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禪歌就是修行

 

耕雲先生講述

一九九四年二月六日對安祥合唱團開示

 

首先祝各位未來的一年秒秒安祥、萬事如意。

 

在過去的這一年中,有兩件事情值得道賀:

 

第一,各位在高雄的演唱會非常成功、表現得非常好。把平常王嘉寶老師教導你們的都充分發揮了出來,我相信王老師一定很高興,沒有比這個更受用的了,所付出的心血完全呈現了出來。

 

各位平常總是很謙虛,但過於謙虛會喪失信心,過於自大就是故步自封,這樣都會使自己不再進步。

 

安祥合唱團,今年跟去年完全不一樣,不管在技巧上、音色上,在合唱的調和上都做到相當高的水準,我們雖不敢講音色技巧全世界第一,可是安祥合唱團的特色,世界上絕對沒有第二個。別的合唱團表現的雖好,可是給人們的感受,是少了一樣東西,那就是最稀有而珍貴的安祥心態。

 

我看過錄影帶就知道,有的合唱團人數比我們多,可是唱出來的感受就是不一樣。

 

那天的指揮非常成功,鋼琴的伴奏也配合得很理想,各位演唱的人,看得出來比聽的人更享受。我以前講過:唱禪歌就是修行,這不是一句開玩笑的話,現在你們都體會到了,當你們唱得好的時候,不唱而唱,唱而不唱,你們就會有這個體會。佛教「四禪八定」中有一種叫「喜樂定」,當你唱得別人開心,自己也開心的時候,入定了!什麼叫入定呢?唱得一點都沒錯,唱得很自然,好像是在唱,又好像是沒唱。唱了第一句,第二句就自然出來了,這個就叫修行。

 

為什麼說你們值得恭賀呢?因為你們唱禪歌度了人、救了人,我說:只要你保持安祥,你就是光的天使,你就是佛的子民,也即是上帝的兒女。在我的認知上,佛就是上帝,上帝就是佛。聖經上說:上帝無所不在,而佛的法身遍虛空;佛者覺也,上帝不能沒有知覺吧!所以上帝即佛,佛即上帝。我們能夠保持安祥,用安祥心唱安祥禪曲,就是在擴大佛陀的慈悲,散播上帝的仁愛。

 

修行要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上報四重恩就是「堪報不報之恩」,我們沒有做什麼就報恩了。凡是和特別有緣的人之間,就有一條緣生靈子線,是看不到的一種聯繫,你說它是一種波也好,是一種心靈作用也好,說它有根線也好都沒關係,那根線跟父母,跟兒女都是連著的,當你心態最好的那段時間,你的父母身體健康,你的兒女比較活潑、天真;如果你跟別人吵架、生氣,你的孩子都會受到影響,受到無形的傷害,如果常常如此,到了晚上孩子會做惡夢,會莫名其妙的坐起來哭一陣,你問他哭什麼?他也不會講。如果你能保持安祥的話,便不會有這些問題,而且你在世的父母會很健康、很喜悅,而去世的祖先也會上升天堂。四重恩就是天地、父母、國家、眾生這四重恩。

 

我們報眾生的恩是怎麼報呢?

 

只要我們保有了安祥的心態,走到那裹都是在散播安祥,因為你的安祥心態它會形成一個磁場,修行好的人就知道,每一樣東西都有磁場。「海市蜃樓」是它過去留下來的磁場,現在「主題重現」,展現雖不真實,但是並非沒有。我們人、眾生、萬物也是一樣。各位在高雄演唱的時候,有緣的人聽了就會有入定的覺受,而你們並不是有心叫別人得定、也就是說你救人不一定要起心動念,很自然的就幫助了別人,也不必下個決心去幫助別人,只要你存在,只要你安祥,你就幫助了別人。

 

有些人對安祥信不過,要學點功夫,禪刊奡縞Z登過,有位學了四十幾年氣功的老先生,他說安祥才是真正的氣功,為什麼呢?儘管我們講的話,製成錄音帶,錄音帶變成繁體字,繁體字再變成簡體字,它排版出版的過程,我們並沒有去接觸,但是它有訊息,這叫心靈的訊息,傳導著心靈的喜悅。

 

各位演唱得非常好,好到什麼程度呢?好到我們的合唱團,能唱出一種安祥的氣氛,這一定要各位先有安祥的心態,靈氛才能呈現,如果沒有安祥心態,那是唱不出安祥來的。各位唱得問心無愧,面對上天充滿信心,除了你們,哪一個合唱團能唱出安祥來?哪個合唱團能讓人進入定境?沒這回事,絕對沒有。各位唱得非常成功,成功的事實並沒有被大家過度的謙虛所埋沒,你們都很傑出,你們是真善美的體現,一如你們唱的安祥歌的歌詞那樣,所以我向你們道賀,非常成功,乃至於你們的錄影帶在電視堜饁M出來,都能散播出安祥的磁場,讓聽的人很舒暢。

 

第二個值得恭賀的就是這一次黃教授寫的「心經」樂譜,我看了以後非常感動,寫得太好了,可以用四個字形容:莊嚴華貴。可以說是天籟絕響,這個心經樂章將來練唱成功以後,我們散佈安祥的功能一定會大大提升,各位沒事在家堸菕A就是很好的修行。我講唱歌就是修行,也許有人不大敢苟同,為什麼呢?唱歌跟修行有什麼關係啊!有些人把修行看走了樣子,所謂的修行就是修正想念行為,我們想念錯了,把它修正過來;我們的行為錯了,也把它修正,而廣義的想念就是行為,所以王陽明說:「知」到了「真切篤實」處就是「行」,這又叫「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想念就是心行,雖然沒有做,就修行而言也就等於行為,想念跟行為差距不大,對於修行人來講,對於嚴格要求自己的人來講,想念就是行為。亂想就是黑白來(台語),黑白想就是黑白來(台語),所以當我們唱禪歌的時候,想的是旋律,想的是歌詞,那我們這個想念和行為就是最正大、最光明、至真、至善、至美的,所以黃教授寫的這首歌,值得我們恭賀。對黃教授我們十分感謝,對我們合唱團來說,則值得恭賀,因為有了這首歌,對我們修行幫助更大,有了這首歌,我們散佈安祥的力量會更強。不過我有個願望,我希望把心經做一個單獨的磁帶,而我也盼望──我們能不能請黃教授把曲譜再加點工,這個話怎麼講呢?

 

我希望這個帶子,第一單元是鋼琴演奏或小提琴演奏。第二單元獨唱。第三段合唱。第四單元齊唱。為什麼要齊唱呢?齊唱才能烘托出念經的氣氛,念經就是莊嚴肅穆,齊唱有齊唱的特色,它顯得特別肅穆莊嚴,齊唱的要點就是說節奏一定要鮮明,加一點打擊樂器會更生色。

 

各位演出非常成功,大家謙虛是種美德,但過於謙虛就是對自己沒信心,不必過於謙虛。指揮王嘉寶老師的功勞最大,平日領導大家練唱的心血在那個時候全部呈現了出來。曾譯慧的鋼琴伴奏也是一大享受、因為大家都跟著你的引導前進。何照清的旁白也襯托出一種紅花綠葉、畫龍點睛的效果,這都是很難得的。

 

安祥合唱團能有今天,當然也要感謝陳董事長,從策劃到現今,突破了很多的困難,所以很多事情並不是說一句他就會像變魔術似的出現了,那要花很多心血,突破很多困雞,需要智慧,也需要熱情。有了熱情和智慧,就產生了生命力,把智慧跟熱情融合在一起,就產生一種創造力,這創造力也就是安祥合唱團的生命力及活力。

 

剛才講合唱團,並不是專指臺北的,台中的安祥合唱團也是一樣的好。指揮徐玉綢花了很多心血,他們很謙虛,他們並不滿意自己的成就,我接到他們的信時就知道了,不但聽歌的人得到安定祥和的心態,唱歌的人也會進入三昧的狀態。這個話怎麼講呢?那位鄭秋香團員,唱歌唱得心空了,好像沒有在唱歌,誰在發聲,不知道,也沒有想到唱歌,就唱完了。技巧、旋律統統忘掉,但卻唱得好好的,唱了以後,這個階段完全是空白,如果她是參學有年的話,那就摸到鼻孔了。換句話說,你要找的本來面目,這就是本來面目;你要找的真實,這就是桶底脫落。問題是「萬象叢中獨露身,唯人自肯方乃親」,你要自肯,你要確認,你說我很難保持。不錯,是難保有,但是你有了這次經驗以後,對安祥就容易保住了,非常容易。

 

台中合唱團團隊的向心力,一天比一天強,何以見得?或多或少或深或淺都嘗到了法味,體認到安祥的美好,而且大家不是為了功利而來;大家是為了修行,為了興趣。參加合唱團對自己身心有莫大助益,對自己修行有莫大助益,對自己家庭有莫大助益,我希望各位以後加緊努力,我也希望各位把根器好、優秀的親友,介紹到合唱團堥荂A擴大我們的陣容,這是大功德,這也是一種救人救世的功德。

 

台中地區連絡人曾水科說:我們唱禪歌有助於修行,這個話要糾正,唱禪歌不只是有助,實際上就是修行。鄭秋香,你把你唱禪歌的體驗向大家講一下。

 

鄭秋香:各位師兄,我今天感冒沒辦法講話。

 

師父:好了,感冒好了!(哄笑)

 

鄭秋香:我接觸安祥禪(剛開口,即已泣不成聲),將近兩年來(很激動,邊哭邊說),給我最大的感觸,是整個人都變了。以前好勝心很強,每做一件事情都以為自己很能幹,可是自從接觸安祥禪之後,才知道強人是失敗的,只有謙虛、盡義務、盡責任才是最大的功能……我講到這堙A謝謝老師。(鼓掌)

 

在沒有解答問題以前,我再講兩句:唱安祥歌就是修行,修行就是修正想念行為,當我們全心唱歌的時候,我們的想念最好,我們專心唱歌的行為也符合「制心一處、事無不辦」。你要想符合真、善、美的要求,你就一心唱歌,唱歌時不可以想別的事情,把全生命、全感情、全理智都投入唱歌,這個叫一心唱歌,一心唱歌就是修行。鄭秋香她認真地唱,如果她過去有修行基礎,那可以說她因為唱禪歌而悟道了,因為她已「心空及第歸」了。

 

佛法最大的難處,就是說你不可以有所作為,你修行不可以做什麼,你修行不可以停止什麼,你修行不可以適應環境,你修行也不可以熄滅自己的意識想念。也就是說不可以叫生命力降低,不能壓熄你的生命之火,這個是修行最難的地方。那我們唱歌沒做什麼,圓覺經所講的四種法病,我們都沒有觸犯。我為什麼叫鄭秋香報告呢?她很謙虛,她得到了很高的覺受,我看到各位現在,和沒有參加合唱團以前,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以梁玉明來講,我們幾幾乎不認識了。(梁:謝謝師父。)

 

謝謝你自己。師父既不能替你修行,也不能替你吃飯,修行完全靠自己,修行沒有什麼神秘,修行完全沒有他力可以靠。說上帝保佑我、佛保佑我,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世界有恆河的沙那麼多,眾生更是無量無邊,佛和上帝不會一個個幫助你,替你代勞,不會的,要靠你自己;每位合唱團的團員就是典型、標準的,安祥禪的修行者,而你能夠唱到唱而不唱,不唱而唱,這是真正的禪的境界。但是有個基本的要求,修行人不可以跟任何人計較,不可以跟任何人講道理,不可以說你對不起我,不可以說你要聽我的……也就是說修行人不可以狂妄到想改變任何人,要別人合自己的意思,這是狂妄。要想辦法如何合別人的意,當你合別人意的時候,別人就合你的意,當你自己完成了自我改造以後,一切環境就會跟著你的轉變而轉變,試試看你就知道,事情一定是如此,而且功不唐捐。我看在座的各位都能修行成功,我有這個信心,各位都會修行成功。

 

今天還有些問題要解答。各位所提的問題我看了一下,不太有深度,輕飄飄的,與修行沒有多大關係,你要不知道那些問題,恭喜你很有福氣,你知道了反而不妙!不妙!成了修行的障礙。我為什麼講這個話呢?很多修行人,不管在家或出家,修行了三、四十年乃至於從小修行到老,修行了七、八十年他都不知道如何才是真修行。

 

修行是很易又很難的。圓覺經上講的四大法病,也是四大禪病。

 

什麼叫四大法病?就是作,任,止,滅。

 

作:你要是在本心法門上有所作為,要做什麼,要打坐、要念經、要看書……這都是病。

 

任:說我不斷生死,不求涅槃,隨緣度日,不必刻意要做什麼,這是病。

 

止:我要把想念停止,這是毛病,這不是修行。

 

滅:說我要想永斷煩惱及虛妄境界,這也是病。

 

由這四病,我們聯想到佛陀早先轉法輪的四諦──苦、集、滅、道也是病。

 

我這麼講,全世界的佛教徒都會罵我、打我,但是各位要知道,這是佛自已講的,修多羅了義圓覺經上佛自己講的。像這樣,你怎麼修嘛?動輒得咎,你怎麼修呢?只有我們的安祥禪是沒有病的,因為安祥既不要做什麼,也不要停止什麼,昨天做什麼,今天還是做什麼;昨天吃什麼,今天還吃什麼,不要增加什麼也沒有停止什麼。昨天我在家堸絮滌紫璅肣唹生孩子,今天我停止不侍候了,沒有這回事,我們還是跟過去一樣,所以真正的修行就是安祥,要安祥在,你就是發光發熱的人。

 

有些認真修行的人,或多或少感覺到自己是熱心人,我們講的熱心人不是個形容詞,是實在的,也只有修學安祥禪,才沒有修行上所犯的一般過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