鐵主,啄人頭,噉人腦,毒痛不可忍。」長阿含經云:「有鐵咀鳥,立其頭上,啄其兩目,苦痛萬端,悲號酸毒。」觀佛三昧海經云:「有大鐵鳥,嘴距長利,從山飛來,抓啄罪人。」冥報記云:「唐曹州方山開,少好遊獵,所殺無數。貞觀十一年,死經一宿。穌云:初死之時,二人引上一山,登梯至頂。忽有一大白鷹,鐵為嘴爪,飛來,攫左頰而去。又一黑鷹,攫右而去。二人即引南行,至一城非常嶮峻。二人扣城,北門即開,城中總是猛火。門側有數條毒蛇,皆長十餘丈,頭大如五斗塊,口中吐火射人。山聞恐懼,唯叩頭念佛,門即自閉。乃見官人,欲遣受罪。侍者諫曰:『未合即死,但恐一入此城,不可得出。未若且放,令修功德。』官人放之,須臾即穌。爪跡極深,終身不滅。後捨妻子出家,以宅為寺,琤H讀誦為業。」鐵蛇徼頸,琤O罪人氣息不通,悶絕於地,痛苦非常。觀佛三昧海經云:「愚痴眾生,毀辱布施,言施無報;勸人藏積。如是痴人,向國王大臣,沙門婆羅門,及一切眾,說施無因,亦無果報。如此罪人,臨命終時,頸強脈縮,迴轉不語。……氣絕命終,生鐵城中,東西馳走,鐵蛇出毒,纏繞其身,節頭火然。」墮在地獄的罪業眾生,銀鷹啗目,鐵蛇纏頸,楚毒已極,再加百肢節內,悉下長釘,釘於熱鐵床上,則痛切尤甚。長阿含經云:「鐵釘地獄,獄卒撲令偃熱鐵上,舒展其身,以釘釘手、釘足、釘心,周遍身體,盡五百釘,苦毒辛酸,號咷呻吟,餘罪未畢,猶復不死。」起世經云:「彼諸罪人,入此獄已,時守獄卒,執取罪人,高舉撲之,置於熾燃熱鐵地上,煙燄洞起,罪人在中,悶絕仰臥。獄卒乃以兩熱鐵釘,釘其二腳,熱燄熾然。又以二釘,釘其兩手,燄亦熾燃。於臍輪中,下一鐵釘,燄轉猛熾。獄卒於是復以五叉,磔其五體,極受苦毒。乃至彼處,壽命未終,惡業未盡。」修行道地經云:「其有墮在合會地嶽,罪垢所致令罪人坐鐵,釘釘其膝,次復釘之,盡遍其體,身碎破壞,骨肉皆然。諸節解脫各在異處,其命欲斷,困不可言。自然有風吹拔諸釘,平復如故。更復以釘,而釘其身,如是苦惱,不可計數,百千萬歲。」拔舌耕犁,即是將舌抽出來,用牛在舌上耕犁。抽腸剉斬,即是將腸肺等五臟都抽出來,或用剉剉,或用刀斬,務令肝腸寸斷,形如虀粉而後已。由於生前妄言、綺語、惡口、兩舌、破壞師長父母,毀謗三寶等業,死後墮落地獄,受此拔舌耕犁等苦刑。法苑珠林云:「言無慈愛,讒謗毀辱,惡口雜亂,死即當墮拔舌,烊銅犁耕地嶽。」觀佛三昧海經亦云:「既生之後,獄卒羅剎,手執鐵鉗,拔舌令出,八十鐵牛,有大鐵犁,耕破其舌。」洋銅灌口,是融銅地獄的刑罰,墮在這層地獄的眾生,口渴的時候,獄卒即以鐵鉤鉤開罪人的口,以銷融的銅汁,灌入罪人的口,這極熱的銅汁,由口一直燒遍全身,令到罪人,痛苦萬千。長阿含經云:「爾時獄卒問罪人言:汝等來此欲何所求?罪人報言:我等飢渴。獄卒即捉罪人,撲執鐵上,舒展身體,以鐵鉤僻口,洋銅灌之,燒其唇舌,從咽至腹,通徹上下,無不燋爛。」起世經云:「入此獄己,時守獄卒,遙見彼人從外而來,即前問言:汝等今者何所求需?罪人答言:仁者!我今甚渴。時守獄卒,即捉罪人,撲置熾燃熱鐵地上,在猛焰中,仰臥悶絕。便置鐵鉗磔開其口,融赤銅汁,灌其口中。彼諸眾生,唇口應時,悉皆燋爛,唇口爛已,次燒其舌,如是燒顎,燒喉燒心,燒胸燒腸,燒胃,直過小腸,從下部出。彼諸眾生,各於是時,受極重苦,受極重痛,其苦特異,難可思議。」泥犁經云:「泥犁中有獸鬼,便牽人前,以鉤鉤其上齶,復以鉤鉤其頷,口皆挖開,以取消銅,灌入口中,舌唇腸胃皆燋爛,銅便下過去,毒痛不可忍。其人平生於世間時,貪求財利逆用飲食,故以消銅灌之。」熱鐵纏身,即是用燒熱的鐵來纏裹罪人的身體。或者是指黑繩地獄的刑罰。起世經云:「其守獄卒,取彼地獄諸眾生等,撲置熾然大熱鐵上,其燄猛盛,暉赫可畏。推令仰臥,更取大鐵,亦甚猛熾,以覆其上。猶如世間磑磨之法。」長阿含經云;「復次黑繩地鐵,捉彼罪人,撲熱鐵上,舒展其身,以熱鐵繩置其身上,燒皮徹肉,燋骨沸髓,苦毒辛酸,痛不可計。」又云:「復次黑繩獄卒,以熱鐵衣,驅罪人被之,燒皮徹肉,燋骨沸髓,苦毒萬端,不可稱計。餘罪未畢,故使不死。」正法念處經云:「閻摩羅人,取熱鐵鍱,廣五百由旬,焰火甚熾,普一焰鬘。以彼鐵鍱,裹其身體,一切熟爛。普身焰燃,唱喚號哭。石壞苦惱,無少樂事,如針孔許。可攀緣處。如是鐵鍱火遍無間,如是惡觸,受苦叵耐。」

 

萬死千生,業感如是。

 

地獄中受苦的罪業眾生,或被惡鬼鐵戟銅爪,刺抓而死,或被鐵鷹啗目,鐵蛇纏頸,遍體釘牢,全身裹鐵,拔舌耕犁,抽腸剉斬,洋銅灌口,熱鐵纏身,受刑而死,冷風吹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一日一夜千萬億遍。故楞嚴經云:「為一日中萬生萬死。」觀佛三昧海經謂,墮生無間地獄眾生,由於廣造五逆十惡大罪,惡業的緣故,一日一夜,六百億生死,乃至琲e沙等無量生死,受諸苦毒。科註亦引起世經云:「若人身口意造業,作已入於惡道中,經歷無數千億歲,死已須臾還復活。怨讎各各相報對,由此眾生更相殺,然其中受苦者,隨其作業,各有輕重,經劫數等。其最重處,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死,經劫無量。作上品五逆十惡者,感此道身。」

 

動經億劫,求出無期。此界壞時,寄生他界。他界次壞,轉寄他方。他方壞時,展轉相寄。此界成後,還復而來。

 

地獄受報的眾生,於彼所住非常長遠,以人間的年限計,簡直難以數得清楚,故說動經億劫,求出無期。觀佛三昧海經云:「阿鼻地獄,一日一夜,此閻浮提日月歲數六十小劫,如是壽命盡一大劫。」起世經云:「如憍薩羅國斛量,如是烏麻,滿二十斛,高盛不概,而於其間有一丈夫,滿一百年,取一烏麻;如是次第,滿百年已,復取一粒烏麻擲出,諸比丘!如是擲彼憍薩羅國滿二十斛,烏麻盡已。如是時節,我說其一頞浮陀(泡沫)壽,猶未畢盡。且以此數,略而計之:如是二十頞浮陀壽,為一泥羅浮陀(肉段)壽,二十泥羅浮陀壽,為一阿呼(叫喚)壽。二十阿呼壽,為一呼呼婆(叫作聲)壽。二十呼呼婆壽,為一阿吒吒(叫喚聲)壽。二十阿吒吒壽,為一搔揵提迦(黑衣,極香花)壽。二十搔揵提迦壽,為一優缽羅(青蓮)壽。二十優缽羅壽,為一拘牟陀(黃蓮)壽。二十拘牟陀壽,為一奔荼利迦(白蓮)壽。二十奔荼梨迦壽,為一波頭摩(紅蓮)壽。二十波頭摩壽,為一中劫。」墮在地獄,因為時間長遠,動經億劫,而世界是有壞的日子,世界壞時,地獄先壞,劫人從最下層的地獄向上直燒,燒到初禪為止。甲方的世界壞時,就將甲方地獄堶掘o業尚未償畢的眾生,寄到乙方世界去受苦。倘若乙方的世界又次第而壞,又將這些眾生寄到丙方世界去。如果丙方世界又遭火災燒壞了,那末又將這些眾生寄到丁方世界去。如是戊己庚辛展轉相寄。等到甲方世界復成的時候,再將這些眾生寄返來受罪,乃至罪業償畢而後已。故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云:「是人毀呰三世諸佛一切智故,起破法業,破法業因緣集故,無量百千萬億歲,墮大地獄中。是破法人輩,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若火劫起時,至他方大地獄中,生在彼間,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彼間若火劫起時,復至他方大地獄中,生在彼間,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如是遍十方,彼間若火劫起故從彼死。破法業因緣未盡故,還來是間大地獄中,生此間已,亦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受無量苦。此間火劫起時,復生十方他國土。」佛母出生三法般若波羅蜜多經亦云:「須菩提:彼人以是謗法因緣故,當來決定墮大地獄,經多百歲,多千歲,多百千歲;多俱胝百歲,多俱胝千歲,多俱胝百千歲。多俱胝那庾多百千歲,受諸苦惱,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又復展轉從一至一。若此大地獄劫火燒時,彼謗法人即於他方世界大地獄中受諸苦惱,亦復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若他方世界所有地獄劫火燒時,又復展轉於他方世界大地獄中,受諸苦惱,亦復如是,從一至一。又若彼界劫火燒時,此界還成,而復來此大地獄中,亦復從一至一,受諸苦惱。如是展轉此還他界一一獄中,如前數量。經爾所歲,受諸苦惱,乃至最後此界地獄劫火復起,所焚燒時,受苦方盡。」

 

無間罪報,其事如是。

 

結敘無間罪報的狀況,就是上面所說的事實。

 

又五事業感,故稱無間。

 

此下再為舉示業感無間得名的元由。由於造五逆的惡業,而感受以下五事的苦報,因此故名無間。無間地獄是八大火燒地獄,在諸地獄中最下,最大。而且最苦。大毗婆沙論云:「何故彼趣最下最大者,名無間耶?……答彼處琩苦受,無喜樂間,故名無間。問:餘地獄中,豈有歌舞餘食受喜樂異熟故,不名無間耶?答:餘地獄中,雖無異熟喜樂,而有等流喜樂。如施設論說:等活地獄中,有時涼風所吹,血肉還生。有時出聲唱言:等活。彼諸有情欻然還活。惟於如是血肉生時,及還活時,暫生喜樂,間苦受故,不名無間。有說:眾多有情,造作惡義,相續生彼,滿彼處所,故名無間。」

 

何等為五?

 

這是總徵的語句。前段敘述所以名為無間,是由於造五逆惡罪而感生下列五事的苦報,但只是標其名,尚未明白指示五種苦報的狀況,故此總徵曰:何等為五?

 

一者,日夜受罪,以至劫數,無時間絕,故稱無間。

 

這是第一時無間。即是說墮在阿鼻受罪的眾生,日以繼夜的,乃至無量數劫的受苦,在這冗長的時間裡,絕對沒有剎那間的休息或間斷,因此叫做時無間。正法念處經云:「如山中河,勢力不斷,晝夜常急,彼阿鼻處,常受苦惱,勢力不斷,彼人苦惱,不可休息,乃至劫盡,復無中間,故名阿鼻。」立世阿毗曇論云:「彼中罪人,恆常受苦,無有間息。」

 

二者,一人亦滿,多人亦滿,故稱無間。

 

這是第二身形無間。生在地獄的眾生,因為深重業力之所招感,所以一人生其中,即自見身,遍滿地獄,多人墮生其中,亦各各自見身滿地獄,一人亦滿多人亦滿,所以叫做形無間。觀佛三昧海經云:「復有眾生,犯四重禁,虛貪信施,誹謗邪見,不識因果,斷學般若,毀十方佛,偷僧祇物,婬佚無道,逼掠淨戒諸比丘尼,姊妹親戚,不知慚愧,毀辱所親,造眾惡事,此人罪報臨命終時,風刀解身,偃臥不定,如被楚撻。……尋時坐火蓮華,諸鐵咀蟲,從身毛孔,唼食其驅,兩千鐵輪,從其頂入,恆沙鐵叉,挑其眼睛,地獄銅狗,化作百億鐵狗競分其身,取心而食。俄爾之間,身子截華,滿十八隔。一一華葉八萬四千,一一葉頭身手肢節,在一隔間。地獄不大,此身不小,遍滿如此大地獄中。此等罪人墮此地獄,經歷八萬四千大劫。此泥犁滅,復入東方十八隔中,如前受苦。此阿鼻獄南亦十八隔,西亦十八隔,北亦十八鬲。謗方等經,具五逆罪,破壞僧祇,污比丘尼,斷諸善根。如此罪人具眾罪者,身滿阿鼻獄,四支復滿十八隔中。」正法念處經亦云:「彼人苦惱,不可得說,此有少喻,如海水渧,不可得數,如是如是。阿鼻地獄,惡業行人,所受苦惱,不可得數,不可得說。一切苦處,更無有如阿鼻處者。以業重,受苦亦重,若作一逆,彼人苦輕,若作二逆,彼人身大,受苦亦多。如是次第,一切身分,皆悉轉大,苦亦如是。」又云:「若五逆人,於地獄中,其身長大,五百由旬。若四逆人,四百由旬。若三逆人,三百由旬。若二逆人,二百由旬。若一逆人,一百由旬。」

 

三者,罪器叉棒,鷹蛇狼犬,碓磨鋸鑿,剉斫鑊湯,鐵網鐵繩,鐵驢鐵馬。生革絡首,熱鐵澆身,飢吞鐵丸,渴飲鐵汁。從年竟劫,數那由他。苦楚相連,更無間斷,故稱無間。

 

這是第三受苦無間。在這地獄裡面,受任何一種苦刑,都從年竟劫的相連不斷,或鐵叉叉頸,或鐵棒打擊,或鐵鷹啄目,或鐵蛇纏身,乃至餓餐鐵丸,渴飲鐵汁,於中種種苦刑,或一種而竟劫相連,或多種相連而竟劫,在受苦的時候,苦苦相連,毫無間斷,因此,故稱無間。

 

罪器叉棒是地獄治罪人的刑具,鷹蛇狼犬是地獄治罪人的生物。觀佛三昧海經云:「獄卒羅剎,手提鐵叉,逆刺其眼,鐵狗嚙心,悶絕而死。」修行道地經云:「爾時鐵樹間,便有自然烏鵲鵰鷲,其口如鐵,以肉血為食,住人頭上,取眼而食,破頭噉腦。……於是鐵葉大地獄中,便自然生眾狗,正黑或有白者,走來喚吼,欲喫罪人。罪人悲哭,避之而藏,或有四散,或怖不動。狗走及之,便捉罪人,斷頭飲血次噉肉髓。」長阿含經亦云:「豺狼地獄,縱廣五百由旬,罪人入已,有群豺狼,競來咬掣,嚌嚙拖抴,肉墮傷骨,膿血流出,苦痛萬端,悲號酸毒。」碓磨鋸鑿四種刑具,互不相同,碓則舂研成末,磨則礱成槳粉,鋸則片片鋸開,鑿則粒粒挑除。四種刑具同時並用,地獄眾生,幾無完整之膚。由於業力所持,故雖受極痛楚之刑罰,罪人仍然不死。立世阿毗曇云:「是時獄卒,謂其伴言:我今共汝一彈指頃,舂擣罪人,即捉諸罪人,內熱鐵艚中,以熱鐵杵,檮碎其身。一彈指頃,當人中五百年壽。」長阿含經云:「其中獄卒,捉諸罪人,置於磨石中,以磨磨之,骨肉糜碎,膿血流出,苦毒辛酸,不可稱計。」又說:「獄卒取彼罪人,臥鐵臼中,以鐵杵檮,從足至頭,皮肉糜碎,膿血流出,苦痛辛酸,萬毒並至。」又說:「黑繩地獄,獄卒捉彼罪人,撲熱鐵上,舒展其身,以鐵繩絣,以鋸鋸之,治彼罪人,亦復如是,苦痛辛酸,不可稱計。」正法念處經亦云:「復有鐵鉅,解劈其身,從頭而起,裂為兩分。」剉斫即是刀斬地獄,墮在這層地獄的眾生,受刀斫寸寸切斷之苦。故罪業報應經云:「信相菩薩白佛言:世尊:今有受罪眾生,為諸獄卒,剉碓斬身,從頭至足,乃至其頂,斬之已訖,巧風吹活,而復斬之。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不信三尊,不孝父母,屠兒魁膾,斬截眾生,故獲斯罪。」鑊湯地獄獄卒,捉諸罪人,投沸熱鑊湯之內,令諸罪人,肉爛骨糜,痛苦萬端。故修行道地經云:「彼鐵樹邊有二大釜。猶若大山,守鬼即取犯罪之人,著鐵釜中,湯沸或上或下,譬如人間大釜之中,煮於小豆而沸上下。人於鑊湯若干萬億年,考治毒痛。」鐵網鐵繩,鐵驢鐵馬,都是地獄制治罪人的刑具。在地獄之中,四維上下,有重重鐵網,囚禁罪人。觀佛三昧海經云:「鐵網地獄者,八十九重諸鐵羅網,一一網間,百億鐵針,一一鐵針,施五關捻。世間自有虛妄眾生,邪心諂曲,妖媚惑人,心懷囈賊,晝夜惡念,剎那剎那頃,成就惡念。此人身壞命終,生鐵網間,捙身下過,眾捻皆動,無量諸針射入毛孔。如是婉轉諸鐵網間,剎那頃死,剎那頃生。」地獄獄卒,取熱鐵繩,纏絡罪人,令身燋爛。復驅諸鐵驢鐵馬,殘蹋罪人,使成肉醬。長阿含經云:「其諸獄卒,捉彼罪人,撲熱鐵上,舒展其身,以熱鐵繩,絣之使直,以熱鐵斧,逐繩道斫,絣諸罪人,作百千段。」又云:「獄卒懸熱鐵繩,交橫無數,驅迫罪人,使行繩間,惡風暴起,吹諸鐵繩,歷絡其身,燒皮徹肉,燋骨沸髓,苦毒萬端,不可稱計。」生革絡首,即是生剝其皮,而纏其頭。長阿含經云:「其諸獄卒,捉彼罪人,剝其皮從足至頂,即以其皮纏罪人身,著火車輪疾駕火車,輾熱鐵地,周行往返,身體碎爛,皮肉墮落。」熱鐵澆身,即是將鐵煮融,用煮融的鐵汁,淋在罪人的身上,令到罪人皮肉脫落。饑吞鐵丸渴飲鐵汁者,即是在這些罪人,肚餓的時候,獄卒即以燒熱鐵丸強令吞食。口渴的時候,獄卒即以燒融的銅鐵汁,壓迫飲服,令到罪人唇舌皆焦,五臟俱爛,痛苦萬端,不可言狀。如起世經云:「時守獄卒,遙見彼等眾生來已,即前問言:汝等今者,來何所欲?彼等皆共答言:我等饑餓。時守獄者,即便取彼地獄眾生,撲著熾然熱鐵地上,令其仰臥,便以鐵鉗開張其口,用熟鐵丸擲著口中,時彼地獄眾生,唇口,應時燒然。燒唇已燒舌,燒舌已燒顎,燒顎已燒咽,燒咽已燒心,燒心已燒胸,燒胸已燒腸,燒腸已燒胃。燒胃已經過小腸,向下而出,其丸尚赤。」又云:「從饑餓地獄出,詣向燋渴地獄之中,時彼獄卒,問何所須:答言甚渴。獄卒即捉罪人,撲置熱鐵地上,便取鐵鉗開張其口,以融赤銅灌其口中。時彼罪人,唇舌等處,悉皆燋爛,痛苦嚴重。」這些罪苦眾生,前為人時,不孝父母,不敬三尊,五逆十惡,無所不作,對情非情,起種種業,死後隨業受報,於地獄中,千萬億歲,次第受諸刑罰,苦苦相連,無絲毫的樂間隔,因此故名受苦無間。

 

四者,不問男子女人,羌胡夷狄,老幼貴賤,或龍或神,或天或鬼,罪行業感,悉同受之,故稱無間。

 

這是第四果無間。墮在無間地獄的眾生,是不分男女老幼,不論貴賤,尊卑,或天龍鬼神,或夷狄羌胡,只要作罪同科,所受的苦刑,完全一致。所做雷同,所受無異,作因相似,果受相同,曾無混雜,故稱無間。

 

羌胡夷狄,是種族的名稱。羌,本係三苗--縉雲氏之後裔,舜時流於三危(久姓或即西藏),--東漢時,分為東羌西羌。東羌居於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地。西羌居於漠陽、金城等地。晉時為五胡之一,姚秦即其後族;其後散居於今甘肅之臨潭,岷縣,及四川之松潘茂縣等地。胡,即北狄是,亦即史傳所稱的匈奴。夷係東方的種族。狄係北方的種族。或者說古代未開化的民族,總稱夷狄,或夷翟。因為這些民族是遠離中國的絕域異俗,是以古中國稱四方邊境未開化的民族,稱之為東夷西戎,南蠻北狄。此舉夷狄二名而該全四,故夷狄之外,尚有戎狄蠻夷等稱。年高而衰曰老。歲少而壯曰幼。位尊而高曰貴,處卑而微曰賤。

 

五者,若墮此獄,從初入時,至百千劫,一日一夜,萬死萬生,求一念間,暫住不得。除非業盡,方得受生。以此連綿,故稱無間。」

 

這是第五命無間。墮在這層地獄眾生的壽命,非常長遠,需要經過百萬億劫。地獄時間一日一夜,等於人間六十小劫,而罪人一日夜間,受種種苦刑,死而復生,生而受刑又再死,如是經過百千萬億生死,因罪業未盡,故令命不斷。在這一日一夜,經過眾多生死,求一念間暫時的停息,皆不可得。除非業報受盡,方能停息,而得他界受生。因為命根連綿不斷,所以稱為無間。

 

大乘義章云:「此五何故名無間業?釋有四義:1、趣果無間,故曰無間。故成實言:捨此身已次身即受,故名無間。2、受苦無間,五逆之罪,生阿鼻獄,一劫之中,苦苦相續,無有樂間,因從果稱,名無間業。3、壽命無間,五逆之罪,生阿鼻獄,一劫之中,壽命無絕,因從果目,名為無間(二與三,概括時無間)。4、身形無間,五逆之罪生阿鼻獄,阿鼻地獄,縱廣八萬四千由旬。一人入中,身亦遍滿,一切人入,身亦遍滿,不相障礙,因從果號,名曰無間。」

 

地藏菩薩,白聖母言:「無間地獄,麤說如是。若廣說地獄罪器等名,及諸苦事,一劫之中,求說不盡。」

 

這是總結所答。意思是話:上面所說地獄苦狀,只是麤略說之而已。若果想話廣說地獄之中的刑具器械,以及地獄中的苦事,窮一大劫來說,亦不能盡。因為由於人生在世,日夜不停的相續廣造種種的惡業,招致地獄之苦報。作之既多,受之亦多,所謂循業發現,是以地獄中的刑具及苦事,永劫求說都不能盡。

 

摩耶夫人聞已,愁憂合掌,頂禮而退。

 

上來地藏菩薩為聖母略說地獄苦事,至此已告一段落,故此聖母禮謝而退。其餘的地方,大多是聞說妙法之後,身心喜躍作禮而去。此處因為所聞的都是地獄苦事,而地獄眾生所受的罪苦無窮無盡,聖母自慮自己的力量有限,是以聞說之後,愁憂不愉。摩耶夫人雖是佛的聖母,但為尊重法的緣故,所以聞說之後,合十指爪,專注一心,恭敬禮拜地藏菩薩,然後,退歸本座,思量度生的良策,希望將來有機會度脫這些罪苦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