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概要

淨土法門在中國的流傳

 

明暘法師著

 

第一節 淨土法門所依的經論

第二節 淨土法門在中國的流傳和發展

第三節 淨土法門的修持方法

第四節 淨土法門的幾個重要理論問題的探索

第五節 圓瑛大師禪淨雙修的思想

 

第七章  淨土法門在中國的流傳

 

第一節  淨土法門所依的經論

 

淨土法門,是佛教最容易使人接受和信仰的一個宗派。它方便易行,所以導致人們歡喜修學、信受奉行。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真是「是男是女總堪修,若智若愚皆有分」的無上法門。我們按此修去,盡此一生,就一定能達到離苦得樂、了生脫死、橫超三界的崇高目的。淨土宗的依據是出在淨土三經。《觀無量壽佛經》、《佛說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在天台五時教法堙A屬第三時方等部。在佛教看來,一切諸法,都是隨著因緣和合而發生發展,這是一條客觀存在的規律,淨土法門也不能例外。

 

(一)觀無量壽佛經

 

淨土法門的發起因緣,是根據《觀無量壽佛經》。漢譯《觀無量壽經》,在《開光釋教錄》卷五列有兩種譯本。即:

 

一、觀無量壽佛經 一卷 劉宋僵良聖合譯

二、觀無量壽佛經 一卷 劉宋曇摩密多譯

 

本經是釋尊在摩羯陀國王舍城的東北方耆闍崛山(別名靈鷲山),於千二百五十人之聲聞眾和三萬二千的菩薩眾之前說法之時,以王舍城所發生的宮廷事變為起因而述說的經典。

 

王舍城太子阿闍世,被提婆的惡言煽動,將其父王頻婆娑羅王予以禁閉,他自己作了國王。頻婆娑羅的王后韋提希夫人,恐王被餓死,把身上塗了面蜜,在頭上寶冠中裝入了蒲桃酒,秘密獻給了頻婆娑羅王。佛弟子大目犍連,每日還到王處說法。阿闍世王盼望其父早日身死,他聽說母后韋提希夫人和佛弟子目犍連到關禁處所作之事,深為震怒。他想把自己的母親韋提希夫人處死。此時有月光、耆婆兩位大臣,勸誡阿闍世王說:「古時為奪取王位,弒父之人不少,但尚未聞有殺母之王。如王行此無道,實有汙王族,與栴陀羅(四姓以外的屠人)無異,又安得稱之為王」。阿闍世不得已,將其母韋提希夫人亦關閉於深宮,韋提希夫人被囚禁之後,悲愁痛苦,他遙望靈鷲山頂禮跪拜,請求釋尊救援。釋尊慧眼已知韋提希夫人之心,即由耆闍崛山現神通出現於王宮。韋提希參拜釋尊後,即告以其子的惡行,使他憂心如焚,請釋尊予以開示。

 

釋尊依韋提希夫人之願,說示十方淨土,韋提希夫人深願往生西方極樂的淨土世界,請求觀想至淨土的方法。佛就為其開示十六種觀想的念佛法門。修觀想念佛,應當先要清淨身口意三業。一心繫念諦實,觀想西方極樂世界,求生彼國。一定要虔誠恭敬修行三種福業。第一要孝順和供養父母雙親,要誠心誠意奉事師長。要發慈悲心修十善業。第二要精進受持三皈依法,具足清淨戒律,不要毀犯威儀。第三要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要讀誦大乘經典。

 

《觀無量壽佛經》的主要內容是十六觀。

 

1)日觀:專心諦觀西方落日如懸鼓。

 

2)水觀:澄心觀想西方水結成冰,清淨光潔,猶如琉璃。

 

3)地觀:一心諦觀極樂國土琉璃寶地,內外明徹,清淨莊嚴。

 

4)樹觀:一心觀想七重行樹,眾寶合成,枝葉花果八寶交織。

 

5)八功德水觀:專心諦觀八功德水如如意珠流出摩尼水,注入華間。

 

6)總觀:一心觀想極樂國土,眾寶所成,亭台樓閣,諸天雲集,作天伎樂,常念三寶。

 

7)華座觀:一心諦觀七寶池上,百寶華台,妙真珠網,嚴飾金剛寶座,隨心變現,作大佛事。

 

以上七觀是依報觀。

 

8)像觀:一心觀想阿彌陀佛坐寶華台,觀音、勢至二大菩薩侍立左右,放大光明遍照十方。水鳥樹木,皆說妙法。

 

9)佛身觀:遍觀一切相。一心諦觀無量壽佛身相光明,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於身相中,遍見十方無量諸佛。

 

10)觀音觀:一心諦觀,觀音菩薩肉髻圓光,紫金色身,相好莊嚴,五百化佛、諸大菩薩,變化自在,遍滿法界。

 

11)勢至觀:一心諦觀大勢至菩薩紫金色身,圓光普照,於一毛孔光明之中,遍見十方無量諸佛。菩薩行時,十方世界,大地震動。

 

12)普觀:一心觀想極樂國土,主伴莊嚴,身坐蓮華,常聞妙法,精進行道。

 

13)雜想觀:一心觀想阿彌陀佛,神通自在。於十方國土,隨類化現。三聖齊彰,大小無礙,坐寶蓮華。

 

14)上輩生觀:一心諦觀上輩往生眾生,發三種心:至誠心、深心、回向發願心。一日一夜,蓮華開敷,七日之中,即得見佛。

 

15)中輩生觀:一心諦觀、具足威儀,求願往生。自見其身,坐寶蓮台,聞四諦法,得阿羅漢道。聞法藏比丘二十四願,屈伸臂頃,生極樂國。

 

16)下輩生觀:一心諦觀,罪業深重,誠心懺悔,專心觀佛,消除罪障。臨命終時,坐大蓮華,生極樂國。滿十二大劫,蓮華方開,聞實相法,發菩提心。

 

以上九觀是正報觀。

 

總之,從第一觀到第十六觀,都是一心觀想西方極樂世界的依報正報無量莊嚴的殊勝境界。使韋提希夫人深厭娑婆,願生極樂。到了觀想妙行,功夫成就的時候,隨時隨地,開眼閉眼都能看到極樂世界勝妙境界,清淨莊嚴。這即是娑婆印壞,淨土文成的大事因緣。這部《觀無量壽佛經》是淨土法門的發起因緣。

 

韋提希夫人聽了釋尊的說法,立即開悟,得無生法忍。五百侍女,亦同發菩提心,一齊發願往生淨土,佛為他們往生淨土,得見諸佛,得解佛法,現前三昧而予以授記。

 

王宮說法終了。釋尊便回返耆闍崛山。侍者阿難又將此王宮說法的內容對在耆闍崛的人們重為敘說一遍。

 

因此觀經是前後兩次的說法:一是釋尊在王宮的說法。二是阿難在耆闍崛山的復說。前者叫作王宮會,後者叫作耆闍崛山會。說者雖有不同,而內容則是一樣的。本經是由兩次所說法要成立,又叫作一經二會。

 

善導在《觀經疏》中論本經的宗要說:「以觀佛三昧為宗,亦以念佛三昧為宗。以一心回嚮往生淨土為體」。由此可知觀經是以觀佛三昧,念佛三昧二法為宗的經典。定善十三觀乃是觀佛三味,散善九品乃是念佛三昧。觀佛三昧,是依韋提希夫人之請而說的隨他意之說。散善的念佛三昧,是為未來世的散心凡夫而說的隨自意之說。釋尊對阿難尊者並未付囑觀佛三昧,而只付囑念佛三昧,因此釋尊說示本經的目的之一就是念佛。觀佛三昧乃是隨他意的方便說。

 

(二)阿彌陀經

 

阿彌陀經譯本有三種,即:

 

一、佛說阿彌陀經 一卷 姚秦鳩摩羅什譯

二、佛說小無量壽經 一卷 劉宋求那跋陀羅譯

三、稱讚淨土佛攝受經 一卷 唐玄奘譯

 

本經是釋尊在憍薩羅國舍衛城的南方祇園精舍,與長老舍利弗等十六位大弟子及文殊等大菩薩為首以及諸多佛弟子聽眾而說的經典。

 

本經主要內容有三個方面:首先詳細地講出西方極樂世界,依報世界和正報世界種種殊勝,而令眾生生起信心,信仰念佛淨土法門。在經一開頭就說,依報世界的種種莊嚴。佛告訴舍利弗尊者,在我們這個世界的西方,經過十萬億諸佛國土,那埵酗@個世界,叫做極樂,那個世界堶情A有佛名阿彌陀佛。現在正在說法,普度眾生。這個世界的環境,有七重欄d、七重羅網、七重行樹、七寶池、八功德水、四色蓮華、七寶樓閣、黃金為地都是七寶做成。風吹羅網,常作天樂,眾鳥齊鳴,皆演法音,眾生聞是音已,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又說:微風吹動,行樹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又說:阿彌陀佛的光明無量能照十方國土。他的壽命也是無量無邊阿僧祇劫。他的國土和菩薩、羅漢也是無量無邊。經中還說:十方世界念佛眾生,一生到那堙A個個都是得到三種不退,即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其次,佛特地勸導眾生發願,願生西方。那堻ㄛO諸上善人俱會一處討論佛法。再次,佛對舍利弗說:千萬不可以少善根、少福德因緣,得生彼國。我們眾生既然聽到阿彌陀佛的萬德洪名,要念念相續來執持名號。一天或二天乃至七天,要淨念相繼。念佛要念到一心不亂,到臨命終時,即能夠得到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以及許多聖眾來接引往生極樂世界。最後佛勸告眾生,要一心念佛發願求生西方極樂淨土。《阿彌陀經》是勸告持名念佛求生淨土的唯一法門。

 

(三)無量壽經

 

無量壽經譯本有十二種。即:

 

一、無量壽經 二卷 後漢安世高譯 缺

二、無量清淨平等覺經 四卷 後漢支婁迦訐譯 現存

三、佛說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枟過度人道經 二卷 吳支謙譯 現存

四、無量壽經 二卷 曹魏康僧會譯 現存

五、無量清淨平等覺經 二卷 曹魏 白延譯 缺

六、無量壽經 二卷 西晉竺法護譯 缺

七、無量壽至真等正覺經 二卷 東晉竺法力譯 缺

八、新無量壽經 二卷 東晉覺賢譯 缺

九、新無量壽經 二卷 東晉寶雲譯 缺

十、新無量壽經 二卷 劉宋曇摩密多譯 缺

十一、無量壽如來會 二卷 唐菩提流支譯 現存

十二、大乘無量壽莊嚴經 三卷 趙宋法賢譯 現存

 

本經是述說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淨土莊嚴及往生人的因果之經典,由上下兩卷而成,一名雙卷經,又名大經。四十八願如下:

 

1)國無惡道願:「設我得佛,國有地獄餓鬼畜生者,不取正覺。」

 

2)不更惡道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壽終以後,復更三惡道者,不取正覺。」

 

3)身真金色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悉真金色者,不取正覺。」

 

4)形色相同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形色不同,有好醜者,不取正覺。」

 

5)宿命智通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識宿命,下至知百千億那由他諸劫事者,不取正覺。」

 

6)天眼普見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得天眼,下至見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7)天耳普聞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得天耳,下至聞百千億那由他諸佛所說,不悉受持者,不取正覺。」

 

8)他心悉知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得見他心智,下至知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中眾生心念者,不取正覺。」

 

9)神足無礙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得神足,於一念頃,下至不能超過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10)不貪計生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若起想念貪計身者,不取正覺。」

 

11)住定證滅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住定聚必至滅度者,不取正覺。」

 

12)光明無量願:「設我得佛,光明有能限量,下至不照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13)壽命無量願:「設我得佛,壽命有能限量,下至百千億那由他劫者,不取正覺。」

 

14)聲聞無數願:「設我得佛,國中聲聞有能計量,乃至三千大千世界眾生悉成緣覺,於百千劫悉共計校,知其數者,不取正覺。」

 

15)隨願修短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壽命,無能限量,除其本願修短自在。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16)不聞惡名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乃至聞有不善名者,不取正覺。」

 

17)諸佛稱歎願:「設我得佛,十方世界無量諸佛,不悉咨嗟稱我名者,不取正覺。」

 

18)十念必生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

 

19)臨終接引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至心發願,欲生我國。臨壽終時,假令不與大眾圍繞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

 

20)欲生果遂願:「設我得佛,眾生聞我名號,繫念我國,植眾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我國。不果遂者,不取正覺。」

 

21)三十二相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悉成就三十二大人相者,不取正覺。」

 

22)一生補處願:「設我得佛,他方佛土諸菩薩眾,來生我國,究竟必至一生補處。除其本願自在所化,為眾生故,披弘誓鎧,積累德本,度脫一切。游諸佛國,修菩薩行,供養十方諸佛如來,開化琩F無量眾生,使立無上正真之道。超出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普賢之德。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23)供養諸佛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承佛神力,供養諸佛。一食之頃,不能遍至無量無數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24)供具隨意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在諸佛前,現其德本。諸所求欲供養之具,若不如意者,不取正覺。」

 

25)演說妙智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不能演說一切智者,不取正覺。」

 

26)那羅延身願:「設我得願,國中菩薩,不得金剛那羅延身者,不取正覺。」

 

27)一切嚴淨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一切萬物,嚴淨光麗,形色特殊,窮微極妙,無能稱量。其諸眾生乃至逮得天眼,有能明了辨其名數者,不取正覺。」

 

28)道樹高顯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乃至少功德者,不能知見其道場樹,無量光色高四百萬里,不取正覺。」

 

29)誦經得慧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若受讀經法,諷誦持說,而不得辯才智慧者,不取正覺。」

 

30)慧辯無限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智慧辯才,若可限量者,不取正覺。」

 

31)照見十方願:「設我得佛,國土清淨,皆悉照見十方一切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猶如明鏡;睹其面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32)寶香妙嚴願:「設我得佛,自地以上,至於虛空,宮殿樓觀,池流華樹,國中所有一切萬物,皆以無量寶,百千種香,而共合成。嚴飾奇妙,超諸天人。其香普薰十方世界,菩薩聞者,皆修佛行。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33)蒙光柔軟願:「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眾生之類,蒙我光明觸其體者,身心柔軟,超過天人,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34)聞名得忍願:「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眾生之類,聞我名字,不得菩薩無生法忍,諸深總持者,不取正覺。」

 

35)脫離女身願:「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其有女人聞我名字,歡喜信樂,發菩提心,厭惡女身,壽終之後,復為女像者,不取正覺。」

 

36)常行梵行願:「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諸菩薩眾,聞我名字,壽終之後,常修梵行,至成佛道。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37)天人致敬願:「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諸天人民,聞我名字,五體投地,稽首作禮,歡喜信樂,修菩薩行。諸天世人,莫不致敬。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38)衣服隨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欲得衣服,隨念即至。如佛所贊應法妙服,自然在身。若有裁縫持染浣濯者,不取正覺。」

 

39)樂如漏盡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所受快樂,不如漏盡比丘者,不取正覺。」

 

40)樹中現剎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隨意欲見十方無量嚴淨佛士,應時如意,於寶樹中,皆悉照見。猶如明鏡,睹其面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41)諸根無缺願:「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至於得佛,諸根缺漏不具足者,不取正覺。」

 

42)清淨解脫願:「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皆悉逮得清淨解脫三昧。住是三昧,一發意頃,供養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尊,而不失定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43)聞名得福願:「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壽終之後,生尊貴家。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44)修行具德願:「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歡喜踴躍,修菩薩行,具足德本。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45)普等三昧願:「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皆悉逮得普等三昧,住是三昧,至於成佛,常見無量不可思議一切諸佛。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46)隨願聞法願:「設我得佛,國中菩薩,隨其志願所欲聞法,自然得聞。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47)聞名不退願:「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不即得至不退轉者,不取正覺。」

 

48)得三法忍願:「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不即得至第一、第二、第三法忍,於諸佛法不能即得不退轉者,不取正覺。」

 

上述淨土三經,再加上《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楞嚴經、大勢至圓通章》、世親菩薩的《往生論》,合稱為淨土五經一論,是淨土法門主要經論依據。

 

第二節  淨土法門在中國的流傳和發展

 

淨土法門隨著佛教經論傳譯到中國以後,逐步得到發展。雖然不同於禪宗和其他宗派的直系傳承,但由於它的影響很大,收機甚廣,容易令人信解修證,所以在不同時期、不同朝代、淨土宗的高僧大德層出不窮。為信眾所推崇的有蓮宗九祖,或十三祖。

 

(一)蓮宗九祖

 

1、慧遠大師(西元334——416年)姓賈,雁門樓煩(今山西寧武附近)人,精通六經及老、莊之學。年二十一,聞道安法師講般若經,悟而出家,以弘法為己任。後入廬山,喜其清幽,遂結茅為舍,講《涅槃經》,刺史桓伊驚其才,奏立佛寺,感雷雨運木以建東林寺,又鑿池種蓮,因號蓮社,集眾六時念佛求生西方,是為中國蓮宗之始。在山三十餘年,雖帝詔亦不出,聞鳩摩羅什入關,即修書問道共商疑難,互證心得,道風遐播,群賢皆趨。初結社念佛時,即有一百二十三人參加,悉屬法門龍象,儒家泰斗,乃命劉遺民作文勒石以明所誓。終公之世,共入蓮社修淨業,蒙接引而得往生者甚多,東林寺遂為南方佛教中心,與北方長安鳩摩羅什之逍遙園遙為呼應。義熙十二年,睹佛再現,乃端坐入滅,年八十有三。葬山之西嶺,累石為塔,謝靈運撰碑文。遺著有:

 

廬山集十卷。

大智度論要略二十卷

問大乘中深義十八科三卷等

 

慧遠之結社念佛,是依念佛三昧法見佛而求往生。當時《觀經》尚未傳譯,所以其思想是基於《般舟三昧經》。以三昧是專思寂靜,則氣虛神朗,自發鑒照之智,得透徹幽微。然而種種三昧中,念佛三昧最功高進易。因為如來是窮玄極寂,體神合變,隨宜應物,所以使入此三昧著,寂然忘知,就所緣之境,成就鑒智,此是說明若一心專念,止寂他想,則鑒照之智自發,而得見佛之境界。慧遠圓寂後,道昺為東林精舍之主,曇琚B曇詵等亦皆止於山中,宣揚遠師遺風。同時諸弟子或蓮社結眾,多游化諸方,從而淨土信仰傳佈各地。

 

2、善導大師(西元613——681年)是臨淄人(今山東淄博市),生於隋大業九年,少年出家,看見西方圖,頗有所感,夙期往生淨土,受戒之後,和妙開律師共讀《觀無量壽經》,曉得此經的觀門是解脫生死之法。唐貞觀中,到並州去拜謁道綽大師,授予念佛往生的法門。進入長安,廣度民眾,寫了數萬卷《阿彌陀經》,畫了三百卷的極樂淨土圖。最初住過終南山,常常來光明寺說法。晚年住過長安實際寺,又管理著龍門奉先寺洞的營造。大師為人,護持戒法,未曾舉目而見女人,心不念名利。平生以乞食為生,粗衣淡飯,受持峻嚴,而對人慈愛寬恕,信念堅強。在西京寺內,與金剛法師議論念佛勝劣之時,善導說:「念佛往生如果是真實的話,堂內的諸像就要放光出來,假如是虛妄的話,就要隨我墮地獄去。」這個時候,堂內的諸像,都放出光明來,這是很有名的故事。以長安為中心,受大師感化的人非常多,其中企圖捨身往生的人也有。遺著現存六部十卷。

 

觀無量壽經疏 四卷 又名觀經四帖疏

往生禮贊記 一卷

法事贊 二卷

般舟贊 一卷

觀念佛法門 一卷

依經明五種增上緣義 一卷

 

臨終遺示云:「大聖悲憫,直勸專稱名字者,正由稱名易故,何以故?無雜緣得正念故,與佛本願相應故,不違教故,順佛語故。若捨專念修雜念者,百中稀得一二,千中稀得三四。」

 

3、南嶽承遠大師四川綿竹人,年二十四歲,至荊州玉泉山就惠真披剃,公令居衡山設教,從其化者萬計,一以念佛開導之。聞慧日游化廣州,遠往乞教,慧日示以獨善為不可,應依《無量壽經》修念佛三昧,以救濟群眾,自此頓息諸緣,專修淨土。天寶元年,歸衡山,立精舍,號彌陀台。僅安置經像,粗食弊衣,清苦修道,琩ㄧt境。以專持名號為正行,以布施,持戒為助行,貞元十八年入寂,終年九十一歲。後名其居於般舟道場,教導四眾,前後受法弟子千餘人。《佛祖統紀》列為蓮社第三祖。

 

4、五台法照大師,以念佛三昧為無上深妙禪門。極力指責禪徒之不拜佛、不立文字,以用音聲語言為執相,自捨萬善諸行住空見,而鼓吹五會念佛法。以修此法能速成就五分法身。此法是依心念口稱之法而獲得三昧。其主旨本與善導、懷感等之口稱三昧相同,但他為警策自他之信心,且成就三昧方法,而定五會念佛儀則,教合五音曲調,唱佛名號。五會念佛:第一會是平聲緩急,第二會是平上聲緩急,第三會是非急非緩,第四會是漸急急,以上四會皆唱「南無阿彌陀佛」六字,第五會是轉急急,而只唱「阿彌陀佛」四字。

 

5、新定少康大師,周姓,縉雲人,年十五,誦《法華》、《楞嚴》等經,後往越地究毗尼學,及聽《華嚴》、《瑜伽》諸論。貞元初,詣白馬寺,得善導之《西方化導文》,大喜。至長安善導影堂瞻禮,感見導之真身。後到睦郡,在城內乞食得錢,誘掖小兒、念佛者給錢,竟至佛聲盈路。尋於烏龍山建淨土道場,築壇三級,眾皆日夜行道唱贊。每逢齋日,雲集三千許人,眾見師高聲念阿彌陀一聲,由其口出一佛,十聲連誦,則十佛如連珠現出。師之法門,係以厭穢欣淨,高聲念佛,兼行布施,為其行業。常示眾云:「當於淨土,起欣樂心,於閻浮提,起厭離心。」於貞元二十一年遷化,身放光明,塔於台子岩,故又號台岩法師。其乞錢給兒至佛聲盈路,亦志高行苦者矣。

 

6、永明延壽大師(西元904——975年)臨安府餘杭人,俗姓王。二十歲時一心歸佛,日中一食,常誦《法華》。年二十八,為華高之鎮將。年三十乞吳越王,捨官位,投龍冊寺翠岩禪師門下剃度出家,行苦行頭陀。然後去天台山天柱峰下習定九旬,又參謁法眼嫡嗣德韶,韶一見深器之,授以密旨,有所契悟。後於國清寺修法華懺,於智者禪院曾作二鬮,一是「一心修禪」,一是「誦經萬善,莊嚴淨土」,拈七次皆屬「萬善」之鬮,遂決心不但修禪定,且誓力誦經萬卷。後周廣順二年住雪竇山,宋建隆元年受吳越忠懿王邀請,復興杭州靈隱。明年遷往永明寺,隨學者千餘人,曾作偈曰:

 

欲識永明旨,門前一湖水,日照光明生,風來波浪起。

 

壽公住永明十五年,為七眾授菩薩戒,時人尊為彌勒下生。夜為鬼神施食,放生無數。誦《法華》一萬三千部,道譽東海。高麗國光宗大成王聞之,遣使前來求教,齎書執弟子禮,奉獻金絲織成之大衣、紫水晶念珠、金湯罐,並派僧三十六人來學。壽公傳授要旨,歸高麗後,弘揚大法,於是法眼一宗流衍於東海。壽公日行百件佛事為常課。其中重要者:受持神咒、念佛、禮佛、懺悔、誦經、坐禪、說法。每日虔禮十方十佛:釋迦、文殊、普賢、彌勒,觀音、勢至等,每夜於曠野施食於鬼神等。壽公發願求生西方、日念彌陀聖號十萬聲。日暮時住別峰念佛,隨眾常數百人。清宵月明之夜,時聞螺貝天樂之聲。吳越忠懿王深深敬重其德,聞此大受感動,為建西方香嚴殿以成其志,號智覺禪師。宋開寶八年十二月,以七十二高齡圓寂於永明寺。著作甚多:《宗鏡錄》一百卷、《萬善同歸集》六卷、《神棲安養賦》、《受菩薩戒》各一卷等,凡六十餘部,可謂一代碩學。其治學,所持之懿行,可與智者大師媲美。

 

延壽曾作《參禪、念佛四料簡偈》可作禪淨雙修之準則。四料簡偈說: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有禪有淨土,猶如戴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為佛祖。無禪無淨土,鐵床並銅柱,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此中第三句有禪有淨土,即禪淨雙修,猶如戴角老虎,為最理想,故彼一生實修此一法門。第一句有禪無淨土,指當時一般禪宗門徒,彼等十人中修禪,九人墮入魔道。第二句無禪有淨土,指一般中下根機,彼等萬無一失,只要能夠親見彌陀,自能分離生死。依此可知延壽是利根上智,故禪淨雙修。鈍根下智者,專心念佛,期生淨土,何愁不能開悟。此一教化與善導大師可說同一旨趣。

 

又嘗勸人高聲念佛和十念往生之說,一聲佛名,罪滅河沙。《法華》云:「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聲南無佛,皆共成佛道。」《阿彌陀經》云:若人受持佛名,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寶積》云:高聲念佛,魔軍退散。《業報差別經》云:高聲念佛誦經,得十種功德。又念佛有坐念、行道念。坐念如逆水行舟,行道如順風行舟,坐念尚能滅八十億劫罪,若五體投地,恭敬念佛,功德無量。又彼重十念。一生重惡,臨終十念,罪滅生淨土。引《那先比丘經》教證,如水中投石下沉,投石入船中雖有百枚,亦不會沉沒。因造罪者由念佛功德,免於下墮地獄。《智論》云:「臨終時,心力能勝終身行力,是時少許心力,猛利如火,量雖小能作大事。」由於臨終之心決定勇健,能勝百歲行力,此為臨終十念法門有力之論證。

 

7、杭州省常大師,字造微,俗姓顏,錢塘人。生於後周世宗顯德六年,十七歲出家受具足戒。生平戒行謹嚴,精通《大乘起信論》,修習天台止觀法門。繼廬山遠公遺風,於宋淳化中遷杭州西湖昭慶寺,專修淨業,並結淨行社。自稱淨行弟子,嘗自刺指血和墨書《華嚴經、淨行品》。又以栴檀淨香木雕成毗盧遮那像。復跪地合掌發誓願云:「我與一千大眾,八十比丘始從今日,發菩提心,窮未來際,行菩薩行,願盡此報身,以生安養。」省常所交者,俱屬賢德名士,相國大夫,故碑記特多,天禧四年(西元1020年)正月十二日示寂,壽六十二。

 

8、雲棲祩宏大師(西元1535——1615年),杭州仁和人,字佛慧,號蓮池,十七歲舉諸生,以學行稱。問鄰家老嫗日誦佛名之理由,答因先夫持佛名無病而逝,因知念佛功德之不可思議。因感其言而寄心淨土,書「生死事大」四字於案頭自警。二十七歲喪父,三十二歲喪母,嘉靖四十五年,遂決意出家。投西山性天寺落發,就昭慶無塵受具足戒,次謁廬山遍融,融諭以不貪名利,唯一心辦道,老實持戒念佛。後參嚴德寶柳庵,辭向東昌途上,聞樵樓鼓聲,忽然大悟,乃作偈曰:「三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擲戟渾閒事,魔佛空爭是與非。」隆慶五年入杭州雲棲山,卜居山中,始修念佛三昧,教化遠近,道俗雲集,遂成一大叢林。萬曆十二年編《往生集》,記傳古今往生人事蹟。二十年在杭州淨慈寺開戒,又興戒壇之制,行自誓受戒法。在山中及城之內外造放生池,制戒殺放生文,誡害物命。常主張淨土,著《阿彌陀經疏》等。又痛責禪徒之空腹高心,錄永明延壽、高峰原妙等機緣中之吃緊語,以示參究之要決。萬曆四十三年七月病篤,作「三可惜十可歎」警眾,又遺誡諸弟子「老實念佛」,遂於八十一歲圓寂。世稱雲棲禪師,又號蓮池大師,尊為蓮社第八祖。遺著有:

 

阿彌陀經疏鈔 四卷

往生集 三卷

淨土疑辯 一卷

禪關策進 二卷

梵網經戒疏發隱 五卷

楞嚴經摸象記 一卷

緇門崇行錄 一卷

山房雜錄 三卷

竹窗隨筆 二卷

雲棲法彙 三十二卷

 

宏師又說信願行為修淨業之必須要件,因到淨土之資糧若不充足,則不能前進。一、信:信生佛不二,眾生念佛則定得往生,究竟得成佛。阿彌陀經之「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即是標此信。二、願:不單空信,必進而依其教求往生,彌陀經之「應當發願生彼國土」即是。三、行:不單虛願,必亦力行精進,念念相續而不間斷,即是阿彌陀經之「執持名號一心不亂」。

 

9、靈峰蕅益大師(西元1599——1655年),江蘇吳縣人,少時學儒,誓滅釋老,作論數十篇攻之。十七歲時,偶閱祩宏《自知錄》及《竹窗隨筆》,大有反省,焚所著辟佛論。天啟元年(西元1621年)二十三歲,發四十八願,自名大朗優婆塞。翌年一月之間,夢見憨山德清三次。時德清居曹溪,不得從,乃就其門人雪嶺剃度。次往雲棲聽古德法師講《唯識論》,更上徑山坐禪,又受菩薩戒,遍閱律藏。二十八歲染病,決意求淨土。以天台為宗,研習其章疏。崇禎四年(西元1631年)始入靈峰,同六年建西湖寺,尋遊化各處。永曆八年夏,在靈峰臥病,十二月建淨社,作願文,又作求生淨土偈,翌年一月以五十七歲示寂。世稱靈峰蕅益大師。生平厭棄名利,以閱藏著述為業,終身筆硯不離,故著述甚多。計有《阿彌陀經要解》一卷、《梵網經玄義》一卷、《菩薩戒本箋要》一卷、《法華經玄義節要》二卷、《法華經會義》十六卷、《楞嚴經玄義》二卷、《楞嚴經文句》十卷、《閱藏知津》四十四卷、《法海觀瀾》五卷、《周易禪解》十卷等,凡四十餘部。又有《靈峰蕅益大師宗論》十卷。

 

蕅益主張念佛有念他佛、念自佛、念自他佛三種;以廬山一派之淨土念佛,名為念他佛,達摩所傳之禪及南嶽天台所傳之觀心,名為念自佛,永明一派之事理雙修,名為念自他佛。又以藏通別圓四教悉無不是念佛法門。若此四教各有三念佛,則為十二種念佛。又《摩訶止觀》之四種三昧,亦同可名為念佛,若此四種三昧——具有今之十二種念佛,則總為四十八種念佛。又乘念他佛中之念相好、念法門、念實相三種,則總共有一百四十四念佛三昧法。此外又有《彌陀經》所說之執持名號法,而說教禪二宗皆是念佛法門。持戒一心念佛者,必為止惡防非而精進律學,精進律學者亦必須決定往生以一心念佛為事。且持戒是因,淨土是果,持戒與念佛,本唯一門。如此念佛統禪、教、律之三學,同時亦為三學之歸結,而主倡廣義之念佛三昧論。他還認為《阿彌陀經》之執持名號為至簡易、至奇特之法,闡明此法是普被上中下三根,又是攝事理之不可思議權巧方便,而勸人應依祩宏等所說之具足信願行之三種資糧而期望往生。

 

(二)淨土十三祖

 

近世以清初淨土宗大德行策、實賢、際醒和近代印光四人。加上前述九祖,並稱蓮宗十三祖。

 

行策大師,字截流,姓蔣,父全昌,宜興老儒,與憨山清公為友,天啟六年(西元1626年)全昌夢憨入室,而生行策,因名之曰夢憨。及長,父母繼逝,發志出世。年二十三,投武林理安寺問公出家,脅不席。五年頓徹法源,問公化去,策住報恩寺。遇同參息庵瑛師,勸修淨業。康熙二年結庵於杭州法華山西溪河,其間專修淨業。九年住虞山普仁院倡興蓮社,學者翕然宗之。著有《勸發真信文》。行策居普仁十三載,康熙二十一年(西元1682年)七月九日寂,年五十五。

 

實賢大師,字思齊,號省庵,常熟人,時氏子。康熙二十五年生,自少即不茹葷,十五歲出家,二十四歲受具足戒,參念佛是誰有省。嚴習毗尼,窮研諸經,性相之學,無不貫通。掩關三年,晝覽藏經,晚課佛號。燃指佛前,發四十八大願,卒感舍利放光。作《勸發菩提心文》,激勵四眾。晚居杭州仙林寺。雍正七年結蓮社,為文警眾,以畢命為期。判日課為二十分,十分持名,九分作觀,一分禮懺。雍正十二年四月十四日合掌連稱佛名,面西而寂,年四十九。

 

際醒大師,字徹悟,號夢東,豐潤縣人,於乾隆、嘉慶之際。樹淨土之法幢,幼通經史。出家後,遍歷講席,融貫性相兩宗,既而參廣通、粹如,明向上事,受正印,為磐山七世。後繼席廣通,策勵後學,慕永明延壽禪師乃禪門宗匠,尚歸心淨土,況今末代,應宜遵承。於是專修淨業,主張蓮宗,後退居紅螺山資福寺,衲子追隨日眾,遂成大叢林。大師為法為人,心無厭倦,但一心以淨土為依歸。嘉慶十五寂,年七十。

 

印光大師諱聖量,俗姓趙,生於清咸豐十一年(西元1861年)十二月三日。係陝西郃陽縣赤城東村人,幼承庭訓,初讀程朱書,受其辟佛之影響,係因染病,得閱佛經,始悟前非。漸研內典,方知佛法之廣博精深。遂於光緒七年春,時年二十一,毅然投終南山南五台蓮花洞,禮道純和尚出家。勤學功課,讀發願文及淨土文,知禪淨工夫成就之難易,便決心專修淨土,後於湖北竹溪蓮華寺偶讀《龍舒淨土文》,益知淨土一法,圓賅萬行,普攝群機,遂畢生以弘揚淨土為己志。翌年往陝西興安雙溪寺,在印海定公律師受具足戒。光緒十二年,在紅螺山資福寺任職,得閱大藏,故有緣增修《淨土十要》等要籍。此後,乃往返北京龍泉寺、圓廣寺,普陀山法雨寺,溫州頭陀寺之間,嘗自號「常慚愧僧」以自勵。並閉關兩期六載。1918年徐蔚如刊行大師文章二十餘篇名曰《印光法師文鈔》。以後數年間繼印出《增廣文鈔》,內有《淨土決疑論》等著作。自是道風所播,遐邇景從,法化廣被,名遍遠近。1930年時屆七十,至蘇州報國寺掩關,旋創立弘化社,流通淨土書籍,不遺餘力。1940年時年已八十,受任為淨土道場蘇州靈巖山寺住持。是年十一月初三,預知時至,於大眾念佛聲中,安詳西去。

 

第三節  淨土法門的修持方法

 

(一)實相、觀相與持名

 

實相念:念佛並不是專指口念,心念也是念佛,所以念佛法中,除持名念之外,尚有實相念和觀想念各法。實相念即是入第一義心,觀佛法身實相,此其所得三昧,是真如三昧,亦名一行三昧。這一法門,本屬於禪,但禪心所顯的境界,便是淨土,故亦攝於淨土法中。此法非上上根器,不能悟入,故中下兩根,便不能普被。所以在淨土法中,很少有人提倡,而歸禪門去提倡。

 

觀相念:這是依照《觀無量壽佛經》中,對於阿彌陀佛極樂國的依正莊嚴,作十六種觀法。觀行若得純熟,則開目閉目,無非極樂,立可轉娑婆為淨土,不俟命終,即身便游極樂,功效之大,非可言喻,此其所得的三昧,是般舟三昧。亦名佛立三昧,惟是觀法微細深玄,有五種難成:一者,根鈍則難成;二者,心粗則難成;三者,無善巧方便則難成;四者,認識不深刻則難成;五者,精力不及則難成。若要根利、心細、聰巧,再加上印象深刻、精神強旺,這就萬不得一了。所以也不能普及,也是難行門。

 

持名念:持名念佛,比較上述二種念佛,容易得多,不論上中下根,但是能念,無不成功。念到一心不亂,便得三昧,此其所得的三昧,是念佛三昧。持名念佛一法,經過二千年來,佛門大德不斷提倡和實行的結果,已成為最普遍而深入民間的佛法。就因為它有修必成,及三根普被,利鈍全收的緣故,所以其所度脫的人數,也遠非各宗所能望其項背。可以說自有佛法以來,得度總人數百分之七八十以上,所出若單就數量一項來計算,已足使各宗都黯然失色,其實它所含道理的廣博淵深,不特較諸各宗絕無遜色,並且各宗所有的精髓,竟無不包羅在內,實集各宗之大成。此所以論效果,論學理,論難易,確都卓然獨步,無與比肩。於此可知有人瞧不起念佛法門,謂為係愚夫愚婦之所修者,這實是一種嚴竣的門戶知見和誤解。對於念佛法門,所含有的原理,可以說是體會不深。假使他是真有認識的話,那他對於淨土這一方便法門,自然會佩服到五體投地的。

 

(二)持名念佛種種方法

 

為了要適應念佛時的環境和心境起見,為了要適應念佛人的根器起見,所以念法便有種種不同,每一種方法,都有它的作用,有它的特長,行人念佛時,可以自己選擇下列合宜之方法,加以實行,若是念了些時,覺得此種方法,又不能鎮定當時的心境時,便可以再換一種念法,如是一換再換,八換十換,均無不可,只要這一刻能定心掃除妄念的,便是這一刻的好方法。譬如醫病,但醫得好病的,便是對症良藥,眾生妄念是病,佛號是藥,能除痼病,便是妙藥。持名一法,原為淨土修行途徑之中堅,因其重要,故特將各種念法分別詳述於下。

 

高聲念:念時聲音洪大,把全身之精力,都貫注在一句佛號上,大有音若金石,聲滿天地之概。此種方法,雖然稍嫌耗氣喉啞,不能持久,但是它能對治昏沉懈怠,驅除相續的雜念,行者念佛時,若昏昏欲睡,或想入非非時,猛一提起精神,高聲朗念,頓覺頭腦清醒,正念恢復,仍舊有無窮活力,強大作用,並且會使聞聲之旁人,亦生起念佛之心。昔永明禪師,在杭州南屏山頂念佛時,山下行人,覺其聲音如天樂鳴空,高朗嘹亮,所用的就是這種念法。

 

默念:念時自外表看來,只見唇動,並不出聲,雖是不出聲,但「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在行者心識中,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為了清楚明白之故,所以心不散失,正念得凝成一片,故其效力,並不減於有聲。這一種念法,可用之於臥時、病時、沐浴,入廁時,或不便出聲之旅次及公共場所。

 

金剛念:念時聲音不大亦不小,甚為中和,行者一面念,一面用耳聽,不論四字念,或六字念,但能一字一字聽得分明,不走失,自然心定。此種念法,效力至大,故以金剛喻之。蓋金喻其密,密則不為外境所滲入,剛喻其堅,堅則雜念無不破,在各種念佛方法中,獨此最為常用。

 

覺照念:念時一面稱佛名號,一面回光反照自性,所以眼前虛靈超拔,但覺我心佛心,我身佛身,凝成一片,光奕奕,圓陀陀,境界遼闊,充塞十方,所有山河大地,房舍器具,一時頓失所在,乃至自己四大假身,亦不知落在何處,如此則報身未謝,已證寂光,佛號初宣,便入三昧,以凡夫身,預佛境界,無有比此更捷者;可惜非上上根人,不能悟而實行。

 

觀想念:念時一面稱佛名號,一面觀想佛身相好莊嚴,卓立我前,或手摩我頭,或衣覆我體,或再觀想觀音、勢至,侍立佛旁,諸聖賢眾,圍繞於我,或者觀想極樂世界金地寶池,花開鳥鳴,寶樹羅網,光輝莊嚴,如觀想真切,即身便可游於極樂國土,如不真切,亦可作為念佛之助緣,使淨業易於成辦。倘久觀令熟,平時已在心目中,存留甚深印象,一旦身體衰謝,此方塵緣,不復牽累,則極樂勝景,便一齊現前了。

 

追頂念:念時用上面金剛念法,但將字與字之間,以及句與句之間,連綴得極其緊密,形成一字追一字,一句頂一句,中間不留間隙,所以名為追頂念。因為追頂緊密,不留間隙的緣故,雜念便無法乘機楔入;此因念時情緒緊張,心口並進,正念的威力,蓋過一切,故能使無明妄想,暫時歸於沉寂,所以此種念法,效力至大,淨業行人,多採用之。

 

禮拜念:念時一邊念一邊拜,或念一句後拜一拜,或不論字句多寡,但邊念邊拜,邊拜邊念,成為念拜並行,身口合一,再加上意中思佛,便是三業集中,六根都攝。這樣則吾人身體上,所有能發生作用的器官,全部都用在念佛上,更沒有空閒時間,能再涉及念佛以外之事,或念佛以外之念頭了。所以此法是特別精進,效力也特別大,惟是拜久則身勞氣喘,故只宜兼用,不宜專用。

 

記十念:念時以念珠記數,每念十句佛號,撥過一粒念珠,或用三三三一制,成三二三二制,皆於第十句念畢後,撥過一珠。如此心中既要念佛,還要記數,不專也要專,若不專心時,則數目便錯亂了,所以此一法可算是強迫專心的方便法,故對治雜念極有功效。

 

十口氣念:念時但用追頂法念去,不論佛號多寡,但以盡一口出氣為度,待到出氣已促,勢須抽吸進一口氣,方能再續念時,名為一口氣,如是十次,名為十口氣。此係專為每日工作忙碌之人,而特設的方便法,大約念完十口氣,只須五分鐘左右,每日只須念過一次十口氣,便能往生極樂國土,所以縱使極忙人,也能做到。此是根據彌陀第十八願:「十方眾生,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之願文而設;據古人研究的結果,所謂十念,即是十口氣,因為佛願甚廣,而淨土法又最切實,所以雖僅十念,臨終佛亦必來迎也。

 

定課念:念佛最怕是始勤終懈、無有琱腄A故古今行人,每將念佛一事,定為按日功課,只要日日實行,便是道心不退。佛號多寡,規定時可以不拘,古人有每日定念十萬、七萬,五萬佛號,皆為常有之舉,可見其精進。總之,此事當斟酌環境,及自身力量,定為功課,既定之後,無論如何忙法,也要把它念完,否則次日即當照補,養成習慣。若起初藉一股勇氣,定得太多。以致後來做不到,則不好,若定得太少,則近於懈怠,亦不好,所以在決定之時,是要細加斟酌的。

 

四威儀中皆念:行者淨種純熟,則念佛自會精進,由於勇往直前的結果,便不以定課為滿足,在定課之外,不論日堜]堙A除睡眠外,幾乎無時無刻不念,這便是行住坐臥,四威儀中皆念,久之成為習慣,則一句彌陀,永不離口矣!這在古人往生傳中,就比比皆是,有的業打鐵,便一面打,一面念;有的業磨豆腐,便一面磨,一面念,最後都是聲音一停,便已立化。這大都可作為吾人之借鏡,果能做到這種程度,則定課和不定課,便不成問題了。

 

念不念皆念:上述四威儀中皆念,是指口念,此處念不念皆念的最後一念字,是指心念,照題目即是說:不論口念;或口不念,而心中皆是在念佛。這樣說起來,口念時心中固然是在念佛,即使口不念時,心中也是在念佛,這就是持名之外,又加上憶想,當憶想時,也正在持名,所以與單是口念時才想佛者,又有不同。行者果能做到,不論何時何地,也不論口念口不念,意中都是在思佛,如此則淨念堅固,心如銅牆鐵壁,風吹不入,腳踢不破,沒有一絲世念雜念,能夠闖得進去,此時念佛三昧,不成自成,往生彼國,便如操左券了。古人說:念而不念,不念而念,即是這種境界,若不是念佛有年,功行純熟,則絕對做不到,所以不是初學者所能行。

 

第四節  淨土法門的幾個重要理論問題的探索

 

(一)一句彌陀統攝一切法門

 

念佛未得定前,與禪迥異,因禪心非欣厭取捨,而念佛則欣取樂邦,厭捨穢土;禪心不能著境,一有所著,便失本來,而念佛則心境對待,能所宛然;禪心應遠離法執,而念佛則要利用法執;禪心即是法性身,非生死義,而念佛則應作死此生彼想,凡此種種,悉是禪淨互異處。但是若到已得定時,則不同了,念佛三昧的境界,是虛空粉碎,大地平沉,當前一念心性,與十方諸佛,法身融合,如百千燈,光照一室,其光遍滿,無壞無雜,這時便離開六識分別,與禪門的真如三昧,無二無別,而變為禪淨不分了,這樣看起來,若說淨即是禪,有何不可?現在再來說律,戒律的作用,能防範身口意三業,使之生善去惡,但是修淨土法時,身禮佛,口念佛,意思佛,這樣三業既已集中,六根自然都攝,若說生善,是集生善之大成,若說去惡,試問三業已集中在佛,此外還有什麼閑傢俱,可以把來造惡?這樣看起來,說淨即是律,有何不可?至於教呢,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若論文字,只有六字,若論作用,可以說三藏十二部教理,都在堻\;也可以說,釋迦四十九年所說之法,也一字不遺的都在堻\,這樣還有什麼教義,能在這六字之外,並且研教之目的,在於生信解,啟行證,而念佛的作用,正所以息妄心,得正念,實已超過信解,而直達行證的階段。所以學者若能念佛,則無需研教,而一切教義,已是具足,這樣看起來,若說淨即是教,有何不可?至於密呢?注重三密加持,強調即身成佛,獲得六種無畏,是密宗的特色。但淨土法門的三業集中,實際上和身口意三密加持,無甚分別;而念佛的作用,能使我心佛心,融合為一,而當三昧現前時,但覺性光交錯,凝成一片,實不能分別,何者為佛,何者為我,故當念阿彌陀佛時,念者自身,即是一尊阿彌陀佛,這樣就說即身成佛,有何不可?即使未得三昧,而當念佛時,為了感應道交,佛光攝受故。行者當前,即為佛神通力用所加被,如是當何所畏?這樣看起來,若說淨即是密,有何不可?綜觀以上諸義,就可以恍然悟道。為什麼古今的許多名師大德、高人達士之修學佛法者,都提倡修淨土?近人范古農居士主張:「學在唯識,行在淨土。」可知愈深入經藏,就愈讚歎淨土,只有不信者,這才輕視淨土念佛法門。

 

(二)自力與他力的結合

 

修行別的法門,光憑自己的力量,經過長久時間,加上環境惡劣,很容易退墮到這個娑婆世界。再要努力修行,修得信心具足,善根成熟的時候,才能不退。可是念佛法門,憑藉自己修行力量之外,更仗佛力的加被和護持,佛的光明時時照耀著我們,很容易得到不退。只要一生極樂世界,當下就圓證三不退,同時那堻ㄛO助道因緣,而永遠沒有退墮和障礙修行的因緣。在這種超勝美好的環境堙A就自然而然地一步一步地前進,很快就會成佛得道。總之,只要一心專持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念念相續、沒有間斷。就是我們在行住坐臥四威儀之中,也不離這一聲佛號,提起能念的心光、照著所念的佛號,要心佛相應,心佛不離。一定要念到心中唯有佛、佛外更無心。只要誠心誠意地念,絕對可以成就事一心不亂。正如圓瑛法師說的「欣修淨業念彌陀,蓮芯標名在剎那,慧照分明心即佛,功成彈指出娑婆。」

 

念佛念到這種境地,能夠不住著於有念念佛,更進一步要做到終日念佛,終日無念,了知能念之心,自體本來是空,所念之佛,也是不可得,念到境寂心也空,也不住著於有念。從這堣S進一步念到無念而念,念而無念,了知能念之心,靈靈不昧,所念之佛,歷歷分明,真是無念而念。能念之心,心即是佛,也不存在心相。所念之佛,佛即是心,也不存在佛相,所謂能所雙亡。心佛一體,即是由持名念佛而深達實相念佛,得到理一心不亂。

 

(三)上根人與淨土法門

 

發心信佛修行的人,要注意不要自以為是非常聰明、有智慧、大根器了不起的人。把念佛淨土法門看作是愚夫、愚婦所修的法門,認為自己不必要去修念佛法門、修禪定或其他法門。禪宗,當然是最上一乘,但是它只能適合上根利智的機。而中、下根的人,修起來就感到十分為難了。我們應該要很好回想一下,自己是不是上根利智的人。參禪看話頭的功夫,一定要突破三關,古人說「初關容易重關難,末後牢關難上難。」這完全都是全仗自力來勤修苦練、一心參究。如果三關沒有破盡,絕對是不能了脫生死。如果隔世再來投胎做人,只怕不能繼續參禪,那麼豈不是前功盡棄,若到來世,因為你今生修行種下了福因,如果生到富貴之家,就會被美好的環境所迷惑,很容易造更多更大的惡業,縱使說不會做出大的惡業,但也未必會發心出家。現在我講一個禪宗祖師的歷史故事,就可以說明這個問題。宋朝有位名叫青草堂禪師,他是宗門有名的耆宿。有一天,他看到一位當朝宰相告老返鄉,一路上迎送的人群,非常熱鬧,正在這個時候,他心堸_了羡慕之心。由於他道高德重是個不平常的人,起了一念心,感應便很大。所以古人說:「甯動千江水,莫動道人心。」到了來世,這位禪師就托生在姓曾的家堸筐鄐l,當然家境富裕、詩書盈室、赴京投考、少年登科。後來官運亨通,步步高升,做了宰相,名曾魯公,一生榮華富貴、官高爵顯。這個故事說明了青草堂禪師,是以一生修行禪定功夫,只換來一個宰相的地位,實在太不值得了,人的一言一行,都有因果,值得我們三思,所以古人說:「便就今朝成佛去,樂邦化生已嫌遲,那堪更待之乎者。管取輪迴莫了期。」

 

(四)死心念佛

 

修行人要求一生事辦,疾出生死,只有念佛法門。因為念佛一方面是仗自己的信力、願力、淨行之力。另一方面更加有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有了自他二種力量,縱使自力不夠,還有佛力可以依靠,所以說修行以念佛為穩當。古代淨土宗大德、永明延壽大師說:「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這是十分重要的開示。念佛法門,沒有什麼奇妙方法,只要我們能夠死心念去,一定是會成功的。什麼叫做死心,就是把世界上一切妄想雜念之心,都死得乾乾淨淨,一心一念執持阿彌陀佛名號,心不離佛,佛不離心。就如雞抱卵一樣,一心一意把卵孵成小雞,自己的飲食都不放在心上,把母雞從窩中拿了出來,他立刻又走進去抱卵,時刻都不肯放鬆。我們念佛也要這樣才對。保證念得一心不亂,決定成就念佛三昧。

 

再講一個梁武帝與志公禪師的故事。梁武帝是非常崇敬志公禪師的。有一次梁武帝興致勃勃地要請志公禪師去看戲,他和志公坐在一起看戲,演戲的人聽到皇帝請國師看戲,自然格外賣力,把戲做得特別精采。到戲做好了,梁武帝看得非常高興,就問志公禪師:「今天戲做得好看麼?」禪師說:「我不知道。」又問:「今天唱得好聽麼?」禪師又說:「我不知道。」粱武帝聽到禪師回答了二個不知道,心堣Q分納悶,為什麼禪師和我坐在一起,明明是在看戲聽戲,沒有睡覺,也沒有做別的事,卻說不知道呢?志公禪師對梁武帝說:「陛下,我們出家人,生死事大,一天到晚用功辦道都來不及,那埵野\夫來看戲!陛下明天不妨再要這一班戲子來做戲,同時請陛下下令刑部尚書,選擇一個已判死罪就要殺頭的罪犯,命他雙手捧一面盆水,跪在戲台前看戲。再對罪犯說,等戲做好了,這盆水一點都不灑出來,立刻賜你無罪;如果戲還沒有做好,盆中水灑了出來,戲做完後,立刻綁去斬首。」梁武帝當時也不知志公禪師是何用意,只得照辦。次日,梁武帝和志公禪師依舊一起看戲,這個罪犯捧著盆水跪在台前看戲,等到戲做完了的時候,這個罪犯盆中的水一點都未灑出來。志公就請梁武帝去問罪犯:「今天的戲做到好看麼」?罪犯回答說:「不知道」。又問「今天的戲唱得好聽麼?」回答說:「不知道。」梁武帝說:「你跪在戲台前看戲、聽戲、為什麼會不知道?」罪犯說:「陛下,我心媗U著這盆水都來不及,那埵酗艅茯暌衙母腹C」罪犯這幾句答得和志公禪師一模一樣。到這時梁武帝才忽然大悟。明白心不在意,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道理。這個罪犯為什麼也說不知道呢?很明顯在這生死關鍵時刻,他的注意力是集中在這盆水上。這個故事充分說明了我們修行念佛,能夠以死心來念佛,一定是會往生西方,真所謂:「願生西方淨土中。九品蓮華為父母,花開見佛悟無生,不退菩薩為伴侶。」

 

念佛的要訣,就是以自己的心光,來照著佛的名號,佛的名號是境,心光是智,我們用智照境,用境照智,提起全付精神來念佛,要像貓兒捕鼠一樣全神貫注,一絲一毫都不放鬆,能夠這樣念佛,一定可以了生脫死。

 

(五)用意根念佛

 

念佛之法,應當要以意根來念,不要用意識來念,可是這一點怕有很多人心生懷疑,我希望大家不要懷疑。記得《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說過「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入三摩地,斯為第一。」入三摩地,這就是得入念佛三昧。大家請研究一下,「都攝六根」這一句話,可以證明念佛最要緊的是以意根來念。因為意根是屬於心法,念佛之人,用意根來繫念於佛,意根一旦收攝不動,那麼其他五根,當然統統不動,所以都攝六根,自然是一心清淨,即是一心淨念為因,得生淨土是果,依因感果,因果一致,所以念佛法門,稱為淨土法門。正如《法華經》說的:如是因,如是果,如是本末究竟的甚深真理。圓瑛大師說明此理寫詩一首,「感應道交不用疑,法門殊勝有誰知,娑婆信願持名日,正是蓮池結蕊時。」

 

(六)一心不亂

 

念佛法門,看起來,雖然很方便,很簡單,只念一句佛號,六字洪名,一教就會,常念就熟。可是要把它念好,念到一心不亂,念得三昧成功,就很不容易。當然一定要經過一段工夫,要像我們拿一根線,把一百零八粒的佛珠串在一起,聯接起來,不要使它斷線。念佛也要這樣,念念相續,無有間斷。唐朝的白居易對修持念佛非常誠懇。他說:「余年七十二,不復事吟哦,看經費眼力,作事畏奔波,何以度心眼,一聲阿彌陀,行也阿彌陀,住也阿彌陀,坐也阿彌陀,臥也阿彌陀,縱饒忙似箭,不廢阿彌陀,日暮而途遠,吾生已蹉跎,旦夕清淨心,但念阿彌陀。」我認為念佛的人,應該要像白居易那樣,誠心誠意放下一切,持名念佛,沒有不成功的,這叫做念茲在茲,一心念佛。過去有人寫行住坐臥四時念佛詩,寫得很好。現抄錄如下:

 

行時正好念彌陀,一步還隨一佛過,

足下時時遊淨土,心頭念念離娑婆。

傍華隨柳須回顧,臨山登水莫放他,

等得阿儂生極樂,十方來去任如何。

住時念佛好觀身,四大之中那一真,

我與彌陀非兩個,影兼明月恰三人。

空房漸朽應難住,淨土雖遙尚易生,

何日如蟬新脫殼,蓮花胎堬ㄙ魖迭C

坐時念佛足跏趺,身在蓮台華正敷,

毫相分明隨念見,金容映現與心符。

事如夢幻元空寂,理到圓融非有無,

何日池頭捧雙足,親蒙頂上灌醍醐。

臥時念佛莫開聲,鼻息之中好繫名,

一枕清風秋萬里,半床明月夜三更。

無如塵累心難斷,惟有蓮華夢易成,

睡眼朦朧諸佛現,覺來追記尚分明。

 

(七)帶業往生

 

念佛法門,帶業往生一事,為不可思議之功能力用;自古及今,人多懷疑。昔有國王,問沙門那先云:「念佛之人,可以帶業往生,此事難取信。」答曰:「大王,大石置水沉否?」王曰:「必沉。」又謂:「欲令不沉,其可得乎?」王曰:「不可」。又謂:「若以大石置大船上,運載他方,其可得乎?」王曰:「可」。當知眾生有業必致墜落,如大石置水必沉。念佛之人,仗承彌陀願力接引往生,乘佛大願船,故得帶業往生,亦如大石置船不沉可運他方。觀此則自可斷疑生信矣。

 

更舉一事,以證帶業往生。昔張善和,一生殺牛為業,一日病篤將欲命終,見群牛都來索命;或以角挑其眼,或以角刺其胸,或以頭撞其背,或以腳踢其身,驚怖無量。喚妻請僧救度,其妻請一僧,入室告善和曰:「不必驚怖,汝今生殺業過重,無有他法可救,但當一心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可以與汝解冤,可以令汝脫苦,隨我稱念。」僧即高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善和一手執香,隨聲稱念,甫念數聲,善和曰,「牛去矣?」僧勸再念,求生西方。善和益加懇切又同聲稱念。少頃高聲曰:「佛來接我。」遂插香合掌,念佛而逝。此即帶業往生之明證也。

 

奉勸諸人:看了善和念佛帶業往生之因緣,須審思明白,不可錯會,若謂念佛可以帶業往生,生前則恣意造業,依賴於佛,欲待臨命終時,再來念佛帶業往生,千萬不可如是思想。當知臨終念佛,不是容易之事,若無夙世善根,臨終絕對不能念佛。張善和一生殺牛雖惡,前世確有善根;若無善根,即不能要妻請僧救度,亦不能得遇有道高僧,教令念佛。惟望戒惡在先,莫待求佛於後,正好閒時多燒香,莫等臨時抱佛腳。古語云:「臨崖勒馬收韁晚,船到江心補漏遲。」

 

(八)念佛往生舉例

 

1、慧遠三見聖像:晉慧遠大師,雁門樓煩人,博通經典,在廬山東林寺,建念佛社,三十年不入市,專志求生西方,制六時蓮台,念佛不息。僧俗社友一百二十三人,皆志同道合,誓願同生極樂國土。後十九年,師於般若台,方從定起,見阿彌陀佛,現虛空中,無量化佛圍繞,觀音、勢至左右侍立。又見水流光明,分十四支,洄注上下,演說妙法。佛言:「吾以本願力,來安慰汝,汝七日後,當生我國。」又見佛陀耶舍、慧持、慧永、劉遺民等諸社友,已往生者,皆在佛側。師謂門人曰:「吾居此已三見聖相,今復再見,必生淨土矣!」至期端坐而逝。

 

2、懷玉誓取金台:唐釋懷玉,台州人,每日惟中午一食,常坐不臥,誦《彌陀經》達三十萬遍。日課佛號五萬聲。天寶元年,見佛像滿虛空中,一人持銀台至,玉曰:「吾一生精進,誓取金台,如何把銀台來接我?」言畢,銀台遂不見。三十七日後,復見擎金台人對他說:「師以精進,得升上品。」過三日異香滿室,含笑而逝。

 

3、黃打鐵以極樂國為家:宋時黃打鐵,湖南潭州人,業打鐵,自感前世不修,今生亟欲修行,又苦不知門徑,且無時間可修。某日,見一僧從店前過,乃請入店奉茶,請教既不廢業,又可修行之法,僧遂教之一面打鐵,一面念佛;譬如手持風箱,推進時,念一句佛號,拉出時,念一句佛號,打鐵時,每打一下,即念一句,不打鐵時,行也念,睡也念。黃打鐵從其教,因專心佛號之故,既不覺爐火之熱,也不覺用力之累。歷時三年,一日自知時至,遂即理髮,沐浴,更衣,告其妻說:我今日回家去了。妻言:你何處還有家?答曰:西方極樂國是我家,於是再到鐵爐邊,取出紅鐵,說偈曰:「釘釘鐺鐺,久煉成鋼,世緣已畢,我往西方。」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舉槌打鐵一打,即時立化。

 

第五節  圓瑛大師禪淨雙修的思想

 

(一)由禪入淨的實踐

 

圓瑛大師,福建古田縣人,十九歲於鼓山湧泉寺拜增西和尚為師。二十一歲從福州到江蘇常州天寧寺,親近禪宗尊宿冶開禪師修禪六年。時常定境現前,身心廓然,曾於定中悟後寫了一偈:「狂心歇處幻身融,內外根塵色即空,洞徹靈明無掛礙,千差萬別一時通。」到了二十六歲又往寧波天童寺,依從寄禪和尚,一心參究。在二十八歲的冬天,又在禪七之中,定功得力,身心俱空,又說偈云:「山窮水盡轉身來,迫得金剛正眼開,始識到家無一事,涅槃生死絕安排。」自從三十六歲以後,淨土機緣成熟,因閱讀永明延壽大師和雲棲蓮池大師等許多淨土法門經典著作,開始深信淨土念佛法門。從此就努力於禪淨雙修。由事念而歸理念。正如永明大師《四料簡》說的:「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圓公大師後來數十年,力弘淨土,到處講經說教,勸人念佛。曾經講演《阿彌陀經要解》、《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大乘起信論》、《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省庵大師勸發菩提心文》等許多淨土法門的經論多遍,並對上述經論著有講義流通於世,利益眾生。又曾經講過蓮池大師的《彌陀疏鈔》和《普賢菩薩行願品》,大力勸修念佛法門,普度眾生,同生西方極樂淨土。在他七十六歲病勢嚴重時刻,還是一心念佛,囑咐隨侍左右的許多弟子說:「我今身心,尚感安樂,無掛無礙。出家人置生死於度外,以疾病為助緣,余號「三求堂主人」,平生都以求福求慧求生淨土為宗旨。現在福慧已求,最後只有求生淨土。汝等立身處世,須以三求為正確修學方針。更希望廣大佛教道友、信徒,以此三求為真正學佛宗旨。」並說偈云:「唯有一宗事,但念阿彌陀,求生於淨土,上品紫金台。」過去有一行腳僧寫了一首偈說:「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圓公大師把它改為「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前程何處是,念佛度春秋。」又囑咐弟子寫了一張紙條貼在病房的牆壁上:「來者念佛,是真蓮友。」由此可知,先師雖身染重病,早已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求生淨土。記得一天晚上,在大眾為他助念回向以後,要諸弟子到床前,格外叮囑說:「汝等念佛,隨時都要攝心靜念,識取自性。現在我來問問你們,剛才你們念佛,可知道這一句佛號聲音落在何處?速答!速答!」圓公老人病中開示,使我們得益不淺,對於淨土念佛法門,更加增長深信切願,意志堅定。

 

(二)圓瑛大師的勸修念佛法門

 

圓瑛大師為了弘揚淨土法門,除了已出版許多淨土經典講義外,還著有《勸修念佛法門》一書,現將本書內容介紹如下:

 

1)念佛法門發起因緣:念佛法門,又稱淨土法門,又名蓮宗。又曰淨宗。乃是釋迦如來至極悲心,觀機施教,觀察眾生之機,唯此持名念佛一法,最易得度。故無問自說,說出一卷《佛說阿彌陀經》。不假他人發起,即告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自唱極樂依報,彌陀正報,二種名字。此萬世持名念佛從出之大源,乃金口所親宣之妙法也。三根普被,六趣咸超,其利益有不可思議者焉。

 

2)念佛就是修行:大凡人之修行與不修行,就在身、口、意三業分別。若身行惡事,口說惡言,意起惡念,即是不修行。而念佛法門,能令眾生三業清淨,即是修行之法。今試驗之,有一眾生,聞此念佛法門,深信不疑,願生淨土,實行念佛。一心專念彌陀名號,字字從心生起,字字從口念出,字字從耳聽入,念得分分明明。一句如是,句句如是,口念心念,心口如一。念念相續,無有間斷。心中唯有佛,佛外更無心。以此念佛一念,而除一切妄念。妄念既止,則意業清淨,此即是意業修行。口念佛號,不說閑言,古人云:「少說一句話,多念幾聲佛。」聲聲不離佛號,則口業清淨,此即是口業修行。眾生身業,都為意業所驅使。意業不起念,身業無所行。念佛之人,一心念佛,六根都攝,則身業清淨。此即是身業修行。如何說念佛不是修行之法?

 

如上所舉念佛能令三業清淨,可為修行之明證矣。

 

3)念佛最為穩當:唯有念佛法門,而有自他二力可恃。自力,即自己一心念佛之心力。他力,即阿彌陀佛因地所發四十八願之願力,自力之外,更加他力。但肯老實念佛,無不往生淨土。只要抱定一句佛號,一生持念到底,常為諸佛之所護念,常為佛光之所照燭。一生求生淨土,自不至錯入歧路,亦不會中途成魔,以及隔生遺忘之危殆。

 

4)念佛殊勝方便:念佛殊勝方便,即是可普攝群機。若智若愚皆有分,是僧是俗總堪修。人不分男女貴賤,處不論寺廟俗家,時不拘閑忙動靜,但肯一心念佛,無論何人,皆得往生;疾超生死,永息輪迴,其殊勝為何如也。

 

5)念佛能消業障:一切眾生,自從無始一念妄動,而有無明。從迷積迷,以歷塵劫。起心動念,多造惡業,能為障礙,即障蔽自己佛性。業障不除,佛性不得現前。故我釋迦如來唱此念佛法門,教人消除業障。經云:「念佛一聲,能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何以念一聲佛號,能滅多劫重罪?以發心念佛,即是大智慧現前。譬如一燈光明,能破千年暗室,念佛滅罪,亦復如此。

 

6)念佛莫求福報:世間有人,發心念佛,不明念佛旨趣。或問之曰:「汝精進念佛,所求何事?」則答之曰:「為修來世。」如是之人,就是念頭打錯了。我佛所以立此念佛法門,乃是為著娑婆世界眾生,備受眾苦,逼迫心身,無法解除。故教人念佛,求生西方,可以離娑婆之苦,得極樂之樂。今念佛不願往生西方,乃願再生人世,享受人間福樂,實為可惜。殊不知人間,萬般都是苦、空、無常、何有真樂?縱得榮華富貴,得受世間財、色、名、食、睡,五欲之樂,此等快樂,都非真樂。

 

7)念佛能斷煩惱:煩惱之為害甚大,名目雖多不出兩種:一為我執煩惱,二為法執煩惱。一句彌陀如阿伽陀藥,能醫眾病。世間之藥,尚有殊勝功用,以一藥能醫愈眾病。何況萬德佛名,念之豈不成益。余每當逆境之來,心生煩惱,遂即經行念佛,四步一聲佛號,循環往復,念之數匝,漸覺心地清涼,熱惱自息。又有時事多心擾,更深不能成寐,亦專稱佛號,歷時少頃,即心神安定,便能睡著,無諸夢想。又當寫經之時,一筆一句佛號,精神不散,妄念不起,寫久不覺辛苦。故每教弟子寫經念佛,依教而行者,頗不乏人。因此而念佛進步,能得真實受用,少起煩惱。由是均信念佛是有莫大之功效。人人果能信此念佛一法,專心稱念,無有間斷,念到心空境寂,煩惱自然無自而生。

 

8)念佛速了生死:念佛法門,雖可橫超三界,速了生死,而於臨命終時,是一最大關頭。果然平日信願深切,淨行成就,或得理一心不亂,或得事一心不亂,自可預知時至,正念昭彰,一切境緣,不能為礙。則其往生也,如入禪定,一彈指頃,托質寶蓮,業卸塵勞,神棲安養,圓證三不退也。

 

9)念佛具足三學:念佛一法,切切不可看輕。乃是最簡單、最圓妙之無上法門,可謂大陀羅尼門,能總一切法,能持無量義。世尊說法四十九年,不出經律論三藏。三藏所詮,即是戒定慧三無漏學。經為定學藏,律為戒學藏,論為慧學藏。一句彌陀名號,一心稱念,即可具足戒定慧三學。念佛何以能具足戒定慧三學?楞嚴經云:「所謂攝心為戒,由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

 

10)念佛普攝群機:念佛法門,對上中下三種根機,無機不攝,有情眾生,具有知覺,但發真心,無一不能得度。只要一心稱念六字洪名,不必廣學諸法。善導大師云:「若要學解:從凡夫地、乃至佛地,一切諸法,無不當學。若欲學行:當擇具契機之一法,專精緻力,方能速證實益。否則,經劫至劫,尚難出離」。

 

11)念佛可度眾生:夫念佛法門,以一心念佛,求生淨土,離苦得樂。一往觀之,似屬小乘,但為自利。實際論之,正是大乘,可以利他。何以故?念佛往生,花開見佛,親聞佛法,證無生忍,得身、口、意三輪不思議業,普人塵剎,廣度眾生。而因中厭苦者,正欲拔眾生之苦也,即菩薩之大悲心。因中求樂者,正欲與眾生之樂也,即菩薩之大慈心。何得謂念佛是小乘,而非大乘耶?

 

12)念佛得成佛道:念佛之人,而得諸佛慈悲之所護念,彌陀願力之所攝持,命終往生,經登不退,任運進修,直至成佛。《彌陀經》云:「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補處,其數甚多」。觀一生補處之句,一經往生。即是最後身,豈不是一生即得成佛耶?此乃約事而言。若約理說:「念佛功深,無念而念,念而無念;心佛圓融,自他無二。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證唯心淨土,見自性彌陀,即成佛道。其圓頓為何如耶?」

 

圓公大師經常教導弟子,修持念佛法門,要天天發願回向:「願消累劫諸業障,願得福慧日增長,願盡此身出娑婆,願佛接引生安養」。他先專禪宗,後弘淨土。禪淨雙修數十年如一日。在他圓寂前夕曾吟詩一首總結一生的修持。「禪淨雙修數十年,了知淨土即深禪,有人問我其中意,雲在青山月在天」。佛教自從漢明帝時代傳到中國至現在,根據北傳佛教,是將近二千多年的悠久歷史。而淨土法門自東晉廬山初祖慧遠大師以來,都是弘揚淨土法門勸大家念佛,最傑出、最聞名的大德高僧,只有九祖,充其量也不過到了十三祖。實在是信仰淨土法門大力宣揚淨土宗的尊宿大師等,真是如雨後春筍,層出不窮。我們看看《淨土聖賢錄》和《往生傳》,而修持淨宗,一心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弟子,數也數不清。不但十方諸佛出廣長舌相讚揚彌陀經念佛法門,就是文殊、普賢、觀音、勢至、諸大菩薩,也有種種開示,或回向偈文讚揚淨土。就像馬鳴、龍樹,天台智者大師,以及蓮宗諸大祖師,都是異口同聲,弘揚淨土法門。這真是萬人信仰,萬人念佛、萬修萬人去的無上法門。所以中國各大叢林,以及中小寺廟庵堂的早晚課誦,都把稱念阿彌陀佛名號,作為每天必修的功課,乃至打念佛七,分為一天、七天、四十九天三種。更有克期取證的、九十天般舟三昧,與常行念佛等。這種方便儀規,都是勸人一心念佛求生淨土的。真所謂「是男是女總堪修,若智若愚皆有分」。古人說:「淨土文言言可信,往生傳靈跡非虛」。省庵大師在《勸發菩提心文》堶掩﹛G「此土修行,其進道也難,彼土修行,其成佛也易。易故一生可致,難故累劫未成。」又言:「說多福,則莫若執持名號,言多善,則莫若廣發大心,是以暫持聖號,勝於布施百年,一發大心,超過修行歷劫。蓋念佛本期作佛,大心不發,則雖念奚為,發心原為修行,淨土不生,則雖發易退。是則下菩提種,耕以念佛之犁,道果自然增長,乘大願船,入於生死之海,西方決定往生」。大師這幾句法語,我們要切記在心,一定得大受用。

 

現在我再來介紹一個歷史故事。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候,他的弟子中間,有一對弟兄名叫周利和槃特伽。意譯叫做大路邊和小路邊。他們的母親,養大兒子時候,急急忙忙回娘家去,時間來不及,就養在大路邊上。到了養第二個兒子的時刻,又來不及到娘家,又養在小路邊,這就是他弟兄的名稱。大路邊、他個性非常聰明。小路邊、他素性十分愚笨。弟兄二個都跟佛出家。但是佛對新出家的弟子,要持戒修身,以戒為師。出家弟子,要每天摩三次頭。因為一摩頭,就提醒起來,自己是一個光頭的和尚,就應該更好持戒修心。在摩頭時刻,要念四句話,就是,「守口攝意身莫犯、莫惱一切諸有情、無益之苦當遠離,如是行者得度世。」就是說守口如瓶,不要妄言、綺語、惡口、兩舌,這是口業清淨。攝意,就是心中不起貪瞋癡三毒之心,這是意業清淨。身莫犯殺生、偷盜、淫欲,這是身業清淨。就是說比丘要三業清淨。第二句就是說佛弟子修道人,不要惱害一切有情眾生。第三句就是對於外道所修的無益苦行,出家人應當遠離,不要盲修瞎練,徒勞無益。第四句就是說,我們出家修行之人,一定要依照佛所教導這四句的道理去修行,去學道,那一定會度脫三界生死輪迴,可是槃特伽對於這四句話,念來念去都念不會。背來背去也背不出來。背了頭二句,再去背後二句,等到後二句背好了,又把頭兩句忘記了,這樣一來,真是得前遺後,得後遺前,讀了好久,後來又請了五百羅漢輪流去幫助他,也教不會,這怎麼辦呢?他的哥哥周利看到弟弟這樣愚笨,感到十分難為情,沒有辦法,只好要弟弟還俗去,可是槃特伽人雖然很笨,道心很堅、苦志清修,堅決不肯還俗。就呵呵大哭起來,有的弟子,就將這件事去稟告釋迦牟尼佛。我們佛是大慈大悲的,因此就派人去叫槃特伽來問:「你為什麼哭得這樣傷心呀?」槃特伽說:「因為我太笨了,四句偈子,背來背去都背不出,周利一定要我還俗,所以哭了。」佛陀是隨機設教,方便利生,隨手指門後一把掃地的掃帚,對槃特伽說:汝四句偈都背不出,但是這掃帚二字,你記得牢麼,會忘記掉麼。槃特伽說:這掃帚二個字,我背得出。佛說:你聽我的話,四句話你不念了,只要你天天念掃帚、掃帚,槃特伽人雖愚笨,心是正直,聽佛教導,天天念掃帚掃帚。專心誠意念掃帚,發奮圖強,照樣念來念去,念了三年,把心中所有見惑思惑的塵勞煩惱,掃得乾乾淨淨,證到不生不滅的偏空涅槃,居然成了阿羅漢果。通過槃特伽一心淨念掃帚,得證涅槃這事實,充分說明了我們能夠堅定信心,一心念佛,一定會往生西方,花開見佛。希望大家清淨身心,精進念佛,朝著這條光明大道,奮勇前進吧!

 

我們可以仔仔細細地看一看,淨土宗和其他許多宗派的大德高僧、都有很多牽連的關係。有很多法師,先修別宗,弘揚別宗,然後歸心淨土,弘揚淨土。撰述淨土各種經典。像這種情況,歷代以來,是不乏其人。

 

唐代時期就有窺基法師著有《阿彌陀經通贊疏》三卷,《西方要決釋疑通規》一卷。善導、道鏡二人合集的《念佛鏡》二卷。到了五代末,杭州永明壽禪師撰述有《萬善同歸集》三卷,《神棲安養賦》一篇。宋朝初期,就有禪宗、天台宗、律宗等許多高僧,除弘揚本宗之外又兼弘淨土。就像雲門宗的天衣法師、義懷法師和他的弟子慧林等等,著有《勸修淨土說》。曹洞宗的長蘆法師撰有《淨土集》。天台宗神照、本如兩位法師,仰慕廬山之風,他們也結了白蓮社一心念佛。律宗的靈芝、元照法師,他們原來專弘南山律宗,後來兼修淨土,也著有《觀無量壽佛經義疏》、《阿彌陀經義疏》。結蓮社念佛的風氣,到了宋代更加興盛起來。就從省常大師組織的「淨行社」開始,相繼而來的,就有知禮大師的「念佛施戒會」等二十多處。其中像靈照大師的「淨業社」,參加的四眾多達二萬人左右。到了元代,大力弘揚淨土的法師也很多,就像宋末元初,臨濟宗的明本禪師,他把禪宗律宗經教和密宗融會在一起,修行淨土禮淨土懺法。還有普度大師著有廬山《蓮宗寶鑒》。到了元末明初,就有性澄大師撰述《阿彌陀經句解》一卷,大佑法師著有《阿彌陀經略解》一卷。幽溪大師著有《淨土生無生論》一卷。到了明末,就有蓮池大師、憨山大師、蕅益大師和他們的弟子,有的提倡禪淨一致,有的提倡性宗相宗融合一起,但是最終都會歸於淨土法門。就像蓮池大師那樣的,他本來是修禪宗,後來又在雲棲一心念佛、專修淨土。還著有《阿彌陀經疏鈔》四卷。可是在這部疏鈔堶情A就用賢首宗言語來解釋淨土法門的教義。憨山大師,他在年輕時代,也是致力於禪教,到了後來,也專修淨土,二六時中,一心念佛,著有《憨山大師夢游集》。在這部書中,就有念佛切要的文章,開示淨土法門。蕅益大師原是專弘天台宗,可是他在自修方面又是一心念佛求生淨土,著有《阿彌陀經要解》一卷。特別是用天台宗的教義解釋彌陀經淨土法門,更撰有十種弘揚淨土的著作。到了清初,就有省庵大師,撰述有《勸發菩提心文》發揚淨土,勸人念佛,還吟詠《淨土詩》一百零八首,讚揚淨土和《西方發願文》一卷。到了清末時期,就有幽溪大師的後裔玉峰大師等撰有《淨土隨學》二卷,《念佛四大要訣》等各一卷。眾所周知的佛學大家楊仁山居士,他一生精通大乘和小乘許多經論,可是他自己是以淨土為歸宿,一心念佛,願生西方。他自稱是教宗賢首,行在彌陀,數十年如一日,念佛無有間斷。著有《觀無量壽經略論》一卷。近代淨土宗泰斗印光大師,一生提倡「老實念佛」、「死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著有《印光大師文鈔》四卷,專弘淨土,就是我的師父圓瑛大師,他老人家也是先修禪宗,後弘淨土,著有《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義》等大量淨土法門的經典講義。除了上面所提出的許多淨土宗大德法師之外,從唐代以來,經歷了宋代、元代、明代、清代。特別是近代,在這一千多年中間,還有更多難以數計的淨土大德高僧,專心致力,弘揚淨土,自行化他,一心念佛,求願往生極樂世界。在這漫長歲月堙A更有四眾弟子,發菩提心,深信切願力行的真是無量無邊。

 

總而言之,淨土法門,在我們中國實實在在是收機最廣,影響最大。歷代以來得到廣大教徒的信受奉行,其主要原因,由於它是最方便、最簡單、最穩當、最疾捷、最圓最頓的無上法門,最後我懇切希望大家,對於淨土法門要深信無疑,一心念佛。正如圓瑛法師所教導的,「求福求慧求生淨土,念佛念法念侶僧伽」,共發菩提心,同生極樂國。

 

願我臨終無障礙  阿彌陀佛遠相迎

觀音甘露灑吾頭  勢至金臺安我足

一剎那中離五濁  屈伸臂頃到蓮池

蓮花開後見慈尊  親聽法音可了了

聞已即悟無生忍  不違安養入娑婆

善知方便度眾生  巧把塵勞為佛事

我願如斯佛自知  畢竟當來得成就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