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身生活與法身生活

 

斌宗法師講述

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於法源寺

 

前言

1、色身和法身的生活是要兼顧的

2、法身生活是什麼?

3、戒定慧為法身生活的要素

4、證明法身生活比色身生活更為重要

5、缺了法身生活比較缺了色身生活更為利害

6、餓死法身慧命的結果又是怎樣?

7、證明法身怎樣也會餓死

8、貪瞋癡的厲害

9、色身生活和法身生活所得到享樂的一種比較

10、追求法身生活的方法

結論

 

前言

 

所謂色身:乃是佛教一種述語,在一般人叫做身體,它是攬父精母血及四大種的地水火風所構成,而具有鼻目嘴等五官及兩手兩腳之四肢,圓顱方頂,有形有質之一個人的軀殼,謂之色身。

 

一切飲食起居動作等叫做「生活」,所謂既有這個色身,當然要依賴飲食等各方面來維持生活,才能夠生存於世間,這叫做色身生活。

 

法身:也是佛教的一種述語,它的道理很深奧,範圉很廣博,非短時間所能說明。簡單來說,理智所成的法性之體叫做法身——是清淨離垢妙極之身,非同父母所生的粗陋垢穢生滅之身,乃個個不無,人人本具之佛性也。在佛經上有處稱它為心(真心)或稱為性(本性),是名異而義同。然而有人稱它為精神,其實精神二字不過是人的一種精靈神氣而已,祇可拿來做心的表示,不可當為事實。換句話說,要把它當做代用品的看法,不能切實地去承認它為真心。假使要普遍而使人易懂的話,這個講題也無妨改為「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可是在座的諸位都是佛教徒,還是根據佛教的名詞來講,家內人說家內話比較親切一點,今就依照這個題目講下去。

 

1、色身和法身的生活是要兼顧的

 

人生在世,無論那一個都需要生活,然而要維持這色身的生活,誰也不能逃而免了衣食住之三要素。因為衣能保身,食能養身,住能安身,三者缺一不成,人生如果缺欠了物質生活的衣食住,色身上就要受到困苦。因此世人一生勞動不息,奔忙至死,總為著這三件事,固然這是人生不可缺的事,然若祇為此則同一般動物,此生彼滅是毫無人生的價值,故人生豈只為穿衣、吃飯、住房子而來的嗎?若此則成為衣架、飯桶了,怎能談得上萬物之靈呢?可是此外還有一個法身慧命的生活,也要衣食住的啊!況且這法身生活比較色身生活還來得重要,奈何世人毫不加意地任憑這個主人翁凍餒著,卻一向都不去關心它,委實太沒打算哩!可說是眾生的一種顛倒吧!當知色身和法身的兩種生活卻要兼顧的理由是缺了色身生活,就要受到飢寒等的困苦,缺了法身生活是會被一切煩惱所禍害。

 

試看:我們當比丘(譯為乞士)的乞士二字的解釋,乞有外乞和內乞的兩種意義,外向檀越(施主)乞化食糧以養色身,內向佛法乞求真理以資慧命(法身)叫做乞士,這不是明顯地對我們開示色身和法身都要生活嗎?

 

2、法身生活是什麼?

 

色身是父母所生血肉之軀,當然要依賴物質的衣食住來生活,然而法身是無形無相的理智之體,卻用不著這些東西。究竟什麼是法身的生活呢?簡單來說就是佛法。然而佛法中最重要的綱領要算戒、定、慧三無漏學,尤其是為佛教修學人唯一不可缺的條件,那末戒定慧就是法身的衣食住了,這戒定慧三字為法身生活上最緊要而不可缺一的三要素。這法身生活也可以叫做心靈生活,是以道德和真理是心靈的生活。

 

3、戒定慧為法身生活的要素

 

然而怎樣以見得戒定慧為法身生活呢?我來舉一個譬喻:「戒」猶如衣,因為戒能防非止惡,好像衣能蔽體禦寒。「定」猶如住,因其定能靜慮證心,好像房屋可供休息安住。「慧」猶如食,因其慧能斷惑證真,好像飲食能除飢渴之苦(如斷惑),得到飽滿之樂(如證真)。

 

我們如果能夠受持戒學,即不起貪心,因而能得到知足無求之樂,自然沒有貪的煩惱來侵攪而感受到何等的痛苦,且能令我們一心精進修行,這就是法身生活上的衣,正如衣服充足的人非僅為著嚴飾身體之用,同時也不致受到寒凍之苦,或裸裎之醜。

 

能受持定學的人,自能降伏瞋怒煩惱,常護寂靜輕安之樂,心不受妄想散亂所攪,能夠專志向道,這就是法身生活上的住,正如有家有室的人,自然得到安身之樂,同時也免受那瓢泊無歸之苦。

 

能夠修持慧學的人,自無愚癡行動,且能明解真理,證悟聖道,即心常朗然,得到無限的樂趣,禪悅為食,法喜充滿,這便是法身生活上的食,正如飲食豐裕的人,儘管享受飼滿之樂,並且不受飢凍所苦。

 

反過來說:我們學佛的人,如果不能守持戒律的話,則易起貪欲等心,追求世間五欲,念念不捨,常為貪等煩惱所苦,終至做出破戒違道的種種壞事來,玷污佛門,被世擯斥,自招苦報,遺害一生,這樣一來,您看苦不苦呢?這就是法身缺少了衣的生活。若擴言之,世間無論何人,如沒有戒律者,非僅常被貪心等的煩惱所侵攪,感受到種種的苦悶,乃至影響到一生的行為做出犯法違理,姦淫竊盜等的一切壞事來,結果被法律制裁,非但受身體上刑罰之痛苦,同時心理上難免要受著懊惱悔恨的打擊,正如沒有衣服穿的人,不是僅受寒凍之苦,赤身露體還是一種極醜陋的事。

 

我們學佛的人,如不修禪定的話,則心常散亂,妄想奔馳,像無羈野馬一樣,不易制止,自然易被一切境界所搖動,沒有一定的宗旨和趣向,無論修那一種的行門都不容易成功,到底道業無成,誤了一生,是多麼可惜呢!這就是法身缺少了住的生活。擴而言之,無論何人,如果沒有定力者,非僅常受瞋恚等的煩惱來惱亂心靈而感痛苦,乃至能影響到一生的行為。所謂無決斷性,凡事沒有把握,像水一般決之東流則東流,決之西流則西流,無論何等事業都不容易做成,到底無所成就,同時也免不了心靈上要受到無趣向和安慰的痛苦,這不是像沒有家屋住的常在歧路彷徉,無所歸宿一樣痛苦的嗎?

 

我們學佛的人,若不修智慧的話,則邪正莫辨,真假不識,對於任何的事理都分不清楚,盲修瞎鍊,容易做出那非因計因,非果計果的邪行來,怎麼談得到修無上道,證佛聖果的話呢?懵懵然的空負一生,一點真理也不懂,不是很可憐嗎?這就是法身缺乏食的生活。擴而言之,無論何人,如果沒有智慧,非僅不明聖道,不識真理而已,乃至能夠影響到一生的行為,不知善惡,不識因果,認假作真,以是為非,一生胡作妄為,到死也做不出像樣或正當的事來,反而做出許多亂七八糟的痴呆行為出來,渾渾噩噩地過著愚癡生涯,空負一生,一點目的也沒有,這種人您看怎樣?不是像沒有飯吃,受那飢餓困苦一樣的可憐嗎?

 

由此觀之,戒定慧為法身生活的要素,雖是一種譬喻,若細加研究,似乎還是一種重要而切實的事哩,大家以為然否?如果法身沒有戒定慧的滋潤生活,我想也會像色身受到凍餒的困苦——貪瞋癡等的煩惱,侵攪著心靈所受的痛苦就是法身的凍餒哪!

 

4、證明法身生活比色身生活更為重要

 

復次,色身生活縱然得到美滿,可是若無法身生活來保護它,恐怕不能夠如意安享!比如:遇到一種拂逆之事,心理有點煩惱不快樂,儘管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紡絲,住的是洋樓傑閣,坐的是沙發、大理石椅,總覺得不如意,我敢下一個武斷:心靈如果沒有得到了安慰,任您怎麼吃得佳、穿得美、住得好,結果得不到實際的享樂。我舉一個故事來證明:從前有一位大富翁,家財萬貫,高樓大屋,錦衣玉食,嬌妻美妾,一切的一切都是俱足美滿無缺,照物質方面看來,可謂極盡人生的富貴了,不知要怎樣的享樂才對,可是他每日為著妻妾的賭氣和吵鬧,以及家庭瑣事,種種的風波,一切的環境,攪得心常不安,痛苦難堪,日夜在煩惱窟媢L生活,瞋怒愁怨,時不離刻,弄得精神憔悴,身形枯瘦,雖然錦簇花團,總覺得坐臥不安,炊金饌玉都不適口......。根本原因就是沒有法身生活來保護它之所以然。這法身生活的意思,也可以稱為道德的心理生活,還是一種內心的道德修養。

 

講到這堙A我不厭煩的再來申明一種意思,我們一個人如果沒有道德修養,那就是沒有道德的人了,雖然僥倖給它得到了功名富貴,榮極一時,可是推究它的根源,不是由爭奪而有,便是從欺詐得來,甚至謀害人命者。例如:貪官污吏的發財,是由峻削民膏所得來的,這一類人慣用那恃權威倚勢力的手段來欺侮貧弱,壓迫良善,侵害民胞,您看這種人能夠得到如意長久的享樂嗎?那天災人禍,因果循環的報應,豈能逃免呢?我想不久終有倒楣之一日。迨其失敗時,所獲得的結果是怎樣,我不忍說,也不忍聞。就是末倒楣時,也難免要受一般人的咒罵和仇視,以及含冤者伺隙尋仇的不安,故若不是有道德的修養,根本就獲不到安全的享樂?雖美滿色身生活,固然是人生所要求而且最歡迎的,可是同時也少不了道德修養的法身生活來保護它,尤其是要以法身生活為主體,色身生活次之。理由是:若得到充分的法身生活,就是缺欠些色身生活也覺不怎樣要緊,而法身生活是絕對不容缺的。曠觀古來許多大德高僧,他們的物質生活都是粗衣淡粥,或者岩棲澗飲,在常人看來非常刻苦,且認為是一種無聊的可憐生活,可是他們呢?沒有一切塵勞煩惱所牽累,聲色貨利所誘惑,以天地為家,以法界為心,無掛無礙,心無拘束,所行自在的能隨緣,這種法身生活的樂道境界是何等超絕呢?這不是法身生活的享樂勝過色身生活的一種明證嗎?我再來舉一個證明,孔子在『論語』上讚嘆顏回說: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朝聞道夕死可矣」——「不知老之將至」。這都是真理生活戰勝物質生活的一種表示。至於「君子謀道不謀食,憂道不憂貧」,也就是這個意思。如果色身和法身的兩種生活都能夠得到圓滿無缺,那是再好沒有了。

 

5、缺了法身生活比較缺了色身生活更為利害

 

我們生在世間上,自豪為萬物之靈的一個人,如果單單為著物質的享樂,僕僕一生,勞勞一世,同萬物而生滅,是毫無意義的!不是有所謂空負人生的嗎?肯發心學佛修行的人,也就能夠為法身謀生活,這可謂不負人生了!要知道缺點些物質方面的衣食住,不過是色身的生活上受困苦些。如果法身的生活有虧,那就更厲害了,非僅一生的心靈上,會常受貪瞋愁恨等種種煩惱的痛苦而已,乃至能造出一切惡業,依業受報,絕對跳不出因果律之外,結果要受到怎樣的苦報,當然是依自己所做的惡業而判斷的,所以上面我說過,「法身生活比較色身生活更為需要」,就在這一點。

 

6、餓死法身慧命的結果又是怎樣?

 

沒有衣食住的生活,色身就不能夠生存,可是沒有戒定慧的生活,法身也會餓死的。然而死了色身,不過世間減少了一人而已,倒也不見什麼妨害。如果餓死了法身的話,那就不得了呀!是會遺禍社會、國家,原因是被這貪瞋癡所作弄,做出那殺盜淫,強暴橫逆的一切壞事來,攪亂天下,侵害人類自由,為國家盜賊,為社會毒蟲,乃至死後受因果的報應,被驅使到什麼地方受怎樣的痛苦,卻是不堪設想——地獄呀!餓鬼呀!畜生呀!那是沒有一定的,根本就是沒有戒定慧的生活,餓死了法身的所由來。我剛才不是說過嗎?「法身生活有虧損那就更厲害了,......」。反過來說,能依這無漏學的戒定慧來剿滅這貪瞋癡的三大惡魔——依戒滅貪,依定滅瞋,依慧滅癡。這貪等的惡魔如果滅掉,那麼,再不會被它侵攪和遺害,非僅心靈上不受到任何的煩惱,乃至絕對受不到什麼死後惡報的痛苦,自然而然的獲到解脫自在,究竟安樂。這就是法身充足了生活所得的一種好結果。

 

7、證明法身怎樣也會餓死

 

這人人本有的法身,是俱足無量勝妙功德,可是我們一點也得不到受用,實在太冤枉。然而要怪誰呢?罪源是在自己失打算,不肯給法身謀生活,一味讓它餓死,怎麼如此殘忍呢?講到這堣]許會有人要起了疑問:法身既然不生不滅,怎樣又說會餓死呢?古德告訴我們:「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念頭就是貪瞋癡等的煩惱。我們沒有戒定慧的培養,得不到法身的功德妙用,好像餓死一樣,這是一種譬喻,如果我們能夠修持戒定慧來滅掉貪瞋癡,不是打得念頭死嗎?貪等煩惱一滅,我們各人本具的法身就出現了,不是許汝法身活嗎?因是我倡導戒定慧為法身生活,立意在這堙C

 

8、貪瞋癡的厲害

 

依照上來所說,這貪等三毒確為一切煩惱的根本,一切罪惡的兇首,一切生死的根源。因其貪心一起,則五欲叢生,用心計較,非理追求,因而造出一切惡業來。瞋心一起,無天無地,弒父弒母的五逆罪惡,亦敢為之,古人所謂:「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你看可怕不可怕?且當其瞋怒猛烈時,如火燒心,其痛苦更不可言喻,癡心一起,事理均迷,如夢如醉,是非顛倒,邪正莫辨,因而做出一切壞事來。這貪等的煩惱,非獨能令我們心靈上得不到安寧,而常感著痛苦而已,甚至能推我們墮地獄,驅我們做畜生,拖我們去披毛戴角,你看可怕不可怕?

 

9、色身生活和法身生活所得到享樂的一種比較

 

話說回來,總之,物質上的衣食住是色身方面的生活,而佛法的戒定慧是法身方面的生活,物質方面的生活雖然得到美滿——就是舉世罕有的榮華富貴,還不過是色身的一種享樂而已,尤其是這物質方面的享受是樂中帶苦的,其中間不能純粹享樂故,況且多數是由苦中求來的,又無永遠,最久不過數十年借給我們受用罷了。如果得到充分的真理生活是法身的安樂,這是純樂無苦,是究竟絕待的一種勝妙安樂,非世間一切諸樂可能比較,也不是常人能夠妄想得到的,究竟怎麼的一種安樂呢?就是所謂:「親證真如」(法身)——它的境界是不可思議,俱足「常樂我淨」四德,不生不滅(常),解脫自在(我),寂滅永安(樂),絕諸垢染(淨),這就是法身生活得到的一種最高度的殊勝妙樂之境界。道教也有一句「親證無為」,但恐怕還不是「親證法身」的聖境萬分之一。這種理智的法身生活所得到的安樂境界,絕對不是物質上的鮮衣美食等的生活享樂所能夠同日而語的。所以歷代古聖先賢,都為安身立命而向這條路跑的。

 

10、追求法身生活的方法

 

然欲達到上面所說的那種勝妙安樂的境界,我敢斬釘截鐵地說;非向法身生活上追求絕對不可能的。追求的方法是:一心向佛法中的三學去進取,勤修戒定慧,由戒生定,由定發慧——向攝心的戒學精進而禁止一切惡念,心常清淨,自然地不做壞事,那有什麼煩惱痛苦,或受任何苦報呢?解脫自在就是由這堭o來的。即向靜慮的定學精進,能夠遠離一切顛倒妄想,自然獲得清安寂靜之樂。向破惑的慧學精進,能夠得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依一切智斷見思惑,依道種智斷塵沙惑,依一切種智斷無明惑,三惑的煩惱既然完全滅掉,那麼三德的法身自然顯現,由此離一切苦,得究竟樂,這就是證著法身了!大家能夠如是依法受持精進不退,保證您們有一日準會得到安身立命的。

 

結論

 

話說多了,我來作一個總結論:上面所講的一大堆是談色身和法身兩方面的生活都不可缺的,要維持色身的生活,是向物質方面的衣食住追求,方能夠得到飽暖等的安樂,然要合乎道德的生活,要培養法身的慧命,當向佛法中的戒定慧精修,自然能獲到解脫等的安樂!其中所舉的譬喻,不出三種:(一)若缺物質方面之衣食住的色身生活,就要感受飢寒等的困苦。譬意是:若缺了佛法方面之戒定慧的法身生活,就要受到貪瞋癡等的煩惱之侵害。(二)欲免去身體上的飢凍等痛苦,當依賴物質方面的衣食住來維持。譬意是:要除心靈上的貪瞋癡等煩惱,當用佛法方面的戒定慧去對治。(三)物質方面的衣食住得到豐裕,色身的生活自然能夠享受飽暖等的安樂。譬意是:佛法方面的戒定慧受持精嚴,法身的生活自然獲得解脫等的安樂。總而言之:戒定慧是比喻衣食住,貪瞋等是比喻飢凍等的痛苦,解脫等的安樂是比喻飽暖等的享樂。諸位仔細體會吧!大家今生有緣,能夠遇到佛法,切莫錯過機會,當依法奉行,切實地去精修戒定慧的三無漏學,來培養這人人本有的法身慧命,不要乖乖地讓它餓死,方不愧為佛的弟子。或者諸位能夠一心念佛修行,也就是修持三無漏學了。因為一心念佛則不起惡念而能三業清淨就是戒,一心念佛不起妄想散亂就是定,一心念佛正念昭彰信願堅固就是慧。

 

好!有機會再講。南無阿彌陀佛!

 

祝諸位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