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農佛學答問卷二

(六凡輪轉門)

 

范古農居士主答

 

一、三善道

二、三惡道

三、一切神識升沈變化之研究

 

古農佛學答問卷二

 

六凡輪轉門

 

(一)三善道

 

問:何為天。

 

答:在人間之上,有欲界色界無色界三類,共二十八天。

 

問:天上是否亦與地面一樣分列各土。

 

答:有分各土者,如四天王天有四天,即四天區也。忉利天有三十三天。若色界天有四禪天,每禪天亦各分三天及八九天等。

 

問:二十八天其名若何。

 

答:地居有四王天。忉利天。(此即三十三天,以有三十三個天國故,)空居有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此為欲界六天。有飲食男女睡眠之欲,與人間同。色界有十八天,曰梵眾,梵轉,大梵,初禪所生。曰少光,無量光,光音,二禪所生。曰少淨,無量淨遍淨,三禪所生。曰無雲,福生,廣果,四禪凡夫所生。此外無想天,外道所居無煩,無熱,見善現,色究竟,三果聖人所居,此十八天雖離欲網,尚具色身,故曰色界。此上有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四天。只有心識,而無色身,故曰無色界。

 

問:二十八天最高者何天,最低者何天。

 

答:最高者,為非想非非想處天,離地約六十四萬億由旬。最低者,為四天王,天居須彌山半,離地高四萬二千由旬。

 

問:二十八天之下,共有幾天。二十八天之上,共有幾天。

 

答:三界豎論,自四王至於非想,共有二十八天。非想以前,即出界外,無天可言,即有乃上方世界之天也。四王以下,尚有恆憍天持曼堅首天,此三天乃四王所統之鬼神,實非天也。

 

問:無量諸天統三界二十八天,即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無色界四天。欲界六天內之一天,是否尚有三十三天。

 

答:欲界六天內之第二忉利天,即是三十三天。但同在一層,中央一天。八方各四天也。

 

問:各書均言天有二十八,而佛法談天一書,欲界天多魔天。色界天多梵身光淨嚴飾摩醯首羅五天,其故安在。

 

答:魔天,為第六欲天之別出者。梵身,光淨,嚴飾,為初二三四禪各初天別出者。魔醯,首羅,為色究竟天之別出者。蓋以二十八分天者,其大概耳,非定數也。

 

問:三十三天天主,聞是迦葉佛時三十三女人造塔功德轉生,未知出何經典。

 

答:所說見智者大師維摩詰經疏卷一。引何經典,並未明言。然大師之疏,章安所記,當出自正經無疑。又見翻譯名義集四卷,釋提桓因條下。

 

問:玉皇大帝即天上何神。

 

答:乃欲界第二忉利天王。

 

問:玉皇大帝能超脫輪迴否。

 

答:玉皇大帝,按之佛經說天,當是欲界天中第二層天,即釋提桓因。尚為六道凡夫,安得不受生死。然能念佛往生西方,亦可超脫輪迴也。佛法本是人天公法,故佛號為人天師。

 

問:釋提桓因,既有五衰,即有色身,何以能統轄無形鬼神耶。

 

答:鬼神亦有形。三界中唯無色界四天無形耳。餘皆有色身,但粗細不同也。

 

問:六欲天之眾生,塵欲未離,何以能有天眼耳。

 

答:欲天因地,均能減省塵欲,故得天眼等報。

 

問:他化自在天天壽萬六千歲,少出多減,何謂少出多減。

 

答:過者少,不及者多也。

 

問:大梵天究是何天。

 

答:為色界初禪三天之第三天。

 

問:神仙未知是否屬於大梵天。修仙道者,是否往生此天。

 

答:神仙之高等者,屬於此天。但不能生此天。因此天為天主,非臣民所得與共處也。

 

問:壇經云,皮肉是色身,又云因有色身可見,故稱有色界。然則色界諸天,豈不是化生,亦同吾人之由父母胎生乎。請詳示之。

 

答:天道眾生,都是化生。化生亦可有色。但較微妙耳。

 

問:八識頌云,眼耳身三二地居。謂初二禪天人無鼻舌二識,但有眼耳身三識,既無其識,必無其根,然則天人究竟係何相貌。

 

答:上界天人相貌原同下界,以彼福德增上,表相較之下界,最極勝妙。初禪雖有覺觀,終日在定時多,非無鼻舌二根,實無香味二塵。以境不現前,根無所偶,識無用處,寂然隱於淨色根中,非全無也。若遇初禪,並覺觀又離,定力復勝於前,故二禪支林功德稱為內淨,喜樂一心,雖有鼻舌根識,無所施用,故說無也。二禪以光明為教體,眼見光明相,即知伊所說法義。或有時耳聞法音,定中常發八觸。其光相法音八觸,乃眼耳身三根所對之塵。以根與塵交,識乃有用。所謂二地居者,即此意也。

 

問:世人之身體為肉體,天上人之身體為何體。

 

答:世人作業,有善惡雜遝,故感粗色垢身。天人因地作業純善,故感細色妙身。

 

問:天道眾生壽命長短若何。

 

答:四天王天壽五百歲,以人間五十年為一書夜。忉利天壽一千歲。以人間百年為一書夜。再上四天,遞各倍增。初禪三天,壽一劫。二禪三天,壽二劫。三禪三天,壽三劫。四禪前三天,壽四劫。無想天五百劫。無煩天千劫。再上四天,遞加一千劫。四空天中第一天一萬劫,第二天二萬劫,第三天四萬二千劫,第四天八萬四千劫。

 

問:天王衣皆長身過半,此過半之衣,既無身而穿,何必要此無用之過半衣。又衣既過半身之長,如何行動。想天人常懸空間,以過半之衣而蔽之下體乎。是不能無疑。請示。

 

答:天衣用幅,布披身,印度人衣服依之。長身過半,舉其長度,於用無礙也。

 

問:修到非想非非想天,神通已大,寧不知有天劫,何以不能即由此天預先修成正覺,以超脫夫還墮輪迴之數,猶會今其五衰相現,束手無策乎。

 

答:非非想天。即認自天受用以為極妙,寧知佛法而修行耶。至五衰相現,乃欲色界天人之苦。非非想天是無色界天,既無色身,安有相現。

 

問:生於天者(菩薩等亦然)既具五通,則世尊給孤圍中說法,可於天上見之聞之,何必定要到孤獨圍去耶。

 

答:有天眼天耳通者,亦有神足通,來去自在,又何必不來親近世尊耶。

 

問:寺院山門側供四大偉像是何人物。

 

答:是四王天之四個天王。東方曰持國天王,為乾闥婆主。南方曰增長天王,為鳩槃茶主。西方曰廣目天王,為龍主。北方曰多聞天王,為夜叉羅剎主。此四天王誓以神力保護佛法,故居門首。俗稱四金剛,以其為金剛神之類也。(有神手執金剛杵者,係金剛神。)

 

問:各地佛院山門,多塑持國增長廣目多聞四大天王之像,以其護法之功甚大焉。惟四天王手執法寶各異,未卜執何法寶而係何位天王。希為逐位示明。

 

答:手執琵琶,是持國天王。執寶劍者,是增長天王。執蛇者,是廣目天王。執傘者,是多聞天王。

 

問:吾輩人道究有若干類,佛如何說。

 

答:佛說人道,以所居之地,別為四類。地分四大洲,在東者曰勝身,在南者曰贍部,在西者曰牛貨。在北者曰勝處。身量壽命。長短有殊。若論果報,南洲為下下。若得值佛,南洲為上上。佛生印度,是在南洲之中。我國中華,是在南洲東部。按贍部又譯閻浮提,義謂勝金。

 

問:轉輪聖王分管四洲,我所居之南瞻部洲,現在何轉王主管,請分別訓示。

 

答:經稱輪王治世,乃指世界初成之劫初而言,現在並無何人為此輪王者。輪王者聖王,能以十善治於下。試問今地球上人何國能行此仁政者。

 

問:北俱盧洲之人,福澤較勝於三洲,思食得食,思衣得衣,然何以獨無聞佛法之福。答:北洲人因地,福德偏多,善根偏少。故福報自在,而不聞佛法。

 

問:前世人非今世人,今世人非後世人,何能食果受報。

 

答:軀體雖異,心識無殊。故有不昧前因者,如結草銜環之類。

 

問:心識乃軀體之作用,軀體既易,而云心識不改何耶。

 

答:子但知心識為軀體之作用,而不知軀體乃心識之表相。惟心識有執受之力,故軀體得以壞於前,而更成於後。若心識隨軀體而亡,則生物早已絕滅於世矣,安有今日爾我之軀體乎。

 

問:人死後即投生,自由投生歟,抑有冥官指使歟。佛經中諒亦有之。敢問。

 

答:人死投生,實是業力牽引所致,不自覺知。若自由,而實不自由也。冥官等亦是業力所感,然彼不過據業判定,非能指使。佛經中亦有言及者。

 

問:昔阿祈達王臨終,為驅蠅以拂面,一念瞋心,遂墮為毒蛇。一婦人渡河失手,其子墮水,因撈子故,與之俱沒,以慈心故,得生天上。之二人者,自由投生乎,抑有冥王派送乎。

 

答:投生之理,識神為業力所牽,愛欲所縛,而受後有。既非自由。亦豈有派送者乎。

 

問:佛經所謂定業,天定乎,抑冥王定乎。

 

答:非天定,非冥王定,是自己心王定。所謂有如是因,定招如是果。

 

問:人死之後,其輪迴六道,是否有天地之神主之,抑係純出已識投生。

 

答:此係已業所招,天地神明,但隨定業支配耳。

 

問:前見佛教刊物,載有人死復醒,易一靈魂,言動竟換一人。又有靈遊陰界誤投畜胎,產生畜類,經擲死畜身後,靈魂復還本身而醒。此等屢見不鮮。按佛理第八識,生則先來,死則後去,今何以第八識竟不離去,可投胎可奪身。若照上種事實,似乎換一第七識而已。請為解惑。

 

答:八識去來,本極甚速,不經中陰,如秤低昂。其不經入胎住胎,而但於胎兒出胎之際取而代之,此乃生理之變態胎兒與彼必有宿緣,故能相讓耳。第八識為前七識之本,安有本不動而枝葉他適之理。所云換第七識一句,非通論也。

 

問:佛學起信編,有云投胎與借屍一樣。為何借屍之人能知前生一切事。投胎之人,不能知前生一切事。

 

答:投胎者,經過入胎之迷,與受在胎出胎之苦,所以昏迷不能知也。

 

問:佛說輪迴,自屬可信。然有嬰兒生後即殤者,若謂係討債,則數小時亦討不成債。若謂在此時間嬰兒尚無神識,則無此理。此中因緣何在。乞示。

 

答:兒在母胎,母不自在,或增病苦。其出胎時,母之性命在呼吸間,惶怖慘痛,同於地獄,尚謂討不成債耶。債有錢債,則母因產兒亦不免化錢。債有命債,則母受劇苦,亦足以傷其身矣。思之。

 

問:人死既非斷滅,何以以父子血統精氣神之關係,昕夕冥想,絕無感召。迄不入夢。其已受生他往乎。乞以理示慰。

 

答:令郎親恩未報而歿,即是討債而來。債已清訖,則情已斷,何能入夢。即得夢,亦是單方面之妄想耳。

 

問:倫常以外無大道,倫常為三教所同尊倘一經輪迴,則現世之母子。安能保其來世仍為母子乎。是亂倫之事,難必其絕無也。以此理推之,殊覺疑悶難解。

 

答:人無天眼,不識宿命亂倫之事,當然難免。故佛悲憫教人出世修梵行也。

 

問:有人於此,平日無惡不作,臨終卻能悔過發菩提心。就造業受報之說觀之,必生惡道無疑。就臨終一念觀之,此人或生善道。未知佛經有說及否。

 

答:作惡報惡,勢所必然。臨終發心。百無一二。到得此時,果能改悔發心亦是宿善成熟時也。如人負債,強者先牽,乃我佛之常談,經中焉得不說。

 

問:有二人,一人平日喜行善事,戒殺放生念佛,若臨終時不能自主,生煩惱心,或愛心,是否因是而即入畜生等諸惡道。另一人平日不念佛不作善事,而臨終時能自主念佛,是否因是而生佛道或天道。

 

答:吾人生死相續,即是因熟成果之關係。臨終而起惡念,則是惡因熟而惡果成。若發善念,則是善因熟而善果成。故臨終念佛願生西方者,即得生西方。若平日不念佛,想於終時念佛,恐無是事。

 

問:凡人命終,必生七趣,對於前生應不記憶。然每有臨死之人見親屬祖先亡者皆至。若謂幻想錯覺,則有未嘗謀面,而衣物容貌一一宛然。若謂真係鬼來則親屬祖先豈有盡居鬼趣,盡未投生之理,若既投生,前生親屬何由更知,前生相貌,何由更現。又中元祭祖,每有小兒祖宗皆來,亦同一不可解也。又凡人見鬼,盡有生前。修淨業人臨終淨土相現,亦多有已生親屬皆肖生前者。若此之類,是否幻化原容俾人易識。抑亦本應歷生形貌均相似耶。此某未能了然者也。

 

答:七趣眾生天仙鬼趣,均有神通能知前世事,人亦間有得通者。臨死人見親屬祖先亡者,當係幻想所成。間有鬼物托昌,使存者為禱禳以獲享也。中元祭祖所見者,亦此之類。所見肖行前者,即與見者發生感應之條件,以不肖則見亦不知矣。

 

問:人有知前世事者,其理若何。

 

答:吾人心念相續作用。本有憶念過去之功能。故往昔之事,一經追想,如在目前。知前世事,理猶是耳。但心受劇烈觸之後,憶念功能易致消滅,前世事以曾經一番生死痛苦,故往往不復記憶。若能靜其念慮復其功能,謂之宿命通。然或幼時能知,長則遺忘,或在定能知,出定則否,或但能略知,而不能盡如。若悉知悉見者,唯佛一人而已。

 

問:一切眾生不出輪迴,此理已明。但初生小兒無有知識,所有知識由經驗漸漸而來,何以知識不能與生俱來。

 

答:知識之種,實是與生俱來。但隨經驗而發展耳。猶今歲田中之一稻,雖經水土肥壅而生長,其穀種實由去年傳來也。

 

問:佛說三世因果,皆假施設,此意余稍悟解。但據科學家調查,謂現在人類數目,均超過過去數目。此種原理,究由何而增加耶。

 

答:三世因果,事理真實,並非假設。至人類數目之增減,原不能以一期間為定論。彼科學家調查,不出數十百年,是否真確,尚屬疑問。若論增加理由,就佛學言之,不是從三惡道中升入者多,即是從三界天中降來者多耳。

 

問:舉目曠觀,善人必少於惡人,則善者必超生西方,或天上人間,惡者則墮於惡趣,處惡趣之中,而欲其修善難矣。(如隨入畜生道中而為雞則必食蟲其為惡也大矣何能超生哉)以此論之,則娑婆世界之人,將漸少而絕滅矣。然今人之較昔人口有增減,是何故耶。

 

答:娑婆世界共有三千大千世界,即百億個四天下也。今子所計,乃不出閻浮提一天下安足以為有增無減之證耶。況以善少惡多及墮易升難而論,從惡道中升上者固少,從天道中降下者琣h,此亦增減之由矣。

 

問:世界人類因惑造業,死後以第八阿賴耶識成就一切心色,其功能發展即可轉生,依惑業之善惡而受報,三世互通,循此信徵。惟一人之識與業,僅能轉生一人,抑可分而轉生多人。若一人止轉其一,則世界人數目見其多,其所多也,究從那一人之識業而受報。或云畜類之惡業圓滿,亦可轉生善道而為人,但世界畜類亦未見其少。故儒家不說生死因果,科學家則絕對認係生理上之作用。只是佛說既通三世,其究竟業報有確數比例否,有經典明載否。

 

答:善世生善道者多,惡世生惡道者多。即今人畜界增,可知天道定必減少。比數經雖無文,升降之勢,必定如是。

 

問:眾生輪迴業報,何不現,生即報,使人共生畏懼,實為賞善罰惡最良方法。而佛教因果報應必通三世,隔世無徵,勸懲匪易。不報在近而報在遠,此何故也。

 

答:造業有先後,受報亦應有先後。如必欲其現世即報也,試問臨死最後之業,造畢而死已墮後世,如其不報,則此固無果矣。因必有果,故其報不於後世,何可得哉,又初生者尚未造業,應無現報,苟無現報,如何得生。故初生之報,其業不在前世,又何可得哉。既有一牙,即必有三世矣。又業報相償,有因有緣,因雖唯一,緣乃多端。緣有順逆,若遇順緣,其報即速。若遇逆緣,其報即遲。如是則一生之業,因其受報之緣有不同,遂生遲速先後之殊致。苟遲至死而緣猶未順,則其報勢必至後世而後受矣。此所以有生報也。若至後一世而緣猶未順則必至再後世或後多世而後可受報。此所以有後報也。既有此現報生報後報三種受報之差,則由今望後,則成未來之三世由後望今,則成過去之三世。再就因業而言,亦有強弱之不同,強者受報速,弱者受報遲,造業之強弱不次,則受報之順序必至參差矣。此之參差,亦成三世。此乃業報之自然,古德所以歎業海茫茫而起無限之悲也。奈何奈何。

 

問:心識永遠不沒,且有六道輪迴,請將不沒及輪迴之事理,詳實舉示以釋群疑。

 

答:此問題含義甚廣,未能具談。且略說之。貴友以生理而談心理,故認心理現象為即生理之細胞作用。其實以心為依身而存在猶可,若謂有身而無心則不可。(因彼從解剖物體而知有該項細胞時,實無心理現象在此細胞表示,故所云云但憑空推測,全非事實。)夫心理上之感覺,一部分誠有〔依耳目諸官而有知〕之必要,其他若思慮情想意志記憶等心理,不必藉諸官之接觸而能自由作用者,即不能以身而範圍之故就現實而論。無不以身心二端,等為人生之本也。佛學家言,人生身心相依,而心用為勝。以身是色法,有質有礙,心非色法,無質無礙。故心在夢時,即能離身而起作用,心作觀時,且能空其身而有作用。不過既屬人生,以業報關係身心相聲而有安危與共之勢,故身心相依而亡。佛學亦有此說。然此所謂存亡,但就一世之身心而言。若統三世之身心而言,身為物質所成,物質不滅,故身亦不滅,以還能組成故。心為功能所集,功能不滅,故心亦不滅,以還能集起故。此亦科學與佛學相同之說也。其不同者,科學則主以心從身,佛學則主以身從心耳。今欲顯此以身從心之事實,且舉世人造業為例。如對所需之物,必先作意欲取,然後舉手往取。又如建築某項工程,必先用心計畫,然後購料飭工以營之。習慣之事,若不用心,正由用心積累之力未衰。故能令身隨順而動。如機器然。當其正鼓動時,雖不藉於他力,然其最初一動,必藉他力而來。故身猶機器也,必猶原動力也,身若無心,猶機器之無原動力者,欲其能自動得乎。(身有病時,或不隨心,乃特別情形,不可以例常,)佛學言心,有心王有心所。心王有八,眼耳鼻舌身識等為前五識意識為第六,尚有第七第八兩識。前六識心,為世人所共曉,後兩識心為佛學所發明。且前六識心有間斷。(熟睡無夢及悶絕時)後二識心無間斷。第八識名藏識,為世間心色之起源,根身世界之基本也。此識不滅,世間不斷,故前身已壞,復成後身。又此識為第七識所執藏認為自我睄f思量故前身已捨,復取後身。此輪迴之所由致也。然第八識之成身,(同時並成身所依之世界)及第七識之執我,雖有此功能,若無意識所造之業力,亦不能使成熟而實現。猶生米煮飯,須用火功也。且第八識之成為後世身心世界之基本者,(此名為異熟果,為與業因異時而熟之果)受前世善惡業力所感而異其苦樂之趣,何以故,此果為酬因之報,必相應故。如造器然,其工優者其器良,其工劣者其器** 。此輪迴之所以有六道之差別也。唯識頌曰,由諸業習氣,二取習氣俱,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此之謂也。習氣者,業取等熏習第八識而成之氣分也。第八識持此業取之氣分,至異時而成熟,則實現後世之身心世界。二取者,取名言取我執也。此中業習氣為引發後身所趣之緣,名言習氣為生所現後身之因緣,我執習氣即能使所現後身與他人後身不同者也。輪迴之理,不皎然明白哉。按識本生滅相續。若成佛時轉識成智,無生滅矣。故來問心識不沒。當作相續解,不能作不生滅解。且生滅相續,故有生死輪迴。若不生滅,則為涅槃矣。又輪迴事實,今古談因果之書汗牛充棟,所載皆有根據注明。如周安士全書,六道集節要,及近時報紙類皆有記載者,不遑列舉,何必親見然後為信。昔有某居士詢某科學家曰,子之曾祖名誰,科學家告之,居士曰,子親見否,答曰,年代相懸,如何得見,居士曰,子既未親見,如何信有曾祖,某科學家恍然。寫至此,然憶及去年大公報載有借屍還魂一事,此段新聞,當可憑信,因錄附於後。

 

(濟南通信)據東平通信。該懸城西四十里,李家橋莊,有褚懷義者。年四十六歲,務農為業,家產富有,宅舍峻壯,子年已長,有女九歲,乳名小香,夫婦珍愛之,女嬌慧活潑,繞膝嬉戲,呼父呼母,家庭景氣頗佳。不意於今春三月間,女忽染患瘡疹,竟致夭折。褚某舉家悲傷,然返魂無術,亦只有抱恨無窮耳。春去夏來,條至五月,褚懷義因事赴周堤口探親,道經王家樓時,忽遇一乞婦幼女據趨其前,牽衣呼父,且狀極親暱,儼如至稔,褚顧而愕然,以彼窮女突而出此,或意存別種作用,當叱而逐之曰,〔誰是你父,你瘋耶,〕言竟拂袖而去,女啼大作,褚奔波中,猶遙聞餘音哀哀,可悲也。彼探親歸來,與妻兒言及其異,未予介意。嗣褚某之子,後於蔣家集莊後,亦遇其父所遇之幼女,方在其地檢拾柴草,女瞥見褚,急大呼阿哥,奔前相認,一若久別重逢,褚子駭怪,亦叱其去而自返,歸述於母。其母以先曾有聞,今忽又聽子言,不覺心動,思女心切,大哭不已,非尋其女返回不可,遂親往蔣家集莊訪覓,果在一王家中見女,而女見褚妻,情益親密,撲入懷中,呼娘不已,細述褚家莊事,絲毫不爽。褚妻至是以女為借屍還魂,確信不疑,當向王某夫婦探詢究竟。緣王名長山,佃農為生,褚鄰莊雞鴨場人,夫婦二人,只生一女,名黑妮,嬌愛逾琚A不幸去歲慘遭水災,失產流離,偕妻挈女乞食他鄉,遂移寓蔣家集,賃得破屋,權為棲身,王窮途潦倒,已極堪憐,而愛女黑妮於春間三月間身患寒病遽以殤逝,蓋與褚女小香死斯恰相同也。詎黑妮氣絕半日,又漸甦轉,舉目四矚,色頓驚異,向王夫婦問云,〔你們是什麼人,我為什麼跑到這破屋子堥茪F〕王夫婦當以女重病發昏所語,係神經錯亂之諺語,置而未理,但女病日痊,其舉止言語竟亦大異曩昔,遷延月余,而褚妻尋來相認相親。察情度理,王夫婦遂亦認為借屍還魂矣。褚妻得悉以往情形,即欲挈女同歸,惟王夫婦以家境雖窮,生只一塊肉,幸得死去活來,豈甘捨去堅不充許。褚妻莫可奈何。嗣經鄉人通融調停,以王某家貧,女暫歸褚家養育,並訂明為褚家所共有,議定雙方贊成。現褚王兩家交往甚密,已儼然親屬矣。按此事載二十三年六月十五日天津大公報第三張。並有按語云,上述事實,為蔣家集小學教師周序春所談,並有該村長作證,鄉議紛紛,人言鑿鑿,非出虛搆,深望科學家加以研究也云云。

 

問:阿修羅為天龍八部之一,阿修羅道佛書居人道之下,其故安在。一說阿修羅亦可居人道之上,凡由人道而入阿修羅道者,究竟因修善而超升,抑因作惡而墮落。

 

答:六道高下,都依果報之苦樂為判。果報之苦樂,又視其因業之善惡而不同。阿修羅福報同天,而瞋慢惡德,不僅與天道不相應,且不免鄰於獸性,蓋其夙習使然。故就其惡性判之,則居人道下矣。若就其福報判之,則居人道上矣。蓋以善惡參半之因,結此升沉交錯之果也。

 

問:佛說六道輪迴中之阿修羅道,化生歸天趣,胎生歸人趣,卵生歸鬼趣,涯生歸畜生趣。究竟阿修羅道之各趣眷屬,所在何處。人類在口頭習慣上,何以命其名。彼等係與神對者,是否即係一種妖怪天魔。

 

答:修羅雖可分屬四趣,但畢竟是另一世界,不在人間。正法念處經云,修羅在地上眾山中,其力最劣,在須彌山外海下千由旬,有諸修羅具大勢力,能與天爭。又楞嚴經云,其所卜居鄰於日月。則又在須彌山半矣。

 

(二)三惡道

 

問:佛教所謂之地獄,係在地球何處。

 

答:地獄有八寒八熱邊地孤獨四種。孤獨在地面上,餘三均在地中。

 

問:地藏本願等經,載大地獄若干,小地獄若干,某獄受苦若干年,始移置某獄,又若干年又移置某獄,受滿獄刑,始得轉生。然綜而計之,實比一賢劫年份尤遠。然每遭一劫,下自地獄,上至無色,虛空陰陽都成灰壞,何以地獄罪刑獨能越劫存在。當此之時,此種地獄及吾人無始來所受不變性靈,究寄之於胡何有之鄉。

 

答:大劫將盡,世界漸壞。有三災起,火災壞盡初禪天,水災壞盡二禪天,風災壞盡三禪天,四禪天以上,各依報盡而壞於此期間。下界眾生命終之後,有善根者咸生上界,無善根者暫不緣生,直到未來劫成,各依本業,復漸緣生。惟無間地獄眾生,則移至他世界同樣地獄繼續受報,越劫存在正受苦無間之報也。故三界壞盡悉成虛空,此時謂之空劫。(一大劫分為四中劫,成劫住劫壞劫空效。)一切眾生,惟住阿賴識之種子狀態而已。譬如電光影戲停演時,惟有一圈白光(喻空沒無物之象,非謂有光明也。)而已。此白光乃黑暗中之一股生機,正是眾生輪迴之因。此黑暗猶十二緣生之無明,乃輪迴之緣。若此白光不滅黑暗不去,則必有再演之時。一旦白光與黑暗同時破滅,還復室內本來面目,方是朗然大覺,成佛時矣。

 

問:墮阿鼻地獄永不超生,與地獄不空我不成佛,殊覺矛盾。

 

答:此二句言各有當。上句言其業重,下句言其願深,不必併為一談。然即按此二句正是相成,並非矛盾。因永不超生故地獄不空,地獄不空故我永不成佛也。

 

問:地獄諸鬼王獄卒以及惡獸等,是否因各自之罪業得受此身。其施痛苦於人,其本身亦有罪否。

 

答:小乘經說,有實獄王卒自己亦要受苦,如閻羅王每日要受湯鑊之苦。在大乘經說,皆是地獄眾生心識所現,是一種幻化者也。

 

問:地獄有八寒八熱邊地孤獨四種。孤獨在地面上,餘三均在地中。(見佛學半月刊佛學答問)地藏經白話解五十五頁云,據經論上說,地獄分三類攝盡,一是熱獄,二是寒獄,三是邊獄。熱獄有八重,在閻浮海底下重疊而居,寒獄也有八重,在鐵圍山底下仰上居住的,邊獄分在山間水間曠野三處居住的。十八大地獄,分八熱八寒一正一邊云云。二說名稱住處均不同,何者較優。

 

答:地藏白話解之邊獄,即攝邊地孤獨二獄。云邊獄在地中者,即指在寒熱正獄之旁獄也。故二說實同。

 

問:四洲均有地獄乎。抑唯南贍部洲有乎。

 

答:地下大地獄唯南洲有。余三洲但有邊獨地獄。有說北洲無獄。

 

問:佛經謂無間地獄,一人亦滿,多人亦滿,請問一人亦滿之義。

 

答:無間獄之因,必為造逆罪而兼謗佛法僧。其罪既大,報亦隨之。此是一人亦滿之義。

 

問:三災到時,天地亦壞,唯四禪天不壞。此時四禪天以下至阿鼻地獄之靈魂如何。

 

答:火災壞初禪,水災壞二禪,風災壞三禪。此火水風三災,仍自心三毒所感,不從外來。到此之時,少有微善,即生上界。其獄中靈魂不能出獄者,遣置他方不壞世界。故經云,此界壞時,寄生他界,他界次壞,轉寄他方,他方壞時,輾轉相寄。

 

問:先生朋友中有無研究鬼學者。如有,祈示姓名,以便互相商榷。

 

答:僕朋友中無研究鬼學者。角僕嘗學諸佛經矣。其言鬼為六道眾生之一,總名餓鬼。其類有三。一無財鬼常不得食故。二少財鬼,少得食故。三多財鬼,多得食故。(雖多得而貪心熾盛,尚苦不足,故猶曰餓鬼)此三種中,復各有三。初無財三者,一炬口鬼,謂火炬炎熾常從口出。二針咽鬼,腹大如山咽如針孔。三臭口鬼,口中腐臭自惡受苦。才財三者,一針毛鬼,毛利如針,行便自刺。二臭毛鬼,毛利而臭,三大癭鬼,咽垂大癭,自決啖膿。多財三者一得棄鬼,常得祭禮所棄食故。故二得失鬼,常得巷陌所遺食故。三勢力鬼,為夜叉羅剎等,所受富樂,類於人天。(此種今人謂神)諸鬼本處琰魔王界,(即閻羅王,其國在此贍部洲下,過五百逾繕那一十六里。)從此輾轉散趣余方。以上皆正理諭說。又長阿含云,一切人民所居舍宅,一切街巷四衢道中,屠兒市肆及邱塚間,皆有鬼神,無有空者。凡諸鬼神皆隨所依,即以為名,依人名人,依村名村,依河名河,一切樹木極小如車軸者,皆有鬼神依止。又云,鬼以人間一月為一日,乘此成月歲,後壽五百年,由諂誑心作下品五逆十惡,感此道身,據上經諭所言,鬼實別有世界,人死為鬼,乃人死而投生鬼道。然不盡投生鬼道也。若夫人甫殆而尚未投生,則成中身,形如小孩,體色微細透明,人目不能見,若投生機會未至每隔七日再死,至七七日則必投生,或云投生之期無定,但以會至為斷,此中有身,介乎前身與後身之間,不屬鬼趣。而世俗概以死即為鬼。苟非聖教,安與正其謬。

 

問:鬼之形狀,佛經謂如嬰孩。其見之者,則謂與人無異。惟尋常人不能見耳。而左氏傳又謂新鬼大故鬼小,究以何說為是。

 

答:佛經謂如嬰孩,非鬼之形狀,是指中陰身之形狀也。能見鬼者有二種人,一大福德人,偶然見者有之。一倒連人,或為宿冤所追,偶一見之,定獲不祥。的確與人無異。復有一種狗眼人尋常能見,餘則不能見耳。左傳之言示詳。

 

問:先室病故,我叔祖既非巫又非誑,屢見亡者於三七日祝享。以見其來享匆匆即去。甚疑其事。祈就佛理明之。

 

答:六道鬼趣原多饑餓,來享宜也。鬼本非常人所能見,令叔祖或一時偶得特別之眼能見之耳。

 

問:世俗多言鬼神,如史冊所載,章章可考。即如余妹亦曾親見之。當先父故後,送葬於山,將返,而妹在家(適年方四歲)將登樓忽狂呼且泣而下,云言先父同上,所服與生前無異,言尚未終,而送葬者已抵門矣。以妹之樨且睹其情狀,未必欺人。是鬼神實有也。但佛言六道未及鬼神,未識鬼神果有否。如有,屬於何道。不知鬼神亦有一世界否。

 

答:佛言六道,其中餓鬼一道,即是鬼神。因餓鬼有三品,所謂無財鬼少財鬼多財鬼。普通之鬼,即是少財者也。神即,是多財者。標名餓鬼者,指此無財鬼,舉其苦報之極也。既有一道,即是自成一世界矣。(與人接近者與人世界類,與人不接近者與人世界異。)

 

問:俗謂鬼死為魙,此說果可信否。

 

答:佛說六道,有餓鬼道。是眾生生而為鬼也。鬼既有生,亦必有死。但死後輪迴六道,不定為鬼。今魙之字從鬼。則仍為鬼道眾生矣。

 

問:自殺之人亦是前生註定否。其人在世並無作惡行為,因被逆境所迫致令自盡,死後亦有罪過與否。果就與平人同轉輪乎或云自殺之人另有一界。然乎否乎。

 

答:自殺之報,或係現業所招,不定是前生註定也。如無惡行但為境迫,則當係前業所致。若自殺者,心無怨憤,則死後受苦縱有較常鬼甚者,亦不致再造惡業,(即索命討替之類)而報盡當另受生也。橫死之鬼,自與常鬼稍異,故謂另有一界耳。然亦有因生前福業已熟,而死後即在人天道中受生者。非可以一概論也。

 

問:偶閱自殺以後的真相,其中有北京都城隍白公降乩一節。其一云,世間庸庸之人,其鬼最苦。橫死者尤甚,又難超生。又周倉臨壇,問畢命時痛苦,何以至今尚現。諦老法師乃說法開示之。但如何說法,未曾記載,請解釋之。

 

答:橫死時精神痛苦,逾於善死。死後作鬼,習氣難亡,勢使然也。周倉之經歷多年,非不可能之事。然乩法都靈鬼偽託,未可遽認為事實也。

 

問:產婦死於產厄,人謂係冤鬼投胎。佛經有此說否。

 

答:因果之理,相待而成。作者為因,受者為果。故母因胎死胎因母毒,俱有因果存焉。雖未見經文,於理可信也。

 

問:聞友言彼於前一二年閱上海某人書,載有某地某家之母豬產五豬兒,甫產出,背上均有伍某李某等已故之名人姓名云。先生曾親歷否,有聞否,有是理否。

 

答:未親歷,未聞。然輪迴之理既確,此不過表示之方法耳。至於何以作此表示,蓋為今應以果報得度之機緣已熟者見之也。

 

(三)一切神識昇沈變化之研究

 

問:佛學救劫編起信章,六道升沉總因第六七頁,載楞嚴經云,此中〔眾生分內〕〔眾生分外〕〔潤濕不升,自然從墜,〕〔夢想飛舉,純想即飛,〕〔若飛心中。〕〔若沉心中,〕〔眾同分中兼有元地〕是何精義。請詳示。

 

答:分猶言界,眾生界內事曰分內,界外事曰分外。潤濕屬水,水必下降,故曰從墜。夢想即妄想,想心輕靈,故曰飛舉。純想無情,心即飛舉,故目此想心曰飛心。目此情念曰沉心。同生十方地獄者,曰眾同分。各有元應所墮之獄,曰有元地。此言六道眾生之升沉由於情想二心也。

 

問:海潮音文庫中有云,〔佛說眾生有十二類,不知出何經典,係何十二類。

 

答:十二類生見楞嚴經。胎生卵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色,非無色,非有想,非無想也。

 

問:四生中之生有種子否。所以由化而生之理事如何。

 

答:一切眾生皆由業感識變,四生皆然,惟緣有繁簡,化生最簡。濕生實兼化濕。卵生實兼化濕卵,胎生實兼四生也。

 

問:神仙妖怪當屬何道。

 

答:神屬鬼,即餓鬼中之多財者。仙屬人,別得生理。或屬鬼,謂靈鬼等。或屬天,為四王天所統攝。妖怪,則多鬼畜矣。

 

問:有云神化之壽,僅數千萬年。如呂純陽等,則亦有壽盡之日矣。

 

答:仙神壽命雖長於人,而亦不及天,天且有壽盡之日,何況仙神乎。

 

問:說八部鬼神者是何經。

 

答:散見經論,難舉專經。無已,可檢翻譯名義集第四卷八部篇。

 

問:何為天龍八部。

 

答:此乃聽法眾,亦護法眾也。其名曰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

 

問:八部之名其義若何。

 

答:天即二十八天,天王。龍謂龍王,有四種,一守天宮殿,持令不落,二興雲致雨,益人間者,三地龍,決江開瀆,四伏藏,守轉輪王大福人藏也。夜叉此云勇健,有三種,一在地,二在虛空,三天夜叉,此居下下天,守天城池門閣。乾闥婆此云香陰,天樂神也。阿修羅此云無酒,又云非天,居近須彌山大海中,好與天鬥,同天及人,俱是善業之所招感,故列於六道之三善道中。迦樓羅此云金翅,兩翅相去三百三十六萬里,金翅鳥神也。緊那羅此云人非人,似人而頭上有角,亦天伎神也,較乾闥婆小,司天絲竹。摩侯羅伽此乃大腹行。即蟒神也,世間廟神,多為此類。

 

問:歷代所傳關聖帝君的靈跡,多有載在各家紀錄者。惟帝君未修出世之道,如何亦不墮輪迴,且得永久為神耶。

 

答:帝君是護法神,係鬼神類眾生,並未超出輪迴。神壽較長,誰云永久耶。

 

問:寺內供關帝,其故何歟。

 

答:因關帝亦為護法神也。按天臺四祖智者大師傳,載大師荊州畢容人,隨開皇十二年,旋鄉說法以答地恩,初至當陽,望沮漳山色堆藍,欲卜清溪以為道場,意嫌迫隘,遂上金龍池北百余步,有一大木,中虛如庵,乃於其處趺坐。一日天地晦冥,風雨號怒,妖怪殊形,條忽千變。有巨蟒長十餘丈,張口向內,陰魔陳列,砲石如雨,經一七日。師憫之曰,汝所為者生死眾業,貪著餘福,不自悲悔,言訖,眾妖俱滅。其夕雲開月明,見二人威嚴如王,前致敬曰,予即關羽,漢未粉亂,九州瓜裂,曹操不仁孫權自保,予義臣蜀漢,期復帝室,時事相違,有志不遂,死有餘烈,故王此山,大德聖師,何枉神足。師曰,欲於此地建立道場,以報生身之德耳。神曰,願愍我遇,特垂攝受,此去一捨,山如覆船,其土深厚,弟子與子平建寺化供,護持佛法,願師安禪七日以須其成。師既出定,見淋潭千丈化為平地,棟宇煥麗,巧奪人目,神連鬼工其速若是。(即玉泉寺是也)師領眾人居,書夜說法,一日神曰弟子今日獲聞佛法,願洗心易念,求受戒法,永為菩薩之本,師即秉爐授以五戒。於是神之威德,昭布千里矣。云云。

 

問:或問關公聖人,何以與韋馱並侍於彌勒菩薩左右。又傳關公繼任玉帝,究有實據否。

 

答:關公之神,曾受戒於智者大師,以護法為責任。故寺中供之為伽藍神。並無與韋馱侍彌勒之事。關公稱帝,乃道家之事。如在佛門,當在四天王下。

 

問:關公現任玉帝。倡說固屬外道。然我佛門亦應有確實證明其實與否。方免譏謗我佛道之不若彼也。

 

答:玉帝即帝釋忉利天主也。此天壽命天壽千歲,計人間三億六百萬歲,(阿毗曇論)豈前玉帝遽爾壽終乎。又經載過去世時,摩伽陀國有婆羅門姓憍尸迦名曰迦陀,有大福德,與其同友三十二人共修善業,命終皆生忉利天上,各在一處,在憍尸迦今為天主,三十二友即為輔臣,居在四面,合三十二,故名為三十三天。此佛經說玉帝之事實如此。彼以關公當玉帝者,諒出於乩筆,乃靈鬼附會之說,豈足據哉。又天臺智者大師傳,載關公為玉泉山神聽大師法,受三皈五戒,威聲大振。所謂玉帝,乃玉泉山主之尊稱耳。非天帝也。

 

問:城隍神是否屬鬼趣。

 

答:有福德曰神,無福德曰鬼。城隍是有福德之鬼。以六道論,亦鬼趣所攝。

 

問:陰間閻王,係受何人之請而為之。

 

答:閻王是地獄主,有為往昔眾生自己發願成就報得作者,有是地獄眾生業識所現者。前實後假也。

 

問:何為中陰身。

 

答:未死以前,是前陰。既生以後,是後陰。死後生前為中陰。

 

問:經云人命終時,一彈指頃。即隨業向三途六道中受報,固已明悉。今據業論,而已亡十餘年之先人以及逆惡之人,世人每以放陰法查探,則知彼等仍在幽冥。似此罪重者應投他道,何得均在幽界。或謂〔所見者係彼等之識神,本識早向六道受生耳,〕既本識已托生,何得尚有留識乎。按本識係主動,然主動已去,被動焉存。以佛惟說〔三界六道,〕幽界鬼魂等,眾究屬於何道。若言係鬼道,則成七道,例如施作法事,多皆利濟該道。而於經中未見有示及該道,及其壽命長短苦樂如何也。

 

答:此幽冥界,非地獄道即餓鬼道。然人死後未得生處,尚有所謂中有身者。以其將墮三塗,故亦在幽冥中行。倘將生人天者,當在光明中行也。

 

問:人死則為中陰身,此中陰身不久即隨業投轉,則世間所燒之紙箔究何用。又此中陰身最多,能歷多時不投生,及能記憶生前事否。或現形於人前否。

 

答:紙箔為鬼道所需,亦是人心念力所感。又中陰身係氣質,故需煙薰以資之。中陰曆時,經論中云最我七七日,又云無定。能記憶生前事,但不決定。形似六歲小兒。人見若生前時形者,亦心力感應之故。

 

問:感應必讀中有百年須知一則,所謂〔水大分離,汗浹瀋出,此時中陰身出現……中陰身若作環走形,則來世轉生人道。〕不知何謂中陰身。環走形是何形象。

 

答:人死後未投生者,謂之中陰身。陰是五陰即色受想行識。在前後兩世五陰身之間,故曰中陰身。似鬼而實非鬼也。環走者,平面走成環形,別於向上向下也。

 

問:唯識家言,命終之人,六七識全滅,只剩賴耶為中陰身。於有緣處,見男女交合,起顛倒想,遂托生。夫中陰既無意根意識,云何又有思想欲念。

 

答:中陰身六根六識皆具,並非只剩賴耶。賴耶但持一切種子,並無形體。心色現行,乃起中陰。經云,中陰身如五六歲孩。是已有形體也。

 

問:儒云祭則鬼享之,佛云人死則為中陰。是乃祖乃孫之致祭,必若祖若父之中陰鬼享之也。若云經輪迴而轉生,則享其祀者誰耶。

 

答:中陰期短,大都是已化生作鬼者。若轉生他途,不能來享矣。

 

問:人死五十六日無往生者,即變為鬼。其間為中陰身。此說未知出何經論。答:人死不即投生者,先成中陰身,中陰身七日一死,至七七日必投生,此說見俱舍論瑜伽師地論。

 

問:虛師佛乘宗要中,常病世人計鬼,直如舞臺以角色為本位者,然唯識家說流轉生死,往來諸趣而琣s者,即第八識。但不知無始以來所往來流轉者,止有此數耶。抑能合數有情之識,引生後一有情乎。抑能分前生一有情之識,引生後數有情乎。若一識捨一身復受一身,除聖賢不受後有不計外,遂無生滅增減,則世界不成為此類之舞臺。而以識為本位耶,疑業果招感不若是之印板。

 

答:識本無形,離諸數量。但有情為我執所縛,遂成以一引一之狀。至於世界為眾生依報,就別報而言,亦一識引一世界也。

 

問:請示人道業輕心靈也。

 

答:一墮鬼類,唯覺受苦之不暇,即有五通不得自由,雖有靈心,為業所繫。業不重,不墮鬼趣。

 

問:人道業輕心靈,神鬼所不及。何以人無五通而神鬼反有。

 

答:人鬼是果報不是業因,不可相提並論。若同以果報比較,人能造作世間出世間一切事業,而鬼神率為饑餓所困,相去天淵矣。至於五通,亦甚微小。人能察貌辨色,車馬飛行,何嘗遜於神通耶。

 

問:眾生輪迴,是否因果報而致。

 

答:是也。果報二字,但言其應。若言其感,則在惑業。惑者,煩惱也,其強者為貪瞋癡慢疑邪見,此皆能發於身口,汩沒良心,今受苦報,故有生起。若業力消失,則一期報盡則死亡。然業力新陳代謝,陳者失而新者起,故又令其受報而更生。如是生閉環不息,故曰輪迴。是故欲斷輪迴,莫若不造惑業。此正我佛度人之道也。

 

問:輪迴投生等理,未能明白,宜看何書。

 

答:請看楞嚴經第七八九卷,及瑜伽師地論第一二卷。若以淺顯言,則華嚴原人論合解下卷,及周安士全書中欲海回狂卷三,可檢閱之。

 

問:或謂天堂地獄無其事,諸佛菩薩不過假此以勉人為善,與聖人神道設教之意相同。仁者之意何如。

 

答:此不然。天堂地獄,佛菩薩及有天眼者皆能見之,佛經中歷舉其狀,詳細已極,實有其境,並非假設。況善惡因果理既不無,事亦隨施。如果虛妄假借,豈足為法,尚能化人乎哉。

 

問:天堂地獄是否鬼神造成。

 

答:華嚴經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夫地獄天堂,豈心外物乎。經云自作自受。非虛語也。

 

問:易白沙言,〔佛家則謂大地河山乃由心造,人且非真,鬼將焉附,惟小乘說法,頗有鬼神之談〕若照此論,則佛家福善禍惡天堂地獄之說,均為對下根人說法,大乘菩薩固無神鬼之談,但余深信因果,對易君無鬼論,甚是懷疑。望指其錯誤之點。(易君言見所著諸子無鬼論)

 

答:六道眾生,皆由業感。造業之原,厥唯是心。故曰心造,心造之法,相有性無。雖曰非真亦當幻有。易君但知其真,不知幻有。是其誤處。須知吾人未脫輪迴,終未離幻,在幻之時,幻即是真。如人在夢,夢中景象一切皆真,待夢覺後方知其非。故知天堂地獄,並非空談也。

 

問:佛經中言天堂地獄最詳者為何經。

 

答:小乘經中,正法念處經有地獄品觀天品最詳。此外言地獄者,有佛說泥犁經,佛說鐵城泥犁經,佛說四泥犁經。大乘經中,如楞嚴經第八九卷,及華嚴經等。他若小乘論之阿毗達摩俱舍論立世阿毗曇論,皆廣說法相。

 

問:天堂地獄,各教傳說各異。然究係各教有各教之天堂地獄乎,抑相同歟。若不相同,是佛世界外又有他教之世界。若云相同,而各說又難融會。祈詳示。

 

答:雖有不同,然畢竟佛說最詳。非各有世界,乃所見有詳略正訛之殊耳。

 

古農佛學答問卷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