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的人生

 

文珠法師講述

美國西來大學

 

一、八正道的德目與內容

二、八正道的影響與貢獻

 

各位,今天很高興有機會與各位見面,共同研究佛學,可惜我是廣東人,不懂講國語,對於聽不懂廣東話的朋友,非常抱歉,希望多多原諒!不過,聽經不同談話,只要用心去體會,還是聽得懂的。記得我年青的時候,與外省的法師們談話,總是聽不懂,可是聽他們講經,不止聽得懂,還可以替他們翻譯成廣東話呢!

 

現在,我就用廣東話來與各位討論,關於「二十一世紀的人生」問題。各位,我們生活在科學進步,醫學昌明,資訊發達的二十一世紀中,可以盡情享用科技日新月異的產品;在物質方面,應該是心滿意足了!但健康的人生,除了物質享受外,還需要精神的生活。特別是當今道德淪亡,人性沉淪的現代,人類的思想,已經陷入極端混亂的時刻,我們更加急於需要開拓人類精神的文明。

 

由於去年發生在紐的九一一事件,令人突然驚醒,科學,雖然可以給人類提供高度物質的享受,但是也給人類帶來面臨毀滅的危機;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生人為的災害與禍患,使人們的生命財產,備受威脅。如果不急謀挽救,終有一天,難免發生「人類發明科學,科學毀滅人類」的悲劇。

 

真的,恐怖份子,如果沒有科學頭腦,如果不利用科學的產品,怎會於一瞬間,毀滅了兩棟摩天大廈?又同在一時間,將五、六千個活潑潑的生命,於頃刻間變成灰塵?假如有一天,不幸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科學的武器,只要降落在地球最偏僻的角落,我們地球村裡的居民,都會同歸於盡,多麼恐怖呀!我們面對著一觸即發的危機,究竟應該怎樣,始可以自救救人呢?這的確是一個不容許我們忽視的問題!

 

因此,本人認為二十一世紀的人生,不可以再陶醉於物質享受了,必須提高警覺,尋求人生的正道,走向和平,創造幸福,以阻止恐怖事件的發生,以解救科學武器,給人類帶來生命財產的威脅。但人生的正道究竟在那裡?我們又應該朝向何方出發,始可以走上和平,創造幸福之路?今天,本人準備給各位介紹人生幸福之路,那就是佛陀給我們開示的八正道;只要我們攜手并肩,共同走向八正道,保證可以實現和平,創造幸福。

 

因為佛陀所說的八正道,不止是令人離苦得樂,轉凡成聖的無上法寶,是擴展人類德性,改善人類思想行為的寶劍;亦是駕駛科學野馬,奔向人類精神文明,通往和平,創造幸福的導航。只要我們地球村裡每一名居民,都能夠在物質美夢中驚醒,在慾海狂瀾中回頭,共同朝向八正道邁進,一定可以拋棄邪惡,遠離災殃,更可以清除科學在地球村裡,所埋伏的計時炸彈,達到我們自救救人之目的。

 

特別是:我們志在自利利他的三寶弟子,此刻,更應該為人類前途設想,本著佛陀慈悲濟世的精神,領導全人類走向八正道,謀求解救今日世界的危機,以盡我們利益眾生的責任。

 

但甚麼是八正道呢?現在,讓我首先介紹八正道的德目,說明八正道的內容,然後再講八正道對人生的影響,與對社會的貢獻。

 

一、八正道的德目與內容

 

(一)八正道的德目

 

1、正見:是一種合理的見解,屬於正確的人生觀。

2、正思維:是正確的思想,亦是自覺覺他的思考力。

3、正念:是純善的意志,自他兼利的理念。

4、正語:是純真無妄,誠實正直的語言。

5、正業:是正當的職業,與福利社會的事業。

6、正命:是正規的行為,道德的生活。

7、正精進:是積極的進取,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活動。

8、正定:是集中意志,制止妄念,培養精力的修養工夫。

 

以上八種道德生活的原則,都能夠擴展人類的德性,開拓人類精神的文明,領導人類走向幸福,實現和平,是屬於人生的康莊大道,故名八正道。

 

(二)八正道的內容

 

1.正見——合理的見解

 

正見:就是一種合理的見解。這種合理的見解,并不是普通一般人的知見,更不是迷途眾生的偏見或邪見,而是覺悟了人生真理的聖人,運用一種特殊的智慧,徹底照「見」宇宙原理,了「解」人生真相之後,所獲得的正知正見。這種正知正見,不但可以糾正人類思想的錯覺,修正人類不良的行為,令人認識人生,了解自己,進一步還可以解脫生死的束縛,獲得永琱ㄕ揪滲u理生命,是屬於一種正確的人生觀。

 

關於人生的問題:人的生命究竟是從何而來?人為甚麼有生必有死?人的生存意義,與生存目的又是甚麼?很多人都不知道。古人不知道,現代人也不知道;哲學家不知道,科學家也不知道;但,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卻知道得很清楚。

 

因為釋迦牟尼佛,昔日在菩提樹下成等正覺的時候,徹底取消人世間的一切雜念,妄念,惡念,同時啟發了內在最高層次的原始智慧,能夠透過宇宙萬有的現象界,深達宇宙諸法的本體,照「見」宇宙人生的真相,理「解」凡是有生命的動物,都具有這種原始智慧的功能。這種原始智慧的功能是甚麼呢?那就是眾生本來的佛性。可惜眾生迷惑無知,由於一念無明妄動,致使原始純真無妄的佛性,變成亦真亦妄的阿賴耶識。

 

再由阿賴耶識的不覺,引生第七末那識的妄覺,因為第七識妄覺的執著自我,遂演變成眾生第六意識的錯覺,迷真逐妄,認假作真;終日分別人我是非,心生貪、瞋、痴、慢、疑、邪見種種煩惱,身作殺、盜、淫、妄等種種惡業,由業感果,招致業報的生命體,這就人類最初生命的來源。

 

當我們接受果報生命體的同時,又再造作或善或惡的業因,因再感果,果再造因,如是因果循環,於是形成無窮無盡的生死洪流,這就是眾生有生必有死的主要原因。

 

當釋迦牟尼佛成佛時,回復原本具足最高層次的原始智慧(根本智)後,不但照見宇宙人生的本體,還發現宇宙萬有的現象界,都是在因緣條件和合之下而生,亦是在因緣條件分散時而滅,所謂:「有因有緣世間集,有因有緣集世間」。但由因緣聚合而產生的世間事物,都是生滅無常的,無論是眾生內在正報的身體,或是外在依報的物質世界,時刻都在轉變流動中。有情的我,有生老病死;無情之物,有生住異滅;世界,也有成住壞空。世間上沒有任何一樣有形象的東西,不是在無常生滅演變中生長,又在無常生滅演變中消失。故佛說:「諸行無常」。

 

因緣和合的現象界,不但是無常的,而且是無我的。由於眾生所執著的自我,只是在四大五蘊和合時而生,在四大五蘊分散時而死,在生死流轉中,根本沒有一個真實的我存在。所以佛說:「諸法無我。」

 

但在無常、無我的現象中,卻有一個永琱ㄕ漯滲u我存在。這個真我,在物質世界說:是諸法的原理,宇宙的本體;在有情世界說:就是眾生的佛性,真理的生命。宇宙萬物雖然是在不斷的轉變,生滅無常,但佛性卻是永恆不變。眾生的色身生起時,眾生的佛性不會隨之而生起;眾生的色身死亡時,佛性亦不會隨之而消滅。此不生不滅,不變不異的佛性,就是真理的生命,亦即是佛所說:「涅槃寂靜」的真我。

 

眾生因為不知四大五蘊組合的色身中,有個真我存在,迷執新陳代謝的色身為自我,執著無常變壞的事物為我所擁有;於是為了自我的不斷擴展,為了自我所擁有的物質不斷增值,不得不積極爭取,努力搏鬥;不能發揮人性中互愛互助的精神,反而你爭我奪,你虞我詐,互相侵犯,互相敵對,互相殺戮,遂使人生舞台如戰場,人生的苦惱,也就隨之俱來。所以佛說:人生真實是苦(苦諦)。

 

追究人生致苦之因,無非是為了貪求自我的享樂與佔有,順我則貪,違我則瞋,劣我則慢,勝我則妒,如是內心積集了貪瞋、嫉妒,傲慢、疑惑,種種煩惱(集諦),策動於行為,造作種種罪惡,形成感果受報的業因。如是由因感果,果再造因,因果相類,因果相隨,三世循環不斷,遂演變成生死洪流,輪迥不息。故佛說:「集是苦本,苦因集有。」這就是眾生生死輪迴的主要原因。由於人皆有貪瞋痴,所以人皆與苦結了不解之緣,無論人的生命長短,一生都是在苦惱中度過。

 

但釋迦牟尼佛在照見宇宙現象界是無常的、苦的、空的、無我的同時,又發現無常的諸法現象中,隱藏著一個寂靜而永恆的涅槃真我(滅諦)。因此,認為人生的意義,不是在於物質的享受與佔有,而是在於真理的發掘,與真我的證得。

 

怎樣始可以發掘人生的真理,獲得真我的生命呢?答案是:修道(道諦)。只要我們能夠寡欲知足,修心聖道;切切實實的修改自已往日不良的心理,徹底取消罪惡的行為,再進一步修學聖人之道,努力止惡行善,積聚功德,終有一天,斷除招致苦果的煩惱因。苦因既斷,苦果不生,自然可以擺脫生死煩惱的束縛,獲得真理生命的歸宿。所謂:「知苦斷集,慕滅修道」。這就是小乘佛教,對於宇宙人生正確的見解,這種見解不止是一種正知正見,而且是轉凡成聖,轉苦為樂,由消極誇進積極,由悲觀走向樂觀,由失望變為希望的人生觀。

 

可惜一般人沒有機會接觸佛教,無法理解人生的真理,更不知道有個真我的存在;加以生長的時代背境不同,教育不同,思想不同,故其見解也彼此互異,不能一致。結果,只憑個人虛妄意識的構想與猜測,而產生種種違背真理,不合邏輯的成見,偏見,與邪見。不是妄想執著由四大五蘊所組合的生命體為自我(身見),就是以為人死如燈滅,沒有前生,也沒有來世;作善不足恃,作惡無須懼。或認為人死再做人,畜生死了,再回來這個世界做畜生,永遠如此,不會改變;墮落或斷或常的邊見。

 

又不明因果,不信六道輪迴的人,不知人生的苦惱與快樂,幸與不幸,都是自作自受,并不是人與或天賜,反而認為宇宙萬有,都是造物主的創作,人間的一切禍福,都是神的主宰,人類是絕對沒有選擇的權力與自由;產生撥無因果的邪見。

 

至於領導慾強盛的人,故意訂立非理的戒條,強迫無知的信徒遵守;甚至強逼教徒集體自殺,這種邪教,佛教給他它一名詞是:戒禁取見。又有一類主觀特別強的人,每每固執自己的見解是對的,蓄意排斥社會上正確的言論,是非倒置,邪正不分,是屬於一種見取見。

 

無論是身見、邊見、邪見、戒禁取見、或是見取見,都是不明事理,不識邪正,不信因果,不合邏輯的邪知謬解,陷人於邪惡,自誤誤人,自害害人,佛教名之為惡見。特別是惡見中的身見,更是罪魁禍首;人世間的苦惱,皆是由人的「身見」而產生。人類因為執著身體為自我,於是自我膨脹,只知有我,不知有人,順我者貪,逆我者瞋,貪則愛,瞋則恨。愛嗎?做錯了也是好的,恨嗎?即使是正人君子,也被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致使被愛與恨所操縱的人生,只有強權,沒有公理,沒有正義,不是愛之欲其生,就是恨之欲其死。

 

很多人愛自己的家,就不能愛他人的家;愛自己的國,就不能愛他人的國;愛自己的民族與自己信仰的宗教,就不能愛其他民族,其他宗教。導致民族與民族之間,互相衝突;宗教與宗教之間,互相鬥爭。令勸人為善的宗教,竟然變成殺人的魔教;人間罪惡,人世淒苦,也與時日俱增。究其根源,皆因人類見解的不正。因此,我們為了解救人世的淒苦,非推行佛教的正見不可。

 

如果全人類都能夠接受佛教正見的啟示,對於人生都有正確的見解,不再愚痴執著自我,不再因我而貪,因我而瞋。如是貪心既滅,瞋癡不起;就不會再為滿足個人的私慾,損人利己,薄人厚我,造作一切殺、盜、淫、妄種種罪惡的行為;更不會再為自己的利益,危害群眾,破壞和平。反而能夠實行克制自己,征服自己,改造自己,進而將小我擴展為大我,推巳及人,捨己濟人;以促進人間幸福,實現世界和平。若然進一步修學聖人之道,就可以消除貪瞋痴等煩惱,超出三界,解脫生死,證得涅槃寂靜的真我。

 

所以正見,在二乘人修學佛法言:是由慧眼擇法,見真諦理,捨有漏行,修學無漏法的正知正見,是以無漏智慧為體。在大乘佛教言:則是人性的覺悟,是智慧的開展,是自救救人的燈塔,亦是正確的人生觀。

 

2.正思維——正確的思想

 

八正道中的正思維,是一種正確的思想,不但能夠促進自性的覺悟,又能夠令他人覺悟的思考力。如果每個人對於宇宙人生的真理,都有正確的見解,豎立正確的人生觀,則人類的思想,也就趨向於純正而統一,不會再發生邪思亂想,反而心心念念,都是思維正理。故在小乘說:正思維是一種令人拋棄邪念,止息妄念,集中意志,思維真理,增長正智,謀求斷惑證真的自覺。若在大乘佛教言:正思維,則是一種追求真理,自覺覺他的思考力。

 

釋迦牟尼佛,身為太子時,面對著沒有真理,沒有自由,而且階級極端不平等的王朝,所以時刻都在思考,應該怎樣進行,然後可以喚醒人性的覺悟,實現人間自由平等的理念。因為仁慈的太子,深知道真正為了拯救群眾的革命,不是策動戰爭,作流血的犧牲,而是應該以真理為武器,以道德為力量,避免增加人民的痛苦。因此,毅然拋棄王宮的享受,實行出家修道,追求真理,冀圖以真理的武器,來推翻當時階級的不平等,實現理想中不流血的革命。

 

終於,悉達多太子成功了,當他覺悟成佛時,真的發現了宇宙人生的真理,成為歷史上第一位以真理為武器,以慈悲為力量,來為群眾的自由平等而革命的聖哲;同時,也創立了以平等、自由、慈悲、和平為中心思想的佛教。

 

佛教所倡導的平等,不止是階級平等,種族平等,男女平等,經濟平等,因果報應也平等,乃至覺悟成佛都平等。結果,在平等的濃厚氣氛中,溶化了人間種族的歧視,衝破了貴族與賤種的界限,取消了當時印度四姓階級的不平等;既促進了人類互愛互助的精神,也奠下了人類共存共榮的和平基礎。

 

佛教所推動的自由,不限於生活上、思想上、信仰上、言論上、行動上、以及經濟上的自由,還鼓勵人追求精神與生命的自由,希望所有人都能夠解除生死的痛苦,擺脫煩惱的束縛,獲得真理生命究竟的自由。

 

佛教所實行的慈悲,不但要慈悲愛護自已的子女與他人的子女,愛護自己的家與他人的家,愛護自己的國與他人的國,愛護所有不同種族的人類與敵人,甚至愛護人類以外的一切生物;平等拔除一切眾生的痛苦,平等給與一切眾生的快樂。

 

佛教所主張的和平,是不分國界,不分種族,不分貧富與貴賤,都要和平相處,共存共榮。不可以攻擊他人,侵犯他人,即使被他人攻擊與惱害,也要容忍、寬恕,不思報復;希望給予他人道德的感化,人格的懾服。所以,佛教的歷史是和平的,佛教徒在二千多年的悠長歲月中,不知道遭受多少次外來的欺侮,與外界的攻擊,總是本著慈悲寬恕,容忍犧牲的精神來化解,避免正面的衝突,止息了流血的戰爭。

 

如果全人類都能夠向佛陀學習,學習佛陀慈悲博愛、容忍寬恕的精神,學習佛陀自由平等、和平共處的思想;那麼,何止可以改善人們思想的偏差與邪惡,止息人類思想的衝突與鬥爭,還可以發現平等的真理,獲得真我的生命。

 

二乘聖人,能夠深入思維考察由正見所理解的人生真諦,增長正智,「知苦斷集,慕滅修道」。結果,斷煩惱,了生死,進入偏空涅槃,獲得真理生命的自由與解脫。大乘菩薩們,也是由於正見了解諸佛所證平等的真理,進而思維修學諸佛所說的無量道法,實行利益無量無邊的眾生,冀圖達到「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的願望。所以正思維,不僅可以改善一般人邪惡的思想,亦是學佛人自覺覺他,了生死,證涅槃,成佛道的主要橋樑。

 

可惜不修學佛法的人,每因見解不正,導致思想分歧與衝突,而演變成思想的鬥爭。我們展開人類史一看,每一頁都是充滿鬥爭的血和淚。為甚麼?因為人類的思想,一直都不能統一,一直都是為了思想的不同而鬥爭;直至近代,又何嘗不是因為人類思想各走極端,加上利害的衝突而鬥爭呢!所以,我們必須找尋一種理念崇高,而又能夠適應時代的思想,來澄清今日人類思想的混亂。本人認為,佛教八正道中的正思維,應該是現代人類思想的響導,如果每個人都能夠實行正思維,思維平等的真理,思維如何去自救救人,思維如何去為社會謀幸福,為世界謀和平,那麼,一定可以納人類思想於正軌,取消人類思想的鬥爭。

 

3.正念——純善的意念

 

念,是心念、意念、想念。正念,就是立志向正善方面發展的意志力量。一個見解正確,思想純正的人,在正知正見的智慧生活中,必然知善惡,識邪正,明因果;故能夠轉邪念為正念,轉惡念為善念,轉妄念、雜念歸於六念。何謂六念?六念就是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

 

學佛的人,時刻都在想念佛的功德,想念佛的智慧,想念佛的慈悲,能夠拔除一切眾生的苦惱,給與一切眾生的快樂;而誓必發菩提心,上求佛道,是念佛。

 

想念佛所說的三藏十二部教法,能夠令人轉迷為悟,轉凡成聖,轉生死為涅槃,轉煩惱成菩提;願意深入經藏,智慧如海,下化眾生,是念法。

 

想念隨佛出家修行的賢聖僧,是人間的善知識,世間的福田;願意隨其足跡,步其後塵,利己利人,自度度人,共同離苦得樂,進趣佛道,是念僧。

 

想念佛所制定的大小乘戒律,能夠令人防非止惡,改往修來,成就道業;願意頂戴受持,終身不犯,以清淨的三業,修學佛法,續佛慧命,是念戒。

 

想念財施、法施、無畏施,可以破除慳貪,可以積聚功德,可以攝受眾生:樂意無相布施,濟世益群,是念施。

 

想念得生天界,可以遠離人世間的苦惱,處於如意自在的環境中,進修禪定,謀求解脫。

 

想念涅槃天,可以證得涅槃寂靜永恆的快樂,解除六道生死輪迴的苦惱。

 

想念第一義天,可以究竟覺悟,完成佛道,廣度眾生,滿菩提願,是念天。

 

如是心心念念,不離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都是正念,都是善念;遠離雜念、妄念、邪念、惡念,而且意念堅固,不為邪念所侵,不為惡勢力所動,不因環境的惡劣而改變善念,不因利欲薰心而喪失正念。那麼,策動於行為,當然是善行、正行,何止能夠已達達人,已立立人,還進而能夠「言可以為天下法,德可以為萬世師」;實行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可惜現代一般青少年,不知何者是善,何者是惡,勇敢有餘,智力不足,經驗有限;又處於誨淫誨盜的惡劣環境中,加上社會歪風的感染,物質的誘惑,少少年紀,就學會吃喝玩樂,何止奢侈淫逸,恣情放縱,還持刀打劫,放槍殺人,殺老師,殺同學,甚至殺害自己的父母。身為社會中堅,國家柱石,時代精英的年青一代,竟然淪落到如此地步,若不施以人工急救,人類前途,還有甚麼希望呢?

 

因此,本人認為,如要阻止社會罪惡不斷的發生,如要搶救年青一代的墮落,非推動佛教的正見,正思維與正念不可。因為,唯有佛教的正知見、正思維、與純正的善念,始可以使人知見正確,思想純正,心念良善;也唯有佛教的正見、正思維、與正念,才能夠令人開智慧,知善惡,識邪正,明因果,自動自覺,扭轉邪惡的思想,改良不善的意念,規範不軌的行為,以彌補國家法律的不足。

 

因為國家法律,只能夠做到治罪於已然,而佛教的正見、正思維、與正念,卻可以轉邪見為正見,轉惡念為善念,令人思想純正,言行合理,防患於未然。故孫中山先生說:「佛法可以彌補法律的不足」,的確是至理名言。

 

4.正語——誠實的語言

 

語言對於人生的關係至大,人與人之間情感的維繫,意志的傳達,思想的交流,無一不是憑藉語言為媒介。但人的語言,一定要誠實可靠,簡單明白,適可而止,不可以多言。當知事可以多做,話不可以多說,以免說得多,錯得愈多;喜歡多說話的人,往往禍從口出,招致不可彌補的損失。故古人說:「一言興邦,一言喪邦」,豈可不慎。

 

古哲蘇格拉底說:「天與人以兩耳兩目,但只有一口,欲使其多見多聞而少語言。」佛教則教人說話要真實,不狂妄,不乖曲事實,不挑撥離間,不搬弄是非,不惡口罵人,不惡意批評他人,不蓄意誹謗別人”出言吐語,都要合乎道德與正義。以保護彼此的信譽與權益,以維持人際關係與國際關係的正常發展,避免破壞社會公關,製造人間糾紛與罪惡。

 

特別是佛弟子,更加要用真實的語言,收攝口業,做到「非理勿言,言必合理」,不可以知言不知,不知言知;更不可以為了名聞利養,而妄言綺語,未得聖人之道而言得,未證聖人果位而言證,以自誤誤人,招致墮落。所以正語,是以無漏戒為體。

 

5. 正業——正當的職業

 

正業,指個人正當的職業,或是福利社會的事業。人生於世,無論是為了自己的生活,或是為了社會的開發,國家的繁榮,都應該展開工作,建功立業。但業有善惡,也有正邪;我們開始從事職業,固然要選擇,而開始創業,更加要小心。

 

甚麼行業,才算是正業、善業呢?佛教認為,凡是能夠促進社會安定與繁榮,對自己與他人都有利益的行業,無論是士、農、工、商,皆名正業、善業。否則,唯利是視,違反道德,遠離仁義,或觸犯法律的行業,都是邪業、惡業。例如:販賣色情,走私漏稅,或是挺而走險,販賣毒品,或與殺、盜、淫,妄有關的行業,都是邪惡的事業。

 

基於因果的定律,無論是善業或惡業,都會形成一種潛勢力,隱藏在人們的心意識中,勢必引生類似的結果,佛教的術語名為「業種子」。這些或善或惡的業種子,在因緣會合時,自然會引生或苦 或樂的結果。由於因緣會合的時間遲速不一,所以善惡業種子,所引發的善惡結果,也不一定是在今生眼前就受報,可能報在來生,或報在多生多世以後。

 

但無論時間距離多久,在因緣成熟時,因果的定律,必然將每個人行為應得的報應,很公平的分配給每個人自己去享受。故佛經說:「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聚會時,果報還自受。」(梁武帝的故事)故人生貧富貴賤,智愚苦樂,幸與不幸的遭遇,皆是自己自作自受,自己的命運,是操縱在自己的手上,所以,自己可能是自己的恩人,也可能是自已的敵人。

 

佛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不但肯定了因果報應的道理,也說明了因果報應通於三世。例如:世間上很多良善的人,往往反而終生坎坷,甚至遭遇悽慘的惡運,這都是由於過去生中,所作惡業成熟的報應,與今世良善的行為無關;而今世所做作的善事,自然會招致來生的福樂。

 

至於社會上無惡不作的人,反而大富大貴的原因,亦是由於前生所造的善業,今生成熟的結果,與今生的罪惡行為無關;而今生的惡行,當然也會造成下一輩子的不幸。可惜不明白因果的人,每見社會上善人遭殃,惡人享樂的現象,所以說:「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沒屍骸」,便不信因果,懷疑因果,甚至毀謗因果,撥無因果。

 

特別是邪知邪見的人,思想不正,不肯接受因果定律的規範,而妄談自由。不立品立德,是個人的自由;不奉公守法,是個人的自由;從事危害社會的行業,也是個人的自由;甚至攻擊他人可以自由,殺害他人可以自由,偷搶拐騙,侵犯國家公益,破壞社會秩序,都可以自由。在自由的口號掩蔽下,作惡多端,害已害人,結果,不能逃避因果的裁判;由於多生積惡,因緣成熟,罪報難逃,故導致天災人禍,種種意外的悲劇。

 

站在因果的立場說:人間悲劇,都是因果報應,自作自受,不可以怨天尤人。我們基於同情心,當然不能袖手旁觀,必須盡自己的能力,給予物質上的援助,或精神上的安慰;但最有效益的援助方法,應該是運用佛法的真理,促進人性的覺悟。

 

令世界人類都有正知正見,都認清楚人生的意義與價值,進而改變邪惡的思想,轉變惡毒的意念,取消罪惡的行業,然後,始可以杜絕致苦之因,始可以化解天地之戾氣,始可以轉禍患為吉祥,化災殃為福樂。

 

6.正命——道德的生活

 

八正道中的正命,就是正規的、合理的道德生活。人們從正當的職業,或發展公益的事業,獲得合理的利潤,爭取應得的報酬,來養活自己與家人,使自己的經濟來源正當合理,自已的生活合乎人倫道德,不違背因果與法律,佛教名之為正命。反之,若然是經營娼寮賭館,販賣毒物,走私漏稅,獨犯法律,或從事種種不道德的行業,賺取厚利;或是用不正當的手段,偷竊欺騙,詐取他人財物,用以養命,佛教名之為邪命活。

 

特別是出家人的生活,更應該以無漏的智慧,除去身口意三業中的五種邪命活:不詐現異相,不自說功德,不占卜相命,不現通示威,不論說名聞利養。而能夠寡欲知足,淡薄名利,住於清淨正命中,以道自活,所謂:「窮釋子,口稱貧,實是財貧道不貧。」要做到貧窮不移,富貴不淫,威武不屈,堅定出家人不卑躬、不屈節的立場,精進辦道,謀求長養法身,培植慧命,那就是正命。

 

7.正精進——積極止惡行善

 

正精進,是一種積極的進取心。一個立志向上的人,不但要努力工作,不懈怠,不放逸,不苟且偷安;還要積極於進德修業,利已利人。古人說:「勤有功,戲無益,戒之哉,宜努力。」但所謂勤,所謂努力,如果不是擇其善者而從之,惡者而改之,則勤與努力,都未必有功,或反而有過。例如:勤於賭博,或努力於製造罪惡,自害害人,以其精勤,母寧懈怠更好。或只知努力斤斤計較於個人名利財富的佔有,不顧他人的死活,不尊重他人的權益,這種損人利已的進取,不努力最好。

 

八正道中的正精進,不但要努力止惡,還要積極修善;既要自已克已修身,進德修業以自利,還要鼓勵他人勤行菩薩道以利他。對於自利利他的工作,以及佛道的進取,不畏難、不退縮,難行而能行,難忍而能忍,勇於負責,敢於擔當,勤勞忍苦,精進辦道,不要懈怠,好逸惡勞。

 

佛陀為了推展利生的事業,為了醫治人類好逸惡勞的毛病,更為了停止人類懈怠墮落的行為,鼓勵我們實行精進,一方面勤於去惡,一方面努力修善;又一方面勤於佛道的進取,一方面努力於利生的事業,如是自行化他,自利利他,才是正精進的真義。

 

8.正定——意志的修養

 

正定,揀非邪定,是一門令人收攝身心,集中精神,儲蓄精力的功夫;屬於意志的修養。能夠令人啟發智慧,體驗真理,進入輕安自在的精神境界。世間上一般人,大多數都是為口奔馳,或是被名利牽心,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是思潮起伏,就是心猿意馬,精神不能夠集中,何止影響工作,還會損害健康。故佛教弟子們修習禪定,調攝身心,令其心意專注於一境,降伏妄想,止息散亂,取消邪念、雜念、惡念,令心境純正良善,寧靜愉快,作為承辦一切福利事業的能源。所以修習禪定,并不是靜坐枯寂,萬念俱灰的消極行為,而是增加活力的積極修養;能夠令人精神集中,智慧生長。一個缺乏定力支持的人,不是精神散漫恍惚,就是意志消沉頹喪;不是被環境所牽,心為形役,便是利慾薰心,無惡不作。故修習禪定,是人類健康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但定有正定,有邪定;有世間定,有出世間定;有菩薩所修的種種禪定,還有諸佛所證的無量三昧,以及首楞嚴王大定。無論修習世間或出世間的禪定,開始時都要以戒為基礎。能夠持戒清淨,由戒生定,因定發慧,才是正定,否則,不持戒而修習禪定,必落邪道,變成邪定。

 

世間的禪定,是以五戒十善為基礎,基礎堅固,再進修四禪八定;結果,可以遠離欲界的苦粗障,得生四禪或四空天,享受上界的淨妙樂。要視其禪定境界的淺深,決定其所生天界的層次;或生色界的四禪天,或生無色界的四空天,享受天福,受用如意自在;但天福享盡,仍然漏落六道,輪迴生死,故名有漏定。

 

出世間的禪定,必須要以具足戒為基礎,進修九次第定,經歷觀、練、薰、修等不同的層次,最後於世第一位,引生無漏智慧,斷盡見思煩惱,解脫生死,超越三界,不再漏落六道輪迴,故名無漏定。

 

出家人志在出三界,了生死,故修行偏於無漏,應以無漏心,入正是聚,與不生不滅法相應,遠離邪念,散念,及有漏定。

 

世俗人偏於福業的進取,行為的向善,故修習正定,該是世間的四禪八定。

 

無論是修習世間的有漏定,或是修習出世間的無漏定,都要以正見、正思維、正念為先導,以戒行精嚴為基礎;定境現前時,更要分別明了,不可曲解,不可執著,否則,必墮落魔道,淪為魔鬼眷屬,詳如楞嚴經中所說的五十重陰魔。

 

佛在世時,有一位無聞比丘,雖然精進修習禪定,可惜不肯多聞佛法,缺乏智慧,進入初禪境界,以為已證初果。繼續漸次增進,進入四禪境界,以為是證得四果;自此引為滿足,不再求上進。及其臨命終時,四禪天中陰身現前,將生四禪天,便起邪見,認為既然已證四果,仍然未能解脫生死,然則佛說:不生不滅的涅槃,豈不是妄語騙人?僅此一念謗法、謗佛的邪見,即入無間地獄,求升反墮,非常可惜。所以,我們修習禪定,必須解行并進,還要嚴持佛戒;憑藉戒定慧的力量,始可以斷煩惱,了生死,證涅槃,獲得真理的生命。

 

二、八正道的影響與貢獻

 

前面所說的八正道,總括而言:不出戒定慧三種。正語、正業、正命屬於戒學;正見、正思維、正念、正精進屬於慧學;正定,屬於定學。戒定慧三無漏學,是學佛人必修的基本課程。

 

(一)對人生的影響

 

佛弟子能夠精進嚴持佛戒,妨非止惡,身不再造   作殺盜淫妄等罪惡行為;實行正業,正命,從事正當的職業,過著道德的生活,就可以身業清淨。口不再妄言綺語,惡口罵人,或挑撥離間,或蓄意毀謗、中傷別人;實行正語,就可以口業清淨。精進修習禪定,收攝身心,澄清雜念,啟發智慧,不再執著自我而貪、而瞋、而痴;實行正見,正思維,正念,就可以意業清淨。人的三業都清淨了,自然可以從基本上提高人的質素,改善人的思想與行為。

 

在家佛弟子,用清淨的三業,從事有益社會的職業,開展福利社會的事業,推動自利利他的工作;就可以令家庭幸福,令社會康樂,令世界和平。

 

出家人以清淨的三業,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謀求斷惑證真;或發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自利兼他,從利他的行為中,完成自利的功德,直至二利究竟,就可以覺悟成佛。

 

所以八正道,不獨是僧俗共修,老少咸宜的法門,是開拓人類精神文明,創造幸福,實現和平的指標;亦是解脫生死,通往涅槃彼岸,到達佛果菩提的主要管道,對人類的影響很大。

 

特別是青年人,如果能以正見為處世創業的眼睛;以正思維,作為思想的導航;以正語,正業,正命作修改行為的準則;以正精進作為進德修業的原動力;以正念,作為立功、立業、立德的意志;以正定作為開發智慧之泉源;使自己見解正確,思想純正,言論合理,從事正當的職業,爭取應得的報酬,過著道德的生活。沒有邪知邪見(正見),沒有偏激的思想(正思維),沒有歪曲的意念(正念),沒有不合理的言論(正語),沒有不務正業的嗜好(正業),沒有不道德的生活(正命),沒有懈怠放逸的壞習慣(正精進),沒有散亂的心態,沒有放蕩不羈的行為(正定)。同時,又以八正道來培訓家庭中下一代的思想,孕育下一代的道德觀念,那麼,今後人類的質素,一定可以改善。

 

各位都知道,家庭教育,對於兒童是非常的重要;家長的見解、思想、語言與行動,給子女的影響至深且巨。例如:家長講廣東話,孩子亦懂廣東語,家長講國語,孩子亦懂講國語,家長講英文,或講西班牙話,孩子亦學會講英文,或講西班牙話。如果,如果家長講粗口,孩子當然也學習講粗口;家長喜歡講大話,孩子當然亦喜歡講大話。今日社會,你虞我詐,互相欺騙,互相漫罵,形成種種不道德的壞風氣,究其原因,皆是身為家長們不夠誠實,又喜歡妄言綺語,惡口罵人之過。

 

若然家長們肯實行佛教的八正道,一方面努力改過,一方面積極行善,又將八正道帶回家中,作為家庭教育的德目,作為兒童健康的補品;使兒童在八正道的法乳養育中長大,自小就知見正確(正見),思想純正,(正思維),自小就不妄言,不綺語,不惡口粗口罵人,(正語);自小就養成良善,勤奮的個性(正精進),自小就接近對社會有貢獻的行業(正業),自小就知道應該爭取合理的利潤或報酬,不貪多務得,不急功好利(正命),自小就行為合理,精神集中,意志堅決(正定)。那麼,長大成人,一定是個忠厚誠實,敦品勵行,急公好義的正人君子,這是很自然的演變。

 

(二)對社會的貢獻

 

請各位想一想,作為未來主人翁的兒童,時代精英的青年,質素都改善了;而作為社會單位的家庭,亦合家老少,攜手并肩,朝向八正道邁進,過著幸福的道德生活。那麼,社會將不治而安,國家亦喜見太平;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天下都太平了,人民也就安居樂業;世界大同,自可指日而待,屆時,又何來戰爭,怎會不和平呢?

 

既然,八正道可以擴展人的德性,改變人的思想,改善人的行為,領導人類奔向理想,創造幸福;還可以影響社會的風氣,阻止人為的禍患。直接可以培養理想的下一代;間接可以淨化社會,促進和平。故本人認為佛教的八正道,不但對於人類前途有重大影響,而且對於人類社會有莫大的貢獻!因此,我們的結論是:二十一世紀的人生,欲想開拓精神文明,取消暴力,自救救人,創造社會幸福,實現世界和平,非共同朝向佛教的八正道邁進,實行修學戒定慧不可,未知各位聽眾,以為然否?請各位先回答我這個問題,然後自由提問題,好不好?

 

不過,本人要首先聲明:佛法廣大,學海無涯;本人雖然自小出家,亦曾經學習佛法多年,但所知仍然有限,對於各位所提出的問題,如果是知道的,一定樂意為各位解答,不知道的,唯有請各位原諒。最後,多謝各位蒞臨指導,更多謝各位義工的協助,願佛力加被各位,福壽康寧;同時,以此研究佛法的功德,迴向世界和平!