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與國運

 

耕雲先生講述

一九九一年七月應社會科學研究院之邀講詞

 

各位先生:大家好!

 

我到這堥荂A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庭一樣,感覺到非常親切及溫暖。

 

我是天津人,離北京很近,我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來和各位一同學習及領教,大家互相切磋,我認為這個機會非常珍貴。

 

佛法的興衰,和國家的國運成正比。佛法是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也是一種能源,尤其對我們現在這個時代而言,我們應該提倡佛法;因為佛法是純中國的。禪宗自達摩到中國以後,一花五葉,的確是純中國的。

 

我們中國需要安定、要進步、要強大,非提倡禪宗不可。

 

我不是老王賣瓜說瓜甜,在座各位都可以當我的老師,都可以教我,我是來說實話,報告心得的。

 

在這個地球上,如果沒有人,任何事都不會發生,但是離開人,任何問題也不能解決;問題是因人而發生的,所以問題也必須是靠人而解決。只要掌握了人的條件,也就掌握了成功的鑰匙。

 

社會主義是社會科學的結晶,它是政治倫理的昇華,沒有比社會主義的政治倫理表現得那麼明顯,那麼強烈的。如果我詳細說,那是班門弄斧。社會主義最大的關鍵是人的素質,如不把人的素質提升,社會主義的最高水準、最高政治意境,最高的政治情感、最高的政治倫理,都不容易貫徹實現。人的水平不夠,就產生障礙,就是「失」。

 

我小時候讀過孔子的禮運篇大同章,它說「……男有分,女有歸,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最後的結論:「……外戶不閉,是謂大同。」這個境界多好!但是那要有條件,必須「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貨惡其棄於地也而不必藏於己。」你若是沒有這種道德水平,沒有這種素質,就做不到「外戶不閉」。所以提高人的素質,是國家建設成功的一個根本前題。而提高人的素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禪」。

 

各位應知道,宋、明理學來自於禪。王陽明說:「我的良知猶如金丹一粒,點鐵成金。」禪,是頓悟法門,從一個凡夫到頓悟成佛,很快!所以是圓頓教;既圓滿又快速,從凡夫變成聖人,聖人就是有所不為,他是為天下而活,為國家而活,為人民而活,他不是為自己。大家學禪,有這種胸懷,有這種氣質,中國一定會強;建設一定會突飛猛進。

 

這道理在那堜O?

 

禪宗的基本前題在「求心安」。如二祖慧可大師見達摩,達摩說:你求什麼?慧可說:我唯求心安。

 

六祖見五祖,五祖問:你要求什麼?他說:我唯求作佛,不求餘物。

 

你看這人的氣質多麼高尚,我只要求生命的覺醒,不要像一般動物那樣,糊里糊塗的只會發揮本能,自私自利。我要做一個生命覺醒的人。這是男子漢、大丈夫的行徑。

 

佛有十個名號。當中名號之一就是「丈夫」;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能夠頂天立地做大丈夫,然後才能成佛。「大丈夫」的定義,孟子說得很好:「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這是做一個現代人(不論男女)應該有的氣概。

 

禪,到了六祖以後,可以說是超越的宗教,不崇拜偶像、不燒錢紙、不放鞭炮,而是自力成佛。

 

宗教是不究竟的,是人迷失了自我,而不能「時時自覺」時,才去找個信仰做依賴。

 

宗教的種類很多,在座各位很多是研究宗教的。世界上有多少種宗教?實在是太多了!如果分類來說,不外四種。

 

第一、是理智的宗教,像印度教,西方的神學院,研究宇宙的法則,研究神的存在,研究人生命的根源,這是非常理智的;但是他們有缺點,因為理智性的東西,流於冷漠和空疏,流於虛無主義,不切實際。所有的存在價值都建立在需要上,凡是不能構成國家的需要,不能構成社會的需要,不能構成人民需要的。都不可能在時間、空間堨瓣[存在。所以理智的宗教,不合乎時代潮流。

 

第二、是情感的宗教,情感的宗教,以信為得救的條件;以升天國為目標。學佛的人,大多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為目的。這和禪宗不同,禪宗完全靠自力;自我發掘,把被埋沒的自己發掘出來。我時常說:人被別人埋沒的很少,多半是自個兒埋沒自個兒;用自己的錯誤跟缺點,把自己埋沒了,自己所接觸的六塵,所謂:色、聲、香、味、觸、法。把自個兒埋沒了。學禪即是從塵垢中把自己發掘出來,然後正確的認知自己,如果連自己都不認識,還說認識上帝;認識宇宙萬物;認識真理,那是荒誕的。

 

禪的第一步發掘自己、認識自己、然後肯定自己.肯定以後再淨化自己。把自己那原本沒有的、骯髒的、污染的去掉。把本有的心靈提升。當你提升了自己以後,然後自我完成,不必到天國去,不必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眼前當下,便是生命的永恆。

 

禪,包括了知、情、意三部分。知、情、意是西方學術的三大主流,在中國講,只是一個「誠」字。一個人只要感情投入你的真理智,把你的理智固定在你所選定的一點,你所投入的感情,就會產生意志力,然後在這一點上,形成焦點,在這個焦點上,就會冒出智慧的火花,綻放出生命智能的花朵。

 

中國儒家學術的特色,只是一個「誠」字。禪表現得最具體、最完備。

 

感情宗教的優點,能使人心靈得到慰藉。但它的缺點,盲目衝動,歷史上的宗教戰爭,就是情感衝動的結果。

 

第三、肉體的宗教;中古時期清教徒。現在有些人把自己的手,釘上十字架學耶穌;學耶穌是否這種學法呢?我們不討論。還有人學瑜伽術,做各種的身印,把自己的肉體扭曲,頭朝下,腳朝上走,這樣是否正確?讓我們聯想到,在馬祖道一禪師修行的時候,用傳統的方法去打坐。南嶽懷讓大師,知道他是個法器,想接引他、點化他,沒有機會,跟他說話他不理,叫他,他不答應,依然在那兒禪定。南嶽禪師很幽默,拿個磚頭在臺階上磨來磨去,製造噪音,使得馬祖道一禪師坐不住了,他起來抗議說:老法師你磨磚頭做什麼?他說:我磨鏡子。馬祖說:磨磚怎麼能成鏡子呢?南嶽問:那你打坐幹什麼?馬祖說:要成佛。南嶽說:我要是磨磚磨不成鏡子,你打坐也坐不出佛來。馬祖問:那怎麼辦呢?南嶽說:比方牛拉車,車不走,你是打車?還是打牛?馬祖說:當然是打牛。南嶽說:你現在是在打車。

 

這表示說:人修行如果從肉體上下功夫,那是不對的,因為肉體是會壞的,肉體是六十兆原子(細胞),是物質的堆積;沒有什麼道理。因為思想決定人生,認識指導行為,不從認識上去端正,從思想上下功夫,專從肉體上追求,顯然是不究竟的,只能增長無明,增加愚昧。

 

第四、是拜物的宗教。各位看看河北有拜五大家的:紅、黃、灰、白、柳,拜動物的;還有拜大樹公的,拜石頭的。日本人更荒謬,拜生殖器。有些部落民族拜長蟲。印度教地區,如果開車遇到牛,不能亂按喇叭,不然會引起公憤。像這些都很荒謬,都不適合我們現代的中國人,都不是中國人所需要的。

 

禪宗是生活的宗教,它是把最高的認識反應在日常生活之中。龐蘊居士說:「神通並妙用,運水與搬柴。」挑水、搬柴就是神通,你還要什麼神通?他不是做白日夢,他是面對人生,活得非常好,踐行中道。

 

什麼是踐行中道?犧牲自我,成全別人,這不叫中道,這是偏激。中道就是我和你打交道,彼此獲利,我不坑你、騙你,也不把我的利益建築在你的損害上,而且也不會造成第三個人的損害。這種交易成了,就是中道。既不是鹼性,也不是強酸,中性沒有傷害。

 

今天,我們若不提倡禪宗,沒有時間了。因此臺灣一些志同道合的,要想做一個拋磚引玉的工作。想邀志願相同、同見同行、見解相同的、一同來推動這個工作。來做對國家具體的貢獻。因為再不推動,時間來不及了。現在世界上普遍有一股逆流出現,我相信以各位的智慧,以各位的學養,一定觀察得出來,這個逆流,就是人類整個進化的逆流,反淨化,反揚棄,這個逆流是發生在人心。各位想想:現在是知識爆炸的時代,知識領域開拓,知識功能提升,但是沒有人去研究,如何提升人的本質,如何淨化人的心靈。也沒有人去注意什麼叫是?什麼叫非?如何選擇?什麼叫對?什麼叫錯?什麼叫正?什麼叫邪?沒有人注意這個問題,本末倒置的結果,把人們的苦加重;知識爆炸,並沒有給人類造福,只有給人類造成更大的災難。

 

現在是物質文明發達時期,物質的生產,物質的增加,物質的創造,都遠非二、三十年前可比。可是卻沒有人感謝、感恩和知足,也就是說今天這個現象,是生活跟欲望同步上升,生活好一點兒,欲望又提升了。而繁榮與罪惡同時滋長,社會越繁榮的國家,犯罪率越直線上升。也就是說一切學術、一切創造、一切發明、一切繁榮、一切水準都是為了罪惡而存在。那麼人類的努力,豈不落空?一切努力的價值,豈不產生負值!這值得我們每個人耽心而應設法來扭轉;扭轉這個機勢,唯有靠禪。因為禪不是迷信,坦白的說,禪是無神論者。

 

現在是科學時代,重實驗,重功利,假如我們不推行禪,我們這個社會就無前途。這並非悲觀的論調,禪是找出病根,全力治療。如果不推行禪,這個社會成長的結果,就變成了泛功利主義,乃至於功利主義人格化了以後,除了功利就沒有人格。大家為了功利不要良心,賣假藥、賣假酒,別人死了與我無關。販賣人口,甚至綁票都會出現。要功利不要良心,還有人要功利不要命;綁票、搶劫、殺人無所不為。這些人有的受過高等教育,有的還是博士。智慧型犯罪更難處理,更棘手。這些人為了功利連命都不要了;有的是為了功利不要臉,男盜女娼,工業社會先進國家,極為普遍。北歐的丹麥,那簡直不成世界,人的尊嚴掃地。除了本能以外,看不出人的特質。這樣的人跟一般動物有什麼區別?假如我們不從根本上著眼,來改造這個世界,將來人自個兒的智慧毀滅了人類全體。

 

由於這種感受,我們才成立了禪學會,因為禪是自力的宗教,它不迷信;以耕耘換取收穫,以努力爭取成功,以付出滿足獲得,以貢獻贏得尊重,禪是這麼一個超宗教的東西。

 

禪的特色在於一個「超」字。它是宗教,超宗教;是哲學,超哲學;是藝術超藝術,禪的藝術既具象又抽象;禪的哲學,既存在又超越;禪的語言是語言而非語言。禪常常用語言表達非語言,以有言表達無言。什麼是佛?「乾屎橛」!這等於沒說。這是邏輯而又超邏輯,你用邏輯去解釋它,找不到答案。佛跟「乾屎橛」不發生關連。有時以無言顯有言,他不說話,但是你寫篇論文,十萬字都包括不了。

 

什麼是佛?豎一個指頭,他不言語,這種超宗教、超哲學、超藝術、超文化的,像蘇東坡的「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還來無別事,廬山煙雨浙江潮。」這「別事」是什麼?說來說去就這麼兩句話,但是餘音嫋嫋、韻味無窮。

 

陶淵明詩:「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南山天天見,為什麼今天特別「悠然」?禪是生命的源頭活水,活在禪媄銦A你就天天成長,福德智能成長,信心勇氣成長。人若不突破自我,不戰勝自我,他就沒有智、仁、勇三達德,人生就不通暢,不通就不達,而智、仁、勇的反面就是愚昧。人做了很多事情都做得很愚昧。現代很多人反進化,很多事是殘忍的,只顧自個兒,不顧別人。人也是很脆弱的,白天怕人,晚上怕鬼;鬼根本不存在,但是他害怕,自己嚇自己。

 

基於這種需要,基於我們基本的認知,所以我們不自量力,我們願意全心全力推行安祥禪,讓中國人,希聖、希賢,人人都能夠抗阻逆流,使它不在中國氾濫。

 

每個人都認為,人生最大的需要是「理智需要有寄託,熱情能夠充分發揮。」而不全是物質的滿足。這也是我們禪學會會友們共同去做的目標。我們能夠發揮熱情就高興。我們像一頭牛,你要擠出我的奶來,我非常感謝,絕不要你付款,你要不擠出來,我還很難受。這就是禪學會成立的動機。

 

今天有這麼一個寶貴的時間,給各位講的每一句話,都是出自我的肺腑之言。我們推動安祥禪,主要是為了國家的統一、強大、興隆、旺盛。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